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你的奥尔加 Olga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德] 本哈德·施林克

区区13万字横跨了德国近一个世纪的风云变幻,由一个女人的一生串联起三个时代、三个男人的人生。本哈德•施林克喜欢用高度凝练的方式推动故事的行进,看得出他有着极为娴熟的写作手法,能用多种叙事视角和多样的文体调动素材,又让整个主线清晰明确,男人的梦想,女人的爱情和民族的妄念架构起了家国天下和人生苦短。德国式的缜密思维使整个小说非常的具象,在情节上不存在留白,而思想上的思辨在这个故事中似乎也少了一些,但是那种极为透彻的人生真相却很打动人,不只有爱情,而是有关男人与女人,有关情感与梦想,有关身份和属性。在书中,晚年的奥尔加很喜欢流连于墓地之间,因为她以为死亡可以让众生平等,而那就是生命的真相。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你的奥尔加(《朗读者》作者重磅新作,德语文学的高峰!从一场爱情切入,展现一个时代的侧影。)》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Olga

直至父亲一周后去世,母亲十日后也追随丈夫而去时,她从暂时照看她的女邻居那里听说,父母亲又重新在一起了。 P13

祖母没有书,没有钢琴,奥尔加就不放过那个老师,直至他从图书馆里给她借书;也不放过那个管风琴师,直至他教她弹奏管风琴,并允许她练琴为止。 P14

你的奥尔加 Olga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他站起来跨出一步,再跨出一步,结果又走得太慢,一只脚还没落下,另一只脚又已经离地,于是再次跌倒。 P15

这使其他孩子对他的儿子产生了敬仰,并且竭力效仿他,直到老师向他表示出的尊重以及他在礼貌、语言和穿着上的与众不同使他和其他人疏远开来。 P16

他也为德国感到自豪,为年轻的帝国和年轻的皇帝,为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他的妹妹以及家庭的庄园,这个可观的产业,这幢雄伟的房子感到自豪。 P18

这个家庭不缺少任何东西,也可以满足赫伯特和维多利亚兄妹俩的任何一个愿望,只要赫伯特足够理智,不是想着从学校和教堂回来后度假,而是希望到柏林旅行;不是想着去看什么小说,而是希望阅读祖国的历史书籍;不是想着那种带有蒸汽驱动机车的英国铁路模型,而是希望有一艘小船和一把机枪。 P19

他又奔跑起来,在她面前站住,俯身向前,双手支撑在膝盖上,气喘吁吁地说:“上帝是不存在的。 P28

上帝呢?为何他不住在天堂里?然后时不时地来到尘世,来到教堂,或者也来到大自然呢?“如果他突然之间站在你面前,你会做什么?”“就像利文斯通[20]站在史丹利[21]面前吗?那我一定轻轻地鞠一下躬,伸出手来说,‘上帝,我猜您是?’”赫伯特为他的玩笑而兴奋,双手拍打着地面,哈哈大笑。 P29

如果你不断地行走在铁轨之间——你以为总有一天会走到它们相交的地方吗?”“我只能有限地在铁轨之间走下去,不是无限地。 P30

他看到了什么?他把脸转向她,尴尬地微笑,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办,尽管他相信他的问题必须有一个回答,他的渴望必须有一种满足。 P31

值得庆祝的不仅是新一年的肇始,而且也是旧一年的成就——民法典,德国和美洲之间开通电报业务,这条德国发送信息的蓝丝带,使德国的旗帜在新的殖民地萨摩亚高高飘扬,没有一个外国人胆敢瞧不起德国人。 P40

然后,在对美轮美奂的烟火的兴奋之中,他们不断地拥向前去,直至站在宾客旁边、置身于他们之中。 P41

我们可能会丢失一个天堂!”赫伯特还眉飞色舞地和奥尔加谈起气候,说对肺病患者而言,那里的气候要比家乡的更有利,谈起挖出的水井,栽培的烟草、棉花和仙人掌,种植的林子,挖掘的坑道,以及可能建起的工厂。 P51

赫伯特所在的连队从南部挺进抗击赫雷罗人,不是上山,而是穿越平坦地带。 P52

在那些赫雷罗人之间,他有一次看到一个黑脑袋,有一次看到他们敏捷的跳跃,他们通过跳跃,从一个掩体向前飞奔到另一个掩体,或者迅速退回。 P53

打完仗后,机关枪的威力更足以让他们保持距离,阻止他们进入沙漠边上水源的入口。 P54

赫伯特并没有待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而是坐船沿着巴拉那河向上游航行,他还没见过这条河流。 P61

他遇到一群群野马,它们风驰电掣地猛冲过来,陪伴他,又风驰电掣地飞奔而去。 P62

他的爱本来就属于平原,属于一处处地平线隆起的天空,属于那种心无旁骛、一心向着远方的目光。 P63

可他没有放弃。 P64

在旅行的间隙他回家看望父母,父母想完成他们的心愿,让维多利亚嫁给那位军官,赫伯特娶来那位女继承人。 P65

可是,当他陪伴她时,他在她的朋友面前要么太害羞,要么太自信,找不到合适的气氛,感觉不舒服。 P66

斯匹茨卑尔根群岛和东北地岛上有小屋,那是之前的探险队或者捕鲸者和打猎者建起来的——那些探险队员能够抵达哪些小屋呢?和船长一起出发,后来却和他分开的那些队员应该走的是哪条路呢?赫伯特和他的伙伴走的是哪条路呢?或许他们在冬季来临时找到了一座小屋,建了一处营地,然后在冬季结束之后突然出现在一个海湾,想必那艘船在他们穿越东北地岛之后在哪个海湾接上他们了吧?专家们的说法真假难辨,有证明下落不明者被找到并被救出的,有说他们没有任何幸存希望的,有说一切都取决于湾流对东北地岛冬季的气候产生的影响有多强的。 P79

你的奥尔加 Olga 小说电子书 第2张但每次有报纸来时,她的心脏都会跳得更快,直至她看到又没有赫伯特出乎意料地抵达拉普人或者丹麦人居民点的消息。 P80

战争转移到东部,日常生活重新回归到小农经济的规则之下。 P82

难民局分给她一间房间,她一天之内就将很少的家当布置好了,并且怀着惊叹兴冲冲地在城里兜了一圈。 P91

她在许多个家庭做针线活儿,直至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领取了一笔微薄的退休金,那是她作为在当时的普鲁士教育系统下的国民学校教员应得的,而因为资料丢失和档案被毁,她曾经为此来回折腾多时。 P92

她带我去教堂落成纪念日仪式,和我一起爬上魔鬼宫和旋转木马,我生病时就给我朗读《格林童话》,而且特别喜欢朗诵其中那些残酷无情而骇人听闻的童话;那位教堂司事的妻子替她酗酒的丈夫做工作,挽救了这个职位,为了商讨教会和礼拜事务而来到我们身边。 P102

和所有孩子一样,我也喜欢翻来覆去地听这些同样的故事。 P103

她并不是坐在床沿,她把一张椅子拉到床边,笔直地坐着,双手放在膝间。 P104

我们过了几天安静的日子。 P105

我倾听他们在庄园和村里的生活,像是国民学校、坚信礼课,赫伯特的狗儿和他奔跑时的快乐,他们一起玩耍、散步和划船的经历。 P107

可我们并没有和解,而是翻来覆去地进行同样的争执。 P108

她记下我看了什么书,因为我随费利克斯·克鲁尔一起睡到了女人的床上[7],随于连·索黑尔一起引诱德·瑞那夫人和玛蒂尔德[8],随聂赫留朵夫一起使村姑喀秋莎变成妓女[9],因此她感到很害怕。 P109

我们一起看电影、听音乐会或者看剧,但最重要的是之后的温存,在黑漆漆的、空荡荡的校园里,在教堂旁边的公园里,在河畔,我们一直亲吻到两个人的舌头火辣辣的生疼。 P110

林克小姐侧身坐着,用侧鞍骑乘的坐姿,我则是两腿分开坐着,面对着她,我们就这样将在上一张长凳边结束的谈话继续下去。 P118

在贝格墓地——这座城市最大的墓地,她喜欢这里各式各样的道路、墓碑、陵墓;在荣誉墓地,她喜欢穿过石制十字架看田野通往天空的地带,天空起先向上伸展,继而倾斜。 P119

我喜欢站在我的祖父母的墓前,为的是要跟他们说一些感谢的话,说我想念他们。 P120

她坐在农民墓地那棵大橡树下面的一张长凳上,向我解释这一点。 P121

但她想和人交流的时候,只有通过和我们说话才能实现,有时是和我母亲以及我的哥哥姐姐,尤其是和我。 P122

同时,她无法忍受她曾经成长、学习、教书、爱过赫伯特、对艾克关怀备至的那个地方已经不复存在。 P123

不过乐意改革的文化部长们不仅为他们的政府机构寻找教师和法学研究者,而且也在寻找外部专家,于是我开始了在文化部的职业生涯。 P139

等到她对这一切感到习以为常了,精疲力竭、一言不发地坐到桌旁,理所当然地从橱柜里取出衣物,正如我日复一日地做了数十年一样,我也开始失去对这些家务的兴趣。 P140

一名从赫伯特的探险队里归来的成员也对大自然的残酷无情、不可捉摸叹息一声,结束了他的笔记,并带着可怕而沉默的敬畏之心向它鞠躬致意。 P147

借助于一家侦查机构的帮助,她终于找到了作为奥尔加·林克继承人的我。 P148

我的藏品里有一张波士顿灯塔的明信片,明信片上的文字是一位母亲在一九一八年九月警告她在卡萨布兰卡的儿子,一场致命的流感已经爆发,他应该推迟回波士顿的安排。 P149

我在网上找到了特罗姆瑟的一家旧书店,打电话过去,用英语问,电话另一头也用英语回答。 P150

前一个晚上,一辆公共汽车带我穿越大雪覆盖的乡野和一条从机场到城里的长长隧道,以及一条灯火辉煌的商店和饭馆林立的大街,来到了我所住的位于一条横街上的宾馆。 P151

你在哪里,我最亲爱的?你在一间小屋里过冬吗?或者你已经回到船上,并在船上过冬?或者你也在前往一个居民点的路上,我过几天就可以在报纸上看到你的消息,就如今天看到了船长的消息那样?他奄奄一息,被冻得半死不活——我看到新闻说有一个人的脚趾被冻坏了,可是人没有脚趾也可以步行、奔跑和跳舞,如果你少跑一些,更多地待在我身边,那也不会有问题,而即便你有多么精疲力竭——我也会对你精心护理。 P202

他们没有找到你的任何蛛丝马迹,你们也没有留下像探险队习惯留下的石冢,没有遗留的帐篷,没有落下的设备。 P223

不错,最近几个月里你有时远离了我。 P224

四下里有音乐和鲜花,男人们挥动着帽子,年轻的女人们被士兵们拥抱着,陪着他们上火车,火车上写着“去法国郊游”以及“一刀杀死一个法国人”。 P225

有那么一个未多加思考的瞬间,我居然很高兴你能平安无事地待在东北地岛。 P226

有一次,一群哥萨克人出现在我们村里,孩子们好奇地打量他们,村长用啤酒款待他们,这些人马上又离开了。 P227

我们坐在一起,我讲述这些时,他的眼睛闪闪发光,当我在一个引人入胜的地方停下时,他不愿意等到明天或者后天再接着听,抓住我的双手,央求我继续说下去。 P228

今天报纸上报道了那些年轻军团昨天在朗格马克[1]附近对法国人发动进攻的新闻。 P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