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传记电子书

全球使命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亨利·H·阿诺德(H. H. Arnold) (作者), 章和言 (译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在1941年12月罗斯福总统和丘吉尔首相联合召开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上,要求每个人都谈谈如何才能赢得这场战争,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当时自己那大言不惭的发言。


小编建议: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我认为,”我说,“赢得战争的方法就是选择给德国造成最大损害的地方发起进攻,恰恰就是她力量最强大的地方——就是从英格兰穿过海峡的对岸,用最短和最快的路线打下柏林。我们将使用空军摧毁他们的工厂、交通线、基础设施和补给中心,并击溃纳粹空军。我们也可以通过轰炸,将登陆部队打算集结的海岸线地区与内陆隔离开来。我们应该能够掌握制空权,为正在登陆的部队清除威胁。”

史汀生部长赞同我的想法,但来自英国人的反对声音很多:现在时机未到;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此前还有其他作战行动要考虑。美国战争部的作战参谋人员也支持我的观点。

全球使命在1942年初的时候,乍看起来盟国好像正在输掉这场战争,我们不得不倾全力作战。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担心,除非我们尽力推动早一些实施跨越英吉利海峡的登陆作战,否则我们永远也不会做好准备。就在日本人偷袭珍珠港之后不久,丘吉尔首相访问华盛顿期间确定下来的第一个军事行动,是登陆北非的“体操家计划”(后来被称为“火炬计划”)。当时他提出北非计划绝非随口说说,而是典型的英国人行事风格,有备而来。相比之下,美军参谋长们对自己主张的跨越海峡作战行动,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丘吉尔忘不了敦刻尔克,说脑子里始终回闪着“英吉利海峡漂满了英军士兵的尸体”。他侃侃而谈,急于设法说服罗斯福总统相信,在当时那个时候,攻击“柔软的小腹”才是唯一可行的方案。英国人从来都不喜欢横渡海峡的进攻方案,一直到登陆成功了才不再说什么。

另一方面,苏联人则希望我们尽快在诺曼底海滩发起攻击,哪怕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

我现在觉得,当然是事后诸葛亮,1942年至1943年时候的盟军空军力量,可能还不足以保持在欧洲大陆建立桥头堡的空中优势,更不要说掩护盟军向内陆推进。就连对德国实施的战略轰炸,也是到了1943年末期才算达到了效果。但不管怎么说,在1942年初的时候,战争形势确实看上去像是为横渡海峡这样大胆的作战行动提供了最佳机会。

无论是不是丘吉尔首相对罗斯福总统施加了影响,或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但我当时的会议笔记都显示,在那个战争刚刚开打的时候,参谋长们对横渡海峡的作战行动尚没有形成具体、清晰的计划。就像我前面讲到的,史汀生部长虽然赞成这个计划,但英国人提出反对意见之后,当时就没有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不过,在1942年4月1日之前,美国战争部总参谋部和陆军航空队参谋部就制定好了横渡海峡的总体作战计划(即“波莱罗计划”和“围捕计划”,后来并称“霸王计划”)。4月1日,哈利·霍普金斯邀请我到白宫吃午餐,并与总统进行了会谈。在面见总统之前,哈利和我讨论了可能对德国展开的主要军事行动,我告诉他战争部正在考虑从英格兰对德国发动全力一击的作战计划,直接插向德国的心脏地带,首先进行最大规模的空中打击,接着让地面部队登陆法国,在德军部署最强大的地方展开决战。我还告诉霍普金斯,整个计划完成以后,我觉得他应该会感到满意。

霍普金斯坦率地说,我们前进的道路上可能会遇到一些障碍,既有来自我们自己海军高层军官的,也有来自英国人的。我不认为自家海军的反对会很强烈,因为总统收到计划方案并组织讨论的时候,金海军上将应该是在场的。但英国人就不一样了,我和霍普金斯都觉得有必要派人到伦敦跑一趟,向丘吉尔和英军总参谋部兜售我们的想法。哈利建议让我带队去。我坚持应该让马歇尔将军出马,他在英国高层中的威望要比我高得多。霍普金斯最终同意了我的观点。

哈利还讨论了采用什么方法说服丘吉尔,他知道除了横渡海峡的计划之外,丘吉尔已经在考虑其他几个对德作战方案。最后哈利说,在他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截了当地告诉丘吉尔,按照我们美国人的脾气,就是要尽早发起全力以赴的战略决战,看看丘吉尔怎么回应。

午餐以后,霍普金斯和我去会见总统,进行了简短的谈话。然后,总统和霍普金斯又把战争部长史汀生、海军部长诺克斯、斯塔克海军上将、金海军上将、马歇尔将军和我召集起来一道研究。参加类似这样的会议,我们一般都是从后门进来、后门出去,以避免引起白宫里记者们的注意。

会上,总统先生提出了对德战略决战的话题。马歇尔将军介绍了陆军打算在1943年实施“围捕行动”的计划。总统一边听,一边逐段往下读书面方案,不停地提出问题。最终罗斯福总统批准了这一方案,指示我们继续推进,做好必要的准备工作。他还特别强调了空军部队进驻英格兰的问题。

哈利·霍普金斯这个时候发话了:“我想确认一下,在座各位是不是都同意这项计划。金上将,您认为还有什么妨碍计划的实施吗?”金回答:“不,我觉得没有。”

霍普金斯又问:“假如远东和太平洋战场的部队得不到进一步增援,这项计划会不会妨碍您的作战行动?您的作战飞机够用吗?”

金上将回答:“我当然想多一些,但我也有思想准备在数量上做出牺牲,因为我觉得还能够应付。”

接下来一个话题是关于武器装备的分配。我说,讲到这个问题,空军的待遇就好像是后娘养的。其他国家的要求全部满足以后才轮得到我们自己,美国空军拿到的都是剩下的。我指出,照这样下去,我们的部队无法去打仗。总统和史汀生部长都说这样的分配程序必须停止。从这以后,美国空军拿到的飞机配额,都是基于我们实际执行的任务需要。

在马歇尔将军具体汇报了部队调遣和舰船准备情况之后,自由讨论就结束了。罗斯福总统让马歇尔将军和我自己商量由谁带队出访英格兰。我告诉总统,以个人意见,毫无疑问应该是马歇尔将军,他远比我有资格去阐述我们的总体作战方案。最后总统决定,让马歇尔将军陪同霍普金斯一同出访,尽早成行,整个行程安排不要超过一个礼拜。

在批准通过的“围捕计划”中,我最感兴趣的内容是要求空军部队尽快开拔并投入实战。赴欧作战的空军部队应当在1943年4月达到最大规模。到那时,我们将在英格兰拥有大约1 500架战斗机和1 000架轰炸机。如果我们不被其他战场分散资源,并且继续保有优先权,我敢肯定到时候我们一定会达到这个数字。与此同时,在1943年4月1日之前,还将在英格兰集结40万地面部队。

这次会议对我来说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全世界各战区的陆、海军司令官都在围着我讨要飞机,实在招架不了。当然,每个战区的司令长官都认为自己那块儿是最最重要的,应该享有最高的优先权。

总统对此战略计划的批准,极大地推动了我们空军的作战部队在完成训练之后,就尽快将轰炸机和战斗机向欧洲转场。

马歇尔将军和哈利·霍普金斯在4月4日早上出发前往英格兰,成功地推销了横渡海峡作战计划,当然也遇到了不少反对意见。英国人同意为1943年夏季在法国西北海岸登陆做准备,或在那之后尽早实现登陆。但这并不意味着取消1942年晚些时候在北非登陆的作战行动。

大概两周以后,罗斯福总统召见我,花了很长时间讨论援华空运路线的问题。他告诉我,他希望战斗用途的飞机能真正用于战斗,只有货运飞机才能被用于运输援华物资。我们将尽可能延长DC-3型运输机的服役时间。此外,还要争取在苏联建设空军基地,以便实施对德“穿梭轰炸”,这样我们对位于东德的目标进行轰炸以后,就没有必要再长途跋涉返回英格兰。至于轰炸日本,除了重复“杜立特空袭”的套路,当时还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我们既没有相应的空军基地,也缺乏适用的机型。

我向总统保证,让飞机在英格兰、意大利和苏联之间穿梭飞行,沿途轰炸东德目标,是当时的最佳作战方案。我告诉他自己将很快着手实施。然而,就像与苏联人合作的其他项目一样,大把的时间被浪费在无休止的讨价还价和拖沓延误之中,实际开始轰炸的时间比预计的要晚很多。

总统多次召集研究对德、对日作战的战略方针,以及美国生产的武器装备和军需物资的分配方案,带来一个明摆着的结果,就是要削减援助英国和苏联的飞机数量。罗斯福总统同意了。

1942年5月19日,总统写信给他的朋友,大不列颠的“老水手”(3),阐明了他对飞机配额进行调整的想法——美国空军分配的飞机会增加,原定援助英国的飞机数量将有所减少。他还进一步明确,将把最大数量的飞机投入到实际战斗中,把预备部队和训练中的飞机数量降到最小;将会有远比现在多的美国飞行员和机组人员,驾驶着美国造的飞机投入到战斗第一线。

在与霍普金斯和我商量之后,总统要求海军航空兵司令托尔斯上将和我立即赶赴伦敦,就这一问题与皇家空军上将波特尔进行会谈。如果有需要,伦敦会谈结束以后,可以邀请波特尔随托尔斯和我到华盛顿来。5月20日,在我们出发之前,一次马歇尔将军、金上将、托尔斯上将、霍普金斯和我出席的会议上,总统先生重申了他向丘吉尔提出的意见,并强调这些意见总体上适用于所有的战区。可能也会有一些个别的例外,比如苏联。出于地理环境、后勤保障和国家关系等因素的考虑,援助苏联的飞机原则上将由苏联人自己驾驶和维护,不过将来还是有可能使用美国自己的军事人员。最后一个问题是英国运输和海岸警卫部队的飞机是否作为例外。经过深入讨论,我们决定至少在当时的北非战场,英国人还是要驾驶美国提供的援助飞机,而且我们要尽可能提供足够的援助,以维持他们当时的战斗力。这就要求我们还必须建立维修美国军事装备的基地,为遍布澳大利亚、西非、印度和叙利亚的美国空军部队提供装备和保养。

美国将不得不为所有的海外部队提供后续装备补充,包括美国和盟国正使用美国造飞机的全部部队,这还没有算上每个月可能损失的飞机。在1942年,我们预计美国空军最多将建成270个航空大队,但当年年初的时候我们还不到50个。如果我们继续把那么多的飞机用于援助其他盟国,就不可能多组建220个航空大队,不管它们是已经投放到战斗前线,还是依然在本土的训练基地里。

1942年5月23日,一架高级军官代表团乘坐的C-54运输机从波林军事基地起飞,成员有:马克·克拉克(4)少将,当时担任地面部队司令麦克奈尔(5)将军的参谋长;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少将,战争部作战处处长;艾维尔空军中将,托尔斯海军上将,霍伊特·S·范登伯格(6)上校和我;还有我们各自的副官和秘书。飞行路线是从波林空军基地到蒙特利尔,再到纽芬兰的古斯湾,然后飞苏格兰的普雷斯蒂克。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quanqiushimi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