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历史电子书

生死秦始皇 辛德勇著作

copyright

本书作者:辛德勇

1,毕竟功底深厚,所以论述很多问题时,都有八面玲珑、触类旁通之感,新颖而合理的见解不少,但也有若干脑洞大开之处。2,总体感觉本书还是干货偏少注水太多,原来的长篇论文还可以称得上旁征博引,如今只能称之为枝蔓啰嗦了,怨念吐槽的文风尤其无聊且矫情,估计也和本书定位为通俗读物有关?3,惪勇近年来此类书太多,当年写出《秦汉政区》《建元改元》的辛神估计一去不复返了(身心状态不佳可能是主要原因)。4,本书居然是中华版辛德勇著作系列01?原以为就是再版中华曾经出过的一系列精品,如今才发现居然是全面汇编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生死秦始皇 辛德勇著作》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主要著作有《隋唐两京丛考》《古代交通与地理文献研究》《历史的空间与空间的历史》《秦汉政区与边界地理研究》《旧史舆地文录》《旧史舆地文编》和《读书与藏书之间》(共二集)《困学书城》《纵心所欲》《石室賸言》《祭獭食蹠》《中国印刷史研究》《那些书和那些人》《书外话》《史记新本校勘》,以及《建元与改元》《制造汉武帝》《海昏侯刘贺》《海昏侯新论》《发现燕然山铭》《学人书影初集》等。 P4

生死秦始皇 辛德勇著作 历史电子书 第1张

需要注意的是,东汉和帝时经过蔡伦对造纸技术的重大改良,纸张开始逐渐取代竹木简牍,成为写录书籍的载体。 P48

需要说明的是,关于古人自定书名之事的缘起,余嘉锡先生在《古书通例》一书中也做过说明。 P49

两相参照可知,后者是以人名书,而所谓“太史公书”,意思也就是“太史公写的书”。 P50

因此,“赵正书”这个名称,也绝不会出自作者自题,应如战国以来递相承袭的情况,只是读其书者随意标记的一个名称。 P52

其实不仅社会公众为其新奇异常惊诧得“舌挢然而不下”,专家学者更从史料学角度对这些内容投以庄重的目光。 P53

王国维先生在比勘核实之后所得出的结论是什么呢?要想很好地回答这一问题,就应该切实把握当时的具体语境,要把前面谈到的他在《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一文中所说的话同“古史新证”课堂上的讲法结合起来思考,才能做出比较允当的说明:一是“证明古书之某部分全为实录”,而就其强调指出这一方法时实际针对的关于殷商历史的记载来说,便是“《世本》、《史记》之为实录,且得于今日证之”;二是对那些较殷商更早的上古早期传说时代来说,“即百家不雅驯之言亦不无表示一面之事实”。 P109

这些学者,或更多地偏倚新出土的秦简,或愈加侧重重新解读《隋书·经籍志》提供的线索,尽管他们都做出了积极的努力,但在我看来,所做论述,并不比余嘉锡先生旧日的考释更为深入,也更为切合实际,所以,在此一概置而不论。 P152

至于桓谭《新论》所说的“丛残小语”也好,《汉书·艺文志》“小说家”序文所讲的“街谈巷语,道听涂说者之所造”者也好,一是其篇章长短的基本形态,一是其主要的出处来源,或不具备突出的独特性,或不具有关键的决定性,恐怕都不如“寓言”这一特征更加重要。 P164

言者随意“说事儿”,不拘真假,是那么个理儿就行;听者只在意你讲的事儿是否能生动形象地体现出想说明的理儿,或者说顺着你说的事儿是不是能顺出你想说的理儿,根本不在意这事儿的虚实真假。 P165

现在我们明白了“小说家”是以“说事儿”为基本特征的,因而也就很容易理解这些书都应该是拿伊尹、鬻子、黄帝、封禅方和周代史事说事儿的(其他如臣饶《心术》、臣安成《未央术》的情况,应与《封禅方说》类似)。 P166

秦始皇“坑”掉这四百六十余人之后,剩下的那一大群至少在表面上还效忠于大秦、谀颂这个统一大帝国的儒生以至“文学博士”,包括新科博士叔孙通和他的弟子在内,直到秦廷倾覆之际,依然是饭照吃,觉照睡,当然更重要的是,依照他们的职业本分,书也要照样读,学也要照样讲。 P183

一味侈谈“唐、虞、三代之德”的孟子既然处处碰壁,生于其后的荀子,不管是个人想在社会上有所施展,还是想要施行儒家的根本社会理想,都需要相对于孟子的主张做出更能适合社会实际的调整,此即《荀子》开篇处“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一语隐而未发的本义所在(参据清陈澧《东塾读书记》卷一二《诸子》),而在这当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不效法唐、虞这些上古时代的“先王”而“法后王”,所以他才把“略法先王而不知其统”列为子思、孟轲一派儒者的首要罪过(《荀子·非十二子》)。 P195

昔清人汪中论荀子在儒学传承中的地位,谓“荀子之学,出于孔氏,而尤有功于诸经经典”,若《毛诗》,若《鲁诗》,若《韩诗》,若《左氏春秋》,若《谷梁春秋》,若《礼》,其经历嬴秦仍得以传承,荀子的门徒都在其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清汪中《述学·补遗》之《荀卿子通论》),盖在当时儒者之间“荀卿最为老师”(《史记·孟子荀卿列传》)。 P210

所谓夏朝的开国君主大禹,已然如此,夏禹之前的五帝,就更难说了:这几位“大咖”当时是不是自称或被小民称之为“帝”,今天实在已经无从稽考,不过我们看殷商两周时期活在世上的任何一位君主并没有“帝”这个称号,就有充足的理由,对所谓“五帝”时期“帝号”的存在,理直气壮地表示怀疑。 P223

所谓夏朝的开国君主大禹,已然如此,夏禹之前的五帝,就更难说了:这几位“大咖”当时是不是自称或被小民称之为“帝”,今天实在已经无从稽考,不过我们看殷商两周时期活在世上的任何一位君主并没有“帝”这个称号,就有充足的理由,对所谓“五帝”时期“帝号”的存在,理直气壮地表示怀疑。 P223

说立春为“四时之始”,这四时是指天文学意义上的春夏秋冬“四季”,它与日用历法上四季是有明显差别的,即春季开始于立春,而后者开始于正月初一,也就是所谓“元旦”。 P286

“腊”的日期的不固定性,在汉末王莽纂位之初“改汉正朔伏腊日”事上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P287

生死秦始皇 辛德勇著作 历史电子书 第2张然而,尽管如此,《史记·天官书》中“发阳气,故曰初岁”的记载,还是表明了“腊明日”这个“新年”实质上仍然更有天文特性。 P288

以这“三正”代表的三种岁首,亦即“建寅”、“建丑”和“建子”,若以所谓“夏历”的月序、也就是和现行农历相同的月序来表述的话,是分别处在正月、十二月、十一月。 P289

赵国这个长安君,对于清代初年以后的很多人来说,其实比成蟜要有名得多,虽然说他最早是见于《战国策》的记载,但康熙年间以后通行的发蒙读物《古文观止》选录了相关的那一部分内容,这就是著名的“触詟说赵太后”那个段子(《古文观止》卷四)。 P301

又孙德谦撰《古书读法略例》,其中所列“统下文而义自明例”(见该书卷二),《史记·秦始皇本纪》对成蟜亡故引发之事的叙述,同这些事例也多有相通之处,感兴趣的朋友不妨找来比照。 P309

转了这么一大圈,现在回到我们在这里谈论的主题,看看“成蟜”这个名字。 P310

因此,能姓这个“赵”的,只有他亲身播下的种,而赵高是赵正做皇帝之前就被任用的人,这样他姓名中的这个“赵”字,就不可能是“赵正”的“赵”。 P312

可是这得血脉倒灌,灌回到“赵”之所以称“赵”的先祖造父之前,才能把这两个支属的血缘统合到一起,而在这时却还没有“赵氏”存在,这就显示出这一说法的勉强之处了。 P313

撅着屁股怎么瞧得见人身大势关于赵高是不是受过阉割的宦官,在传世文献中既然如此模糊不清,我想许多人都会想到,全国各地层出不穷的出土文献,是不是可以帮助我们解决这一难题呢?随着出土秦朝史料的增多,确实很早就有专家想到了这一点,即这些人试图利用出土的秦简来勘正《史记》的记载,以澄清这一历史迷案,并且相关研究结果也在一定范围内形成了比较广泛的影响。 P331

其中那些胳膊腿全乎的,被朝廷免罪释放,还是做自己的工匠,可另有些人却因为自己形体“不完”,不仅不能获得肢体健全的罪徒能够取得的自由民身份,反而还要在“出狱”之后再去接受“劳动教养”,天底下能有怎么荒唐的道理么?秦法固然极其严苛,但严苛也自有一番严苛的道理;甚至也可以说,秦法之所以严苛,至少就其中的一个侧面而言,乃是因为它太讲究处罚的“道理”,正因为所谓“道理”讲得太细,所以要求才会过“严”过“苛”。 P336

按照秦朝的制度,赵高因生母“受刑”而遭致“世世卑贱”的命运,这也就意味着官府并没有对他施以宫刑,而上面我已经考证清楚,他后来又确确实实地成了一位宦官,而且成了史上空前绝后最大最大的宦官,那么,到底是作为官奴的他又犯了什么罪才受到去除其势的惩处呢?还是朝廷正好需要一名像他这样“精廉强力”(《史记·李斯列传》载二世皇帝语)的宦官,想“宫”就把他“宫”了呢?或者说赵高看在宫里侍奉皇帝及其嫔妃要比在宫外作奴隶更为安逸一些而挥刀自宫了呢?这些我都完全无从稽考。 P353

生死秦始皇 辛德勇著作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shengsiqinshihuang-xindeyongzhuz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