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历史电子书

审判王后 1793年10月14—16日

copyright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审判王后:1793年10月14—16日
本书作者: [法] 埃马纽埃尔· 德·瓦雷基耶尔

本书读后感· · · · · ·

可读性极强,作者文笔完全不像一个历史学家(像在骂人的即视感)。译者几乎和原作等量的注释也很好地完善了不太熟悉这段历史的人的阅读体验。尤其是在读到这些参与审判安托瓦内特的人最终的下场时,就更能体会那个比喻的精妙:大革命就像食子的农神。

我的学习笔记

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因为,巴黎公社所纵大火[14]于1871年5月摧毁了很大一部分的司法宫,火灾之后,重新设计这个场所时人们想强调某种延续性。 P16

审判王后 1793年10月14—16日 历史电子书 第1张巴黎高等法院[32]的法官们身着红袍在此审理王国下级司法机构的上诉案件。 P17

大审判庭里当然处处都得体现出尊卑、等级、秩序和雍容华贵。 P18

大厅尽头,在过去是御座的地方,给法官们在一座台子上摆了张桌脚雕成狮鹫形象[60]的庄重长桌。 P19

他尤为人知的是曾受命拆毁了巴黎众多教堂中,特别是圣述尔比斯教堂[2]中的那些“封建迷信标志”。 P20

现政权取代了另一政权,而此举很符合它这一新的非教权性质的神圣性。 P21

他之前想要个政治法庭,以后政治就要了他的命。 P27

不光因为这是对一个王后的审判,还尤其在于这是迥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激烈交织的机会和时刻。 P28

他是一名法国卫队的前掷弹兵[127],后来在军事学院后面开了个小饭馆。 P29

他全身而退了。 P30

她当时很可能头昏脑涨,因为她独自面对着危险的紧迫,受着羞辱,无所适从,与家人和朋友分离,她已被关押了14个月,其中一个月几乎是完全的单独隔离[136],而这一状态应该无助于让她好好看清场面。 P31

审判王后 1793年10月14—16日 历史电子书 第2张在他旁边,坐着好几名令人生畏的国民公会公共安全委员会成员,他们负责以国民公会的名义跟进审判并且在必要时“提出一切他们认为必要的指控理据”[20]。 P32

据说他习惯在那些他想判死刑的人名字后面加上个字母“f”,意思是“完蛋了的”[158],而且他似乎乐于在他未来的受害者们的审判期间,给他们画讥讽嘲弄的夸张肖像[25]。 P36

无疑玛丽-安托瓦内特在进来的时候,对于那些很快就要应法庭要求被叫上前去作证指控她的人,并无更多的时间去认他们都是谁。 P37

这第一个人和梅克伦堡施特雷利茨大公国的公爵结了婚,1785年12月死于分娩。 P38

在夏季,她的名字在各国使馆的来往信函中几乎无人提及。 P84

弗朗茨,是指奥皇;乔治,英国国王;查理,西班牙国王;威廉,普鲁士国王。 P85

在这一背景下,她的审判,如同在此之后吉伦特派的审判一样,形同协议和约定的结果。 P86

路易十六不过错在身为封建王朝的象征,王后自身则体现了它的罪过。 P87

这推翻了朝廷所有战争和外交上的传统政策,推翻了反哈布斯堡家族围堵的黎塞留[326]与其双重城线[327]的一干政策,推翻了马扎然[328]的一干政策。 P88

她徒劳地竭尽全力以使自己适应她的新国家,真诚地去爱它,用她品味留下的印记去持久地塑造它。 P89

她全然地既是一个涂黑的背景人物,一个色彩对比强烈的衬托,但单凭她人在法国,就又是共和国最初那些军事失利的一个托辞和一个解释。 P90

把玛丽-安托瓦内特转往古监狱时,人们在她身上找到了一张耶稣圣心[382]的图片,于是就把它呈交当局,当作反革命分子集合时使用的一个危险标志。 P104

巴黎公社政府的检察官肖梅特甚至有过阴险的念头,想叫她和两个关押在古监狱的风尘女子一起出庭,她们因为讲过贵族派头的话而获罪。 P105

对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审判,是对旧制度向大革命所进行的战争的审判。 P106

玛丽-安托瓦内特是特洛伊里的木马,是一位马基雅维利[390]式的玛塔·哈里[391],是恐怖故事里的恶仙女,是个善于操纵利用别人的女人,顺理成章地,也是个大罪人,“法国人的祸害和吸血虫”。 P107

他此时待在狱中想要出来。 P108

这四人差不多来自法国的天南地北——东泽来自贝尔福[400]、德列日来自马恩省的圣梅内乌尔德[401]、科菲纳尔来自康塔尔省的塞尔河畔维克[402],但共同参审并非偶然,他们都属于以前为封建王朝效力的资产阶级官僚阶层。 P111

如此说来,一个前耶稣会修士是玛丽-安托瓦内特的一名法官!在历史研究中会出现这种叫人惊讶的事情,有时它会把您带到您压根不曾想过的地方。 P112

博内一只眼睛失明,前文对他已有交代。 P113

我们知道旧制度时期殖民贸易的重要性,当时它在战争[418]当中,尤其在圣多明戈[419]的奴隶起义中结结实实地受了损害。 P114

饮料店老板克雷蒂安,印刷厂老板尼古拉和外科手术医生苏贝比耶勒在1789年7月14日向巴士底狱发起了进攻。 P123

罗伯托·卡拉索[443]说它是“心烦意乱的人们第一个胜利的起义”[180]。 P124

他先是成了《山岳日报》的印刷商,随后进了巴黎公社监察委员会,取得了监察委员会印刷品的垄断权,包括张贴在公共场所的公告、上级部门对下级发放的工作指导通知书、调研报告书。 P125

特兰沙尔的一切都是拜他所赐,一如拜弗勒里奥-莱斯科所赐。 P126

画家桑巴人称“不穿丝袜[448]和套裤者”,而细木工特兰沙尔在他信件上的签名是“特兰沙尔,真正的共和派”。 P127

阿纳托尔·法朗士在《诸神渴了》中对他们做了令人拍案叫绝的刻画:“他们在狂热下进行着审判,并因过度工作而昏昏欲睡,处在场外那些刺激和掌管大权者的命令下,处于挤在旁听席上和隔出的公众区域内的无套裤汉和织衣妇的威胁下,他们拿着那些狂暴的证词作依据,以那些状若癫狂的起诉状为参考,置身于一片乌烟瘴气的气氛里,这气氛令大脑昏昏沉沉,叫耳朵嗡嗡作响,太阳穴突突直跳,并且使双眼布满血丝。 P132

科菲纳尔发起行动去释放扣在公共安全委员会所在地的昂里奥将军时[201],德布瓦索正和他在一起。 P133

她从凡尔赛宫逃向了特里亚农宫,从特里亚农宫逃向了巴黎,但她想要躲开的首先是她自己,是她的空虚无聊,是她的那些烦心事和种种疑虑。 P149

它们当中有她1784年招待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的“希腊式”夜间宴游,有朗布依埃奶店里伊特鲁里亚风格[494]的全套餐具,有伊丽莎白·维杰勒布伦给她作的高卢式着装(衬衫)肖像,有于贝尔·罗贝尔、拉格莱尼、米克和让雅克·戴维南的风景画与遗迹画,有乔治·雅各布[495]的扶手椅和让·亨利·里兹内尔[496]的家具。 P150

只有和她在一起,利涅才能扮成爱神的模样,两个长长的翅膀垂在体侧,前面带着一个报信人,扯着嗓子唱着:“欢愉之神来啦!欢愉之神来啦!”[267]叫人写了第一批攻击王后的讽刺小册子的,是老宫廷近臣里那些心怀嫉妒和落魄失意的人。 P166

玛丽-安托瓦内特自始至终无法想象这整出故事,人们却对她的无辜表示怀疑,如同响了三声猎哨,众人猎犬争食似地向她争相撕咬。 P167

她至死都在重复这一点,在她审判的几周以前,她还对在古监狱牢房里讯问她的那些人说:“我的家庭就是我的孩子们;只有和他们在一起我才会觉得好,而没有他们我在哪儿也不好。 P178

就法官们这边而言,他们似乎不愿让人把一切都说出来,以免过于强烈地把巴黎公社以及在它背后的大革命暴露于招致批评的境地。 P200

但是,除图朗外,别人弄死他们用的是和圣殿塔中的职务毫不相干的理由。 P201

她轮番地是一个时髦公主,一个性别研究的主题,一个同性恋文化中备受尊崇的标志符号,拒绝束缚并受其所害的那些女性中的一员。 P250

她于身后带走了她的几个女性朋友,她们或是无法承受有人谋害了她,或是因曾和她过于亲近而在她之后为恐怖统治所擒。 P251

审判王后 1793年10月14—16日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shenpanwanghou-1793nian10yue1416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