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山本

copyright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山本(一部震撼人心的民间秘史;一部描绘秦岭的百科全书;茅奖作家贾平凹2018年全新长篇)
本书作者:贾平凹

本书读后感· · · · · ·

一部优点与缺点都非常明显的作品。先说两个优点:一个是在背景广度上超越了此前贾氏的很多作品,视野变得开阔,虽然“山本”的名字有些不伦不类,但对于秦岭地区的描绘显示出了作者更深层的空间视角;另一个优点就是在写作上超越了意识形态的限制,对于书中出现的各派各方没有站在固定的立场上进行评价写作,而是以冷静的叙事为主。缺点也有两个:一个是过于追求叙事的进度,造成了全书如同流水账一般,缺乏层次感;另一个缺点就是书中缺乏典型形象,对于主要角色的塑造都不是很成功,难以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这一点也许与贾氏过于追求整体和宏观叙事有关。这本书不会成为史诗,客观说,距离《白鹿原》也差距很多……

我的学习笔记

陆菊人去镇上看过社火,知道有个杨记寿材铺,门口老放着一口漆黑发亮的棺材,还作想,人死了就是没寿了,怎么还把棺叫寿材呢?也见过了杨家的儿子,只有七八岁呀,两筒子鼻涕,和一帮子伙伴在土堆上玩“占山头”。 P3

山本 小说电子书 第1张露水开始潮湿了她的裤腿,要站起来回去的时候,看见两个赶龙脉的人站在崖湾下,那里是她家的一块地,种着萝卜。 P4

就流着泪煮了一盆鸡蛋,剥一颗让陆菊人吃了,再剥一颗让陆菊人吃了,还要再剥。 P5

秦岭里的镇子很多,但最大的镇就是涡镇,三万多人居住,不算那些巷道,仅贯道的街横着一条,竖着三条,分布着菜市、柴草市、牲口市、粮食市,还有城隍庙和地藏菩萨庙。 P6

宽展师父是个尼姑,又是哑巴,总是微笑着,在手里揉搓一串野桃核,当杨钟和陆菊人在娘的牌位前上香祭酒,三跪六拜时,却从怀里捧出个竹管来吹奏,顷刻间像是风过密林,空灵恬静,一种恍若隔世的忧郁笼罩在心上,弥漫在屋院。 P9

杨钟说:你咋知道的?陆菊人就脸红,说:你看么,你对着看么。 P10

旁边的人赶忙来拉开,那人还在吼:妈的个×!有能耐你不要走么!自己倒先走了。 P11

这么再捱过了半年,秦岭里过冯玉祥的队伍,又过白朗的队伍,再就是还有了国民军的69旅。 P12

山本 小说电子书 第2张绑票井掌柜的竟然是井掌柜的儿子井宗丞,镇上的人先都不肯相信,接着就感叹:没世事了,这没世事了!卤肉店的姚掌柜曾经托媒要把自已的女儿提亲给井宗丞的,他一边给人称肉一边唉唉着,说:多好的小伙,才几年的时间咙就学坏了?!来买肉的杂货店的孙掌柜说:你要庆幸哩,若亲事早订了,你现在哭都没眼泪了!盐行的吴掌柜和茶行的岳掌柜在街上遇见了,原本是互不招嘴的,吴掌柜却说:吃了?岳掌柜说:啊吃了。 P25

人再问:人也有天毒?陈先生说:人不知道削减啊!而参加互济会的人家却慌了,给井掌柜吊唁过了,拿出收据向井宗秀的娘要集资。 P26

按涡镇的习俗,浮丘指那些亡人殁的日子不好,犯着煞星,不可及时入土安埋,短的十天半月,长的也可能一年两年,那就得选择一个临时处架上棺柩,苫上雨棚,用土坯简单地垒个围墙。 P27

他往大殿里望去,殿门开着,宽展师父就在地藏萧萨像前坐着,而同时还有一个跪着祈祷的女人背影。 P28

杨掌柜说:都是另一辈人了还顶嘴,这不成器的东西!柳嫂说:多少钱一斤?杨掌柜说:价比前几天又贵了,嘿,生意再不好还吃不上一颗猪头啦!?前巷子的四爷说要续族谱,问我孙子的名字,你说叫个啥好?柳嫂说:你这爷当得操心的!杨掌柜听到了响动,见陆菊人从厢房也出来了,把褥子往靠在院墙的梯子上晾,就说:孩子得有个响亮名的,我想了个杨继富,又觉得富字叫起来嘴皱着,叫着嘴能张开的好,叫杨有贵?陆菊人知道公公是说给她听的,脚却被地上的猫食盆绊了一下,食盆里还有一些吃剩的东西,顺口说:剩剩。 P39

所有的树都落了叶,树皮越发地黑,唯独那些柿树上还零星地挂着柿子显得格外红艳。 P40

自从圆过房后,她的个头又长了一截,胸大了,肩膀也厚实,尤其生了剩剩,腰粗一直没有细下去,就显得有些腰长腿短,因此多是穿过膝的长袄。 P41

杨钟在嘿嘿地笑着,低声说:咱进去也切一盘?陆菊人瞪了一眼,杨钟就高声说:不啦,不啦,我还有事的。 P42

陆菊人看着井宗秀手脚无措的样子,说:你在殿梁上干啥哩,掏鸟啦,菩萨庙的殿梁上你也敢上?!井宗秀便活泛了,忙解释庙里整修,他师傅来揽了活儿,他是在殿梁上彩绘的,说:刚才我不是笑你祷告,也不是笑杨钟病,你说杨钟把脸长到头上了,我倒是把头长到脸上了才笑的。 P44

陆菊人说:还能指望他成龙变凤啊?!井宗秀又一时没了话,猫逮不住柏籽,又在那里用爪子抓蝴蝶,还是抓不住,一抓抓了空。 P45

井宗秀还在想,爹的墓和古墓重合了是不是吉利?没想到古墓里埋的是武土,一具骷髅上有铠甲,联线已断,铜片散乱,两把铜剑,一件弩机,三个戈,四个矛。 P46

杨钟说:他爹死了,娘被亲威接走了,又没儿没女,他有啥担待?陆菊人说:你不懂!对杨掌柜说:爹,人在牢里时间长了会想不开,出事么,有人去探望了,静静他的心,或许容易静下来。 P55

其实,这期间,县城牢里所有的犯人都不准探视,所有的案子也都没有结办,因为旧县长调离去了省城,而秦岭西南双水县的麻县长调来履职。 P56

释放时,麻县长是站在窗前,窗前下有十几盆他栽种的花草,有地黄,有荜茇,有白前,白芷,泽兰,乌头,青葙子,苍术,还有一盆菜菔子。 P57

麻县长一时无语,坐到办公桌后的高背椅子上了,拿眼看墙上他手书的条幅:云开见山高,木落知风劲,亭子不逢人,夕阳淡秋影。 P58

宽展师父从大殿出来,看到三四个土匪对着花坛子尿,低了头匆匆就走,经过五雷住的屋前了,五雷就喊:尼姑尼姑你过来!宽展师父过来双手合十,五雷说:你吃不吃猪头?接着就哈哈大笑,说:噢,尼姑不吃腥的!岳掌柜受了羞辱,回来在碾好的米里尿了一泡尿,然后动身去的龙马关。 P99

到了第三日的半夜,账房背了两千大洋去了十八碌碡桥,没能见着岳掌柜,反挨了一顿打,骂道:两千大洋你赎的啥人,赎个指头?!过一会儿,真的拿来一根血淋淋的指头,让账房再去拿钱。 P100

拉出岳掌柜,当着账房的面,说:你家女人不肯出钱,怪不到我们!用石头把他砸死了。 P101

井宗秀经管着卖房卖店卖地,井宗秀把价抬得很高,吴掌柜说:井宗秀你行,他生前害过你,你倒还在帮他!井宗秀说:人都死了就不计较了,吴掌柜你是看不上他家屋院的,可那店面位置不错哩。 P102

井宗秀说:这话可不敢说!姨太太说:他是不是也瞅拾着我卖房卖店卖地啦?井宗秀说:这事还是抓紧着好。 P103

他有三个儿,却只健爱小儿子蚯蚓,觉得蚯蚓是他老来得子,又五岁上没了娘,就只想着怎样不让蚯蚓干活,又怎样能让蚯蚓吃好的穿好的。 P116

井宗秀说:啊人小性子还烈!郑老汉咕蚯蚓,喊不来,倒笑了,说:这碎/ 就像我小时候。 P117

哎呀,杨钟家的你这褂子也是才做的,合身得很么。 P118

杨掌柜说:我一辈子都不想他,可他有媳妇有孩儿呀!你给算算,他几时收心回来?陈先生说:你把他一双鞋在祖坟上烧去。 P122

他这话是真是假,没人知道,而奇怪的是身上的毛慢慢脱落,走路也和平常人一样,再不说扣了酒盅让人闭眼了他能飞空取物的话。 P123

井宗秀倒火了,说:我怎么和土匪是一家?五雷要强占我的房子,我能不让吗,我就和土匪是一家了?!王婆婆打自己嘴,说:都怪我不会说话!婶是穷人,也没给你拿啥,但婶当年是接生过你的,你生的时候是掉到尿桶里的,捞出来不会哭,是我提后腿在尾股上拍了三下,尿从嘴里流出来了才哭的。 P124

他赶紧扶他们起来,他们仍说了一大堆好话,但有一句他听在耳里:井掌柜是从来不说一句硬话的,可从来没做过一件软事啊!他心里挺受活,嘴上却说:哪里呀,啊里呀!满脸通红,脚步摇摇晃晃地往家走。 P125

走到中街,碰着了白起,白起一见她要躲避,躲避不及,扭头给正从巷子出来的老魏头说:魏伯,最近吃过肉没?老魏头说:牙咬过舌头。 P164

陆菊人再过来,老魏头问:你咋没叫陈来祥跟咱一块去?陆菊人说:他去不会说话反倒坏事的,我给了钥匙,让他去我家和杨钟喝酒去,最好把杨钟灌醉了,别发生事故。 P165

如果这三个棺不要了,你让我家把那三个兄弟埋了,也算尽一份心。 P166

吴掌柜气得骂:你是井家的儿子,还是井家的狗?蚓蚓说:我是他的护兵!吴掌柜说:你碎/ 还知道护兵,他是长官啦还是土匪呀有护兵?蚯蚓抱住吴掌柜的腿就是不让进,吴掌柜拿指头在他头上敲,都敲出粟子色了还不松手。 P184

但他们兴趣了他的二女儿到底好在哪里,五雷要她,王魁要她,保安队长也要她?于是就推测那女人脸蛋一般,身材一般,肯定是下边的东西好,像嘴一样能大能小会吸吮吧。 P211

土匪留下的粮食还不少,井宗秀又从家里拿来了几担稻子谷子麦子和黄豆,一时的吃住都没了问题。 P212

吃了预备团的饭,就是预备团的兵,蚯蚓一口一个井团长地叫。 P213

她真的高兴,井宗秀当上团长了,井宗秀怎么就当上了团长,或许这是那三分胭脂地起了作用吗?自己就暗暗有了些得意。 P214

你说以前你骑马,当团长倒不骑了,是你不配当团长呢还是你当不了团长?不要说以后送个信呀紧急事呀谁都骑的话,你的马,你井团长就威威风风骑着,你高高地骑在马上了,别人才高高地拿眼睛看你!在上房里睡着的杨掌柜听见院子里说话声,喊叫:宗秀,宗秀,你进来!井宗秀问陆菊人:杨伯好着吧?陆菊人说:他叫你哩,你让杨钟和你一块进去。 P246

杨掌柜没了言语,井宗秀就端了碗,说:杨叔,谁家都有难念的经,吃饭,这糊汤面做得蛮香的。 P247

杨掌柜从上房出来,说:他们要去安口?陆菊人说:要去安口。 P248

果然前边起了哭声,有一家门里穿孝衣的人出出进进,近看站着两个人在问答,问:几时出的事?答:今日太阳端的时候塌的。 P249

有了一次抢劫就有了二次抢劫,抢劫上了瘾,后来在一次发现抢米的行李中有着一杆枪,从此不再种地,明目张胆地干起杀人越货的勾当。 P261

井宗秀从来没有过这样信马由缰,一出北门口,太阳高照,马撂开了蹄子,路边草丛顿时蚂蚱乱溅,有只野兔在跑,而湿滩的芦苇里突然啪啪啪地响,一排大雁起飞了,接着又是一排大雁起飞。 P262

这黑风呼啸了两个时辰,涡镇上的城墙变黑,街巷变黑,在朦朦眬眬的黑里二十家的屋脊房檐毁坏,差不多的树顶折断,黑河白河的水也起了三尺浪,将阮家的船掀翻。 P263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shan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