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艺术与摄影电子书

少有人看见的美 熊逸

copyright

本书作者:熊逸

艺术、宗教、政治、哲学、伦理,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读起来很“顺”。很喜欢书中关于理想城市和美人之死的论述。理想城市就像是理想国和乌托邦,虽是泡沫却令人向往,用上帝的语言——数字与几何,来构造自己的城市,妙不可言。而美的破灭,是那么淋漓,仿佛金阁寺的那场大火,就仿佛池中的那朵水仙。破灭才是永恒。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少有人看见的美》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少有人看见的美(熊逸首部艺术作品,运用哲学、社会学等角度为写作角度,复合型展示了艺术作品背后所隐秘包含的深刻文化意义)

少有人看见的美 熊逸 艺术与摄影电子书 第1张

星相家从来没有解释过双胞胎的行为,确定地说明他们所遇到的事件的原因,他们的职业、技艺、荣誉,以及其他与人生相关的事情,还有他们的死亡,经常有巨大的差别。 P10

具体说来,灵魂从低级到高级分为三种:生长性的或植物性的(vegetative)灵魂为一切生物所共有,感性的(sensitive)灵魂为动物和人类所共有,理性的(rational)灵魂为人类所独有。 P11

[奥地利]迈茨科《阿喀琉斯载着赫克托耳的尸体在特洛伊城门前炫耀胜利》(局部)Franzvon Matsch,Triumphant Achilles Dragging Hector’s Lifeless Body in front of the Gates of Troy,detail,1892在史诗《伊利亚特》的记载里,阿喀琉斯与赫克托耳的胜负与生死,与其说是由两人的本领决定的,不如说是由宙斯天平上两个死亡精灵的不同重量决定的。 P24

古希腊人也用火来比喻灵魂,甚至说灵魂就是像火一样的东西。 P26

这个故事里隐藏着古希腊人的另一种灵魂观:灵魂正如影子,或者就藏在一个人自己的影子里,那喀索斯之死其实正是字面意义上的“失了魂”。 P27

[意]安吉利科《圣母的葬仪及灵魂升天》Fra Angelico,The Burial of the Virgin and the Reception of Her Soul in Heaven,1434—1435画面同时表现圣母的死亡与灵魂升天,画面顶部升上天堂的圣母灵魂的穿着打扮完全与画面下方圣母的肉身相同。 P36

对于画家而言,无论有怎样深厚的神学素养,无论怎样笃信着灵魂的轻盈、纯洁、不着一缕的姿态,都必须以得体的衣着表达自己对圣母的恭敬,表达对世俗道德标准的高度认同。 P37

无论灵魂究竟有多重,究竟有没有重量,甚或究竟有没有灵魂,对这些问题的无数种大胆的想象与精微的推理一起塑造着人类文明的基因,而就我们每个人来说,我们的价值观在相当程度上都与我们对灵魂问题所持的态度或信念有关。 P44

在长期被艺术史忽略的“理想城市”这个题材里,我们看到画家们竟然僭用了神的语言,以数学的理性而非谦卑的虔敬构建出自己的乌托邦来。 P45

无论你认为这是可悲抑或必然,抑或两者兼而有之,你都必须承认,一个不懂得妥协的人终归无法生存下去。 P46

对于那些更有艺术气质,却不得不以艺术为生的人来说,妥协的悲哀从来都比常人更多,也更难忍受。 P47

那时候我真想找到那位设计师,当面告诉他,认认真真地告诉他,我是多么欣赏他的设计,又是多么同情他的遭遇。 P48

我想的是,人类之所以能够成为万物之灵,是因为人类拥有远远超越其他物种的语言能力。 P70

狮群、狼群都只能保持在一个相当有限的群体规模里,但人群不同,而群体协作所能达成的创造力是任何天才个体的努力都无法望其项背的。 P71

这座半途而废的通天塔从此得名为巴别塔,“巴别”是“变乱”的意思。 P72

当然,最值得我们好奇的问题应该是这样的:既然画笔可以抛弃现实、随心所欲,那么洛伦采蒂在勾勒自己心中的理想城市的时候就没想过把它画得规整一些吗?其实,规整的、几何式的理想城市与不规整的、近乎写实的理想城市分别标志着西方哲学里两大对立的思想传统,前者属于柏拉图的《理想国》,后者属于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哪种思潮在社会里占据了主流地位,画家们的笔墨就会自然而然地受到这种思潮的影响。 P99

所有的美德都是围绕着这两个基本要素的,这是马提尼与洛伦采蒂的共识,也是锡耶纳“九人会”的共识,更是“九人会”希望借助于这些政治宣传画来使所有的锡耶纳公民能够迅速达成的共识。 P100

在我们未谙世事的年纪或理性失守的时刻,这样的见解总会轻易地击中我们的心,然后使我们不无悲哀地发现:当饱经时间考验的真理与爱情终于呈现在我们眼前之时,我们很可能已经既无力悔改谬误,亦无力继续去爱了。 P168

画面右下角的小天使凝视着一只沙漏,那是时间老人的标记之一;处于左下角对称位置的那个小天使顽地吹着气泡,向观者提示着一句古老的拉丁谚语:“泡沫般的人生。 P169

时间的步伐没有丝毫改变,但美少年的青春与容颜,就这样在时间中凝固。 P171

从美学角度而言,这样做当然无可厚非,但是像科尔这样的并非仅仅为审美而创作的画家,几乎是以不厌其烦的态度在当时的各大媒体上畅谈自己的灵感来源与创作意图,力图使任何一名无知妇孺都能够毫无障碍地对自己的作品做出“正确的”理解。 P199

历史,虽然典籍浩繁,其实内容只有一页,此情此景就是最佳的写照:在这里,骄奢的暴君曾经网罗一切财富、一切耳目声色的欢娱……)[美]弗莱德里克·戴尔曼《历史》Frederick Dielman,History,1896这是一幅马赛克拼贴画,以象征手法表示对历史的一种经典理解。 P200

他们不遗余力地宣传浮华与奢侈的危害,呼唤古老的勤勉、克己、虔敬的美德,但是在不知不觉间,预定论的宗教立场竟然不知所踪了,而那个一千多年前的、早已被人忘尽的裴拉鸠斯异端的观念,春风潜入夜一般地在世道人心中迅速滋长起来。 P219

其实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所发现的阿卡迪亚在古希腊是一个贫瘠之地,当地男人大多参加雇佣军,靠打仗谋生。 P220

少有人看见的美 熊逸 艺术与摄影电子书 第2张对这一难题的探究催生出各类烦琐复杂的神学理论,然而从筚路蓝缕中迅速发展起来的美国绝非一个有多少文化底蕴的地方,那朴实粗犷的宗教土壤不会给任何复杂精微的神学体系提供生长发育的养料。 P221

画家大卫作为知名的雅各宾派人,早已从国王的宠儿变为新政府的显要,在路易十六的死刑判决书上就有大卫的亲笔签名,正是这件事导致了保皇派的妻子毅然与他离婚。 P249

科尔黛见到马拉的时候,马拉一如往常那样泡在浴缸里办公,他高兴地承诺科尔黛说名单上的这些坏蛋在下个星期之内都会死在断头台上,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刺杀突如其来:科尔黛拔出了藏在衣服里的匕首,一击便刺中马拉的要害,这是1793年7月13日。 P252

这就是说,仁爱是人类维系群体组织的最重要的生存原则,而舜的所作所为恰恰体现了仁爱精神,即使他们给社会造成了一些困扰,但仍然是应该受到鼓励的。 P271

只不过在细微的差别上,道家认为天下事不如自己重要,儒家认为天下事不如血缘天伦重要;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怎么可能去爱别人,一个不关心家人的人怎么可能心怀天下?甚至就连法家在这个问题上也有相似的看法。 P272

或多或少是大卫的力量使博阿尔内子爵的妻子约瑟芬成为寡妇,这倒没给她带来太多的悲痛,反而使她有机会找到了一位无论在任何方面都比前夫理想得多的男人:拿破仑·波拿巴。 P302

《拿破仑加冕》让他想起《网球场誓言》,《1804年12月5日在颁发鹰旗后军队向皇帝宣誓效忠》(以下简称《颁发鹰旗》)则让他想起《贺拉斯兄弟之誓》和《处决亲子的布鲁图斯》。 P303

当然,拿破仑并不是当真坚持写实,比如他就要求大卫在画面上删掉他的皇后约瑟芬,一来是因为他已经准备同她离婚;二来是因为在古罗马的精神里,展现男人气概的场合中不该有女人的位置。 P304

[法]雅克·路易·大卫《拿破仑加冕》Jacques Louis David,The Coronation of Napoleon,1807[法]雅克·路易·大卫《1804年12月5日在颁发鹰旗后军队向皇帝宣誓效忠》Jacques Louis David,The Army takes an Oath to the Emperor after the Distribution of Eagles,5 December 1804,1810值得注意的是,拿破仑以及身边那些军官与侍卫伸直单臂,似是在回应军队的誓言。 P305

而在那些较为严肃的画家那里,譬如菲利斯·托雷利(Felice Torelli,1667—1748)、弗朗西斯科·丰泰巴索(Francesco Fontebasso,1707—1769)、G.B.提埃坡罗(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1696—1770),所有人在意的都是一个戏剧张力强、人物丰富的盛大场面,使伊芙琴尼亚的人生悲喜成为一个故事——仅仅成为一个故事——供人们娱乐消遣。 P325

无论从绘画史的脉络上还是从大卫个人的艺术历程上来看,这都是表现手法的革命,然而归根结底这不是技术问题,也不是什么玄虚莫测的境界问题。 P326

在1843年出版的《恐惧与战栗》里,存在主义哲学家克尔恺郭尔借伊芙琴尼亚的故事阐述世俗伦理,将那位忍痛牺牲爱女的阿伽门农称为“悲剧英雄”,推尊为世俗伦理的最高形式。 P327

少有人看见的美 熊逸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shaoyourenkanjiandemei-xiong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