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哲学与宗教电子书

实用性思考的艺术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小理查德·威尔 (作者), 李江艳 (译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关于类推、演绎和归纳的使用,我并不打算再向你进行任何其他的解释,这是因为我有一个永不改变的信念。我坚信只要在开始时提供几条线索使思考朝着正确的方向出发,那么人类的心智绝对有能力为这些不同的思考工具找到它们各自的使用规则和具体方法。纵观此书,这个信念正是我创作这本书的目的所在,它与书中每一个章节的题目或许并不是多么贴切,但至少可以开始一个崭新的进程。

点赞、分享、投币 – 素质三连哦

我们已经说过,你面对的问题或许可以接受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通常来说,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或许不是你的第一选择,但是对于在日常生活和思考中所面临的大量问题而言,想要获得明确的解决方案是非常困难的,实际上你能得到的只有可能的解决方案——而且即使你想得到的只是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常常都会困难重重。

实用性思考的艺术我想说的是,当你寻求的仅仅是可能的解决方案时,凡是这种情况,唯意志论逻辑应该是你首选的思考工具。和形式逻辑相比,使用唯意志论逻辑最主要的区别是不需要你去构建一系列诸如“如果……那么,则必然……”这样的论证,让你遵循三段论的流程,只是会对基本陈述模式进行修改,之前的论证模式被替换为“如果……那么,则可能……”。

现在我来举几个例子说明这将如何改变你的推理过程。有的三段论会涉及某种不根据前提的推理谬误,然而当你寻求的只是一个可能的结论时,这种谬误对你来说也许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但是这样的三段论在形式逻辑中根本不可能被接受。

例如,有一天我在街上看到一个人来到消防箱前拉动了控制杆触发了火警报警器,因此,我得知附近一定有什么地方发生了火灾。然而,严格来说,这是一个不根据前提的推理,因为根据有人触发了火警报警器这一前提,并不能绝对而且必然地得出附近一定有什么地方发生了火灾这个结论。他可能弄错了,误以为自己看到了火灾,也可能是有人恶作剧,跟他开玩笑说发生火灾了。然而,因为你对绝对且明确的结论并不感兴趣,所以你完全有理由相信很可能附近有什么地方真的发生了火灾。你迷失在一种从形式逻辑来看根本不可能被接受,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却十分有用的三段论之中。

假设你这么说,“史密斯开车太快了,肯定会出车祸的。”毫无疑问,你在形式逻辑中犯了一个偶然性谬误。在限速范围之内,开车很快并不是导致事故发生的原因。糟糕的驾驶才是原因所在,而且如果一个人开车很快,但是他驾驶技术娴熟,那么当他的驾龄达到40年的时候都有可能不出任何事故。然而,因为快速驾驶和事故之间的关联性太高了,足以使你得出结论,但是这个结论仅仅是一个可能的结论,尽管它不能完全满足形式逻辑的严格条件,不过在唯意志论逻辑方面这个结论完全可以令人满意。

当你寻求的不是一个简单可行的解决方案,而是一个概率,同时这个概率和另一些相关因素之间存在一种模糊的、不确定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运用连续统一体来进行概率推理是非常好的选择。举个例子,勇气是艾尔谷犬的一种独特的品质吗?如果试图用形式逻辑来证明上述问题,你会发现这将是一个愚蠢的命题,因为你无法确定无疑地证明勇气是否是这个品种的犬类的特征。哪怕你运用唯意志论逻辑的推理过程来推断,然后断言勇气很可能就是艾尔谷犬独特的品质,我也依然无法确定你的答案是否能为大家在这个问题上带来什么较大的启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还有一种能够提供更多有用信息的方式,可以这么说,勇气是位于两极之间的一个连续统一体,其中一极是根本不存在任何恐惧的大无畏,而另外一极则是不可能发生任何冲突行为的极度恐惧。如果你想使用数学符号系统来将不存在任何恐惧设定为100%,同时将极度恐惧设定为0,在测量勇气的过程中,你可以用各个品种的犬类所具有的不同程度的勇气作为样本来填满这个连续统一体,然后以这样的陈述作为结束:鉴于爱尔兰雪达犬位于这个连续统一体的中点即50%的位置,艾尔谷犬大致位于85%的位置,相比之下,英国牛头梗犬则应该被放在接近于95%的位置。你并没有就这个问题给出一个确切的解决方案,不过你会得到一个相对而言不太精确但信息合理的解决方案,而且你还解决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证明了在这个问题上声称是确切的任何一种解决方案实际上都是错误的。

现在我们已经完成了整个思考工具清单的讨论,我并没有向你们提供关于选择和使用思考工具的详尽规则,而是给出了一系列我希望可以被证明是有益的而且具有挑战性的线索。尽管我并不希望如此,但是我知道你可能更乐于得到一套条理清晰的规则。如果把那些复杂而混乱的东西装订成整齐有序的小册子再交到你的手上,这样做当然会有令人满意之处,但是我可以想象到,你应该会像我一样对那种所谓秘方神药深感怀疑。真正难以做到的事情,比如良好地思考,是不可能用那样的方式学会的,也不该以那样的方式去教授。老老实实地面对思考艺术本身固有的困难,并努力从各处获得一些有益的帮助,这才是更好的选择,远比因为太过简化和太过拘泥于系统教条而犯下那种简单而愚蠢的错误要好得多。说完上面这句冠冕堂皇的陈词滥调却又不失为真理的说教,我想我们可以结束这一章了。

(1) 这里指20世纪上半叶。——译者注

(2) 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里说:“One swallow does not make a spring”,比喻凭个别现象草率下判断是不明智的。——译者注

我们通过不断地学习和实践把与思考的行为和艺术有关的客观原则带入生活,从而创造一种幸福的人生。这就是思考的目标。

更好地思考的目标是解决实际问题——在更好地思考的显微镜下观察真正的商业问题——行政问题的定义——管理人员的时间预算——运营——过多的员工会议——战略——人事,最重要的行政问题——员工评估表——聪明地使用图表——平衡未来员工的素质

英语中“艺术”(art)这个词来源于拉丁语中的ars,英语中“诗意”(poerty)这个词则来源于希腊语,而这两个不同语种的源词有一个共同的语义,都表示创作或者实行。“艺术”(art)这个词也表示创作或者实行。所以思考的艺术也就是思考的实行——将更好地思考应用在实际问题上面。当我们谈到思考的目标时,所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思考的目标或者目的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

在本书的第三部分,我计划向你展示将思考应用在一系列实际的商业问题上面。在本书的最后一章中,我还会为你说明思考在商业问题范围之外的一些应用。但是在我看来,如果我所举出的大多数例子都是取材于同一个领域,比如商业,那么对于读者来说,这些例子的实证效果可能会比我从许多领域中随机取材举例更强一些,而且也更不容易混淆。

在考虑将思考应用于商业时,我准备从一般的行政问题开始入手。而在接下来的章节中,我们有必要就宣传、运营、销售和管理等领域中的具体工作所面临的某些问题展开讨论。

现在我们最好先以明确几个定义作为开始。我认为,一名企业高级管理人员是一个被授予了某些正式职权的独立个人。一名运营人员应该直接监督工作,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己也要实际去做那些需要完成的工作。一家百货商店的采购员、一个制造企业的区域销售经理、一间工厂的领班——这些人员都是运营人员的典型代表。他们被授予了一定范围内的权力,而与此同时他们对工作的完成也负有直接责任。他们拥有对需要完成的工作的直接监督权,并且在这中间不存在任何级别的干预权力介入进来。虽然他们做不到仅凭自己的双手就完成所有的工作,但他们能够做到在工作现场始终用自己的双眼对所有工作的完成情况进行监督,因此他们对执行工作的方式也负有责任。搞懂这些运营人员和行政人员之间的区别非常重要,你要明白这两种人员之间不是在职务级别上有所不同,而是在工作类型上完全不一样。行政人员的工作是另一种类型的工作。

一名行政人员既不能完成我们刚刚讨论过的那种需要完成的工作,也做不到用他自己的双眼亲自监督工作中的几乎每一个细节,他几乎完全只能通过其他人员来工作。在大型企业中,管理人员会有好几个级别,高级行政人员会不得不通过其他人员来工作,这些其他人员本身也是通过另外一些其他人员来工作,而另外一些其他人员本身仍然是通过除此之外的一些其他人员来工作。我们稍后将详细地审视这两种行政职能在类型上的区别所产生的影响。但目前我所关心的主要是:这种区别是存在的,而且是一个很重要的区别。

这样定义的高级行政人员有三种职能。这些职能与运营、战略以及人事有关。我在前文中曾经提到过,正确的原则在一些明显毫不相干的领域中往往会重复出现。现在你可能会有兴趣来了解这种现象,因为刚刚所说的运营、战略以及人事就是高级行政领域的人文学科,严格来说,这和语法、逻辑以及修辞是古典领域的人文学科完全是同一个道理。

高级行政人员工作职能中的运营或者说是语法,在他消耗的全部时间和精力中应当只能占据极其有限的一小部分。我会设法为你定义这种限度。一名高级行政人员应该精确地将刚好够用的时间分配到他所负责的运营版块中,以用来完成三件事情。

既然这名高级行政人员对自己管理范围之内的全部工作职能是否处理得当负有最终责任,那么第一件事情就是,他应该拿出刚好够用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工作职能的操作阶段上,以用来确保这一阶段的工作处理得当。这一点很简单,要确保那些必要的职能已经全部被执行,也要确保已经全部被充分执行,还要确保结果符合合理的预期。总而言之,他必须知道所有事情从大体上看都是朝着正确方向发展的,而且没有任何重要的事情正在往错误的方向发展。

接下来,他就应该拿出刚好够用的时间来完成第二件事情,确保他与战略和人事这两个方面有关的各项行动都符合实际情况。除非这名高级行政人员的工作里里外外都能相当地贴近实际——可以获得真实合理的事实和数据来组成他脑海中的工作构思——否则他在政策和人事这两个方面付出的努力就会脱离实际情况,这就很容易形成离题万里而且毫无效果的无用功。

最后,这名高级行政人员应该再拿出刚好够用的时间用来施展他在运营版块中所拥有的某种独特才华,只要他拥有的才华在这个企业的全体成员中是最高水平的,他就要施展才华来为企业做出贡献,这就是第三件事情。假设一下,在我所工作的这个公司中,目前来说最有才华的宣传文案撰稿人就是我,除非我要离职去往另一个公司担任宣传总监。在这种情况下,要是我每年不亲自写一些能对整个公司的盈利产生重要影响的宣传材料拿去投稿,那我就是一个很愚蠢的行政人员。

我们现在来观察一下,在定义一名高级行政人员应该如何分配在运营方面的时间时,我都是这样陈述的,拿出刚好够用的时间来完成某些特定的工作目标。据此可以得出这个推论,即不能花费更多的时间。我想我也可以这么说“也不能少于够用的时间”,但是根据我的经验来看,那些具备脚踏实地和认真负责精神的高级行政人员,他们喜欢通过“把事情做好”来获得自己的薪水。这些高级行政人员中有很多人都觉得“把事情做好”的意思是做事情要亲力亲为地动手去做。同时这些人有一点怀疑思考并不是在做事情,而且还会因此产生一种愧疚感,或许你曾经听到过某位高级主管这样的言辞:“我一整天什么事情都没做,一系列的会议让我脱不开身。”要是这样,我认为如果他在会议中根本没有进行任何思考的话,那他的说法就是对的——他什么事情都没做。[电子书 分享微-信getvip365]

暂且说几句题外话,我知道有一个公司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试图遏制那些自由散漫的会议。只要是正确处理公司事务所必需召开的会议,不管多少公司都完全同意召开,不过公司对此还有一点特别坚定的要求,那就是这些会议应该是卓有成效的。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有四块标语牌被挂在了公司会议室墙上最显眼的地方。下面就是这四块标语牌上的内容:

关于会议所要讨论的问题以及讨论问题的顺序必须有预定计划,否则不得召开。每次会议的第一部分议程都应该包括该会议必须讨论的项目;第二部分应该包括在时间充足的情况下可以讨论的项目,但是能够推迟到下次会议讨论的项目除外。

因此应该为所有会议设置一个时长限制并坚持执行。

会议不应该被用来收集资料和进行研究,这些事务应该由一两名工作人员在参加会议之前来完成。会议应该被限制在对预先收集完成而且适用于当时的资料进行讨论的范围之内,同时会议的任务就是讨论这些资料并得出结论。这也要求每一位与会人员在参加会议之前必须完成对会议主题必要的初步研究。

所有出席会议的人员应该将自己的讨论范围限制在与预定计划所包括的议题相关的重要事项之内,而且不应该占用会议时间进行脱离会议主题的多余发言,或者就与会议主题有关但并不很重要的问题进行不必要的冗长讨论。

召开一定数量的会议的目的不是为了做出决定,而是为了根据决定分配责任。在重要的战略问题上,允许召开这种分配责任的会议,但是在运营事务和次要的战略问题上,高级管理人员应该主动履行所担任职务赋予他们的职权和责任;为他们的决定承担责任,并且按照他们坚信不疑的主张去大胆实施,即使之后的集体讨论有可能需要对他们所决定的路线进行一些改进。

尽管这些标语牌并没有摧枯拉朽一般彻底清除这个企业召开会议的积习弊端,但是有人告诉我,挂上标语牌还是有些帮助的,它们使用起来简单而有效。不管任何时候,只要参会人员认为另一名参会人员违反了规则,他只需要默不作声地指着墙上挂着的标语牌中他认为被违反的那一条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显然都是人之常情了。

我们再回到关于高级行政人员在运营方面分配时间这个问题上,我刚刚描述的那个问题有时候涉及高级行政人员委托的问题。有这样一种说法,一个人要是不懂得委托,那他永远也不能成为一名良好的高级行政人员。虽然我觉得这句话没有错,但是在我看来,这句话只是一句极少能派得上用场的概括。真正的问题与其说是一名高级行政人员是否去委托,倒不如说是他要委托的内容、时间、范围以及委托给谁。高级行政人员进行委托有各种各样的用途。对于目前的分析而言,我特别感兴趣的是下面这种用途,委托可以为高级行政人员节省一定的时间。正如上文中我已经指出的那样,节省这部分时间的目的在于将它用于战略和人事这两个真正至关重要的高级行政人员的工作职能上。

我们先来仔细考虑一下这两个工作职能中相对次要的职能——战略。在企业范围内,所谓战略的本质很模糊,而且战略这个词的使用范围非常宽泛。我知道每一个公司通常都会用到“战略”这个词的至少三种词义。有时候这个词表达的意思是意图,是指企业最高管理层的意图;有时候也会用到这个词通常表达的意思,只代表一个规定,并不等于最初的意图,或者是为了规范员工行为而发布的一条可能必须严格遵守的铁律;第三种是用这个词来表示这个公司的惯例或者习惯性行为。我之所以整理出“战略”这个词在用法上的差异,是因为我相信你也能想到有一些公司规定从未被转化成习惯性行为,同样也有一些习惯性行为从未曾作为公司规定被正式发布。

我应该解释一下“战略”这个词表达的第三种意思,“战略”在这里是指习惯性行为,主要是经营管理人员的责任。而就公司的规定而言,可能是经营管理人员的责任,也可能是高级行政人员的责任,具体则取决于规定自身的重要性和通用性,但只有意图才是高级行政人员关心的事情,而且意图作为“战略”这个词的基本定义,也是当我说到战略和人事都是高级行政人员应该关心的事情时所要表达的意思。只有最高管理层才能定义和重新定义一个公司的意图。这样的公司重大事项只有通过更好地思考才能较好地做出决策,而且把运营方面节省下来的时间用来较好地执行这项职能,这对任何一个公司来说都等于是挣到了很多钱。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shiyongxingsikaodeyish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