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死亡的故事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大卫·伊格曼 (作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很有意思、很好看的书。“对于活下去的动力来说,有限的生命与不可预料的死亡时间都是必不可少的要素。”以死亡后作为切入点,探讨人生的意义。神是什么?我们死亡后会面临什么?我们本质是什么?读一读这40个关于死后生活天马行空的故事吧,你会有不一样的想法。


· · · · · ·↑点击获取书籍完整版下载↑· · · · · ·

小行星上驻扎着一群庞大的生物,它们管自己叫收藏家,而我们正是它们制造出来的产品。收藏家在宇宙的时间尺度上进行了无数的实验,它们一次次细致地来回调节星系的参数,令宇宙产生大大小小的爆炸;它们拨弄着基本的物理常量,令其产生一丝一厘的波动;它们不停地削铅笔,然后又眯着眼睛看向望远镜。当一个未解之谜被收藏家破解后,它们就会摧毁这个宇宙,回收所有的材料,继续下一项实验。

我们在地球上的生活正是它们的一项实验,这项实验研究的问题是:为什么人们总是相互依附在一起?为什么有些关系和睦融洽而有些分崩离析?它们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如果它们中的理论家无法找出端倪,它们就会认为这是一个有意思而值得探索的问题。于是,我们的宇宙得以生生不息。

收藏家利用生活进行参数实验:男人与女人相遇,但很快就错失彼此。他们在图书馆里擦肩而过,在城市公交的车门处擦肩而过,只有一刹那的时间,他们留意到彼此的存在。

死亡的故事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和五光十色的世界里,男人和女人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并相遇。收藏家想要知道的是,他们如何处理人生计划中各自的内心向往?他们会改变自己的选择与计划吗?收藏家用小行星削好铅笔,继续进行细致入微的研究。

它们研究本未相互依附,却因为环境走到一起的男男女女,研究因为责任而被迫相守的人,强迫自己去依附对方并学习寻找幸福的人,离开了依附关系就无法生存的人,还有与依附关系进行抗争的人,以及那些并不渴望陷入依附关系却身陷其中的人。

当你死后,你会被带到一组收藏家面前。它们对你进行盘问,试图理解你的动机。你为什么要中断这段关系?在另一段关系中,你看重的是什么?某某似乎就是你的真命天子,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它们尝试了,但还是无法理解你,于是只好将你送回去,看看如果再进行一轮实验,它们会不会更明白一些。

正是这个原因,我们的宇宙得以继续存活。

收藏家的工作时间已超期,也耗尽所有预算,但它们还无法为这项研究得出最后的结论。它们痴迷于此,就算是它们当中最聪明的家伙也弄不清楚它们有多么痴迷。

微生物

我们根本不会拥有什么死后的世界。

死后,我们的尸体会立刻开始分解。分解结束后,微生物大军将如同潮水一般离开,前往更好的去处。

这可能会令你认为神根本就不存在,但你恐怕错了。神只是并不知道我们的存在而已。由于我们处于无法被识别的空间尺度上,神意识不到我们的存在。神只有细菌那么大。他并非存在于我们体外,也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是存在于我们的体表,存在于我们的细胞里。

神以自己的形象创造了生命,他的集合正是微生物。在神的棋盘上,微生物与宿主展开旷日持久的争夺,在共生与感染之间钩心斗角,直至菌群赢得统治地位;在神的棋盘上,善与恶在表面蛋白、免疫力与抵抗力的战场上展开正面交锋。

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存在就如同一个异类

作为这些微生物生存的背景,我们并不会干扰它们的生活方式,因此,它们也就不会注意到我们的存在。我们既不是进化的选择,也无法被微生物的神祇通过雷达探测到。

神和他的微生物组织对我们所创造的丰富的社会生活、城市、马戏团和战争一无所知,它们对我们的互动的了解就好像我们对它们的了解一样有限。即便我们跪拜祈祷,微生物也自顾自地执行着永不停歇的惩罚或奖赏。微生物无法察觉到我们的死亡,这对它们来说只是重新进行分布、朝着另一处食物资源进军罢了。

因此,虽然我们以为自己位于进化的顶端,但只不过是一些营养基质而已。

但是,请不要因此而垂头丧气。我们拥有强大的能力,足以改变微生物的世界。

想象一下,有一天你选择在某家餐厅就餐,不经意地将指尖上的微生物留在了调料瓶上,并传递给了坐这张餐桌的下一位食客,而他刚好要乘坐国际航班前往突尼斯,于是这些微生物就被带到了那儿。

对这群微生物而言,它们失去了自己的家庭成员,这就是宇宙惯常的运作方式,神秘而残酷。微生物向神寻求答案,而神只能将这一切归因为他无法控制也无法理解的统计波动。

恶性循环

死后,你发现造物主是一种渺小又愚笨的生物。它们看上去与人类相似,但是更小,也更野蛮。它们特别笨。讲话的时候,它们会把眉毛拧成一团,努力理解你话里的意思。如果你讲慢点儿,它们可能更容易理解,有时候边讲边画图也有帮助。讲着讲着,它们的眼神变得呆滞,装作听懂了一般连连点头,实际上它们已经完全跟不上谈话的思路了。

友情提示一下,当你在死后世界清醒过来时,你周围全是这些生物。它们会在你身旁相互推搡,伸长脖子,吵着嚷着要看你一眼。它们一个个地向你提出同一个问题:“你有答案吗?你有答案吗?”

不要害怕,这些生物很善良,并无恶意。你可能会问它们在说什么。它们就会把眉头拧作一团,逐字逐句地钻研你说的话,仿佛那是一句艰深难懂的谚语。而后,它们会小心翼翼地重复:“你有答案吗?”

“我到底在哪儿?”你可能会问。

某个抄写员会把你说出的每个字忠实地记录下来,以供日后查阅。这些生物之中的母亲和女儿从瞭望台向你投来充满了希冀的凝望。要理解你身处何方,我们最好先来补充一下背景知识。[电子书 分享微-信getvip365]

在这些生物的社会发展过程中,某个时期,它们开始好奇:我们为什么在这里?生存的目的是什么?这些问题太难了,于是它们决定创造出超级计算机来寻找问题的答案,而不是直接去回答这些问题。它们认为这么做可以化难为易。因此,它们投入了几十代的努力来打造这一切。而我们就是它们所创造的机器。

在它们的社群中,元老一辈认为这似乎是一个聪明的策略,但它们忽略了一个问题:它们创造的机器比它们更聪明,也更复杂,而它们并不具备理解这些机器的能力。当作为一台机器的你老旧破败并停止工作时,你的软件会重新上载到它们的实验室中,它们就能够对你进行研究了。这就是你醒过来的地方。当你发出第一个声响后,它们马上聚集到你身边,想要搞懂一件事:“你有答案吗?”

它们并未意识到,在它们将我们丢进实验容器之后,我们没有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我们创造了社会、道路、小说、导弹发射塔、望远镜、步枪……各种各样属于我们自己的工具。它们很难发现我们的进步,也难以理解这一切,因为它们理解不了复杂的事情。当你试图向它们解释所有这一切时,它们很难跟上你的语速,听懂那高深莫测的内容,所以它们开始呆笨地连连点头。这让它们感到悲伤。有时候,它们当中最具洞察力的个体会蜷缩在角落里哭泣,因为它们知道计划失败了。它们认为我们已得到了那个答案,但我们太先进了,无法在它们的水平上与其进行沟通。

它们没有料想到,我们并没有找到它们想要的答案,我们首要的任务是为自己寻找答案。它们也没有料想到,我们自己找不出答案,于是创造了异常先进的机器来解答自己的谜题。你试图向它们解释这一切,但你的努力全是徒劳。这不仅是因为它们无法理解你,还因为你意识到,我们对自己创造的机器同样知之甚少。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siwangdegush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