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石黑一雄中英双语作品集(套装共8册)

下载方式

石黑一雄中英双语作品集套装共8册)

本书作者:石黑一雄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本册图书包括
长日将尽
莫失莫忘
我辈孤雏
无可慰藉
浮世画家
被掩埋的巨人
远山淡影
小夜曲


小编建议: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我身旁的菲奥娜一直不耐烦地扭动身体,想打断英奇连珠炮似的话语。英奇此刻终于停了下来,菲奥娜就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我的胳膊,投来一个眼神,好似在说:“快!此时不说,更待何时!”不幸的是,刚爬完楼梯的我依然上气不接下气,踌躇了片刻。总之,有那么尴尬的一瞬,三个女人都盯着我。然后,看我什么都不说,英奇继续道:

“好了,菲奥娜,你要不介意,我刚才话还没讲完呢。亲爱的,我相信你有许多非常有趣的故事要告诉我们,我们也很想听。毫无疑问,我们在市中心干这干那,做着我现在告诉你的这些事的时候,你在电车上又度过了非常有趣的一天,可是,如果你愿意稍等片刻,有些事儿可能会激起你一时的兴致。毕竟——”讲到这儿,她话音中颇含讥讽,已跨越了文明行为的界线,让我颇为吃惊。“这事关你的老朋友,你的老朋友瑞德先生……”

“英奇,拜托!”楚德插嘴道,但她唇边却挂着一抹微笑,二人彼此飞快交换了一下得意的笑容。

菲奥娜再次用手肘轻轻推了我一下。我瞥了她一眼,看得出她的耐心已消耗殆尽,迫不及待想让摧残她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而无片刻延宕。我倾身向前,清了清嗓子,但没等我真的开口,英奇又开始讲了。

石黑一雄中英双语作品集(套装共8册)“呃,我想说的是,你细细想想,你就明白这种级别的待遇不过是我们理所应得的。显然,冯·布劳恩先生无论如何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一直都非常友善,对我们彬彬有礼,是不是?当他不得不离开去市政厅会合官方团体的时候,他非常抱歉。‘我们会在大概三十分钟后到达动物园。’他继续道,‘我非常希望你们二位女士会去。’他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能跟他们一行人保持五六米远的距离,就完全没关系。毕竟,我们的身份不仅仅是公众成员!哦,非常抱歉,菲奥娜,我们可没有忘了你,我们本打算向冯·布劳恩先生提起我们小组成员中有一位,也就是你,亲爱的,我们中有一位是瑞德先生的挚友,有多年友谊的、非常亲爱的朋友。我们已经下定决心要提起,但不知何故,我们就是没机会说这个,是不是,楚德?”

这两个女人再一次彼此交换得意的笑容。菲奥娜冷冷地盯着她们,强忍怒火。我意识到,这会儿事情已经太离谱了,于是决定介入。然而,此种做法的两种可行方案立刻呈现在我面前。一个选择就是礼貌优雅地介入英奇碰巧说出的连串话语当中,以吸引其留意我的身份。比如,我会突然间平静地插话道:“呃,既然我们无缘在动物园相见,那么我们欣然地在你自己的家中相见,又有何关系呢?”或者类似的话。另一选择就只是突然起身,或许边起身边甩出两只胳膊,直言不讳地宣布道:“我就是瑞德!”我自然希望选择一种会带来最大打击的方法,但犹豫不决的我再次错过了机会,因为英奇又开始讲话了。

“我们到了动物园,开始等,哦,大概等了二十分钟,是吧,楚德?我们在一个小小路边摊等待,可以在那儿喝杯咖啡,大概二十分钟之后,我们看到这些车辆直接开到大门口,这群尊贵的人下了车。大约有十或者十一个人,全是男士,冯·温特斯坦先生在,还有费希尔先生和霍夫曼先生。当然还有冯·布劳恩先生。布罗茨基先生走在这群人中间,看起来确实非常高贵,是不是,楚德?一点不像过去的样子。我们当然立刻寻找瑞德先生,但他不在当中。我和楚德一张脸一张脸看过去,但都是些老面孔,议员什么的,你知道的。有一瞬间,我们以为莱特梅尔先生就是瑞德先生呢,就在他刚从车里出来的时候。总之,他没有跟他们一起,我们还彼此说着,因为他繁忙的行程,可能稍迟一些会来。所有这些绅士都在,他们走上一条小径,全穿着黑色外套,除了布罗茨基先生,他穿了一件灰色外套,非常高贵的扮相,还有一顶与之相配的帽子。他们走过枫树林,全都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到了第一个笼子处。冯·温特斯坦先生好像是主事人,不停指着东西跟布罗茨基先生介绍,指着每个笼子里的动物介绍。但看得出来,没人太多注意动物,他们都在为布罗茨基先生与柯林斯小姐的碰面紧张。我们也没法不紧张,是不是,楚德?我们继续走,转过弯走到中央广场,果真,柯林斯小姐在那儿,自己一人,站在长颈鹿面前,看着它们。还有其他一些人来回踱着步子,但他们当然不知道,当官方团的人转过拐角,人们才意识到有事发生,恭敬地移开了,而柯林斯小姐还站在长颈鹿面前,看上去较先前更孤单了。官方团的人走近了些,她朝他们看了过去。她显得如此平静,你根本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而布罗茨基先生,我们能看到他的表情,非常僵硬,偷偷地瞄向柯林斯小姐,虽说当时他们俩之间还隔了老远,中间还有猴子浣熊的笼圈。冯·温特斯坦先生好像在给布罗茨基先生介绍所有动物,好似这些动物全是一场盛宴的官方嘉宾一般,是不是,楚德?我们不知道这些先生为何不直接走到长颈鹿和柯林斯小姐那里,但很显然,他们已经决定采用这种方式了。真是太令人激动了,太感动了,有那么一刻,我们甚至忘记了瑞德先生出现的可能。能看到布罗茨基呼出的气息,薄雾蒙蒙,其他所有绅士也是一样,紧接着,只剩下几个笼子的时候,布罗茨基先生好像对动物失去了兴趣,他摘下了帽子。动作非常老式,却毕恭毕敬,菲奥娜。我们感到非常荣幸有幸目睹这一切。”

“行动胜千言,”楚德插话道,“从他行动的方式能看出许多,然后他就只是将帽子举在胸前,好似同时在宣告爱意和歉意。非常感人。”

“是我在讲故事好吧,谢谢你,楚德。柯林斯小姐,她非常优雅,从远处看根本猜不出她已经这把年纪了。如此青春的身材。她非常冷淡,若无其事地转身面对他,两人之间大约隔了一个笼子的距离。在场的所有公众人员这时候都立刻后退,我和楚德,我们记得冯·布劳恩先生说过的,保持五米远,我们尽量放胆俯身向前,但此刻好像是个私人时刻,我们不敢靠得太近。他们先是互相点了点头,互道了些平常不过的问候。接着,布罗茨基先生,他突然上前几步,伸出手,非常迅速地,好像事先计划好了,楚德认为……”

“没错,好像他私下里已经练习了好些天一样……”

“是的,就是那样。我同意楚德的看法。就像那样。他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轻轻地礼貌地吻了一下,然后放开。而柯林斯小姐,她只是优雅地鞠了个躬,接着立刻将注意力转向其他男士,和他们打招呼,微笑,我们离得太远,听不清他们说了些什么。而他们所有人都在,有那么一小会儿,好像没人知道接下来做什么。然后,冯·温特斯坦先生采取主动,开始向布罗茨基先生和柯林斯小姐讲解长颈鹿的习性,言语中仿佛他们是一对——是不是,楚德?仿佛他们是一对很好的老夫妻,从一开始就一起来到这里。而他们二人,布罗茨基先生和柯林斯小姐,这么多年之后,肩并肩地站着,没有触碰,只是肩并肩地站着,两人盯着长颈鹿,听着冯·温特斯坦先生的介绍。如此持续了一段时间,就看见其他男士互相窃窃私语接下来怎么办。跟着,渐渐地,不自觉地,男士们统统往后汇拢去,做得非常好,非常文明,他们全都假装在互相交谈,一次慢慢移开一点,所以最后只剩下布罗茨基先生和柯林斯小姐在长颈鹿前。当然,我们这会儿能非常近距离地观察,而其他每个人亦定是如此,但当然,每个人都假装没有瞧见。我们看到布罗茨基先生优雅地转身面对柯林斯小姐,举起一只手指着长颈鹿的笼子,说着些什么。好像是些发自内心诚挚的话,柯林斯小姐稍稍低下了头,这会儿连她也不能继续无动于衷了,接着,布罗茨基先生继续说着,不时地,能看见他又举起一只手,像这样,非常轻柔地,指着长颈鹿。我们无法确定他是在说长颈鹿还是其他别的事情,但他不断举起手指着笼子。柯林斯小姐看似确实被征服了,但她是如此优雅的女士,她直了直身体,微笑着,然后二人慢慢踱步至其他男士聊天的地方。能看见她和男士们互道了些什么,非常礼貌且愉快,她好像跟费希尔先生谈了颇久,接着轮流和他们每个人道别。她朝布罗茨基先生微微躬身点头,看得出来,布罗茨基先生对此很是开心满意。他站在那儿,恍如游梦,帽子还举在胸前。接着,她走上小径离开,一路径直走向茶点小屋,过了喷泉,绕过北极熊围圈,消失在视线中了。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shiheiyixiongzhongyingshuangyuzuopinjitaozhuanggong8c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