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苹果木桌子及其他简记The Apple-Tree Table and Other Sketches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苹果木桌子及其他简记(纪念文学大师麦尔维尔诞辰200周年,辑录生前未结集、未刊小说等十二篇,多为初次译成中文。)
本书作者:[美] 赫尔曼·麦尔维尔

本书读后感· · · · · ·

一件有趣的事:《在苹果木桌子》一文中,麦尔维尔书写了一个有点儿恐怖的故事,“我看到桌面上接近中央的位置有一个不规则的小孔,或者毋宁说类似于一个蛀蚀的小洞,发光的东西(不管它是什么)在里面极力要挣脱束缚(犹如蝴蝶破茧而出)……” 詹姆斯·伍德却发现,麦尔维尔曾在一封信中提到自己在一张祖传的木桌子上写作,并在日光下看到了桌上飞禽的污渍,“……它们在里面里面产蛋——想想看吧!——这并不罕见,说起来,作家也是把蛋产在书桌上。” 也许正是在这张书桌上,麦尔维尔写下了这篇木桌子故事,也许产蛋的飞禽和极力要挣脱束缚的发光生物间有某些奇妙的联系——从这个视角去解读,恐怖就转变成了某种写作的庄严。明亮,清脆的希望,非常麦尔维尔。

我的学习笔记

它有两个不乏魅力、魔力的明显特征——圆盘和三叉支架——桌板的弧度完美,由一根扭来扭去的柱子撑持,并在离底部大约一英尺的位置岔开,形成三条弯弯曲曲的桌脚,末端是三只马蹄足。 P2

我有点儿想知道,上述一切温暖的关照究竟能孕育出什么东西来。 P6

我可怜的女儿,这件事让她精神紧张了好久,迟迟无法复原。 P7

苹果木桌子及其他简记The Apple-Tree Table and Other Sketches 小说电子书 第1张我拿起一张报纸,借着炉旁小烛台放射的光芒,以一种紧张兮兮、匆忙潦草的方式开始阅读。 P18

说来惭愧,我自言自语道,如果一个如此美妙的哲学范例不可以效法,那么它还有何益处?我决意直接模仿它,甚至模仿老圣人的言行和态度。 P19

结果呢,千真万确,我看到桌面上接近中央的位置有一个不规则的小孔,或者毋宁说类似于一个蛀蚀的小洞,发光的东西(不管它是什么)在里面极力要挣脱束缚(犹如蝴蝶破茧而出)。 P20

另外,我还拆除了沉重、艳俗的百叶窗,它们顶端有个月牙形的孔洞,以便房间即使在潮湿闷热的七月黎明窗户紧闭时,仍能够接纳一缕曚曚昽昽的晨曦。 P39

这一长串菱形如同一只只树荫遮盖的花园鸟笼,各自环绕着一张又一张优美的博物学插画,上头尽是些十足巴黎派头的鸟儿:小鹦鹉、大鹦鹉和孔雀,主要是孔雀。 P40

沃里克(Warwick),或指沃里克伯爵(Earl of Warwick),这是一个1088年就在英国出现的贵族头衔,历史上有许多人获得过这一头衔。 P54

苹果木桌子及其他简记The Apple-Tree Table and Other Sketches 小说电子书 第2张虽然我总是说,我和我的烟囱,正如红衣主教沃尔西2说“我和我的国王”,但这一自负的表达方式——我借此优先于我的烟囱——仅仅词序上符合事实。 P55

任何人都可以购入一平方英尺的土地,在上面插根自由之竿10,但是,要给大特里亚农宫11划出整整一英亩地皮,非国王莫办。 P58

我们当中的一名农夫,是个公认的小肚鸡肠、思想狭隘的庄稼汉。 P59

这不仅表明该房舍在本国大体上也算宽阔空敞的,还表明它对我们两个来说已绰绰有余。 P60

该业主是个家禽贩子,对这种拧断脖子的场面早已司空见惯,倘非如此,他必然要背负历史的骂名,与克伦威尔16同罪。 P61

我妻子,或许是怀有不可告人的、前不久才萌生的企图,徒劳而郑重地警告我,除非迅速行动,否则,在烟囱和房顶的连接处,上述千疮百孔的斑点部分会塌下来,把我们烧成灰烬。 P62

不过,正如约书亚为纪念横渡约旦河而摆放在吉甲的那些石头20,我的烟囱不也一直存留至今吗?我经常下到地窖里,仔仔细细地检查那个巨大的方形基座。 P63

我妻子的天竺葵靠它结出了花蕾,在十二月份!她的鸡蛋也不能接近烟囱,否则会孵出小鸡。 P67

她绝不可能死于痴呆麻木。 P68

如果信条真实无欺,即婚姻中相反者相吸引,那么,我受到我妻子的吸引简直是命中注定!她对现在和过去极不耐烦,像杯姜汁啤酒一样让她的种种计划流溢而出。 P69

眼下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告诉您一些情况,不过那仅仅是模模糊糊的怀疑,通常就这么讲出来其实并不明智,但现在,既然各种后续的计算均表明其发生概率颇高,你应该对它有所了解,或许这相当重要。 P81

但出乎众人意料,这座花费甚巨的宅邸一落成,他便安心过上沉寂、低调而简朴的晚年生活,邻居们认为好处全让继承人给占了。 P82

无论如何,斯科莱布先生的便条十分奇异地唤醒了有关我那位亲属的记忆,他神秘的,或至少是无法解释的做法,自然而然穿插于这份记忆之中。 P83

但她将我的烟囱视为眼中钉,而且习惯于持续推进自己的计划,若条件允许,她会不择手段,尤其在遭遇阻碍之时。 P84

眼下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告诉您一些情况,不过那仅仅是模模糊糊的怀疑,通常就这么讲出来其实并不明智,但现在,既然各种后续的计算均表明其发生概率颇高,你应该对它有所了解,或许这相当重要。 P81

但出乎众人意料,这座花费甚巨的宅邸一落成,他便安心过上沉寂、低调而简朴的晚年生活,邻居们认为好处全让继承人给占了。 P82

无论如何,斯科莱布先生的便条十分奇异地唤醒了有关我那位亲属的记忆,他神秘的,或至少是无法解释的做法,自然而然穿插于这份记忆之中。 P83

但她将我的烟囱视为眼中钉,而且习惯于持续推进自己的计划,若条件允许,她会不择手段,尤其在遭遇阻碍之时。 P84

穿着伯明翰铠甲,他们动作受限的胳膊如何跟你我来一个诚挚热情的握手致意?他们孤高冷傲、雄心万丈而淡泊寡欲的灵魂紧紧闭锁,他们一脸死相,仿佛入门的祈祷书。 P107

成排成排的庄严肖像挂在宴会厅内,展示历史上的伟大人物——著名的贵族、法官以及大法官——在他们各自的时代均为圣殿骑士。 P108

九位单身汉的举手投足极其得体——无论喝掉多少瓶酒都神色自如,无论怎样兴奋都泰然自若——我再一次深受启发,观察到他们尽管随心所欲地吸鼻烟,却始终没有一个人不守礼仪,或者放任自己打个喷嚏搅扰到隔壁的病弱单身汉。 P115

这些小山丘渐渐朝一条幽暗的通道聚拢,来自墨西哥湾的猛烈气流在它两侧的危岩绝壁之间不停吹拂,此外,附近的什么地方有一座疯狂老姑娘的小屋,它由来已久,所以这条小径也称为“疯女的鼓风道”。 P116

距“地牢”的底部不远,有一栋刷成白色的高大建筑,让人松了口气,它宛如一座又大又白的墓冢,背后阴沉沉的岩坡上生长着冷杉和其他耐寒常绿树木,山脊陡峭,直插云霄,高达约两千英尺。 P117

在一道延绵不绝的巍峨山脉脚下,流淌着平缓迂滞、时寒时热的小河,上方是如影随形、浓稠欲滴的雾流,正分毫不差地跟从自己身下的本源之水转过每一个河湾。 P146

而附近的二十位高尚人士、一位新娘及其新郎,外加一名无辜的婴儿,统统登上了摆渡者卡戎4的阴森大船,他们全无行李,去往一个满是熔渣的铸铁之国,或者另一些什么地方。 P147

突如其来的反差使我意识到,身后那座屋子的空气饱含特殊的毒素,其浓度之高——对某些访客而言根本无法忍受——与济贫院房间的状况相去无几。 P210

我抵达伦敦时,获胜的巨头们正聚集在那里,享受着《天方夜谭》般尊荣而奢华的礼遇,以及众多绅士和君主——摄政王乔治4——的热情赞颂。 P211

因此之故,当蛮不讲理的船主无视船长的反对,坚持只雇用葡佬新手,那么船长会载上大量葡佬以备万全,其人数将比只雇用美国水手时整整多一倍。 P241

至于其余部位,不妨凑近了端详,用你的眸子抵住葡佬的眼睛,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挤进他的瞳孔,就像眼石8一样,轻柔而坚定地挤进去,并留意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毒光邪焰,若有隐秘,这时肯定会泄露出来。 P242

我沿着长长的楼梯飞速往下跑,很快便抵达石阶底部,却大为惊恐——楼门已锁!是敲钟人干的,或者更有可能是那个永远不停窥探、满腹狐疑、恶形恶相的男人干的。 P268

恐惧不断增长,我轻手轻脚返回幻灯机平台,透过刮缝往外看,望见没有被彩窗染色的明净天光,才重新振作了些许。 P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