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莎拉的钥匙【连续156周盘踞《纽约时报》畅销榜,平均每年销量100万册,持续畅销11年!】

下载方式

莎拉的钥匙【连续156周盘踞《纽约时报》畅销榜,平均每年销量100万册,持续畅销11年!】

本书作者: [法]塔季雅娜·德·罗斯奈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过年的时候抽奖中的,直到今天才翻开书一口气看完了。过去与现在两条故事线交织的写法越来越常见了,或许不能与南京大屠杀相比,都是二战时期的无辜的人们。还是不太明白纳粹的种族灭绝计划,犹太人为什么特殊。对于研究的问题刨根问底好不好呢,残酷的真相和混沌的现实哪个才是人们真正需要的。

点赞、分享、投币 – 素质三连哦

六十年来,这个人的心底一直守着一桩秘密。

搭乘地铁到圣东日街又方便又快,只需要在公交车的终点站换乘一次。当列车转进布列塔尼街时,莎拉的心开始狂跳。她就要回家了。再过几分钟,她就会回到家了。也许在她离家的这段时间,父母早已想办法回到公寓里,也许他们正和迈克尔一起等待她回去呢。这么想是不是疯了?难不成她失去理智了?谁说不能抱着希望?她才十岁啊,就是想要满怀希望,不顾一切地想要相信,这比生命还重要。

莎拉的钥匙【连续156周盘踞《纽约时报》畅销榜,平均每年销量100万册,持续畅销11年!】她拉着朱尔斯的手冲到街上,心中的企盼越来越强烈,仿佛脱缰的烈马,完全无法控制。她的耳边有个安静低沉的声音说着,莎拉,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别去相信,先做好心理准备,想象没有人在家等待你的画面:爸妈不在,肮脏的公寓布满灰尘,而迈克尔……迈克尔……

二十六号就在眼前,这条街道完全没有改变,依旧狭窄安静,和莎拉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她不懂,她的生命历经了如此剧烈的转折波动,几乎被完全摧毁,街道和建筑怎么可能依然如昨。

朱尔斯推开沉重的大门。庭院里绿色植栽依旧,尘埃闷霉的气味也没变。一行人穿过庭院时,罗耶夫人推开门房小屋的门往外看。莎拉放开朱尔斯的手,直接冲上楼梯。快点,动作快点,她终于到家了,分秒必争。

罗耶夫人开口问:“你们找谁?”这时莎拉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二楼。

她一路往上跑,听到朱尔斯答话:“我们找史塔辛斯基一家人。”然后是罗耶夫人刺耳的笑声:“这位先生,那家人早就走了!消失了!我可以保证,他们绝对不在这里。”

莎拉在三楼的拐角处停了下来,探头看向庭院。罗耶夫人站在院子里,身上穿着脏兮兮的围裙,小苏珊娜就趴在她的肩头。走了……消失……门房太太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消失?什么时候消失?

不能再耽搁了,也没时间多想了,再爬上两段阶梯就会到家。门房尖锐的话声随着她上楼:“先生,警察把他们带走了,这一带所有的犹太人都被抓走了,全搭上一辆大巴士离开了。这里空房不少,先生,你们要租房子吗?史塔辛斯基原来住的公寓已经租出去了,假如你有兴趣,我可以帮忙,三楼还有几个不错的选择。我可以带你们去看看。”

莎拉气喘吁吁地来到四楼,她靠在墙边站稳脚步,小拳头压着疼痛的侧腰。

她着急地拍打父母公寓的大门,没有人来应门,于是她用拳头使劲捶。

门后传来脚步声。门打开了。

来开门的是个小男孩,有十二三岁。

“有什么事吗?”他问。

他是谁?为什么会在她的家里?

“我来找我弟弟。”莎拉的口气结结巴巴,“你是谁?迈克尔在哪里?”

“你的弟弟?”男孩有些迟疑,“这里没有什么迈克尔。”

她一把推开男孩,态度粗鲁,完全没注意到门廊的墙壁已经被重新粉刷,还摆放着她从没见过的书架,铺着红色地毯。男孩惊喊起来,但是莎拉非但没有停下脚步,还继续往前冲进熟悉的走廊,然后向左转进她的房间里。房里贴着新的壁纸,放着新床,另外还有一些不属于她的东西,但是莎拉全都视若无睹。

男孩大声叫着自己的父亲,隔壁房间随即传出慌乱的脚步声。

这时,莎拉掏出口袋里的钥匙,压下隐藏住开关的设计,那道锁立刻出现了。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然后是朱尔斯、珍妮薇和陌生男人紧张地低声交谈。

“快点,手脚麻利点儿,”她口中不停咕哝着,“迈克尔,迈克尔,是我,是西尔卡。”钥匙从她颤抖的指间滑落到地上。

男孩跟在她身后跑进房里,喘个不停。

“你在做什么?”男孩边喘边问,“你在我房里做什么?”

她没有理会男孩,捡起钥匙继续开锁。她既紧张又耐不住性子,花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打开锁,拉开壁橱的门。

一股腐烂的臭气扑鼻而来,女孩往后退开,她身边的男孩也紧张地向后退缩。忽然之间,莎拉跪倒在地。

一名头发灰黑的高大男人冲进房内,朱尔斯和珍妮薇紧跟在他后面。

莎拉全身打战,完全说不出话,小手遮住双眼,挡住气味。

朱尔斯靠过来把手放在莎拉肩膀上,探头看向壁橱。女孩只感觉到朱尔斯用双手环住她,带她离开。

朱尔斯在她的耳边低声说:“来,莎拉,跟我来。”

但莎拉又踢又咬,奋力反抗,转身朝着打开的壁橱门跑去。

壁橱深处有一团一动不动的小小身躯,蜷缩着,她看到了她那宝贝弟弟无法辨认的发黑脸孔。

她再次跪倒,痛彻心扉地尖叫,喊爸爸,喊妈妈,喊迈克尔。

爱德华·泰泽克双手紧握方向盘,我紧盯他泛白的指节,无法抽开视线。

“我仿佛还听得见她的尖叫,”他低声说,“永远也忘不掉。”

我十分震惊。莎拉·史塔辛斯基成功逃离博恩拉罗朗德,并且回到了圣东日街,发现了惨不忍睹的事实。

我说不出话,只能呆呆地望着我公公。他继续用低沉沙哑的音调叙述。

“我父亲去检查壁橱,那一刻太恐怖了。我也想看,但是他把我推开了。我完全无法了解当时的状况,那股味道……腐坏的恶臭。接着,我父亲慢慢拖出一具小男孩的尸体,那个孩子恐怕只有三四岁。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看见尸体,场景让人心碎。金发男孩身躯蜷曲,头埋在双手之间,已经变绿了,十分僵硬。”

他停顿了一下,努力试着说出心中的话。他看起来十分不舒服,于是我碰了碰他的手肘,表达我的同情和感受。一向高傲的公公现在成了难过落泪的老人,而我竟然试图安抚他,这简直难以相信。接着,他用颤抖的指尖拭去泪水,继续说话。

“我们全都呆站在原地,而女孩却昏了过去,倒在地上。我父亲将她抱起来,放到我的床上。她恢复意识后,一看到我父亲的脸,便尖叫着往后退。我听了父亲和老夫妇的交谈,才了解事情的始末。原来死去的男孩是她的弟弟,我们的新公寓是她原来的家。七月十六日冬季竞赛馆拘捕行动的那天,小男孩就躲在壁橱里。女孩以为她很快就可以回家把弟弟放出来,但却没想到她被关进了郊外的集中营里。”

爱德华沉默不语。对我而言,短短的一瞬间像是永恒。

“接下来呢?发生了什么事?”我费了好大工夫才说出话来。

“那对老夫妇来自奥尔良。女孩从附近的集中营逃脱,躲到他们的农场里。他们决定帮助她,带她回到巴黎老家。我父亲告诉他们,我们在七月底搬了进来,他完全不知道我房间里还有个壁橱。根本没有人知道。我之前的确闻到了异味,但父亲以为是排水系统的问题,还安排了水电工人下周来检查。”

“你父亲怎么处理……那个小男孩?”

“我不知道,只记得他表示愿意处理整件事。他也受到很大的惊吓,十分沮丧。应该是老夫妇带走了尸体吧,我不确定,忘了。”

“然后呢?”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讥讽地看着我。

“然后呢?然后呢!”他的笑声很是苦涩,“茱莉娅,你能不能设身处地,想想我们在女孩离开后的感受?那个女孩简直把我们当成了最卑劣的罪犯,因为我们搬进她家,还放任她的弟弟死去。她的眼神里充满恨意和绝望,一个十岁女孩,眼睛里怎么会出现那种成熟女人的眼神啊。”

我试着想象那个场景,不禁打了个寒战。

爱德华叹口气,伸手搓揉自己疲惫憔悴的脸。

“他们离开后,我父亲瘫坐许久。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他落泪,那也是最后一次。父亲是个坚强严厉的人,曾经告诫过我泰泽克家的男孩是不可以哭的,也不能流露感情。那时他说,他一辈子都会记得整件丑陋的事。接着,他告诉我一些他从来没说出口的话,我不小了,应该要知道。他说,在搬进新家之前,他曾经问过罗耶夫人前任户主的身份。他知道那是一户犹太家庭,在拘捕行动中被带走,但是他没放在心上。在那个悲哀的一九四二年,他和其他多数巴黎人一样,对于拘捕事件没有追究,也没有多管。他目睹那些人被巴士运走,下落不明,却无动于衷。他甚至没去追究当时公寓里为什么会空无一物,原来那户人家的东西怎么都没了。所有的巴黎人都只有一个念头:搬到大一点儿、好一点儿的公寓去住。于是,大家全都视而不见。结果现在发生这种事,女孩回到家,男孩死了。虽然在我们搬进去之前,孩子可能早就已经死了,但我父亲说,他绝对不会忘记这件事。茱莉娅,他说得没错,整个事件一直与我们同在。过去六十年来,同样紧抓着我没放。”

他停了一下,依然垂着头。我想设身处地去体会他长期守着秘密的感受。

“祖母呢?”我决心要爱德华道出整个故事。

他缓缓摇头。

“那天下午她不在家,我父亲也不想告诉她。他满心愧疚,觉得错在自己,当然了,这不能归咎于他。只是他不忍让她知道,何况,她可能会以此来评断他。父亲表示我的年纪已经大到足以保守秘密,绝对不能让她发现这件事。看到父亲绝望又悲伤的神情,我答应保守这个秘密。”

“祖母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低声问。

他再次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不确定,茱莉娅。她和大家一样,都知道巴黎的拘捕事件。那天晚上她回到家时,父亲和我都不太自在,她应该感觉到了状况不对。从那天开始,我接连好几个晚上都梦到那死去的男孩,直到二十岁左右,梦魇才停止。搬离公寓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解脱。我想,母亲应该知道,也许她明白父亲这一路来内心的煎熬;也有可能,父亲到最后还是承受不了压力,全盘说了出来。但母亲从未对我提起过。”

“那么伯特兰呢?你的两个女儿和科莱特呢?”

“他们一概不知。”

“为什么?”我问。

他伸手拉住我的手腕,一阵冰凉渗入我的皮肤。

“因为我在父亲临终之前答应过他,决不会将这件事告诉我的子女和妻子。他心怀歉疚地度过了后半辈子,无法与任何人分担这个感受,也不愿意提起。我尊重他的选择,你懂吗?”

我点头。

“当然。”

我停了一下,又开口问他。

“爱德华,后来怎么样了呢?”

“从一九四二年起,一直到父亲临终,他一直没有提起过莎拉。莎拉成了不能说的秘密,却纠缠着我的思绪。父亲不可能知道我从未忘记莎拉,他的沉默成了我的苦难。我想知道莎拉的下落。每次开口要问,他便阻止。我没办法接受他毫不在乎的态度,无法相信他竟然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丝毫不受影响。父亲似乎想埋藏这整件事。”

“你因此而恨他?”

他点头。

“是的,我憎恶他,我对他的那份敬仰被永远地玷污了。但是我没办法,也没有对他说出口。”

我们就这么静静坐了好一会儿,护士们可能已经开始猜测,泰泽克先生为什么会和儿媳妇在车里坐了这么久的时间。

“爱德华,你难道不想知道莎拉·史塔辛斯基的遭遇?”

他终于第一次露出了微笑。

“我不知道从何开始。”他说。

我也笑了。

“那是我的工作啊,我可以帮得上忙。”

他的脸上有了血色,双眼变得明亮,燃起了希望。

“茱莉娅,还有一件事。我父亲在三十年前去世时,他的律师曾经告诉过我,保险箱里保存了一些机密文件。”

“你看过这些文件吗?”我心跳加速。

他低下头。

“父亲死后,我只简单翻过而已。”

“然后呢?”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只有一些古董店的文件,有关家具、银器等的资料。”

“只有这些?”

我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失望,这让他觉得好笑。

“应该是。”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太了解。

“我一直没再仔细查看。我当初没看到与莎拉有关的资料,气愤之下只是草草翻阅,心里对父亲的厌恶又更深了些。”

我咬着嘴唇。

“这么说,你并不确定保险箱里是否有关于莎拉的资料。”

“没错,而且也没有再仔细检查。”

“为什么?”

他抿着嘴。

“因为我不想确认里头没有我要找的东西。”

“然后更憎恨你的父亲?”

“是的。”他承认。

“所以你也不确定保险箱里有些什么,三十年来一直如此。”

“我的确不知道。”他说。

我们的眼神交会了短短的几秒。

他发动汽车,朝他的银行疾驶而去。我从没见过爱德华把车开得这么快,惹来了周围的司机挥拳抗议,把行人吓得往路边闪躲。车一路疾行,我们没有交谈,但是沉默中却充满暖意和希望。我们分享这个感受,第一次有了交流,两个人不时地相视而笑。

莎拉的钥匙【连续156周盘踞《纽约时报》畅销榜,平均每年销量100万册,持续畅销11年!】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shaladeyaoshilianxu156zhoupanjuniuyueshibaochangxiaobangpingjunmeinianxiaoliang100wancechia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