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人间草木

下载方式

人间草木(20世纪文学大家、生活家汪曾祺散文集,水一样的文字写妙趣生活)
本书作者:汪曾祺 (作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汪曾祺写人写事的时候,气韵就上来了。旧学深厚的作家作品,我读的不多。不管是他,还是沈从文或闻一多,那种沉淀的淡定、从容,狡黠的生趣,是别处感受不到的。旧时的读书人,大多有癖。通音律,懂书画,诗词歌赋的底子,也有温柔敦厚的气质,越活越年轻。我来美国小镇一年了,却觉得现在的自己比一年前年轻了好多。主要是心态在变。刷朋友圈,发现同龄人老去的真快啊。很多人没有什么爱好,过着忙碌不知所措的生活,受制于各种莫须有的压力,惶惶终日。还心高气傲,沉迷于自尊骄傲的游戏。也许很多人就在不自知之间,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也挺好。我自己年纪愈大想法也愈发消极,觉得现代社会压制人性到了极致。忘记了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只懂得流水线熟练工是唯一身份。最后一句:生年不满百,能著几双屐。不要浪费生命。诸唯保重不宣。

我的学习笔记

风摆动树的枝条,树醒了,忙忙地把汁液送到全身。 P24

把立柱、横梁、小棍,槐木的、柳木的、杨木的、桦木的,按照树棵大小,分别堆放在旁边。 P25

人间草木 文学电子书 第1张池里放满了水。 P26

别的果树都是刨一个“树碗”,往里浇几担水就得了,没有像它这样的“漫灌”,整池子地喝。 P27

五月中下旬,果树开花了。 P28

七月,葡萄“膨大”了。 P29

这是果农的语言,他们就叫“着色”。 P30

我们还要给葡萄喷一次波尔多液。 P31

糟朽了的,只好烧火。 P32

这是个重活。 P33

我吃过河北的鸭梨、山东的莱阳梨、烟台的茄梨……宝珠梨的味道和这些梨都不相似。 P34

我曾和几个朋友骑马到金殿。 P35

桃昆明桃大别为离核和“面核”两种。 P36

……亦称‘榠樝’。 P37

浸泡木瓜的水即当是“木瓜汁”。 P38

昆明的胡萝卜也很好吃。 P39

王致和臭豆腐过去卖得很便宜,是北京最便宜的一种贫民食品,都是用筷子夹了卖,现在改用方瓶码装,卖得很贵,成了奢侈品。 P45

招待我们的诗人保罗·安格尔,以为我吃不来这种东西。 P46

山西、张家口一带把苹果叫果子。 P47

有人警告过我,在太原街上,千万不能说果子红不好。 P48

一般果树浇水,都是在树下挖一个“树碗”,浇一两担水就足矣,葡萄则是“漫灌”。 P49

梨之佳种为“二十世纪明月”,为“日面红”。 P50

到家门口,也就吃完了。 P52

我离乡五十多年,至今还记得豌豆粥的香味。 P53

烩豌豆是应时当令的新鲜菜。 P54

人间草木 文学电子书 第2张

没有听说过有人吃凉拌豆叶、炒豆叶、豆叶汤。 P55

皮亦微皱,不软不硬,有咬劲。 P56

南方的素菜馆、供素斋的寺庙,都用豆芽汤取鲜。 P57

粉丝好像是中国的特产。 P58

那么,吃长斋的人是不吃杂面的?凉粉皮原来都是绿豆的,现在纯绿豆的很少,多是杂豆的。 P59

这副对子写的是尚可温饱的寒士家的景况,有钱的阔人家是不会在庭院里种菜种扁豆的。 P60

我在泰山顶上一个招待所里吃过一盘炒棍儿扁豆,非常嫩。 P61

过去北海漪澜堂茶馆里有卖,现在不知还有没有。 P62

肥肉已经脱了油,吃起来不腻。 P63

曾见一豇豆红小石榴瓶,莹润可爱。 P64

鲁迅当然是知道全国大多数地方是叫蚕豆的,偏要这样写,想是因为这样写才有绍兴特点,才亲切。 P65

北京人爱吃扁豆、豇豆,而对蚕豆不赏识。 P66

冬天,生一个铜火盆,丢几个栗子在通红的炭火里,一会儿,砰的一声,蹦出一个裂了壳的熟栗子,抓起来,在手里来回倒,连连吹气使冷,剥壳入口,香甜无比,是雪天的乐事。 P70

他在天津曾开过一家炒栗子的店,回国后还卖炒栗子,而且把他在天津开的炒栗子店铺的招牌也带到日本去,一直在东京的炒栗子店里挂着。 P71

我倒是叫得惯了。 P75

远离了家人和故友,独自生活在荒凉的绝塞,可以谈谈心的人很少,不免有点寂寞。 P76

我告诉研究站的研究人员,他们都很惊奇:“是吗?——真的!我们搞了那么多年马铃薯,还没有发现。 P77

现在可以说遍及全国了。 P78

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谁?”“遥望是君家,松柏冢累累。 P79

后来我在济南的山东博物馆的庭院里看到一种戎葵,样子有点像秋葵,开着耀眼的朱红的大花,红得简直吓人一跳。 P80

吴其濬为什么那样激动呢?因为在他成书的时候,已经几乎没有人知道葵是什么了。 P81

不过近几年北京忽然卖起一种过去没见过的菜:木耳菜。 P82

用此来比喻人命的短促,非常贴切。 P83

古人说诗的作用: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还可以多识于草木虫鱼之名。 P84

招待我们的老堡垒户看了看,说:“这棵山丹丹有十三年了。 P86

唱歌的歌星就更不会知道了。 P87

“不少!”“不少!”他解嘲似的哈哈笑了几声。 P88

——听口音,老同志是西北人,那边肯定会有熟人。 P89

蜂箱都放好了,他的“家”也安顿了。 P90

他说比一般农民要好一些,但是也落不下多少:蜂具,路费;而且每年要赔几十斤白糖——蜜蜂冬天不采蜜,得喂它糖。 P91

他们结婚已经几年了。 P92

每当家像一个概念一样浮现于我的记忆之上,它的颜色是深沉的。 P95

于是我们,等斑鸠叫单声,在我们那个园里叫。 P96

我的鞋底是滑的,草磨得它发了光。 P97

捉天牛用手,不是如何困难的工作,即使它在树枝上转来转去,你等一个合适地点动手。 P98

但哑巴也有一种玩法。 P99

我每天醒在鸟声里。 P100

也不知从甚么人处得来的,欢喜得了不得,把父亲不用的细篾笼子挑出一个最好的来给它住,配一个最好的雀碗,在插架上放了一个荸荠,安了两根风藤跳棍,整整忙了一半天。 P101

对于这个孝心的报酬是有需掐花供奉时总让我去,父亲一醒来,一股香气透进帐子,知道桂花开了,他常是坐起来,抽支烟,看着花,很深远地想着甚么。 P102

只有时写字条时如此称呼,而且写到这两个字时心里颇有种近于滑稽的感觉。 P103

他们都说这是不好的,有甚么不好呢?荷花像是清明栽种。 P104

云从树叶间过去。 P105

)灯光照到花上、树上,令人极欢喜也十分忧郁。 P106

夜气大凉。 P107

尤其是“韭花帖”。 P108

今天,恐怕是不行的了。 P109

昆明韭菜花和曲靖韭菜花不同。 P110

我小时候常随祖母到观音庵去。 P112

无论贫富,都能吃到菌子。 P113

择出来也没有大片,只是螃蟹小腿肉粗细的丝丝。 P114

远远一看,蘑菇圈是固定的。 P115

玩的时候各执铜钱或象棋子为子儿,掷骰子,如果骰子是五点,自“起马”处数起,向前走五步,是兔子,则可向内圈寻找另一只兔子,以子儿押在上面。 P133

任伯年就画过不少幅。 P135

我驻足看了半天,已经走出门了,又回去看了一会儿。 P136

这也算代替水仙了吧。 P137

题了这样几行字:昆明人家常于门头挂仙人掌一片以辟邪,仙人掌悬空倒挂尚能存活开花。 P140

昆明的雨季,是浓绿的。 P141

乍一看那样子,真叫人怀疑:这种东西也能吃?!颜色深褐带绿,有点像一堆半干的牛粪或一个被踩破了的马蜂窝。 P142

她大概是怕房客们乱摘她的花,时常给各家送去一些。 P143

这不是夸张想象,是亲眼目睹。 P146

当时写了一首诗:柳眠花重雨丝丝, 劫后成都似旧时。 P147

眉山三苏祠即旧宅为祠。 P148

补得不好,手太长,比例不对。 P149

美国静物画里的花也是这样,乱哄哄的一瓶。 P256

美国草和中国草差不多。 P257

怀旧正因为美国历史短,美国人特别爱怀旧。 P258

这位小姐不是德国血统,祖上是英国人,一听她的姓就不禁叫人肃然起敬:莎士比亚。 P259

用企业养艺术,这政策不错!上午参观了一个现代化的大公司,看了数不清的现代派的艺术作品,下午参观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地方——“活历史农庄”。 P260

老妈妈、蜡烛师傅、赤着白脚的壮硕妇人,当然都是演员。 P261

他介绍一个学生到联大先修班去教书,叫学生拿了他的亲笔介绍信去找先修班主任李继侗先生。 P269

班上有个女同学,笔记记得最详细,一句话不落,雷先生有一次问她:“我上一课最后说的是什么?”这位女同学打开笔记来,看了看,说:“你上次最后说:‘现在已经有空袭警报,我们下课。 P270

有一个姓马的同学最善于跑警报。 P271

大西门外,越过联大新校门前的公路,有一条由南向北的用浑圆的石块铺成的宽可五六尺的小路。 P272

走出一截,离市较远了,就分散到古道两旁的山野,各自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待下来,心平气和地等着——等空袭警报。 P273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renjiancaom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