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你是我不及的梦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三毛

对于三毛的书,我常常有种无话可说的感觉,不是不好,她太好,只是我不愿意和别人分享。她是我的一个梦。三毛的那几本书我这么多年来来回也不知道翻过了多少次,前阵子突然间得知有本她的新书出版,脑子一下子要炸掉了,马上买了来看。 我很高兴在那么多年之后看到了三毛的字。她的字真好看。(书中有她的原稿) 值得一提的是,有一晚我看到她写的与蔡志忠先生的交往(她管他叫蔡自忠),写到蔡志忠给她寄了几本书,是《老子说》吧好像,结果我第二天在永正书店的推荐台就看见了蔡志忠的全系列。我那个惊喜啊。那种玄之又玄,带点预兆行的感觉,我认为这种就是三毛经常提及到的不可以用科学来解释的“缘”。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我十几岁的时候,梦想做画家,也十分羡慕会画画的人,那时候,我自己涂一些小画,也参加过好几次诸如“全省美展”之类的画展。 P18

也许是“石头火锅”吃多了一点,林复南的脑筋变得越来越顽固,我以为,他袋里有了钱,可以出去交交女朋友,做一个风流画家,但是十年下来,他在交友方面一无成就,在绘画上,却固执地坚守他的岗位,有了余钱,付了房租,想到的就是去买绘画的材料,他花大钱,画下了一大堆卖不掉的东西,不但不愁,反倒自得其乐,他是我少见的笨人之一。 P19

去年,我住在沙漠里,他突然寄来了一大卷版画给我,我一看跳了起来,他的作品,在我十分主观的审视下,我认为已经找到了他该努力走下去的路径。 P20

撒哈拉威们一再地说——那些喜爱安乐生活,美味食物和喜欢跟女人们舒舒服服过日子的人,是不配来沙漠的——我虽然是一个女子,可是我能够深深体会到为什么这片荒寂得寸草不生的世界最大沙漠的居民,会说出这样的句子来。 P21

你是我不及的梦 文学电子书 第1张

这个可敬的朋友,终是渴死在一片无名的沙地上,一试再试,以那么多的苦难做代价,他仍没有能够征服这片无情的大地。 P22

路是有的,都是泥巴路,走路出去要半小时以上才碰得见柏油路。 P23

在这儿,每人都服抗疟疾的药,荷西来两个月已患一次,我尚未得,希望以后也不要得才好。 P24

三毛 五月四日P.S.来信请寄西国地址,我们七月份会回去一趟(每三月离开一次),信寄那边信箱我反而收得快,此地离加纳利群岛约四千公里的距离,您还记得“比亚法拉”的战争吗?便是在尼日利亚发生的,现在已不打了。 P25

他不想想,半身残疾已经四年多了,一家三口,几坪不到的违章建筑的家,三只脚的破桌子,就是他一个一个格子爬出来的稿费在维持生计;而我,这个笔友,在邮局领出他扎得歪七扭八的包裹时,心里沉重得是什么滋味。 P27

一本书的名字虽然并不十分影响它本身的内容,可是如果名字取得贴切,总是更好些,文亚过去的几本书,如《橄榄的滋味》,如《心灵的果园》,在我看来,

你是我不及的梦 文学电子书 第2张而你自己呢,休不休息?这样问你的时候,好似看见了你的苦笑,你也不休息,还有同样一条漫长的路要跑下去,对不对?前几天深夜里,停电了,我变得很慌张,工作不能停,摸黑点起了蜡烛,就着烛光,一份又一份学生的作业仍然批改下去,改到警觉那支烛泪已经流到天明,这才愣住了,静静的大气里,只有那支残烛慢慢地在燃烧。 P41

可是,六月二号的晚上,当我,听见陈达先生的《思想起》在“中华体育馆”内弹唱出来的时候,为什么,雨也似的泪水,瀑布啊地奔流了出来?为什么,看见自己,在那个舞台上,化为舞者,化为云门,化为船,化为鼓,化为婴儿,化为大地化为哗一下拖出来的那条血布和希望?笑吧哭吧鼓掌吧,还能做什么?也不是在分析,也不是在看基本动作,也不看画面结构,也不想编舞剪裁,也不是服装设计,也不认那一个个舞者是谁又是谁,因为全看见了,又因为全没有看见,因为已经活入忘我。 P42

我笑了笑,要走,不要人探病和怜悯,要一个人去疗小毛病,在最没有亲情的美国,只为了那儿没有爱的重负。 P57

这是我心爱的家分享给各位的条件,不再痛苦自己的离去,因为那个原先只为自己梦想的小屋,在这种处理上才有了真正的价值和利益。 P58

一个少年如你,你也有全部的理由去快乐,这件事情,说来好似勉强,但是,只要你有一颗知道悲喜的心,姐姐就要把快乐的种子一点一点种到你的心田里去。 P67

证实了您的远行,我将双手清洗干净,回到自己的房中,将门轻轻关上,在暗室里静坐了好一会儿,然后开始在心中反覆为您默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顾伯伯,知道您府上虔信佛教,而我却生长在一个基督教的家庭里。 P68

这一对夫妇,不看我们场地的贫乏,从去年那场大地震的当日开始,默默地为我们中国台湾付出了一次又一次的心血。 P77

而我们的小妹——张艾嘉,风尘仆仆地赶回台湾,她在做什么?她做了《棋王》的女主角。 P78

上个星期天的傍晚,我经过内湖开车上阳明山,穿过后山公园下到北投,经过北投开往我心深爱的淡水小镇看古董,到了夜间,不得不取道大度路回到台北来。 P79

这种面包呀,吃一顿可以,再吃就吃不消啰——外国人的东西嘛——偶尔为之……”请问,泰国人是不是外国人,他们吃不吃面包当主食?“我说,外国人笨来稀的,哪里好跟我们中国人比,嘿嘿……”笨吗?联合国里那么多国排排坐,请你指明,到底坐在左边的还是右边的是个笨家伙?还是统统都笨?“这种嫁外国人的事,多半没有好结果,他们家族观念淡——”请问有没有看过《教父》这本书或电影,意大利人家族观念淡是不淡?“这种事情呀——如果给外国人在台湾碰上,气也给气死了。 P88

奇怪的是,学业并没有因为生命的关注不同而退步,事实上,我从来没有不关注智慧的追寻,无论在任何情况下。 P94

我从小接触到的颜色就是白色,白其实包括了所有的颜色。 P95

我望着那一溜淡淡的淡红色从墙上过去,眼泪都激出来了。 P96

不论怎样,色是我们生命的东西,连佛家讲到人生的问题时,都说色在前,相在后,相是色造成的,人没有肤色,花没有色来衬托,形相就出不来。 P97

我趴在碎石地上,拍摄着一块又一块覆盖在驼背上的布料,那被我称做“民族花纹”的东西。 P98

我们一家三口算是小家庭,现在姐姐你去的地方是个大房子,我们分到好大的两间房。 P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