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copyright

本书作者:[意] 库尔齐奥·马拉巴特(Curzio Malaparte)

在欧洲,意大利的腿就像鳌虾那样屈躬着张开,而拿波,则是那个缝制的伤口,无法发声的声带和细口瓶。在这本《》里的报告文本语言,是继《完蛋》后的又一次升级。马拉巴特的长段,是纪实文学里的伯恩哈德/塞巴尔德。(建议看吉林版)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皮》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皮【昆德拉、阿特伍德、金庸、卡斯特罗推崇备至,以黑暗的诗意唤醒人类良知 上瘾预警!】

我们用胳膊肘为自己在人群中开辟一条路,因为那些人从黎明一直到宵禁时分都会熙熙攘攘地聚集在托莱多大街上。 P7

不过,并不是输掉一场战争就有权利认为自己是一个失败的民族。 P8

当我终于把钉子拔下来,重新把鞋穿上的时候,我将率领的那个连队已经在兵营的院子里集合多时了。 P9

皮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他们注视着我,好像眼皮都不眨一下。 P10

我们要打败德国人,把他们赶出我们的家园,丢到国境线的外边去。 P11

在我们这个悲惨的欧洲,我们也为自己的羞怯而感到恐惧和耻辱。 P25

对于他们来说,那不勒斯是一座巨大的赤道森林,弥漫着浓烈而且热气腾腾的炸甜饼的气味。 P26

黑人没有注意到牵着他的手、抚摸着他的手腕、柔声和他攀谈、用温顺的眼睛望着他的那个男孩会不时发生变化(当一个“顽童”把他的黑人 卖给另一个“顽童”时,会把他的黑人的手交到买家手上,随后消失在人群中)。 P27

不过,这种事情在一千年以前的那不勒斯就曾经发生过,就发生在诺曼底王朝、安茹王朝、阿拉贡王朝、法兰西国王查理八世,甚至是加里波第和墨索里尼本人身上。 P28

黑人的主人会把自己的奴隶当作亲密的客人一样对待:给他喝,给他吃,用葡萄酒和炸油饼把他喂饱,让他和自己的女儿一起在古老的留声机伴奏下翩翩起舞;还会让他和全家男女老少一起,在那张占据每个那不勒斯人“矮屋”大部分空间的大床上睡觉。 P29

怀疑这场可怕的疾病是由解放者们带到那不勒斯来的当然有失公允。 P37

字的上方是代表瘟疫的一个文雅的标志:一个黑色的圆环,里面画着两条相互交叉的黑色斜线,就像是灵车马披上画的颅骨下面那对彼此交叉的胫骨。 P38

最先受到传染的是女人。 P39

我本人就听到她们中很多人哭泣,并且诅咒这场极其残忍的瘟疫,因为它以无法抵御的、她们那脆弱的贞操无法抗拒的暴力,迫使她们像母狗一样卖淫。 P40

他曾经以为来到了一个由理性和人类良知统治的世界,却突然间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神秘的国度,这里既没有理性,也没有良知,却好像有一些黑暗的秘密力量统治着人类以及他们的生活。 P47

曾几何时,当埃涅阿斯走下特洛伊的三层桨战船,从沙质的台伯河口登上陆地,在古老的深绿色拉丁森林映衬下,面对四处散落着城堡和白色神庙的拉齐奥山丘时,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不过,在他的眼中,帕埃斯图姆神庙的多利安石柱构成的那幅经典场景中,隐藏着一个秘密而神奇的意大利。 P48

假如你们选择了在比利时、荷兰、丹麦,或者法国登陆,你们的科学精神、你们的技术、你们的巨大物质财富,或许能够帮助你们不仅仅战胜德国军队,而且战胜欧洲精神,战胜另一个 神秘的欧洲,那不勒斯,这个赤裸的幽灵,就是它神秘的代表。 P49

在讨论结束的时候,一位此前始终保持沉默的老教授——他的大礼帽一直压到前额——站起身说:“你们能解释一切,那么能不能跟我说说为什么昨天夜里我的脑袋上钻出来这么个东西?”接着,他慢慢摘下帽子,把一只从他谢了顶的脑袋上冒出来的雪茄指给大家看,那是一支真正的哈瓦那雪茄。 P50

墙壁上挂着民间石印油画,有的画着歌剧《乡村骑士》和《托斯卡》中的场面,有一幅上面是被羽毛般的烟雾笼罩的维苏威火山,看上去就像皮耶迪格罗塔节庆上用羽毛装饰的马匹;还有一些是女人、孩子、老人的照片,不过并非活人的肖像,而是死人,他们平躺在举行葬礼的床上,四周装饰着花环。 P59

她的丝袜是肉色的,肉乎乎的小脚晃来晃去,脚上那双黑色毛毡拖鞋已经破烂变形。 P60

恋爱中的母龙虾会缓慢地张开爪子上的钳子,用又小又圆、黑亮亮的眼睛注视着雄性龙虾。 P61

这高贵表现在她们的某些举止上,在她们抬起手用指尖触摸太阳穴,又用两只肥胖而灵巧的手整理头发的动作上;在她们转过头,或者把头向肩膀倾斜,为了更好地倾听从高处的窗户和阳台飘落的下流话儿的动作上,还有她们说话和微笑的方式上。 P70

皮 小说电子书 第2张直到一个黑人,又一个黑人,再有一个黑人停下来,立刻会有十只、二十只手将他们抓住。 P71

有瓦尔帕莱索的意大利人送给加里波第的军旗和一八四九年罗马共和国的旗帜。 P72

在优雅的国王陛下和巴多格利奥元帅签署的命令中,正是如此写道:“意大利的军官和战士们,英勇地把你们的武器和旗帜丢在第一个到来的人脚下。 P73

我们英勇地把武器和旗帜丢在获胜者和失败者的脚下,然后立刻跑过去把它们捡起来,再重新把它们丢到淤泥里。 P74

它被停放在床上,在温热冒烟的烛光下,倾听着家人的声音,房子中间点燃的煤炉上咖啡壶和煮豆子的锅咕嘟咕嘟的声响,还有赤着身子在地板上游戏的孩子的叫喊,身体蜷缩在便盆上的老人的呻吟。 P83

透过敞开的大门,可以看到受惊的孩子,头发蓬乱、身材消瘦得可怕的女人,还有仍旧淫荡地抱在一起的夫妻,他们都起身坐在床上,或者脸冲着门躺着。 P84

那两个姑娘身材丰满,黝黑的面孔隐藏在厚厚的口红和极白的脂粉下,如同石膏面具一样的面孔因此与脖子截然分开。 P95

我感到一种没有来由的不安,心里想:人们有没有意识到,展示了意大利古代极度辉煌的文明——这个文明已经被一种病态的女性化的淫荡腐败和侮辱,由于缺少高贵的情感、强烈的激情、崇高的理想而枯竭——的那个惊人的“幽灵”,其实是折磨着所有欧洲国家——无论战胜国还是战败国——大部分年轻人的那种秘密邪恶的体现:这是一种倾向,它将自由的理想——它们好像是所有欧洲青年的理想——变成对情欲满足的渴望,将道德要求变成对责任的拒绝,将社会和政治义务变成徒劳的理智训练,将新的无产阶级神话变成一种被误导向自我惩罚的暖昧的纳西索斯神话。 P162

老妇人不时地大喊着:“齐奇罗!齐奇罗!别害怕,这儿有我! ”她好像正用两只手抓住藏在被子下面的某个令人厌恶的野兽,企图掐死它。 P190

他向自己体内结下的果实张开健壮的双臂:“我的儿子!”他大声说着,抓住那个魔鬼似的东西,把他紧紧抱在怀里,在长着浓密胸毛的胸脯上摩挲着,亲吻着婴儿的脸颊,长久地把他抱在怀里摇着,嘴里哼着歌。 P191

他的肩上披着老妇人给他的一件红色丝绸睡衣,颤抖地向门口走去。 P192

不过,令我不安的是他的举止和语调中那种完美的自然,他那种能够胜任任何戏剧表演的演员的表情。 P193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发出尖利、痛苦、愤怒的呻吟,跟在他的后面,也消失在房间里。 P194

当最先到达的几个美国士兵在广场上出现的时候——他们弯腰走着,胸前抱着自动步枪,仿佛随时准备着遭遇敌人,却面对面遇到了那群女先知——他们恐惧地站住了,很多人向后退了一步。 P266

姑娘名叫安东涅塔,是奎西萨纳旅馆衣帽间的服务员。 P267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