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如果世界和爱情都还很年轻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 [英] 威廉·莎士比亚

朱生豪从24岁接触莎翁作品,往后的八年的时间,一直在为翻译莎翁作品不懈努力,这位年轻的翻译家在他人生最好的32岁病逝了,不免唏嘘不免想到爱情也是如此,总是这样无所事事,这样美好,这样错过,这样在最好的年纪die young英年早逝。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如果世界和爱情都还很年轻》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我们让整个白昼在憎恨中昏睡过去,而当我们清醒转来以后,再让我们的爱情因为看见已经铸成的错误而恸哭。 P16

爱情里面要是掺杂了和它本身无关的算计,那就不是真的爱情。 P17

当我每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的心就已经飞到你的身边,甘心为你执役,使我成为你的奴隶。 P18

让我们用神圣的一吻永固我们的盟誓。 P20

如果世界和爱情都还很年轻 文学电子书 第1张

就像一个有福的灵魂,在历经无数的磨折以后,永息在幸福的天国里一样。 P21

你要是知道一个人在恋爱中的内心的感觉,你就会明白用空言来压遏爱情的火焰,正像雪中取火一般无益。 P22

可是我的眼光的飞箭,倘然没有得到您的允许,是不敢大胆发射出去的呢。 P41

只要你爱我,就让他们瞧见我吧;与其因为得不到你的爱情而在这世上捱命,还不如在仇人的刀剑下丧生。 P43

—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30这种狂暴的快乐,将会产生狂暴的结局,正像火和火药的亲吻,就在最得意的一刹那烟消云散。 P46

—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31假如音乐是爱情的食粮,那么奏下去吧;尽量地奏下去,好让爱情因过饱噎塞而死。 P47

爱情的精灵呀!你是多么敏感而活泼;虽然你有海一样的容量,可是无论怎样高贵超越的事物,一进了你的范围,便会在倾刻间失去了它的价值。 P48

怀抱着你的心,我将那么郑重,像慈母防护着婴儿遭受病魔。 P69

你要透过画家的巧妙去发见那珍藏你的奕奕真容的地方;它长挂在我胸内的画室中间,你的眼睛却是画室的玻璃窗。 P71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26》49精疲力竭,我赶快到床上躺下,去歇息我那整天劳顿的四肢;但马上我的头脑又整装出发,以劳我的心,当我身已得休息。 P73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30》51你的胸怀有了那些心而越可亲(它们的消逝我只道已经死去);原来爱,和爱的一切可爱部分,和埋掉的友谊都在你怀里藏住。 P75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31》52让我承认我们俩一定要分离,尽管我们那分不开的爱是一体:这样,许多留在我身上的瑕疵,将不用你分担,由我独自承起。 P76

可别这样做;我既然这样爱你,你是我的,我的荣光也属于你。 P77

如果世界和爱情都还很年轻 文学电子书 第2张风流的妩媚,连你的恶也妩媚,尽管毒杀我,我们可别相仇视。 P79

失掉你,我所失是我情人所获,失掉她,我朋友却找着我所失; 你俩互相找着,而我失掉两个,两个都为我的原故把我磨折:但这就是快乐:你和我是一体;甜蜜的阿谀!她却只爱我自己。 P81

59哦,美看起来要更美得多少倍,若再有真加给它温馨的装潢!玫瑰花很美,但我们觉得它更美,因为它吐出一缕甜蜜的芳香。 P84

你的镜子所忠实反映的皱纹将令你记起那张开口的坟墓; 从日规上阴影的潜移你将认清时光走向永劫的悄悄的脚步。 P97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77》72无论我将活着为你写墓志铭,或你未亡而我已在地下腐朽,纵使我已被遗忘得一干二净,死神将不能把你的忆念夺走。 P98

这强劲的笔将使你活在生气 最蓬勃的地方,在人们的嘴里。 P99

你的两位诗人所模拟的赞美,远不如你一只慧眼所藏的光辉。 P100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88》75说你抛弃我是为了我的过失,我立刻会对这冒犯加以阐说:叫我做瘸子,我马上两脚都蹙,对你的理由绝不做任何反驳。 P102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98》1.土星在西欧星相学里是沉闷和忧郁的象征。 P105

但是为什么她不承认说假话?为什么我又不承认我已经衰老?爱的习惯是连信任也成欺诈,老年谈恋爱最怕把年龄提到。 P117

但我为什么责备你两番背盟,自己却背了二十次!最反复是我;我对你一切盟誓都只是滥用,因而对于你已经失尽了信约。 P120

可是我的爱为什么不说她老?我又为什么不肯说我不年轻?啊,爱情的主旨是彼此讨好,年老的情人不爱谈自己的年龄:既然爱情能掩盖我们的不幸,让爱情骗我吧,我也在欺骗爱情。 P126

誓言不过是一句话,一团空气;而你,普照大地的美丽的太阳, 已将那气体的誓言全部吸去:如果消失了,那只能怪你的阳光。 P127

谁知这究竟是恋爱,还是瞎胡闹?实在糟透了,怎么说也令人可恼。 P129

衰老,我厌恶你;青春,我爱慕你。 P133

马克思称他为“人类最伟大的天才之一”,他更被誉为“人类文学奥林匹斯山上的宙斯”。 P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