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世纪的哭泣 : 艾滋病的故事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美]兰迪·希尔茨

在疫情初期,联邦政府将艾滋病视为预算问题,地方公共卫生部门的官员则视其为政治问题;同性恋团体的领袖认为艾滋病是公共关系问题,而新闻媒体认为它是一个其他任何人都不感兴趣的同性恋问题。其结果是,几乎没有人真正去挑战艾滋病这个深重的医疗危机。因为里根政府无视来自政府机构的科学家的呼吁,没有为艾滋病研究划拨足够的经费,直到艾滋病蔓延全国才采取措施。因为科学家认为研究因同性恋造成的疾病并无建树可言,所以没有在疫情初期予以适当的关注。因为同性恋团体的领袖拿艾滋病当政治筹码,将政治教条置于救助人命之上。因为大众传媒不愿报道同性恋的事,对涉及同性性行为的报道尤其谨小慎微。报纸与电视尽力避免讨论艾滋病,直到死亡人数高到无法忽视,且患者也不再只是社会边缘人物。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世纪的哭泣 : 艾滋病的故事》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世纪的哭泣:艾滋病的故事 (译文纪实)

And The Band Played On

他们死了,没人当回事,也因为大众传媒不愿报道同性恋的事,对涉及同性性行为的报道尤其谨小慎微。 P18

世纪的哭泣 : 艾滋病的故事 文学电子书 第1张

正因为这些人的努力,这个关于政治、民众以及艾滋病蔓延的故事,最终成为关于勇气与懦弱、悲悯与偏狭、奇思妙想与唯利是图、救赎与绝望的传奇。 P19

地狱跟随他,权柄赐予他,许他以刀剑、饥荒、瘟疫、野兽,屠戮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P20

来自55个国家的船只把水手们运到了曼哈顿,与这里的百万人一起欣赏这史无前例的盛会。 P21

格蕾特·拉斯克知道主菜必须包含一道禽类做的食物,在日德兰他们用鹅肉或鸭肉,在扎伊尔只能用鸡肉替代。 P22

几年之前还没人愿意蹚卡斯特罗街的浑水,而今天,同性恋已经成为这个城市最重要的单一选举群体,每四个登记选民中至少有一人为同性恋。 P35

几天前,比尔过33岁生日的时候,有人笑称他到了“基督的年纪”。 P36

3万多人组成了240个方阵,从20多万名围观者面前缓缓经过。 P37

第一个方阵不到1小时就到达了宽阔的市政中心广场,那里的市政厅正门前已经竖起了一座舞台。 P38

然而到了80年代,这场运动却成为其自身成功的牺牲品。 P39

同性恋杂志《鼓手》曾经洋洋洒洒地写过,“这座二层楼的监狱逼真得不可思议(真的牢房,真的栅栏,真的厕所……),当你看见站在二楼的狱卒时会不由得双膝一软,当场跪下”。 P55

心理学家好奇地瞧了基科一眼,就好像后者是个天真的小孩,他似乎很开心能带着这位22岁的青年穿过迷雾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P56

假如肯尼迪参议员能够促成修改规则,允许代表凭良知投票,而不是唯候选人初选会的意见是从,那么他可能会有机会取胜。 P67

纽约的同性恋领袖似乎将同性恋权利视为和驾照差不多的东西,这两样都得有州政府的特许。 P68

比尔·克劳斯不愿让步,他认为,与其在一个没人会读的文件里出现这样一个语焉不详的声明,还不如把问题呈现在5 000万电视观众面前。 P69

一般情况下,患者身上会出现一些扁平无痛的紫色病灶,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才会死亡,而且通常还是死于其他原因。 P80

他们说他们的熟人中有一位迷人的加拿大金发空少,他那与众不同的名字就这样印在了琳达的脑海里。 P81

有时候他会好奇那里的朋友们过得怎样,例如恩诺·波斯克和他的情人尼克,他们几个人曾经非常亲密。 P82

戈特利布尽职尽责地把自己的实验老鼠从斯坦福带到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并计划研究辐射对老鼠免疫系统的影响,但是这些啮齿类动物感染了从洛杉矶采集来的病毒,接二连三地死了。 P89

出于直觉,戈特利布说服病理学家通过非手术的方式从病人肺部取了一小块组织来化验。 P90

卖得最好的专辑是布鲁斯·斯普林斯汀的《那条河》,里面都是些悲伤的歌,感叹曾经国泰民安,如今经济失序、道德混乱的美国该何去何从。 P102

离圣诞节还有两天,他从纽约大学医院出院了。 P103

尽管“美洲豹书店”的老板在公开场合声称自己是反同性恋偏执狂的牺牲品,并希望得到同性恋的支持,但是一旦得到他所要求的分区,他就不再对城市政治表现出兴趣。 P117

山德拉突然想到,可以在医生们熟知的疾控中心每周简报《发病率与死亡率周报》上发表。 P130

桂南又接到疾控中心的寄生虫疾病分部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说“纽约已经有很多人死于肺囊虫肺炎了,可谁也不愿意告诉我们”。 P131

这种新疫苗将拯救全世界的数百万生命,而它的投产得益于同性恋群体的帮助。 P132

杰斐和科伦都不是寻常的联邦政府工作人员,因为后者很少有机会接触男同性恋,即便有,也不愿意了解男同性恋的性行为细节。 P133

所幸,疾控中心普遍都是年轻而又充满激情的团队,新的不解之谜总会让他们中间的山姆·斯贝德(1)脱颖而出,再则疾控中心处理过的问题中很少会有如此神秘难解的——这样奇怪的感染居然出现在那么分散的地方。 P154

疾控中心流行病情报学服务部门(EIS)的官员走访皮肤病学家、肿瘤学家、传染病专家和内科医生,搜寻这些城市的医院记录,以了解可能未报告的病例。 P155

当拉里向大家介绍那个跨坐在起居室中间平台上的微秃矮个男子时,室内顿时鸦雀无声。 P173

有些人是怀着对弗里德曼-肯恩的愤怒离开拉里·克莱默的公寓的。 P174

一个是年龄、背景有可比性的异性恋;一个是从性病诊所找来的男同性恋,其性生活相对活跃,性行为模式与病人相仿;一个是从私人诊所找来的男同性恋;一个是病人的朋友,但没有与病人发生过性关系。 P184

世纪的哭泣 : 艾滋病的故事 文学电子书 第2张在她着手研究病毒因子和流行病的传播时,她已经习惯于被人当作疯子来打发。 P185

也许5年以后他们能解开这个谜,而现在这就是件有趣的怪事,终究不是特别重要。 P186

沃伯丁想起了他在旧金山综合医院第一天上班时遇到的那个无助的年轻人,他答应柯南特,他会签名加入柯南特正在组织的治疗这种新疾病的诊所。 P187

如果一个人得了卡波西肉瘤,他的室友感染了致命的巨细胞病毒,后者的死因也许不是新疫病,但是德里兹毫不怀疑这与她在男同性恋身上发现的免疫缺陷有关。 P199

他还开始研究患有同性恋癌症和肺炎的人的固定性伴侣,以便从中找到线索,确定这种病是否具有传染性;假如真有,在出现致命表征之前它有多长的潜伏期。 P200

他们认为,美国人将病人分为同性恋和非同性恋,而他们必须提供一种不受这种偏见影响的视角。 P219

已感染的幸存者搬出社区并进行隔离,直到确认他们不会再传播热病。 P220

与非洲的关联使弗朗西斯关于“传染性病原体”的假说更具说服力。 P221

习俗和礼仪必须彻底改变,然而从他对同性恋群体的肝病研究经历来看,他明白与性有关的习俗是最难改变的行为模式。 P222

1月12日,纽约,第五大道2号在拉里·克莱默公寓的会议上,大家一致同意保罗·波帕姆是“男同性恋健康危机”最理想的主席人选。 P223

梅毒和其他性传播疾病,以及病患中不少人使用毒品,也都和这种疾病有关,但是这些看起来更像是紧张刺激的生活方式的一部分,而非预测免疫抑制的因素。 P245

在收到第一例囚犯患者的报告后,这位迷人的金发研究员来到了一座最高安全级别的监狱的小小会客室。 P246

然而,即使这个医学假说被排除,围绕静脉注射吸毒者中男同性恋免疫缺陷的临床表现还有更多谜团。 P247

间接证据表明这是通过性传播的,看起来医务工作者是安全的。 P248

轮到矮个子的科伦发言时,他站上一张椅子,在稍微停顿的间隙扫视了一下全场。 P249

新任主席保罗·波帕姆很生气,因为邀请函的回执地址里含有“男同性恋健康危机”几个字。 P250

现在,疾控中心某个爱刨根问底的医生打电话,打听各种隐私,关于那个他已经想不起什么时候鬼混过的加拿大空乘,还有他在格林威治村的生活。 P261

那是保罗·波帕姆前情人的住处,保罗搬去和尼克、恩诺·波斯克以及瑞克·威利考夫同住前,曾在这里待过一个夏天。 P262

截至1982年4月12日,美国境内率先确诊的248名患有男同性恋免疫缺陷的男子中,至少有40人要么与盖坦·杜加斯发生过关系,要么与曾和盖坦·杜加斯有过性关系的人发生过关系。 P272

通过研究仅接触过一位确诊患者的10对患者,达罗计算出该疾病的潜伏期至少长达十个半月。 P273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温哥华因为盖坦在连接纽约、洛杉矶和奥兰治县的病例中所起的作用,相关研究渐渐为人所知,盖坦·杜加斯只向少数几个朋友透露他就是“奥兰治县关联人”。 P304

7月6日,旧金山,卡斯特罗街克里夫·琼斯整个下午都在卡斯特罗街上发传单,卡波西肉瘤基金会将于第二天晚上举行首次公共论坛。 P305

1980年,他俩一起度过了一个浪漫的夏天,炎热的下午他们在迪斯科舞厅跳“茶舞”(3),一跳就是好几个钟头。 P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