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句子迷

死人体重实验科学揭秘 证实灵魂是存在的(灵魂重21.3克)

曾有国外媒体报道,为解决人死后是否存在灵魂这一问题?对此,一些研究人员为此进行过各种各样有趣的实验,并例举了迄今实施的许多最奇异的来生实验。而死人体重实验,这不是此类实验的正式名称,但有人认为这一名称仍能表现它的特性。

埃及死神在丈量灵魂重量
埃及死神在丈量灵魂重量

1907年,美国马萨诸塞州哈佛山的邓肯·麦克杜格尔(Duncan MacDougall)医生将六个奄奄一息的病人放到一个特制的床榻上,在他们离开人世的那一刻测量其体重。根据麦克杜格尔实验结果,人死后的那一霎那的体重和死前比轻了21.3克。麦克杜格尔还在相同条件下对15条狗进行了测量,结果发现它们的体重并未发生可以察觉的变化。他通过这些实验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即人的灵魂有重量,而狗确实没有灵魂。麦克杜格尔的实验曾发表于《纽约时报》和一些医学杂志上。

接下来我们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死人体重实验科学,人究竟是否有灵魂。

以下内容引用自《断裂的阶梯:不平等如何影响你的人生》,仅供学习参考使用。

死人体重实验科学揭秘 证实灵魂是存在的(灵魂重21.3克) 句子迷 第2张

上帝、阴谋和天使的语言
 ——为什么人们会相信他们需要相信的

    如果你手上有28000美元,你会怎么花?买辆新车?付一栋房子的首付?还是还上你的助学贷款?劳德代尔堡(Fort Lauderdale)的戴安·迪瑟(Diane Duyser)选择把自己的28000美元花在烤芝士三明治上[1]——这可不是普通的三明治,而是能看见圣母玛利亚头像的三明治。这件事证明,此类奇葩到处都是——俄罗斯的村民崇拜桦树皮上的耶稣像;[2]一个威尔士家庭在一块瓶盖上沾着的马麦酱渍上看到了基督;[3]而一个纽约人则在他的脐橙上发现了主。[4]近些年来,“神圣家族”曾在奇多、椒盐脆饼干、洋葱圈和早餐玉米卷上显灵。[5]这个早餐玉米卷的售价也高达600美元。

这个偶然看到偶像形象的癖好被称作“空想性错视”。这不是一个新现象了。大卫·休谟(David Hume)在18世纪就注意到,在人类中存在一个“凭借那些他们能轻松习得的能力,把众生都想象成自我和变成任何事物的普遍趋势……他们在月亮上能看到人脸,在云彩上能看到军队;而且,通过一种本能的偏好就把邪恶或美好的祝愿归咎于一切,而它却不被实验和深思熟虑所修正,这也许会伤害我们,也许会取悦我们。”[6]

人们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在零食上看到神灵的“普遍倾向”呢?正如我们将要知晓的那样,这些形象与曾经经历过这些形象的人的大脑的关联程度,远比其同精神世界的关联更大。但是这些人并不是脑袋坏掉了。相反,他们正在从事一项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进行的活动,这项活动将秩序和理性带回我们的生活之中。随机性和混乱让人感到威胁,但是有秩序的模型使我们安心,让我们感到这世界是可预测的、值得信赖的和可控的。当人们在混乱中探测模型时,他们是在从一个明线太少、灰色地带又太多的世界中提炼意义。当然,我们并不是随便一种模型都看的。面孔的模型尤其常见,因为对于我们来说,面孔的信息量尤其大,宗教偶像的面孔则更具有唤起人情感的作用。当一种意义感是我们正在寻找的,我们就会产生一种史诗般的崇高感——古希腊人仰望星空,看见的是神灵和英雄们的星座,而不是跑腿儿小哥。

通常认为,我们对于周围事物的感觉是单纯地被事物本身驱使的。而且,我们总是想当然地假设,我们对于世界的信仰是被世界本身驱使的。但不管是我们的感觉还是信仰,它们同样也是被每时每刻存在着的需求和欲望所驱使的。譬如,我们饿肚子的时候会觉得食物格外美味;当我们觉得寒冷时,温暖让我们感觉更舒服;而当我们急切需要一个解释的时候,一些故事看上去就更真实了。在本章中,我们将探索不平等在权力、财富和社会地位上如何改变我们对于“真实”的感知,包括宗教体验和我们所珍视的信仰。我们都想生活在一个稳定可预测的世界里,在那里,每个人都是可控的,混乱也是可控的。我们也都希望生活在一个公正的世界里,在那里,好人有好报,坏人遭天谴。我们的大脑每时每刻都在高速运转,试图整理这个世界。但不平等穿着泥泞的鞋子闯进门,唤醒了门内的无序和混乱。

理解此事的关键:人类的大脑正是一种模式探测器。举例来说,视觉系统接受了一个持续变换光色与动能的弹幕,并试图从中建造一个稳定的三维世界影像。在这项工作中,大脑是相当有效的,比如今最先进的人工智能系统不知要领先多少光年。这不是因为人类的眼睛是非常精确校准的传感器(数码相机在某些方面比我们的眼睛“看得”更清楚),而是由于大脑在查找、逻辑跳跃和基于假设填补空白等方面的表现更加优秀。

你之所以能够捕捉到大脑在填补这些空白时的过程,是因为人类的眼睛有一种设计的癖好,这种癖好能够创造出一个视觉上的大工程。视网膜是一层覆盖在眼球背面的视觉感光器,它将光转换为神经信号。这些信号被视神经所负载,穿过眼球的背面到达大脑。但是视神经离开眼球的位置会留下一小块没有视觉感光器的光斑,因此每只眼睛都会有一块盲区。我们通常不会注意到这个小瑕疵,因为大脑从一只眼睛中获取的图像,会“填进”我们“应该”从另一只眼睛中看到的东西。只要有一只眼睛能看到另一只眼睛遗漏的部分,我们就不会注意到这个世界中存在着这样一个“洞”。

请支持正版电子书! 如侵犯到版权方,请联系 yigefanyi.com,站长核实后会第一时间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