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牛津国际关系手册

copyright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牛津国际关系手册(大国博弈,想生存就要读懂国际关系!顶尖学者权威解析,洞察国际秩序走向,探索世界格局未来) (牛津学术前沿译丛)
本书作者:罗伯特•基欧汉 (作者), 约瑟夫•奈 (作者), 菲利普•泰特洛克 (作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国家在世界舞台上的行动,如何影响其他国家?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局势,各国应该如何行动?国际关系作为一门学科,为何会对全球政治行为产生指导性、实践性影响?云集顶级学者,着眼思想前沿,《牛津国际关系手册》以权威视角与系统脉络,深刻呈现了国际关系领域的方方面面。

我的学习笔记

与启发式或演绎式能力保持逻辑上的一致性是所有理论流派的共识,也是其引以为傲的标准:女性主义者与新自由制度主义者都无法容忍逻辑上的矛盾和不合逻辑的结论。 P42

牛津国际关系手册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第1张最后,理论研究的这一设想既适用于针对“如何”等阐释性问题的理论,也适用于针对“为什么”等解释性问题的理论。 P43

后现代主义和自由主义这两种流派常被认为不可调和,而其他流派,比如社会学(克拉托奇维尔,本书第二十六章)和心理学(戈尔德吉尔和泰特洛克,本书第二十七章)则可能没有共同语言。 P47

尽管很多国际关系理论常常标榜自身的科学性和客观性,其背后对假定的选择从来不是客观的,推动理论发展的价值观也不是客观的。 P48

早期的英国学派(科克伦,本书第十六章)和美国的自由主义流派(理查森,本书第十二章)分别强调了秩序和效率都是不可置疑的追求目标,二者同等重要。 P49

那么,这种多样性促进了该学科的发展吗?谈论国际关系学科的发展有些老套,但进展的观念对于所有的学术研究确实有所启发。 P61

虽然某些问题持续存在,但其他问题正随着国际大事和学术潮流的变化而变化。 P62

上述转变有些萌生于现实中新问题的滋生,有些萌生于不同理论方法的内在逻辑,有些萌生于学术场域的变化,而通常这些转变是以上各种原因共同作用的结果。 P63

牛津国际关系手册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第2张批判学派和女性主义已经对“主流”的现实主义和自由主义由来已久的偏见发起了挑战,而阐释性研究和更多历史导向型的研究也对实证主义更为普世性的野心提出了挑战。 P64

关于变量选择问题的统计学分析使人们特别重视定性研究中的变量选择问题,因而人们对超越单纯的统计学模型的变量选择问题和研究设计的理解更加全面(Signorino 2002)。 P66

例如,归纳研究能够增进我们对世界形势以及我们关切的重要关系的理解,即使这些关系的理论化程度还不高,归纳研究也是非常有用的。 P67

各领域内部的发展往往源于对某理论假定的内部逻辑的思考,或对该假定指向的经验领域的探索。 P68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本书将国际关系对政治理论的借用重新发扬光大。 P69

国际关系理论就此产生一个悖论:单个领域的进步不会拓展整个学科的发展,至少在针对主题达成统一的、全面的认识方面是如此(Kitcher 1981)。 P73

我们并未忽视真正的差异点,事实上我们使先前未被人们充分承认的差异得到了人们的关注,而且我们也从未淡化这些差异的重要性。 P74

这也不意味着任何一项研究工作都要(都能)不断地对所有的经验性和规范性问题进行研究。 P75

今天很多学者都在关注国内政治利益和制度,目的是为了确定国家希望从国际政治中获得什么东西并对此做出更具现实性的解释(综述,参见Gourevitch 2002)。 P90

国际政治中最有趣的难题来源于各国不同群体之间以及各国之间的战略互动(Morrow 1999)。 P91

相反,国家中心主义理论家只是试图利用国家的中心角色来解释世界政治的格局和趋势,包括什么时候更加可能或不可能出现暴力,什么时候经济的相互依赖会增加或减少,以及各个社会是否能够以集体方式解决对其共同未来施加的威胁。 P106

虽然国际关系学者们仍然承认这个世界处于形式上的无政府状态,而且各国保留了相当大的权力和特权,但是他们越来越强调国际领域,该领域的结构取决于物质和规范因素,国家与为数众多的其他行为体共享这一舞台,塑造其全球政治态势的不仅有国家,而且还有这些行为体和力量。 P112

既然国际关系学者承认全球政治带有一种社会性,我们就有可能重新使用那些与各种政治命令具有不可分割的关联但又一度被摒弃的概念。 P121

几十年前对于国际关系的“科学”研究和规范性国际关系分道扬镳,各行其道,二者没多少机会也没多少动机进行杂交(Price 2008; Reus-Smit 2008)。 P122

另一波文献审视了跨国主义的“暗面”,指出全球公民社会的本质令人存疑,缺少能离开北方主导国家世界观和资金来源的自主性,以及其可问责性和代表性问题等。 P128

人们认为恐怖主义组织是围绕网络建立的,这使各国更难以对它们进行监视、定位和监禁。 P129

相应地,全球治理研究最终关注的是规则的创立、生成、维系和改进,这些规则如何有助于定义集体行动的目标以及这些规则如何控制国际性、跨国性和日益国内化的行动。 P138

但是,要看到全球治理的权力需要看到其多重维度所具有的权力,其中包括强制性权力,即某个行为体对另一个行为体的直接控制;制度性权力,即行为体通过普及制度安排对其他行为体间接实施的控制;结构性权力,即主体能力的结构性构成;以及生产性权力,即主体性的话语生产。 P139

我们不会在范式和方法方面付出无谓的努力,我们需要掌握所有的理论和方法论工具以捕捉全球社会和全球治理复杂而又具有社会性的79本质。 P140

然而,我们认识不到位的地方在于,如今在原殖民世界正在推行的政策比曾经的帝国时期所追求的政策更具有干涉主义色彩。 P168

这两点对于后殖民主义研究都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而且如今在国际关系边缘地带正获得不少认可。 P169

不过,也有迹象表明这一再思考进程可能被压缩,正如民族主义领导人相信二战后的去殖民化也可能被压缩一样。 P170

随后,不同的文章可能略有差别:有些文章试图证明这些看似不同的理论实际上整合起来可以解释某个问题;另一些文章试图通过解释某一问题证实某个理论,而推翻其他两个理论;少数文章声称这三大理论都不足以解释这一问题,因此我们需要新的理论(更多的时候是某一旧理论的改头换面)。 P181

每种研究传统本质上有一套独特的基本原则,包括研究问题的选择和界定,在这种范式框架内所表现的经验观察和因果逻辑。 P182

接下来,我们将首先介绍社会知识的实用主义观点,这种观点认为学术进步就是尽可能地扩大对话并拓展创新实验。 P183

对一些人来说,在自我与社会进行的辩证交流中,理性和明智的行为者所处的角色不仅使得理性选择理论与实用主义研究之间保持一致,并且弥补了侧重根据制度本身进行分析的弱点(Knight and Johnson 1999)。 P189

实用主义者和他们原则上都拒绝明晰地区分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Putnam 2002)。 P190

这种范式导向的研究传统简化了社会现象,也因此产生了优秀的研究成果。 P191

因此,世界体系理论无法解释这些地区在遭遇和融入体系时表现出有显著差异性的阶级冲突形式和结果:有的地区先前存在的劳动制度反而被强化(如东易北河地区的“第二次农奴制”);有的地区则实施了全新的前资本主义的劳动制度(南、北美洲的奴隶制种植园体系或委托监护制),还有的则向资本主义方向转型。 P273

多位国际关系学者已对此着重强调,其中最为知名的或许是马丁·怀特(Martin Wight 1966),一般的马克思主义学者也对此有所关注,比如罗伯特·南多·伯尔基(R. N. Berki 1971)。 P306

前者与国际关系长期存在的中心议题——武力使用的合法性,当然有重要联系。 P307

尽管马克思主义或准马克思主义反应敏锐,这在世界政治中非常突出,比如在各类反全球化运动中马克思主义都颇具影响力,但对当代世界政治境况的伦理反思而言,它们有何作为呢?我要指出的是,在此类讨论背景下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有两大发展轨迹,每一轨迹都代表了对于国际关系伦理方面严肃而重要的一系列反思,一部分原因是这些方面无法与很多人(包括很多马克思主义者)所认为的那样与“严格意义上的国际关系”分离开来。 P308

尽管基欧汉(1984)坚称合作并非都是善意的,且合作具有剥削性,但它还是经常与积极的含义联系在一起,例如,阿瑟·斯坦(Arthur Stein, 1990, ix)写道:“一个希望的时代,一个充满国际合作可能的时代”;或如基欧汉(1989,160)将“脆弱的合作”与“持续的零和冲突和战争”做对比。 P356

评估性语言无非提出了一个总体方向,而理论的概念框架对价值观的提倡或否定能够产生更强烈的影响。 P357

如果制度被认为可以帮助行为体达到“帕累托边界”或者可以在“帕累托最优均衡”中选择,那么就已经预先假定了存在高水平的福利。 P358

是否足以维持一个更加极致的道德共同体?这种共同体是建立在以利益为基础的、更为松散的且权宜的道德秩序之上,还是建立在更具约束力,也可能更加绝对化的道德秩序之上?只要道德共同体在分析时从衡量而非判断的角度出发(这也是一种监测国际共识及其所能提供的支持的做法),那么英国学派的规范性定义仍将有待讨论,因为国际社会本身是不断变化的,也在不断受到各种解读。 P459

然而,绝大多数建构主义者对于整体主义的追求并不会到否定能动性的程度,而且往往对于规范或身份倡导者来说还扮演了中心的角色。 P672

由于苏联在冷战末期的退却看似与其之前的统治意识形态相反,建构主义者试图将其解释为观念变革的产物。 P673

尽管以前人们已经研究过这种类型的不确定性(Iida 1993b; Morrow 1994),如今其重要性越来越大,因为各国领导人和广大民众所面临的问题正变得更加复杂。 P674

它们的主要目标在于确保其存续,这需要通过建设军事力量或结盟而使其力量得以增长,但各国如果认为与其他国家相比自己足够强大它们可能会对现状心满意足。 P713

心理学认为现实主义内部的宿怨并不一定能够通过一分高下的方式予以解决,心理学有助于我们对边界条件进行勘查:青睐防御性现实主义可能更适用于决策者将问题表述为潜在收益的情况;青睐进攻性现实主义可能更适用于各国面临潜在损失的情况。 P714

考虑到前景理论在经济学中的广泛影响,该理论在政治科学尤其是在国际关系中尚未产生类似影响这一点有些奇怪。 P715

牛津国际关系手册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niujinguojiguanxishou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