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如果萨莉没离开 读客熊猫君出品。那个曾经陪我深夜痛哭的人,曾经拯救过我的整个世界。“全美伟大的新作家”考夫曼!

下载方式

如果萨莉没离开读客熊猫君出品。那个曾经陪我深夜痛哭的人,曾经拯救过我的整个世界。“全美伟大的新作家”考夫曼!)

本书作者:丽贝卡·考夫曼 (作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当年学生时代,她主动走到我的身边,跟我说话逗我开心,让我的沉闷的生活有了些彩色。后来各奔东西,各有各命,但那份纯真的友谊不会忘掉的。祝远方的人幸福!

点赞、分享、投币 – 素质三连哦

大学的时候有最好的朋友,一起嘻嘻哈哈,也会经常吵架,但我们总会用约饭的方式来解决,吃饭前先来一顿吐槽和自我批评,委屈了就哭,做错了就道歉和改正。说完就开始吃饭,然后就比之前更好了。后来我们去了不同的地方读研究生,生活节奏不一样,联系得少了,但是我们依旧是对方心中最难忘的人,哈哈,很怀念那段时光,很想念那时的我们,愿我们都越来越好(✪▽✪)

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真正的朋友不需要天天黏在一起,可是当你需要她们的时候,她们一定会出现。在心底把我的好朋友们默默的艾特了一遍,我不擅长表达自己,但是你们的好我都记在心里了

如果萨莉没离开多少玩伴,曾晨昏相处,度过小学,中学,大学。多少曾发誓一辈子做好朋友的玩伴,在人生的旅途中走失,再也没有了联系。希望远方的“好朋友”,你过得开心有一颗温和的心,有明媚的每一天

想起了朋友,在最困难的时期两个人依靠对方,给对方鼓励,帮助对方,但是现在关系渐渐疏远了,也许生活就是这样,很想说不忘初心这句话只是随口说说,生活早已挫败了我们!

一瞬间想起了很多很多人诶,没有误会,没有怀疑,没有争执,很多人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就想说一句谢谢吧。最近刚好在看老友记,想疯狂安利,但是又要解释很多,要告诉对方是九几年的美剧了,画质不是很清晰,要说美式幽默很多翻译过来也可能不太懂,就好像很担心别人看不进去,算了,最喜欢的还是自己品味吧,就像朋友一样。

想念一个人世两隔的同学,愿那里没有高压线。他家境贫寒,兄弟三人,初中便退学打工。在建筑工地的高层建筑上触电而亡。 犹记得好多小聪明是从他那里学来的。用没有油的笔芯吸钢笔水重复使用等。

有些友情会天长地久,但有的时候我们会变成只知道对方名字的最熟悉的陌生人,有时候我们都会像如果我们没有选择离开对方,现在的生活会是如何,我们只能不断的在回忆中舔舐伤口,或者永远都将这段记忆封存

艾丽斯看着林恩,问:“对了,你的手指是什么时分出的事?”

“我想想,”林恩说,“假如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九年或者十年前的事了。”

艾萨拍了拍胸前的口袋,说:“艾丽斯,我把林恩的手指放在了这里,走到哪里都带着,就跟兔子的脚相同。”

艾丽斯大叫起来:“你这是要吓死我吗?有什么好笑的?”然后又对林恩说,“然后呢?”

林恩看着我们,说:“我没有告知过你们吗?”

米基说:“我记得你说由于受伤辍学了。”

林恩点了允许,说:“没错,大二那年,教师开端操练我参与高档协奏曲竞赛。得奖的选手能取得一笔很高的奖金,还能去卡内基音乐厅里演奏。那时分我正在为竞赛操练,一天要练上九到十个小时,时常练到深夜,有时分还会练通宵。”

林恩喝了一口水,在吊灯的照射下,她的头发闪着红色、橙色、金色和黄色的光,和那张小小的苍白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眼睛里却没什么神。

“一天晚上在练琴室里,”林恩继续说,“我回去洗了个澡,然后又回到琴室里练琴。协奏曲第三部分的开头要用左手弹一个跨度很大的八度,”她用左手的小拇指和大拇指做了个演示,接着说,“在我把手放回琴键上的时分,就被一根两个琴键之间的针扎了。”

“琴键之间怎么会有针呢?”艾丽斯大叫起来,“天哪!”她夸张地哆嗦起来,舌头从嘴角伸了出来,“吓得我的阴道都缩短不见了。”

萨姆说:“我的也是!”

米基说:“是有人故意把针放在那里的吗?想要害你?”

艾萨说:“除非你在那里上过学,否则你无法幻想那里的孩子有多张狂。”

萨姆问:“你也在那里上过学?”

艾萨点了允许,说:“我学的是爵士乐,那时分我们俩还不认识。”

艾丽斯说:“查出来是谁做的好事了吗?我非得杀了他不可!肯定是个男孩,假如是女孩的话,只会传谣言,说你跟教师上了床,对吧?”

林恩说:“在这之后,校园就在每个教室里装上了摄像头。每个人都有嫌疑。那里的学生……还有那些竞赛……那不是个友好的当地。他们也没有查出到底是谁。”

“那你的手后来怎么样了?”

“一开端状况还没那么糟糕,”林恩说,“由于被针扎得很疼,我自己也给吓坏了。我跑回宿舍,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接下去的两天都没有再去练琴。我努力保持头脑清醒,打电话告知校园的保安和教师这件事。一开端,我的手指好像一天天好起来,但是几天后,状况就开端变得越来越糟糕。它开端变红,疼得厉害,渐渐又变成紫色,最终成了黑色的,指关节也开端麻痹起来。直到那时,我才去看了医师。”

艾丽斯说:“是感染了吗?”

米基说:“是针有问题吗?”

林恩点了允许,说:“那天晚上,我把宿舍的门锁了起来。当校园的保安抵达琴室的时分,针就不见了。”

“医师说了什么呢?”

林恩说:“他给我做了各种检测,企图找出感染的原因。能够肯定的是,那不是根一般的针……假如只是被扎了一下,过个一两天也就好了。针上有东西,我们知道有人在捣鬼,就是没能查出是谁、下了什么毒。”

“那时分你就把指头截掉了?”

林恩说:“医师建议马上做截指手术。他说假如不做手术,感染或许越来越严重,很快就会延伸开来。到那时,我的整个身体都会得败血病,而我会因而死去。”

“所以你就做手术了?”

“没有,”林恩摇了摇头,“我走出医院,回到了宿舍,决议先看看接下去会发生什么。”

艾丽斯瞪着她,说:“即使冒着会死的风险?”

林恩点了允许,说:“那时分我想,假如没了手指,就成不了钢琴家了,至少成不了专业的钢琴家。死在我看来……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离谱,不过我真的觉得没什么活头了。”

“啊,”艾丽斯吸了口气,说,“十个手指都完全,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对古典乐曲演奏家来说,是的,”林恩说,“有了十个手指,我才能够获许多奖,找到很棒的工作。”

艾丽斯说:“妈的,这听起来怎么充满了歧视?是时分去法院诉讼了!”

林恩笑了,说:“我的医师以为我疯了,跟我发了最终的通牒,说假如不做手术,就只有一半的机会能活过一个月。”

“那么……然后呢?”

“又过了几天,状况变得更糟糕了,延伸的速度也加快了,而且我还发烧了。”

“是医师让你改变了想法,压服你去做手术了?”

林恩说:“不是他。”

“那是什么呢?”

林恩说:“我想或许是我还不想死吧。”说完喝了口水。

艾丽斯问:“值吗?”

“什么值吗?”

“生命值得继续吗?生活值得你眷恋吗?”

林恩说:“有几年我还真不确认。”

艾丽斯说:“有时分我不确认的是,活着的优点真的比害处多吗?生活有时分就是个婊子。”

萨姆皱了皱眉毛,说:“艾丽斯,我不想听你这么说话。”

“哦,你不必忧虑,”艾丽斯挥着手说,“我不会自杀的,特别不会在萨莉之后,我可不想我的葬礼就这么匆匆完事。”她停顿了一瞬间,说,“托付,我是开玩笑的。”

萨姆说:“我历来都猜不透你什么时分是仔细的,真烦人。”然后又对林恩说,“这么说你做手术的那会儿才多大?二十、二十一?还是独自一个人?”

林恩点了允许,说:“手术之后他们给我开了一大堆氢可酮,没多久我就上瘾了,找遍了全城的医师,让他们给我开止疼药。”

“那时分你在上班吗?”

如果萨莉没离开 读客熊猫君出品。那个曾经陪我深夜痛哭的人,曾经拯救过我的整个世界。“全美伟大的新作家”考夫曼!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ruguosalimeilikai-dukexiongmaojunchupinnagecengjingpeiwoshenyetongkuderencengjingzhengjiuguo/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