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哲学与宗教电子书

思维:关于决策、问题解决与预测的新科学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思维:关于决策、问题解决与预测的新科学
本书作者:(美)约翰•布罗克曼

本书读后感· · · · · ·

此书集合了决策研究领域的各种大家,对于行为经济学研究的启发非常大,尤其令人佩服的是各位讲者学术研究如此之深,但是道理讲得如此之浅显易懂。这些讲者的很多书已经出版了中文版,这本书相当于是综述了讲者研究的前沿观点。其他收获包括:(1)塔勒布关于经济学家模型(模型和真实世界不匹配、多为正向模型、样本少时理论产生混杂干扰等)增加世界风险的观点,值得警惕。(2)睾丸素的研究提到了挪威的数据库,2018年PNAS发表的龙凤胞研究就是用的这个数据库,但是这本书的作者是进行生物学研究的,为了防止干扰,主要进行了单胞胎研究,没有用到挪威的数据库。(3)评估研究结果对世界的影响,这应该是学者的责任,不过很多研究这个评估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根本就不会对世界有影响。

我的学习笔记

正是因为理性辩论和科学质询在释义和道德问题领域内的疲软无力,许多人才会寻求宗教教条主义和超自然学说的解释,进而催生教派争端。 P19

思维:关于决策、问题解决与预测的新科学 哲学与宗教电子书 第1张还有最后一点,为什么当自身利益和自我表现的机会受到威胁时,我们的推论能力会倾向于极度偏斜?在社交场合处于不利地位时,最明智的处理方式难道不应该是对情势做出准确的判断,然后才能更好地进行掌控吗?根据默西埃和斯佩贝尔的理论,这些问题的答案是:推论能力存在的目的本来就不是让人看清形势。 P29

科学很好地展示了何为良性的社会互动,我们聚在一起,互相寻找他人推论中的瑕疵。 P30

休谟有一段著名的话:“理性是且应当是激情的奴隶,除了服从激情和为激情服务之外,不能扮演其他角色。 P31

你可以把相机设置成手动模式,这样就可以自己调整光圈和其他各种各样的参数。 P43

对于新出现的事物,我们也可以有意识地、主动并且灵活地进行思考。 P44

尽管如此,我也相信有不少人认为我们不应当摄入太多这种类型的食物。 P45

我认为在道德心理学中也经常见到类似的情景。 P46

面对这种情形,多数人给出的回答是他们觉得这样做不行。 P47

实话实说吧,其实我是被一对狼养大的,我和同龄人相比错过了太多,可想而知这样的童年生活也愉快不到哪儿去。 P68

思维:关于决策、问题解决与预测的新科学 哲学与宗教电子书 第2张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现在已经把视角转向了大脑和进化,许多人认为凭借这两样我们就可以解释所有的东西了。 P69

那么,说了这么多,和道德又有什么关系呢?对,正如我早先在讨论中对麦金太尔(McIntyre)的引述,道德的本意并不是救赎个人或者促进个体完满,相反,它只是一系列帮助许多人生活在一起的规则。 P70

人们在生活中遵从道德规范的原因是他们顾虑自己的名声,而个人声誉建立在长远的社交关系的基础上。 P71

情绪可以通过许多微妙的方式影响我们的推论,我想在这里简单介绍其中的一种。 P95

我们需要道德准则,或者说至少理性的人认为我们需要道德准则。 P96

这是两大宽泛的道德准则之一,我们称之为功利主义,结果论相当于更宽泛的功利主义。 P97

这些信念中的某一些恰好涉及道德。 P98

但是对那些被告知试纸没有变化就代表得病的人,他们会坐在那儿不断地重复测试,你可以想象一下他们一遍又一遍地把试纸放进嘴里,然后拿出来看有没有变化的样子。 P99

我们希望知道,人们是不是只是把不同的道德准则当作顺手的工具使而已。 P100

我们研究的目的是试图寻找一种决定人类动机的天然源头,而我们发现政治成了道德信念当仁不让的天然来源,因为政治在很大程度上诞生于道德观念的差异,正如乔纳森·海特一针见血指出的,所以我们想要看看保守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秉持的道德信念以及他们对这两种道德准则的拥护程度,另外还有他们是否对自己的信念有哲学家和心理学家们所认为的那种“如一性”。 P101

我想告诉大家我们用相同的方式检验了所有假设的情境,而在完成试验之后如果你问参与者:“你觉得在道德困境里国籍或者种族该不该成为考虑的因素?”人们会毫不犹豫地否认说:“不能。 P106

我们问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你能认同他的做法吗?”大多数人回答说:“不能。 P107

而这么做,很可能会有效果。 P108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够以科学家的身份来研究这些课题,且做到了没有偏倚。 P109

这时候你思考的问题就是:他们在干什么?他们想要怎么样?结果会如何?你想要的仅仅是从面对的情景里抓到一些关于事实的客观信息。 P110

按照柏拉图的说法,观念想法在某种程度上强行进入我们眼中,这就是我们感觉的途径。 P136

关于第一系统和第二系统,或者第一类机制和第二类机制(基本就是一回事,你可以将第一类机制和第二类机制看作第一系统和第二系统)。 P137

关于如何解释这些现象,还有很多有趣的讨论:莱达和约翰提出了一种关于进化论的解释。 P148

什么是“人”?什么又是意识?眼下,人们对于这两个问题的探讨真可谓如火如荼,热情不减。 P150

他们会想当然地认为人天生就具有智力,人类体内有某种东西让我们生下来就会思考、能感受、敢决断,这种东西基本上就跟一个擅长解决问题的达人或一台计算器无异。 P151

更重要的是,感知的结果是指导我们下一步行动的根据。 P152

舞蹈本身不仅能够很好地作为意识的喻体,观赏舞蹈表演这一行为也能够作为我们理解现象学范式的典型例子。 P153

我特别感兴趣的一种体验是人们能够理解图片并从中获得体验。 P154

就在不久前,一些心理学实验室(比如奥瑞根的实验室)完成了一项非常有趣的研究,它们试图证明眼球的运动和环境刺激对吸引和引导注意力的重要性。 P167

但是人类的大脑可没有客观现实那么擅长保留信息。 P168

我从踏上研究之路的那天起就在关注这个问题,经年累月直到今天,而我发现这个问题本身就有谬误。 P170

据此,我们可以把所有语言分为允许主语省略和不允许主语省略两类。 P171

戈登讲不出毗拉哈文化里没有这些东西的理由,所以他很可能会说:“我觉得没有原因,碰巧罢了。 P189

如果你到那里去卖消耗品,比如一个毗拉哈人跟你买了两斤左右的糖,你把糖倒进碗里,他们就会当着你的面把糖一口气吃完。 P190

首先,它的篇幅长达25 000字;其次,即使是把它放到一本语言学期刊上,也太具有争议性了。 P191

我和任何人一样,非常期待一个有关人类自由意志和道德责任的自然主义理论,但是我觉得科学家应该比其他人更好地思考这些话题。 P211

这些都是谎言,他们只要不傻,就会知道这些都是谎言。 P212

琳达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采访者,她获得了采访对象的信任。 P213

他们不能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绝不可以动摇他人的信念。 P214

但是,如果像我和琳达一样研究一段时间的话,你就会意识到就是如此,他们早已不知道说实话的感觉了。 P215

如果事实证明,那些低收入的外行人士比拿着几十亿美元预算的专家表现得还好就很尴尬了,这可能会带来不稳定;如果事实证明,拥有几十亿美元预算的机构中的初级分析师们比高管表现得更好,也会带来不稳定;或者事实证明,那些首席执行官在预测战略性商业危机时不比他的下属们表现得更好,也是很打脸的。 P232

这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类似赛马的层面,以及基础科学的层面。 P233

当人们在超市里选择不同的产品时,很多情况下都会进行名称的再认。 P255

作为一位被同行高度赞誉的演员,他那时正身处演艺圈名利场的中心……全美杂志的封面、女人、欢呼……当然还有更多的工作。 P257

但认知错误可能更像是光学错觉,而不是文盲。 P258

其带来的结果就是,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会产生系统性的错误,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的经济决策通常都达不到最优。 P259

可能你有一种视力缺陷,可能靶子的重量有问题,也可能这个房间里有气流。 P260

我并不是说这些事件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P261

例如,如果你在实验中让一个被试预测自己得到医生或计算机对自己人格的负面评价时的感受,他的预测会非常糟糕,而且他会认为在这两种情况下一样糟。 P262

假如我们观察到的是一种真正存在的症状而你又能证明它是真实的(虽然这通常很难做到),然后你会问:“我们如此精密的大脑机能中,是什么导致了这些奇怪的症状呢?”关于这个问题,最先要考虑的两个前提是:这是真的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第三个问题是,谁在乎它?这有什么意义?如果想要研究取得进展,想让人们关注我们正在研究的现象,这三个问题中的每一个都需要得到解答。 P278

但是,有的时候你会遇到一种病症,并且不确定它是不是一种罕见的症状,即使你可以在临床心理学的“圣经”《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中找到它。 P279

但是,如果在基因修剪中出现了问题,相邻的脑区未能成功区隔,比如成年后颜色和数字脑区还存在着联结;如果基因选择性地在梭状回中通过转录因子(transcription factors)进行表达,比如它在梭状回进行表达,那么你就会拥有数字与颜色的联觉。 P286

那么,这些和联觉有什么关系呢?隐喻到底是什么?联觉看起来就是将无关的概念和想法联系起来,是不是这样呢?如果是同样的联觉基因,而不是在梭状回中有选择性地表达,从而产生这种奇怪的数字和颜色联觉的现象;如果它发生在整个大脑皮层里,那么你更有可能将那些看起来毫无关系、涉及众多脑区的想法和概念联系在一起。 P287

如果基因让我们变得更加具有艺术感、创新性和擅长隐喻是一件好事的话,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这种基因呢?好吧,这个问题其实很蠢,因为进化需要时间。 P288

虽然10次电话中有9次我无能为力,但我时常能弄明白大脑里发生的事情,也就会发现一些非常有趣且重要的事情。 P289

威尔逊做了很多著名的研究,从“原因分析”(当人们被要求说明决策原因时,他们通常解释得都很差)到“情感预测”(人们不能预测未来事件带给他们的感受)。 P304

我学习心理学的一部分原因,是我觉得这是一种可以帮助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法。 P305

我在研究生院做的第一项研究测试了这样一种故事编辑的干预方式。 P306

关于这个问题有很多著名的例子,例如反毒品计划D.A.R.E.。 P307

在自助书籍行业里,有一种叫作“18个月法则”的东西,主要指最有可能买一本自助书的是那些在18个月前买过的人。 P308

社会心理学在20世纪50年代成为心理学的一个分支,主要是由逃离了纳粹政权的德国移民发起的,库尔特·勒温(Kurt Lewin)是最具影响力的代表人物。 P309

像我和丹·吉尔伯特这样的人,以及其他很多人都将社会认知作为理解人们对自己和社会的看法,以及这些看法如何影响人们行为的一种途径。 P310

我最终的长期目标,就是了解那些之后发展为精神分裂症的青少年的大脑发育模式。 P323

首先,我们从这个数据集中知道,在许多不同的皮层区域,大多数皮层灰质(大多分布在大脑皮层、大脑表面,并且包含细胞体和突触,也就是细胞之间的联结)在儿童时期都会增长,在童年的中后期或青春期早期达到顶峰,然后从青春期到20岁甚至30岁之间会急剧下降。 P324

这一切的功能性结果就是,髓磷脂作为绝缘子加速了从细胞到细胞的信号传输。 P325

一种可能性是他们使用不同的认知策略来完成这些任务。 P326

如果大脑的这些部分发生了如此巨大而显著的变化,却不会对行为产生任何影响的话,也实在太诡异了。 P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