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电子书推荐分享

失序的金融(华尔街最成功的投资人的金融观察手记)

下载方式

失序的金融华尔街最成功的投资人的金融观察手记
本书作者:陈思进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拒绝杠杆诱惑
阿基米德说:“只要给我一个支点,我将撬起整个地球。”
所有金融衍生产品,就是从阿基米德的杠杆原理发展而来。金融杠杆可以把回报放大,同样也可以把亏损放大。而减少金融杠杆就像戒毒瘾一般,极其痛苦。


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杠杆是行情最好的催化剂

2015年中国那次股灾,A股连续三周暴跌,骤然演变成股灾,眼见30年高速增长积累的财富没有流向实体经济,反而流向了虚拟经济,犹如“自相残杀”一般,股民们晕头转向,措手不及,央行不得不出手救市。

然而,看似坏事的股灾也有可能成为好事,它使人们看清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教条“看不见的手”不能保证市场经济的稳定性,已被2008年的金融危机砸得稀巴烂。而且,即便如美国那样所谓最市场化的国家,政府也必须出手救市,这在2008年金融海啸中已经表现得清清楚楚了。

因此,政府火线救市不容置疑,不容争议。因为这次股灾堪比2008年美国雷曼兄弟的倒闭,彼时,美国施行了“紧急状态法”。实际上,日本和俄罗斯也都有“紧急事态法”,实际上就是危机管理法,为金融危机管理提供立法保障,这次中国政府出手救市,肯定是必需的。

2015年A股不幸中的大幸,就是从5100多点跌下来,而非上涨至8000,甚至1万点才开始跌。因为,从2014年10月的2100点上升至4000点是牛市,尚算健康。

但是从4000到5200点就涨得太快了,变成了“疯牛”。问题正是出在了“杠杆牛”上,当时要是出台措施避免“疯牛”,自然就避免了股灾发生,成本会小很多。这其中的因果关系一定得梳理清楚,如果在8000点以上再暴跌的话,后果将更不堪设想。今后怎样避免“疯牛”,才是这次股灾最大的经验教训!

关于“杠杆牛市”的教训,我们可以借鉴一下中国台湾地区的经验。

“台湾在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就搞了融资融券制度,从1985年到1990年,台湾股市从600点涨到12000点,指数涨了20倍。第一次出现了带杠杆的牛市,大家觉得借钱炒股比自己的小本经营赚得更快。但融资是双刃剑,当下跌时惨剧便发生了。1990年2月份开始,股市一泻千里,从12000点8个月的时间跌到2400点。结局是消灭了一批中产阶级和富有阶层。台湾地区一共2000多万人口,只有600多万家庭,而当时台湾开户的数量达到了500多万户,也就是说几乎所有的家庭都参与了股票市场!消灭了这些富有阶层和中产阶级以后社会大乱,民进党就是在那个时候兴起的。”

——引自社科院尹中立的博客

失序的金融(华尔街最成功的投资人的金融观察手记)台湾同胞用惨痛的代价给我们立了警示牌,总结一下这段历史,对我们有非常大的借鉴意义。

虽然股市只是资本市场中的一部分。但是,股灾将会引发资本市场的不稳定,就像2008年美国雷曼兄弟倒闭,继而引发全球金融危机那样。因此,救股市其实就是拯救资本市场,以避免股灾引发金融危机的发生,俗话说得好:“预防胜于治疗!”

如果说要坚决打击恶意做空,我们就更要果断制止恶意做多。因为做多和做空就好似一纸两面,没有恶意做多,也就不存在恶意做空。而恰恰是恶意做多造成了疯牛。如果没有疯牛,也不可能引来恶意做空,就不可能发生股灾,更不可能将经济绑架在股市之上!

此外,金融市场向来是“道”“魔”相争之地,因此只能用监管的方式,来维持游戏的公平,如打击内幕交易、违规操作。无论做多还是做空,只要不违规,便无所谓善意恶意。因为资本永远是逐利的。看到一种商品被低估,就会买入,以求高价卖出获利;同时,看见一种商品被高估,也会高价卖出,以求低价买入时获利。这是资本市场的属性,所以加强监管是王道。

慎用金融杠杆

我们来温习一下阿基米德的名言:“只要给我一个支点,我将撬起整个地球。”而所有金融衍生产品,就是从阿基米德的杠杆原理发展而来。

其实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杠杆原理应用得非常广泛。譬如,打开瓶盖子的开瓶器,使用的就是杠杆原理,可起到省力的功效;再譬如轮船和汽车上的方向盘,也运用了杠杆原理。或许你平时没在意,事实上,目前中国百姓使用的购房支付方式——房屋按揭贷款,使用的也是杠杆原理,不过前面需要加上“财经”两个字,也就是华尔街人常说的“leverage”(“金融杠杆”或“资金杠杆”)。

几年前我回国探亲,为了感受一下中国火爆的房屋市场,便走进一个新楼盘的售楼处。售楼小姐热情洋溢地介绍说:“先生,如果购买一套这个楼盘的房子,只需支付20%的首付款,剩下的我们可以帮你申请银行贷款,你可以先住进来,钱嘛,以后一点一点慢慢还。”

“哇,听上去不错!”我随意应道,接着反问:“那我以后要是付不出贷款怎么办呢?”

“那有什么关系?!这房子非常好销,行情见涨。万一付不出贷款的话,卖了就是了,肯定是一笔只赚不赔的买卖。你要当机立断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那位售楼小姐所言或许是实情。这几年,中国的房价似乎只涨不跌,即便“天价”房,也照样有人抢购。但众所周知,绝大多数买房子的人,都不是一次性付清的。聪明的投资人(准确地说,应该称炒房者)即便怀揣100万元(假如一套房子为100万元),他会非常聪明地买五套,每套房子支付20%首付款,自然而然运用了金融杠杆的原理,然后等待房子上涨。

如果首付款20%,他就运用了5倍的金融杠杆,假如房价增值10%,他的投资回报率就是50%;如果首付是10%的话,那么金融杠杆就变成了10倍。如果房价增长10%,他的投资回报就是100%,那可是增长了一倍啊!

这下该高兴狂欢了吧!慢着。

凡事有一利就有一弊,常言道“甘蔗没有两头甜”,金融杠杆也不例外。金融杠杆可以把回报放大,同样也可以把亏损放大。同样以那100万元的房子做例子,如果房价下跌了10%,那么5倍的金融杠杆,亏损就是50%,用10倍的金融杠杆,就等于本钱尽失,全军覆没……金融危机以来,美国1200万套房子被强行拍卖,其主要原因就是以前使用的金融杠杆倍数被无度放大。

而减少金融杠杆就像戒毒瘾一般,极其痛苦。房价跌,房屋净值(home equity)消失,拍卖房一上市,房价更跌,房价跌,拍卖屋则越多,恶性循环……因此说,美国现在面临着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并非危言耸听。

的确,在房市景气的年月里,我们听说了无数个房价翻番的幸运者的故事。但房价不会永远上涨,美国、加拿大、日本、爱尔兰、中国香港等地就是明证。火箭般上升的房价窜得越高,对于真正想购房居住的普通百姓而言,从银行贷款的金额就越高,他们支付的利息也就越多。而一旦购房者还不起房贷,银行就索性将房产一并收回。他们收得名正言顺,谁叫你欠钱不还?

现在,美国很多家庭和银行都深受减少金融杠杆之痛,所以只好转向政府救助(bailout)。政府从全国经济发展的角度,除了救助以外别无选择。美国政府救了贝尔斯通、救了“两房”、救了AIG,接下来还要救FDIC、救学生贷款保证金……

如果说以前是个人大量使用金融杠杆的话,那么现在是政府大量使用金融杠杆。政府使用金融杠杆的结果,将是通货膨胀和美元贬值。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政府的长期债券回报(3.75%),扣除了税收和通货膨胀率以后,几乎没有任何收益。

这次美国及世界的金融杠杆减少过程,将会是一个非常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因此,中国在开放金融市场之际,必须先修筑防护栏,以保护国家财产不落入金融霸权——华尔街的囊中。

多投资,少投机

如果短线交易者能长期依靠炒股赢钱,除了比其他短线交易者更聪明外,还必须具有非比寻常的好运气,就像在赌场里撞了大运。当然,还有两种可能:一是有内幕消息,另一种可能就是,他们是神仙!

投机属于赌徒行为

投机不会创造财富,只是财富的再分配,并不会增大市场的蛋糕;只有投资才会创造社会财富。

因为投机是零和游戏,有人赢了,就一定有人输。就如同进赌场,一人赚,二人打平,七人亏,输的多半是散户。为什么?由于市场信息极其不对称,普通百姓往往是最后才得知好消息(或者是坏消息)的群体。当你听到有人发财的新闻时,那就更不能轻易进场了。因为你多半会成为那七个人中的一个,你所亏损的钱,正好进入了前面那个人的腰包!

虽然投资也有可能亏损,但是相对投机来说可控度比较大。比如在欧美就有一种抗通胀的债券,其回报率一定能超过通胀率,买入这种债券带来的票息(coupon)回报是可以预期的,并能抵御通货膨胀。

当然,一个健康的市场需要投资者和投机者同时并存,否则这个游戏就玩不起来了。

所以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我要再次强调,多做投资,少做投机(包括早就不属于投资产品的黄金),除非你有过人的第六感,否则小赌怡情,玩玩即可。

中国人最钟情买房子,那就先拿买房子来具体谈谈吧。

假如你花100万元买了一套公寓之后,再也不关心房价的涨跌,只是把公寓租出去,指望着租金给你带来稳定的回报,这个行为就是投资。也就是说,你所投资的这一产品,能给你的未来带来稳定、有保障的收益。如果出租的公寓每年收益为6万元,扣去地税和物业管理费1万元,等于净赚了5万元,每年的投资回报率就是5%。但是,如果购买了这套公寓后,每年的租金收入只有2万元,再扣去地税和物业管理费,净赚只有1万元,那每年的投资回报率就是1%,比银行定期的利息都低,这显然就是一个亏损的投资。

由于出租带来的收益比银行的利息还要低,于是你并不期待租金回报,只希望房价能上涨,等卖出去赚得差价,那这样的购房行为就是投机了。

从上面这个例子便可以清楚看出,同样购买房子,可能是投资,也可能是投机。

顺便提一下,投资房地产有一条原则非常重要,那就是,真正增值的只是土地,而不是房子本身。也就是说,如果购买房子后同时又拥有了土地,那么从长远来看是一种投资;而如果你购买的只是房子的使用权,并没有真正拥有土地,在这种情形下,即便你拥有了稳定的租金收入,从金融角度看,也只能视为投机行为。从这个角度而言,在中国购房都属于投机行为。

再谈谈股市。

比如你买入一只资深蓝筹股,像美国的电力公司,每个季度都分红,多年来其股息分红稳定在每年5%上下;如果你对这只股票的价格涨跌毫不关心,只在乎它能带给你固定的股息分红,那就是投资行为;而你买下一只高科技股,这个公司还没开始盈利,只有盈利的前景,你只是寄希望于其股价上涨,能低买高卖而获利,那显然就是投机行为了。

对于大市的投入,也很容易区分投资和投机。例如,在2007年上半年,那时固定收益的债券收益率一般在6%到8%,而同期的股票分红率只有2%到4%,如果你买固定收益的债券就叫投资,而买股票就叫投机。因为按市场规律,那时股市应该下跌了。实际上,当时如果你那样做了,在当年10月份开启的那次牛熊转换中就会毫发无损。同理,在2009年年初,股票的普遍分红率升至7%到9%,而因为超低利率的关系,固定收益的债券收益率跌至1%到3%,这个时候,你如果购买股票,那就叫投资,而买债券反倒成了投机。

据我所知,国内的股市风云20多年间,流通股几乎没有什么真正的分红,这样的股市鼓励散户做快进快出的投机者。因为在这样的“游戏”里,就像打麻将一般,甲赚到的钱,必然是乙输掉的钱,而并非来自上市公司的利润分红。因此,股市每次猛涨之后就必然惨跌。更由于信息不对称,持股的成本不同,赚钱的往往都是机构和大户,散户基本上就只能“十个炒股九个亏,一个勉强打平手”。

再举个例子。前几年,普洱茶收藏非常火,仅珠三角就有近20万收藏者,各款不同的普洱茶珍藏版层出不穷,据说老茶饼动辄拍出人民币数万乃至数十万元。由此我又联想到东南亚富人爱收藏的法国红酒——拉菲·罗斯柴尔德(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有人说拉菲红酒既能当极品来品尝,又可以当作最安全和利润最高的投资产品,真的如此吗?不妨让我们来认识一下拉菲这一高级红酒。

拉菲(Lafite)的名字是来自加斯科术语,有小山丘(La Hit)的意思。拉菲红酒产自法国梅多克(Medoc)最大的葡萄园,其种植面积超过100公顷,每年约产35000箱红酒,其中15000至25000箱为一级葡萄酒(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是由30年之久但不超过80年的葡萄藤所结的葡萄酿造,其余为二级葡萄酒——佳德士拉菲(Carruades de Lafite)。

拉菲红酒历史悠久,最初由塞古尔(Jacques de Segur)家族种植于1680年,发展到18世纪初获得了“国王之葡萄酒”的美誉,历来价格不菲。在美国第三任总统杰斐逊的档案里,披露了杰斐逊经常为乔治·华盛顿购买拉菲酒。当年杰斐逊拥有的产于1787年的拉菲酒,被创纪录地拍卖到一瓶15.6万美元的高价。

随着法国大革命的到来,塞古尔家族的财产在1794年7月被充公,从而结束了对拉菲酒庄的拥有权。3年后,拉菲酒庄被荷兰财团买走了。之后几经易手,到了1868年,酒庄被詹姆斯·罗斯柴尔德男爵以440万法郎购得,男爵便在拉菲后面冠以家族之姓——罗斯柴尔德。

拉菲红酒自2008年投放市场的6个月里,酒价在全球被推高了125%。不过,中国富人购买拉菲酒大多不作收藏,因为收藏一级红酒的过程相当复杂,牵涉到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温度、湿度和放酒的角度等,需要专业人士管理。中国富人喜爱高级红酒,主要出于商业运作的需要,商业伙伴间一杯昂贵的好酒下肚,就什么都好说了。

然而,假如极品红酒的收藏工艺不那么复杂,购买红酒作为投机的中国人一定大有人在。想想看,一瓶1787年的拉菲酒,能被拍到15.6万美元的高价,谁能大胆地说它不是增值的投机产品?但是别忘了,拉菲酒本身不会带来固定收益,只有等到下一个买家接手才会实现增值。

不信的话再来看看2007年时一度天价的红木家具。在中国—东盟博览会上,曾经展出过一套价格为8000万元的老挝红酸枝家具,可后来同样在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会场,同样的家具标价跌至人民币19万元。没有买家愿意支付8000万元它就不再值8000万元,它值多少在于下一个买家愿意支付多少。

另外,古玩、名画、钻石和邮票这类商品也一样,它们本身不会带来任何固定收益,要想获取收益就只能期望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全都符合投机的基本定义。

为什么我反复说多投资、少投机甚至不投机才是最佳的理财之道呢?从上面几个案例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投资注重收入,是可控的,而投机是不可控的,它和赌徒的行为本质是一样的,由于信息极其不对称,就像赌徒总是输给赌场那样,散户多半要输给庄家。

这些道理说起来很简单,但真正做起来就非常不容易。因为从众心理作祟,人们多半喜欢追涨杀跌。所以一般大众投机的多,真正投资的人却很少。这也是普通散户赢少输多的真正原因。

不妨再回到上面那个红酒的例子,其实投资和投机的区别已一目了然。那位拍走了杰弗逊总统收藏的拉菲酒的有钱人,只有在不想收藏再次拍卖时,有人肯出超过他支付的价钱,才算获得了收益,属于低买高卖的投机行为;而罗斯柴尔德家族当年花费440万法郎购得的拉菲酒庄,每年产出35000箱红酒,以高额的价格向全球出售,其收益是投资产生的财富,毫无疑问,当属于最有眼光的投资了。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shixudejinronghuaerjiezuichenggongdetouzirendejinrongguanchashouj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