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十三夜2019新版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十三夜2019新版
本书作者:[日]樋口一叶

本书读后感· · · · · ·

以《暗樱》开篇着实让人惊艳,短短一篇道尽了人世间的温暖与悲哀。最喜欢《秋夹衣》,对身边环境的描写让人如临其境,夜晚昆虫的叫声好像就在自己耳边,而那种残破的心情也让人格外伤感。《十三夜》有点致郁,在那个年代,女性是真惨啊,她爸爸真的好欠揍,女儿想从火坑爬出来,他竟然让她退回火坑……人生来来去去,不过幻梦一场;浮世万万千千,譬如晨露一颗。

我的学习笔记

慌张男和女佣们都尊称他们老爷和夫人。 P25

要是有人问话,就笑嘻嘻地应着“是是”,十分温顺可人。 P26

听说这家小姐卧病在床时恰好是樱花灿烂的春天,自此之后父母日夜不曾合眼地照顾女儿。 P27

十三夜2019新版 小说电子书 第1张啊,接我的车子来了。 P28

哥哥不是也在这儿吗?你好像是看到什么东西才生病的,快些变回到以前的雪子吧,好吗?振作一点儿吧!”母亲抚摸着女儿的后背,雪子趴在母亲的膝盖上低声啜泣。 P29

而与他恋爱结婚的妻子阿律,敏捷伶俐,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 P43

当初不是下定决心了吗?现在何必用大道理来说服自己呢?如今闹成这个样子,还有什么情分呢?就算是当恶人,就算是做社会不容之事,我都不在乎。 P44

金吾十四年里历经风吹雨打,苦苦地在世间徘徊,悲惨情状绝非言语可以形容。 P46

那松风来往的琴弦上,是深山公主的玉手吗?梦境和现实彼此交会,渡边微笑着,什么风雨雷电都不予理会,悠悠然然没有杂念。 P50

吹吧,夜风请把我心里的乌云吹散吧。 P51

这缥缈的现世就藏在繁茂新叶的荫翳之中。 P52

十三夜2019新版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伯母又说:“要是连这些都学不会,到附近的神社参拜的事情也就作罢吧。 P53

旅中客床,或是贫苦栖身之所,若是听到此钟磬音声,也会平添几缕深深的忧虑吧。 P54

蟋蟀的鸣声幽微,在小水沟的边上,在墙壁里面,奄奄一息的样子。 P55

父亲凝视着桌上的钟试探性地问道:“马上就要十点了,阿关你是住在这里还是回去啊?要是回去的话,还是尽早动身吧。 P63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父母往前凑了凑。 P64

他不记得了,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呢——在阿关十七岁那年的正月,也就是还没有取走门松[3]的初七的早上吧,那会儿我们还住在猿乐町,阿关在家门口和邻居家小孩打羽毛球。 P66

他先是在用人面前让你丧失权威,以后都没人听你的话了,就连太郎的教育也成问题。 P67

这是什么话?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都不理我,偶尔说句话还这么刻薄。 P68

我绝不是在骂你,两个人出身不同,思想自然不同,虽然咱们这边尽心尽力,但说不定他没能领会心意。 P69

村田的二层陋屋,原田的深宅大院,都有人各自体味着心酸的滋味。 P78

清澈的江户川[1]流水悠悠,西岸有一栋西洋风格的房子,美轮美奂,行人纷纷驻足观赏。 P80

她就如高岭之花,听说让众多追求者苦不堪言。 P81

车轮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吱呀吱呀地摇晃了一下,发髻后面的一支金簪散落下来。 P82

倘使小姐真的被情所伤,该有多忧愁啊。 P83

陷入恋爱的家伙真是可笑啊,原来,他住进香山家里,成了一名园丁。 P84

窗边微风轻抚,竹叶沙沙作响,我也无法对她诉说心事。 P85

他以制作竹马[16]为由头,从植木讲义、战争物语,说到乡下的老头儿老婆子如何如何,尽挑些搞笑的事情哄他开心。 P88

吾助和从前的老头子不一样,不仅疼爱我还夸奖姐姐,真是个不错的家伙。 P89

所以,父亲对她格外宠爱,而渐渐地,太太心生怨愤,以致小姐的婚事总是在她的破坏下半途而废。 P90

他甚至羡慕甚之助可以不顾别人的目光垂头耷脑。 P102

饶恕我吧,吾助,我一点儿都不讨厌你。 P103

春夜深浓,薄寒料峭,卧房的灯影闪闪烁烁,灯花暗淡。 P104

这是我唯一的妹妹,而且父母老来得子……一想到这是二老的遗珠,便悲从中来。 P105

这将是祖先的耻辱、家族的污名,我让父兄无颜面对众人。 P106

但我不是以山口昇裁判官妻子的名义义正词严地回绝,只不过因为家里乱作一团让我无处分心而已。 P114

说到底,人总是自私的,好的时候不会想起那么多的事情;悲伤的时候,别说一些恶心人的话了,那些陈年往事,将来啊,更好的,美好的,完美的,越想越多,越是想起这些美好就越会讨厌现在,讨厌得不得了。 P115

我的丈夫绝不是那种容易受艺伎迷惑的纨绔子弟,他定不会吃喝玩乐一心只想纵情沉溺。 P116

胜沼町也不过相当于东京的偏僻郊区,甲府[6]地区才有几座高楼,虽说保有杜鹃城等一些古遗迹,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等到通火车的日子。 P119

近来他总说想要你回到身边早日继承家业,自己得以退休安闲度日。 P120

可养子的身份把他从七个老人的穷困之家里解救出来。 P121

桂次第一次见到她时,约是十三四岁光景,唐人髻[12]上绑着一条红丝带,姿容温文尔雅。 P123

上杉家的阿缝姑娘,不只拥有令桂次神魂颠倒的秀美姿容,还会书法和珠算。 P124

曾有过那么三四次,她把手搭在水井边上望着幽深的井水,但仔细一想,虽然父亲无情,但起码是亲生父亲,我要是自尽了一了百了,但传到别人的耳朵里,留下的则是无尽的耻辱,我真是太不应该了,她在心里跟父亲道歉。 P125

老爷,请您原谅我,我知道您一定在埋怨我,一定会非常讨厌我这个不解风情的女人。 P144

女子一声太息,吹散了心里的乌云,她欲打开月色朦胧的小窗,吱呀一声,惊扰了睡梦中的小儿,宝宝哭了起来。 P145

不能,不能,我不能这么想,这样就是诅咒之词了,忌讳。 P146

打开信封,一寻长的纸张里细数着温热的往事,叫人脸红的事情比比皆是,思念,眷恋,难忘,血泪,爱火,这些文字纵横散布。 P147

女人神色恍惚,抬头看着天井,孤灯微明,投射着远远的光影,映照着她茫然的心思,颇有凄凉之感。 P148

谁都知道他的意中人是谁,还像吃奶的娃娃一样纯稚。 P152

在普通人看来,阿近的儿子孝顺上进,阿新虽说是外甥女,但跟亲生孩儿并无两样。 P153

父亲是某省高官,家里富而不露声望很高,那人便是田原某君的爱女。 P154

自从父亲去世以来,如你所知,亲戚们像苍蝇一样营营往来,真是麻烦至极,但真正出力的人却寥寥无几。 P155

母亲一直凝望着儿子的脸:“那就这样吧。 P156

妻子就是本地生人,很快便融入了乡下生活,想必田园岁月也不会太过寂寥,索性便安家于此,多年来两人举案齐眉,共赏风花雪月,寸步不离亲密无间。 P169

父亲变卖居所,倾尽家财,在私交甚好的松岗德善资助下投资运输承包生意。 P180

桃水当时三十二岁,妻子去世后一直独身,照顾自己的弟弟妹妹。 P181

七月,因生计所迫,一叶一家搬家到下谷龙泉寺町三六八番地的一家三户连檐房中,俗称大音寺前(现东京都下谷区),毗邻吉原的游郭花街。 P182

四月,《檐前月》发表于《每日读卖》。 P183

五月,《通俗书简文》通过博文馆发行,《自焚》于《文艺俱乐部》发表。 P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