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管理电子书

誓言 白宫与最高法院

下载方式

誓言白宫与最高法院(剖析美国最高司法机构,解密政府高层如何博弈,理解美国内政外交政策在未来将如何转变)The Oath:The Obama White House and the Supreme Court
本书作者:[美国] 杰弗里·图宾

本书读后感· · · · · ·

极大程度上是因为图宾不寻常的写作手法,居然把严肃问题、既成案件写出了一丝悬疑味儿,这一方面是因为个人对此一领域的陌生,更重要的原因在于这些案件所涉问题和价值本身充满争议,因此也就契合了本书的主题:最高法院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免于党派政治的影响?这在目前来看几乎是越来越难了,大法官从提名的那一刻便已经处在政治场域,更不要说能够获得提名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自身政治取向;不管是司法能动主义还是宪法原旨主义,均在不同的时期获得青睐或者是拒斥,这一点有些讽刺,也再次确证了“法律作为一种美化的描述,用以调整掌权者的事务”,这让人有些失落。政治的技艺从来都是人的技艺,也正如图宾所说,政治失灵总会出现,从解决少数人的权利出发,最高法院作为终结性的力量实在让人向往。(肤浅如我,对每位大法官的人生细节产生了强烈兴趣)

我的学习笔记

2011年,安东宁·斯卡利亚与斯蒂芬·布雷耶一同出席国会听证会。 P13

他手中所持的摇摆票主导着诸多案件的最终结果。 P14

埃琳娜·卡根是奥巴马提名的第二位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P15

誓言 白宫与最高法院 经济管理电子书 第1张2012年,首席政府律师唐·维里利参加医保改革案言词辩论。 P16

中国的司法制度也在改革,这给了中国改革司法制度,以至改革整个社会的一个很好的机会。 P18

所以,我们的共和党总统比民主党总统要多,最近我们的民主党总统更多一些,而这一点也反映在最高法院里。 P19

这反映在一些问题的投票上。 P20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女性开始发起诉讼,希望司法体系可以保护她们的权利。 P21

比如说,一个建设项目,它应当建设还是不应当建设,它应当在这里建设还是应当在别处建设,会不会对环境有什么破坏,或者,这个项目是否应当继续,这些都是非常困难的问题。 P22

很多人,包括我本人,都认为那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判决。 P23

异议意见有时会以一种苛刻、不友好甚至颇具攻击性的方式批评多数派意见。 P24

”从那时到现在,这些政治问题都会不可避免地诉至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P25

正如《誓言》中的故事所述,大法官的提名和确认程序都与政治紧密关联。 P26

如此安排,背后的理念是:让所有法官看起来相近,几乎不可分辨,这样他们就更容易被假定为中立的法律适用者。 P27

打电话来的是戴维·巴伦[3]。 P30

誓言 白宫与最高法院 经济管理电子书 第2张

那是第二条第一款:“在他就职之前,他应宣誓或誓愿如下:‘我郑重宣誓(或确认),我必忠诚地执行合众国总统的职务,并尽我最大的能力,维持、保护和捍卫(preserve, protect and defend)合众国宪法。 P31

亚纳尔在邮件中询问,罗伯茨应该如何表述新总统的姓名:说不说中间名?仅仅用中间字母?还是仅用名和姓?亚纳尔和她的上司迈尼尔都认为,莫里森会把卡片转交给当选总统的代表。 P38

2009年1月8日,迈尼尔将克雷格的答复写入了纽道诉讼的书面证言,而这起诉讼不久后即被当地的联邦法官驳回。 P39

而在这个时候,罗伯茨按照定稿文本,开始背诵誓言。 P40

他把每一个案件的事实和法律都装进了脑中。 P41

一圈电话打下来,吉布斯得到的说法是,白宫认为宣誓仪式中的失仪不是什么大事。 P48

克雷格毫不吝惜地表达感激之情,而罗伯茨也回赠以同样的慷慨大方。 P49

那张画上的人物是国会大厦的建筑师本杰明·拉特罗布。 P50

某些相同的影响因素和经验塑造了第四十四任总统和第十七任首席大法官。 P51

但是,两人之间最显著当然也是最重要的差异与联邦最高法院的运作相关。 P52

在首席大法官厄尔·沃伦的主导下,自由主义如日中天,在那以后的两代人的时间里,最高法院在很大程度上被共和党人中的温和派控制。 P53

在上一代,最大的保守主义项目是原旨主义,即按照所谓制宪者们的理解来解释宪法。 P54

奥巴马崇敬包括法律人在内的民权英雄,但并不准备在事业上效法他们。 P57

如同许多致力于组织穷人的人士一样,奥巴马的工作很难做,而且也并不特别成功。 P58

在沃伦法院时期或者说布朗案时期,顶级法学院为最高法院作出的那些最自由主义的判决提供了智慧资源。 P59

罗伯茨以最优成绩毕业后,开始了在共和党党内的晋升之路。 P60

罗伯茨读哈佛时,批判法学尚未展开。 P61

在哈佛那个众声喧哗的时期,奥巴马始终远离战线,他习惯性地平衡着观察者与参与者的双重角色。 P62

在最高法院,人人都爱援引任职三十余年的拜伦·怀特的一句评论:“如果你换了一位大法官,你就改变了整个法院。 P88

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大法官们不能轻松应对变化,无论是同事还是办公室。 P89

罗伯茨上任第一年,在审的案件中只有一件是真正堪称重要的,而他不能参与其中。 P90

伊拉克战争刚开始,获得了公众极大的支持。 P91

他写道,美国军方在基地“行使专属管辖和控制权”。 P92

岁月并未消磨他足足六英尺的健壮身躯。 P93

读大学时,他在伦敦经济学院读了几个月。 P94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都很珍视时代给予的机遇,并参与了这一进程,但最最乐在其中的非肯尼迪莫属。 P95

肯尼迪写了一份更具扩张性的附议意见,行文体现出他的典型风格:“对源于行政和立法分支常规运作的法律报以尊敬,这在危机时刻会在某种程度上保障稳定性。 P97

在这起案件中,系争问题是:对联邦法院来说,“遗嘱认证例外”的范围是什么?如果联邦法院并未被要求认证遗嘱、管理财产或在州的监管下行使对不动产的控制权,国会是否倾向于适用遗嘱认证例外?什么例外?所有人都明白,从头到尾,这些问题乃至这个案件本身委实言之无物。 P98

十九岁的时候,她也有了自己的儿子,她在休斯敦一间小型俱乐部里跳异域风情的舞蹈(准确地说,她不是脱衣舞娘)。 P99

在大法官们听取关于联邦司法权中这一难缠问题的辩论时,法庭里人头攒动,盛况堪比布什诉戈尔案。 P100

类似地,罗伯茨还在最高法院赢得了另一个案件,判决结果是:一名女性死于火灾,她的家人却不能依据亚拉巴马州意外致死赔偿法起诉亚拉巴马州塔兰特市政府。 P122

斯卡利亚秉持高屋建瓴的宪法理论;罗伯茨不是这样。 P123

1929年,固特异公司在亚拉巴马州加兹登市建立生产基地。 P124

莱德贝特聘请了律师,然后,根据《民权法案》第七章反歧视法的要求,她将诉状呈至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 P125

正如接手此类案件的大多数律师那样,她的律师收取的是风险代理费,这意味着他们为案件工作近十年却一无所获(本案的情况就是这样)。 P126

但你没有理由认可,这种不平等的情况会持续下去。 P127

罗伯茨指派阿利托撰写判决书。 P128

冈萨雷斯诉卡哈特案中的首要异议还有待金斯伯格完成,但考虑到她对莱德贝特案的感受如此强烈,史蒂文斯还是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她。 P129

对于那些知道薪酬差别对待而只是等待、观望的原告,金斯伯格说:“明智的法官绝不会容忍这等不可原谅的疏忽。 P130

2007年5月29日,在阿利托宣读多数意见概要的时候,金斯伯格静静地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等待。 P131

更不必说,一系列决定构成的累积效应,让她的薪酬低于所有的男性区域经理。 P132

一切来得如此突然,年近古稀的莉莉·莱德贝特顿时成了名人。 P133

准确地说,相安无事的时期仅仅持续了十二个月。 P134

多数意见认为,环境组织无权阻止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将水污染物排放许可证[52]的管辖权交给各州。 P135

1969年,在越南战争局势最吃紧的时候,最高法院判定,艾奥瓦州的地方中学不能以三名学生佩戴反战黑袖章为由把他们赶回家。 P136

最高法院推翻了地方当局在肯塔基州法院宣示十诫的决定,但与此同时允许十诫继续出现于公园,该公园靠近坐落于得克萨斯州首府奥斯汀市的州国会大厦。 P139

饶是如此,布雷耶一进入最高法院,就尝试去了解宪法,以及宪法在美国史中的地位。 P140

厄尔·沃伦就任首席之后,引领美国进入种族关系的新时代,在更深层的意义上,他拯救了联邦最高法院这样一个机构。 P141

布雷耶曾在1964—1965年做过自由派大法官阿瑟·戈德堡的助理,那段日子靠近沃伦法院的鼎盛期。 P147

本院和下级法院数十年来始终坚守这一规则。 P148

它涉及民主的性质,对所有美国公民来说,民主必须是切实可行的。 P149

老朋友迪克·切尼[61]是他在福特班子中的同事,提出了提拔斯卡利亚的可能性,但布什总统对这个想法不感兴趣。 P150

但是,在最看重的案件上,斯卡利亚讨厌失败的结局,而在任职最高法院的岁月里,他在此类案件中输多赢少。 P151

斯卡利亚的受害者心态来得有点讽刺,因为他自己的事业一直处于上升通道。 P152

最高法院进入现代后,能将自己的司法理念引入最高法院的世界和事业的,仅有斯卡利亚、奥利弗·文德尔·霍姆斯,或许还要加上威廉·布伦南。 P153

长大成人后的许多年,在忙忙碌碌的生活中,斯卡利亚一度远离枪支世界,但他最终还是回归了。 P154

阿肯色州联邦地区法院的一名法官驳回了案件,理由是该法侵犯了米勒的第二修正案权利。 P155

民兵组织延续到了19世纪,而后随着1903年《民兵法案》的颁布,其功能正式被其他机构(如国民卫队及其他执法或军事机构)吸收。 P156

几乎没人呼吁进行枪支控制,因此也就没有理由挑战其宪法基础。 P157

全国步枪协会资助了一个名为“第二修正案学会”(Academics for the Second Amendment)的组织,该学会在各种会议和研讨会上呼吁从个人权利角度解读第二修正案。 P158

该条款在1997年遭遇挑战,最高法院以5:4的投票结果判定这一临时性的规定违宪。 P159

其中一些或全体大法官可能跃跃欲试要就某一问题作出裁决,但除非合适的上诉送上门来,否则他们没有机会这样做。 P160

全国步枪协会资助的第二修正案学会已发表大量文章,就连包括劳伦斯·却伯、阿希尔·里德·阿玛[65]、桑福德·列文森[66]等在内的一些自由主义学者也对从个人权利角度看第二修正案这一立场抱以某种同情的理解。 P161

莱维曾与年轻法律人克拉克·尼利三世一同给兰伯思法官做助理,后来尼利加入了司法研究所,这是一个偏向放任自由主义的公益性律师事务所。 P162

意识形态驱动的法律斗争,正是瑟古德·马歇尔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为民权事业、鲁思·巴德·金斯伯格在70年代为女性事业而奋斗的过程中所遵循的工作模式。 P163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shiyan-baigongyuzuigaofayua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