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生命伴侣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朱文颖

朱文颖的文字看起来柔和精致,很有江南的声色风情,但是有一种危险的气息。循着这样的气息,我们看见江面上升起的明月,听见爱情的声音,同时也看见梦魇和伤口。提醒南方故事背后,柔美不止于柔美,也有惨烈的真相,关于人也关于情感。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生命伴侣》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生命伴侣(著名小说家朱文颖短篇小说精选集。对当代女性情感幽深之处的精准表达与代言。)

因为真实,你就会感到似曾相识;又因为加入了她特有的发见,出现这样那样的变化,所以似曾相识的东西往往又如同初闻乍见。 P5

生命伴侣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姚一峰将要为此承担怎样的后果?丁铁、曼玲的成功人士的幻象破灭之后,姚一峰王霞将如何继续彼此面对?他们还会寻找新的偶像与奋斗目标吗?他们的情感关系得以维系的力量应该来自不停地寻找外在榜样,还是应该在平庸的自我内部挖掘相爱的泉源?这就可见朱文颖探索“人与人之间微妙复杂的情感关系”之一斑。 P6

陆小丹本欲兴师问罪,结果却不动声色心平气和地告别了蒋家。 P7

这些精魂既可以徜徉困顿于烟雨江南,也可以像《凝视玛丽娜》中的李天雨、戴灵灵,《哑》中蔡小蛾和自闭症儿童的母亲,《金丝雀》中神经质的女人,《生命伴侣》中的“我”,行走(神游)于香港、纽约、柏林、大英博物馆、沙漠、敦煌或任何一个城市与乡村。 P8

很显然,王霞羡慕他们的生活方式,丁铁有一辆相当不错的越野车,逢到周末礼拜,丁铁开车,载着曼玲去附近的什么地方走走……要找到那样的地方,其实一点都不困难,除了人,树,很蓝的天,通常还能看到各种各样有意思的东西。 P30

有些个晚上,王霞坐在姚一峰乱糟糟的床上,把刚剪下来的手指甲一根根排在床头柜上。 P31

喜帖四周镶着花边,左上角是一个胖乎乎的天使,光屁股,圆滚滚的胳膊后面长出了两只白色翅膀——右下角则是烫金的五个大字:“我们结婚了!”字体是俏皮的舒体,每个字都像酒后的醉汉,摊手摊脚地躺在那里,一脸的烂漫与迷离。 P42

生命伴侣 小说电子书 第2张在她和舒先生确定以后,有一天,她告诉同月同日生日的同学李天雨——一位外貌清秀性情孤僻、却又与她比较亲密的南方姑娘——她说,她将介绍一位新男友给李天雨,此人四十来岁,长相周正,斯文有礼。 P83

而只要说出来了,事情就可以像流水一样顺势而下,也可以如野火一般熊熊燃烧——但是——所有的一切,和她,戴灵灵,则是毫无干系了。 P84

好几次她都大吃一惊,一个西装革履、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三杯两盏下肚,突然就像换了一个人——领带歪了,或者干脆拽下来,那用力的程度,仿佛下意识里想把自己勒死;眼眶有点泛红,眼珠子鼓出来……她发现商先生竟然还会说粗话,在他和她渐渐熟起来以后——他先是抓住她的手,说些温情脉脉的话。 P93

如果是泛红,应该是陆冬冬在谴责自己不该有的疏忽;但要是发白的话,那么,刚才对于黑皮箱的联想可能就是成立的。 P141

明明知道不应该,明明知道是不好的,是违背道德的,但还是没法控制。 P142

令人吃惊的是,陆冬冬竟然也面如纸色,神情恍惚,好像昨天晚上彻夜未眠、又是担惊受怕又是竖起耳朵的人是她一样。 P145

两个女人面对面坐下,彼此深深地看了一眼,几乎同时张开了嘴巴——“你先说……”陆冬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还搓了搓手。 P146

撒马尔罕商人奔波行走于丝绸之路,他们高鼻、深目、多须的形象,留在敦煌洞窟的壁画上。 P160

历史学家们从七封商务信件中看到了中世纪丝路的繁盛,当时的物价,中原的战乱……虽然于米薇,这封信的遗落其实并不意外,因为它同三年来的每一封信一样,有去无回。 P161

况且她还穿了件白色的裙子,站在血淋淋的尸体旁边(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裙子),接着,她转过头,寻找旁边男人的眼睛,他正看着别的什么地方,没有找到,就又把眼光收回来,停留在少年的海魂衫上。 P187

她望望窗外,那个男人正在外面,一个小个子、鼻尖有些发红的警官指手画脚地和他说着话。 P188

女人仍然穿着那件深色衣服,在黑夜里显得有种异常的神秘的意味(几个夜归的青年骑车经过她面前时,吹了几声响亮的口哨)。 P207

就在女人“嗒嗒嗒”的脚步声与警察几乎是无法察觉的猫一样的脚步声中间,夹杂着时断时续的恋人们的絮语。 P208

车子绕过无梁殿时,坐在驾驶员旁边的惠芳扭头对吕明说:“那个女人,牵了条狗的,看到了吗?那天我们第一次看房子的时候,她也在。 P229

而如果要让一个年轻女人对另一个年轻女人感兴趣,肯定存在一些普遍适用的理由。 P230

有时候,吕明倒是也会把手放上去,放在那些现在灰黑、原先则可能是淡青色、灰青色的砖石上面。 P236

当然,夏天时芸娘是不用桃花瓣熏茶的,待得荷花初开时分,说也奇怪,那荷花晚上含苞,拂晓一露便乍然盛开,而芸娘总是用小纱囊裹上些茶叶,把它放置在花心。 P291

刚才确实是听到人声的,好像也确实正是芸娘的声音,那声音因着雨势风声,显得有些飘摇与单薄,但声音里确实还是滑过了这样两个字:狐狸。 P297

这样想着,三白觉得那种清明的心境一下子没有了,并且还感受出略微的烦恼。 P298

刚一挨上,两只黄头扑腾着翅膀就冲上来了,隔着一层笼棚,两鸟相争,各不相让,啄头的啄头,咬脚的咬脚,不一会儿,地上便密层层落下羽毛来。 P299

至于三白的私心里,则还希望着,那地方在夏天的时候能够闻到些茉莉花香,时浓时淡,忽远忽近的——当然,不管这种种的愿望都是些什么,三白对于自己今天要做的事情还是清楚的,三白具有着明确的方向与目标,所以说,这时候的三白是不会害怕什么出太阳落雨的传说的。 P307

桥下一只乌篷船正泊在桥洞那里,船娘昂了头,招呼三白买她手里的莲藕。 P308

三白停了下来,想了想,又看看天,三白确信自己的方向是对的,但是越往前走,三白就越是觉得自己实实在在是走错了,并且,他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感到自己仿佛正在离仓米巷越来越远,今天他是再也走不到仓米巷了。 P309

三白在门缝里张望了一下,里面是个小院,几棵槐树,一张石桌,房子是白墙黛瓦,虽然年月久了,发灰的发灰,泛黄的泛黄,但看起来倒也还整洁。 P310

三白知道,苏州就是给他这样的人住的,所有的人只要到了苏州,都会演变成为一个三白,所以说,刚才三白在小寺里面感到的压抑,就不仅仅因为他找不到阿明,更是因为,三白忽然觉得,那小寺是不像苏州的,这“不像苏州”就如同一种异物,微微地触动了三白,冥想中三白觉得那小寺是会消失的,就如同一切突如其来、妄想打破既定规则的东西终将灭亡一样。 P319

三白想了想,就举例子,三白说:“你拌卤腐要用麻油白糖和着,萝卜切得像头发丝一样细,还要放上葱末,而在苏州的外面,萝卜就是萝卜,卤腐就是卤腐。 P320

然而,这求签得来的话在三白家里又引起了争论,签条上究竟是说如果三白娶了芸娘就会“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还是告诫大家需要“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所以三白就不能娶芸娘呢?仍然没有答案。 P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