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热爱生命【比《老人与海》更震撼人心的热血文学!激励《穆斯林的葬礼》《平凡的世界》主人公的经典之作!】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热爱生命【比《老人与海》更震撼人心的热血文学!激励《穆斯林的葬礼》《平凡的世界》主人公的经典之作!】
本书作者:杰克·伦敦 (作者), 苏福忠 (译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每一个故事都发正在及其严峻的环境中,与环境作斗争、一种生命的涌动。 与其他关于生命的书不同,他不只是心理上的也是身体上的,那种极度寒冷,或干涸的环境下,食物短缺,体力枯竭,精神和身体都收到极大考验。 是什么力量驱使的呀?嗯,是生命啊,活下去。 从小到大听过来的话,便是要懂得感到幸福,和以前相比,我们是不愁吃不愁穿生活,还有什么不满的,但我总觉得不对呀,不能因为生活水平的提高,就不能觉得不满足,那是不是说看到书的人条件那么辛苦,还努力的活着就应该感到现在环境太好,我觉得不是不会感到幸福,而是他们那股子对于生命永不屈服,永远向上的那鼓劲儿才是我们该牢牢记住的。

我的学习笔记

说来有些意思,杰克·伦敦在中国的声望,应该与无产阶级领袖列宁力挺他的《热爱生命》有很大关系。 P14

热爱生命【比《老人与海》更震撼人心的热血文学!激励《穆斯林的葬礼》《平凡的世界》主人公的经典之作!】 小说电子书 第1张从他那里我忽然明白了,各路大大小小的评论家对给各种各样的作家戴个什么主义的帽子,是一件多么迫不及待的事情。 P15

好在他一生喜欢读书,从小逮住什么书读什么书,除了各种社会科学方面的小册子,文学作品是他的最爱,如本土作家华盛顿·欧文、英国作家拉迪亚德·吉卜林和罗伯特·斯蒂文森、法国作家福楼拜、俄国作家托尔斯泰等人的书都在他的阅读范围之内。 P16

希特卡·查理为了能管住为白人服务的本族人,在上路前让他们把枪都卸掉了,这是他的心机,算不得什么智慧。 P18

所以呢,“知死”实际上是活着的人知道等死的人什么时候该死,而等死的人其实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一命呜呼。 P19

不过,印第安人中有没有依靠精神信仰反抗欧洲殖民者的精英青年呢?有,《祖先们的神灵》就在回答这个问题。 P20

但是央加和阿克塞尔·冈德森成了恩爱夫妻,虽然纳斯依靠一系列手段把阿克塞尔·冈德森拖垮并让他饿死,向央加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和他十几年来苦苦寻找她的经历,然而,央加已经习惯了欧洲人的生活,爱上了阿克塞尔·冈德森,不仅不跟他回到族人身边,还用刀刺伤他,和阿克塞尔·冈德森抱在一起,冻死在白茫茫的雪野。 P21

热爱生命【比《老人与海》更震撼人心的热血文学!激励《穆斯林的葬礼》《平凡的世界》主人公的经典之作!】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这事在育空河(1)上下两千英里的印第安人社会里引起了轰动,拍卖那天引来了各路人士。 P22

极端的环境必然有极端的表现,能在极端环境里自律的、守住良心和道德底线的,在杰克·伦敦的笔下,不是凤毛麟角,便是根本不复存在。 P23

《白茫茫的寂野》里则表现另一种规则:三个人坐着雪橇穿行在茫茫林海里,其中一个突然被一棵倒下的大树砸成重伤。 P24

这样的懒虫注定沾别人的光,因此等到一方不经意间多吃了另一方的食糖时,你死我活的格斗在所难免。 P25

他停住手,盯着那个矮墩墩的鹿皮口袋。 P40

松鸡慌忙飞起来,他慌忙抓了一把,只逮住了三根羽毛。 P41

他把胳膊猛地伸进去,深及肩膀,但是小鱼溜走了。 P42

毯子又湿又滑腻。 P43

他醒来好几次,感觉雨下在了他仰着的脸上。 P44

要把水坑里的水舀净是不可能的,不过他现在冷静多了,想着法子用那个小白铁桶捕捉到了它们。 P45

他还舍不得把枪扔掉,因为狄思河边的那个秘藏处还有一些子弹呢。 P46

他把母松鸡追得筋疲力尽,而他自己也筋疲力尽了。 P47

有时,他的脑子漫游到更远的地方,只是机械地向前跋涉,听任怪念头作祟,种种狂想像虫子一样啃噬他的脑子。 P48

他也嗥叫起来,野蛮、恐吓,声音里的恐惧骨肉同源,在生命最深的根须里拐着弯隐藏着。 P49

床铺上摆着一排排硬饼干,床垫下也塞满了硬饼干;犄角旮旯都塞满了硬饼干。 P60

黑暗正在袭来,但还不能休息。 P61

一天的困乏一下没有了,他们嗷嗷呼叫起来,给狗加油。 P62

他们驱赶着女王的狗,让女王的敌人心有忌惮。 P63

人们生锈的记忆的链子一段又一段地展开,遗忘的奥德赛式的故事因为他出手阔绰而复活了一个又一个。 P64

他听人说话时你注意到他的眼神了吗?我注意到了。 P65

用海獭皮换狗的人来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个的那副样子诸神都差不多忘记是如何创造出来的了。 P72

她感觉到一天旅途的劳顿了,因为自从她的丈夫获得了冻土带的金矿脉,她在舒适的小木屋里已经养得娇气了,她现在显然累了。 P73

不过,尽管以少对多,她兵来将挡,而她的丈夫智力慢半拍,占不了先机,只好频频鼓掌。 P74

伙计,你听明白了吗?——第二条克里普尔河啊!那是石英金矿,不是金沙矿;如果我们干得顺利,那我们会把整个事情抓住——几百万几百万地大捞一把。 P75

普林斯也在小河和雪道上活动,差不多打发了一个冬季,早已对小木屋的生活十分渴望,打算美美地享受一个星期。 P76

我在黑夜时分从窗户溜了进去,想看看他待她到底怎么样。 P97

但是在库特奈,我走了一条很糟糕的路线,又很漫长,是和一个西北的土著人一起行走的,他经不住饥饿的折磨,觉得还不如一死了之的好。 P98

我们必须赶在河流奔流之前回来。 P99

在那少见的平原的中间一带,应该有一条山谷,大地和白雪都向下沉去,一直沉向这世界的中心。 P100

这样,我们最终才能返回来,带足粮食,拥有一切。 P101

不过我只吃了一点东西,免得他们看出来我身上生出大力气。 P102

我看见了阿卡滩黄灿灿的沙滩,一艘艘皮舟打鱼后飞快地奔向家,森林边上的一座座房子;我还看见了那些曾经凭自己本领做了酋长的人、订立规矩的人,我继承了他们的血脉,我娶了央加后还会继承另一种血脉。 P103

她一下挺直了身子,就这样,眼睛睁得圆圆的,满是惊讶之色,她问我是谁,我从哪里学会这种语言的。 P104

冲进帐篷,他看见那姑娘正在汪汪吠叫的狗群里挥舞斧头。 P141

他利用附近的松树,干脆利落地干活,露丝目不转睛地看他做成一个储存架,类似猎人有时用来保存肉类的玩意,免得让狼和狗偷吃掉。 P142

孤身一人,折磨人的念头不断,待在这白茫茫的寂野,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 P143

然而,有些人碰巧被创造他们的各种规则改造得硬邦邦的,环境大变,压力重重,让他不堪承受,在各种他们很难领会的新规矩的高压下,肉体和精神都磕碰得伤痕累累。 P144

这样,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得到那颗价值连城的珍珠——那就是休戚与共的伙伴关系。 P145

他是一个平凡的人,银行存款和他的文化一样深奥;他侃起这点就没完没了。 P146

他们是第一个在就餐时间里落座的,做饭的时候却别指望他们帮上一把。 P147

马肯齐河绕海湾边缘流淌,到了这里注入了北冰洋,因此他们进入了小皮尔河口。 P148

这次会议接近尾声时,两个“窝囊废”在会上嘀嘀咕咕,不利因素说了一大堆。 P149

小屋是一个秘密,这北极广袤无垠的纵深处有很多这样的秘密,没有人能够破解。 P150

当他了解到队长的妻子将和他们同行时,他直截了当地拒绝了,这趟旅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P171

那天夜里她为他们唱歌,一支又一支,直到人们感觉困顿来袭,准备满怀希望地迎接未来。 P172

接下来,他遇到了一个印第安人,他身上的装备都卸掉了,一瘸一拐的,嘴绷得紧紧的,两眼尽是痛苦万状的神色,看得出他在和死神速战速决,面对一场必败无疑的战斗。 P173

也许还要走一昼夜的行程,也许要走几个昼夜的行程,也许要走很多个昼夜的行程,但是最终我们会走到育空河那里的人们中间,他们有食物。 P174

她经常停歇下来,一只戴手套的手按在胸口上,大口喘息,头晕目眩。 P175

他们没有让乔喝,不过乔也不在意;他什么都不在意了,连他的鹿皮鞋也不在意了,听任它们在火炭里烤焦,直冒青烟。 P176

可是我的手上有血债,你瞧,因为教堂,我有了血债。 P192

他于是跑到了祭司的房子里。 P193

海·斯托卡德有时会想一想再说,如同他有时三思而行一样;仅仅是有时候才做得到。 P194

海·斯托卡德在火边吸完了烟袋,在烟雾和木炭里想象科尤库克河不知名的上游地带的情景,那条陌生的河流在这里停止了北极的旅程,河水和混浊的育空河交汇在一起。 P195

海·斯托卡德目不转睛地观察那只独木舟。 P196

他已经爬过那道路障一半,接着向另一个营地爬去,但又缩了回去,一个发抖的块头,号啕起来:“精神撼动!精神撼动!我要是把上帝的审判置之不理还算人吗?在世界的基石前,万物都写进了生命之书里。 P205

根据她的处世道德,她就是他的妻子,从他们最初相遇的那天起就是他的妻子了。 P206

各种影子都拉长了,光线模糊起来,在森林的阴暗的幽深处,生命慢慢地安静下来。 P207

因为他的斧头砍得过深而延迟,人们第二次向他冲上来,但是每次他都把他们打倒一片。 P208

他被培育出来为主服务,只是因为他可以充当/人。 P209

让他平安地离开,给他一只独木舟和食物。 P210

我盯了很久了,妈的!”巴塔德——空气像烈酒一样热辣辣地进入它耗尽氧气的肺里——闪电一样扑向了这个人的脸,嘴巴咬空了,牙齿咬在一起发出丁零的撞击声。 P219

巴塔德的两条后腿都折了,勒克莱尔这才停下来喘息。 P220

亏得麦克奎斯昂的那位外科医生是一个游手好闲之人,话痨一个,他们两个就接着给勒克莱尔修补伤口了。 P221

他轻轻地碰了碰传教士的胳膊:“好神父,那家伙就是一个大魔鬼,那个巴塔德。 P222

艾尔-苏是一个纯血统印第安人,然而她可比所有那些半混血和四分之一混血的姑娘都强。 P259

艾尔-苏被那个人唬住了。 P260

那就是塔纳-瑙站印第安人村子,村里有一所大木头房,一个老人在里面使唤着几个奴隶。 P261

克拉基-纳赫回到了大房子,开始挥霍。 P262

她的生活方式如同她父亲一样非同寻常,她占据的位置也和她父亲一样独一无二。 P263

这所大房子,里里外外都很气派,是属于她父亲的;通过这座大房子,到了最后,她女主人的身影才显露出来——东道主,狂欢的主人,一举一动都按规矩行事。 P264

每付出一笔钱,波波塔克对艾尔-苏就多了一分拥有的目光,感觉他古老的躯干里长出了嫩枝。 P265

笑声、玩笑和歌声四起,阿库恩讲了一个故事,在屋顶的椽子间引起了阵阵回声。 P266

热爱生命【比《老人与海》更震撼人心的热血文学!激励《穆斯林的葬礼》《平凡的世界》主人公的经典之作!】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reaishengmingbilaorenyuhaigengzhenhanrenxinderexuewenxuejilimusilindezangl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