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人世间 梁晓声

下载方式

人世间 梁晓声
本书作者:梁晓声

本书读后感· · · · · ·

作者驾驭文字的能力还是很强的,只是可惜讲述的还是50年前的故事,关于那个年代的书和电影我们已经看的太多了,已经够详细了,已经不需要再一遍遍的描述了。其实中国更应该记录的是近二十年或者三十年的事情,关于这段时间成熟的文学太少了,没有能帮助我们读懂中国的文学,而二三十岁的人又没有这样驾驭文字的能力,等他们有能力驾驭文字的时候,可能也五六十岁了,可惜的是再过二三十年后我们才能看到写现在的成熟的文学

我的学习笔记

瓦西里:“我们将弟兄们组织起来了,成立了农会,还搞到了枪……”   列宁:“好啊,实在是太好了!”   瓦西里:“我们把地主和富农们的土地和财产给分了,还把他们抓了起来,起初想把他们全杀了,后来觉得那样太不人道,于是把他们都赶跑了……”   列宁:“这封信写得很有水平啊!立即回信告诉他们,就说我认为,他们做得很对……完全正确!”   如同在中国的情形一样,仍与农民们同村而居的地主,大抵皆是小地主罢了。 P14

人世间 梁晓声 小说电子书 第1张有数条土路从远方通过来,是农村的马车年复一年轧出来的。 P15

生活一旦重新安定了,他们是特别肯在环境上下功夫的。 P16

何况他们中许多人并不打算长期扎根,有朝一日还是想回原籍的。 P17

军队人数最多时有一个团,通常只不过驻扎着一个营左右。 P18

有那“老毛子”也想趁机发点浮财,中国人则集体地呵斥他们:“你们有什么资格?一边儿待着去!被光复了的是我们,又不是你们!等你们的苏联红军见着了你们,那才有你们的好果子吃呢!”   他们自知没什么资格,只有一边待着去了。 P19

这些年轻轻的女人,完全失去了她们日本男人保护的日本女人,在满城仇日怒火忽一下熊熊燃烧起来的这一个历史性的日子,她们到了晚上没有睡觉的地方怎么行呢?   当然不行!   那对她们也太不安全了啊!   道德问题一摆平,富有同情心的中国男人便将她们一个个领走了——他们是些娶不起老婆的光棍男人,不久前还是农民。 P20

否则,流浪于街头的她们,性命堪忧。 P21

在好梦里实现的只不过是愿望,没甚好情节可言。 P22

如果路上出现了摩托车、吉普车,证明军官也前往了。 P23

军纪就是军纪,在此点上他们都挺自律。 P24

人世间 梁晓声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他们皆无业青年,生存是头等大事。 P32

他们所持的盖有公章的介绍信上,写着他们要开的是一次职代会,会后将由A市某级革委会结账。 P33

那在当年的A市也算是轰动一时的大事件了。 P34

但这世上最对得起他的,其实还是父亲。 P35

他掏出了刀,我夺过了刀。 P36

当死刑犯们走出铁门,依次上卡车时,有一名公安干部拦住了涂志强,转身对同事说:“该讲的人道主义还得讲,找顶帽子给他戴上。 P37

“等我回来再发车!”——大小是个官的公安干部转身欲走。 P38

公安干部紧接着问:“说什么了?!”   小个子男人不动声色地回答:“只说了四个字——谢谢大哥。 P39

初来乍到之时都穷得叮当响,拖儿带女仅挑一副担子流落至此,哪敢妄想建一处有院子的家啊!并且,如前所述,那时都还心系着老家呀,没打算长住下去嘛。 P50

不好之处是,如果两户人家闹成了誓不两立、水火难容的恶劣关系,那么可就都别想有顺心的日子了!甭说那么一种关系的两户人家了,就是住在同一条街的任何两户人家,也不愿甚至不敢使彼此的关系糟糕到那么一种地步。 P51

若谁家的女人到别人家串门,见别人家的门框窗框接近完好,都会忍不住羡慕地说:“我家门窗要是也这样,我这辈子对家也就再没什么其他奢望了。 P52

灯泡总丢,证明那几条街上贪小便宜者大有人在。 P53

姐姐大他三岁,哥哥大他姐三岁。 P54

这位新中国第一代建筑工人自我安慰地对妻子和儿女们说:“看来政府办事还是公平的,你们不是都喜欢养些花花草草吗?没有那公厕,咱家哪来这院子?再者,离公厕近有近的好处,上厕所还方便呢!”   在探家的日子里,他在两间屋的后墙上各开出了一扇窗。 P55

“文革”一起来,他的大学梦成泡影了。 P56

遗憾的是,郝冬梅由于父亲的问题去不了兵团,只得去农场,好在她去的农场离周秉义分到的兵团不远。 P57

周母不止一次对女儿苦口婆心地说:“蓉啊,如果连小蔡这样的对象你都三心二意,那你究竟想找什么样的呢?他除了个子比你稍矮点儿,依妈的眼光看,别的方面全都配得上你。 P58

可全市又不是只有他一个未婚青年,不能说什么错失不错失良缘的。 P59

相反,他表现得特别有礼貌,有教养,文质彬彬。 P60

他是幸运的,也明白自己是幸运的,所以将那种幸运的时光当成幸福的时光来享受。 P61

通了一年信后,对方才在信中告诉她,自己曾是“右派”,但已摘帽了,还允许继续发表诗歌,所以她才能从报刊上发现他的一些化名诗。 P83

而她在写给他的一封信中发誓,自己一定要考到北京的大学去,从此与他相伴在一起。 P84

真相乃是——周蓉不但见着了那让她梦魂牵绕、心灵上已合二为一的人(起码她自己觉得合二为一了),还同时看到自己写给他的许多封信以及更多的明信片,按时间顺序贴在揭发批判他的大字报旁——大字报的题目是“看右派诗人是如何引诱工人阶级的女儿的”,而这意味着他又多了一桩罪行,同样是政治性质的罪行。 P85

此前二人虽未相见过,但彼此都有对方的小照。 P86

但是,自从她告诉了我她和那位诗人的关系,我就决定只做她忠实的朋友了。 P87

我只再问你一个问题——那个……那个写诗的男人,他多大岁数了?”   蔡晓光说:“比周蓉大是大些,但也并非大得多么离谱。 P88

通了一年信后,对方才在信中告诉她,自己曾是“右派”,但已摘帽了,还允许继续发表诗歌,所以她才能从报刊上发现他的一些化名诗。 P83

而她在写给他的一封信中发誓,自己一定要考到北京的大学去,从此与他相伴在一起。 P84

真相乃是——周蓉不但见着了那让她梦魂牵绕、心灵上已合二为一的人(起码她自己觉得合二为一了),还同时看到自己写给他的许多封信以及更多的明信片,按时间顺序贴在揭发批判他的大字报旁——大字报的题目是“看右派诗人是如何引诱工人阶级的女儿的”,而这意味着他又多了一桩罪行,同样是政治性质的罪行。 P85

此前二人虽未相见过,但彼此都有对方的小照。 P86

但是,自从她告诉了我她和那位诗人的关系,我就决定只做她忠实的朋友了。 P87

我只再问你一个问题——那个……那个写诗的男人,他多大岁数了?”   蔡晓光说:“比周蓉大是大些,但也并非大得多么离谱。 P88

渔民们建立家园,自然不会选择远离江边的高丘之处,所以A市的中心区也便形成于平地。 P181

当年规格一致的木条被树皮、树枝、铁丝之类杂七杂八的东西取代了,台阶也大抵破损塌陷,却仍能使人联想到它们当年的好看。 P182

若使每户人家都有门牌号,将是一件特麻烦的事。 P183

所留的走路的地方,越来越窄,有的地方窄到仅一米多宽。 P184

那天虽然挺冷,却是冬季里的一个晴日,太阳很亮。 P185

于是他说,自己并不认识郑娟,不过是受人之托,给郑娟送点儿东西。 P186

冰棍箱上用草绳一道道绑着火把似的插棍,其上插着十几支糖葫芦。 P187

那事已经过去,如同历史,如同从他心里滔滔流过的江河水,冲走了内心里的许多脏东西,包括堆积在内心边边角角的脏东西。 P203

但他不曾料到或者说他不明白的是——一进入郑家的门,一见到炕上的郑娟是那种样子时,他的同情心顿时被狂野的冲动一冲而光。 P204

一个不过是酱油厂的苦力工的青年,去给一个卑贱的女子送去为数不少的一笔钱,见她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类美女,于是难以克制地与之发生了性关系,即使迫不得已使用暴力征服了她,那也算不上是多么罪恶的事吧?须知她可是一个卑贱的女子,而自己是一个一向循规蹈矩的好青年啊!是不是也可以反过来看,那样的事果然发生了的话,也未尝不是她的幸运呢。 P205

那一天,这光字片的青年补上了一堂他对社会的认识课——民间的种种无奈无助,原来并不在被他和春燕们形容为“脏街组合部落”的光字片!   冬日里正午的太阳高悬于当空,胡同人家的屋顶(如果那也算是屋顶的话)反射着刺眼的银光。 P206

肖国庆瞪着孙赶超说:“我那么问确实是因为没太听明白,你那么说秉昆也确实是挤对他,不够意思!”   他拥抱住秉昆,如同秉昆刚才拥抱住他那样,轻拍着秉昆后背安慰道:“好秉昆,别难过,像咱们这些货,有时得认命,不认命是自寻烦恼,自寻烦恼多没意思!”   于是其他几个一个个拥抱秉昆,也都拍他后背或脸颊,鹦鹉学舌般地安慰。 P215

那时的肖国庆、孙赶超们的心里难以形容地暗自愉快着。 P216

寻常人生寻常过,   有限快乐胜黄金……   他记得姐姐在家中高声朗读时,哥哥、郝冬梅和蔡晓光都笑眯眯地看着她,仿佛那是一首她自己写的诗,而且写的正是她自己。 P217

如果这种前提是成立的,那么我认为马丁·路德·金……”   姐姐大声制止道:“打住!”她从兜里掏出几角钱,朝秉昆一递,板着脸命令:“买冰棍去。 P218

这使他的小愉快又多了几分。 P219

他不但可怜自己,还可怜那些专爱革别人的命、似乎认为人活着就是要革别人的命、分分钟都应该不忘革别人的命的“革命人”。 P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