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传记电子书

苏珊·桑塔格全传Susan Sontag:The Making of an Icon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美] 卡尔·罗利森 (Carl Rollyson) / [美] 莉萨·帕多克(Lisa Paddock)

Susan Sontag:The Making of an Icon

读她的《论摄影》和《在美国》时不知道她是一个学术明星,她的一生都在为塑造一个理想的自我而努力。聪颖早慧,人生目标明确,少年时期就想成为“思想巨匠。像海绵一样汲纳世界的各种思想观念,超乎想象的博览群书。很早就超越同龄人成为别人关注的焦点,从一所大学到另一所大学,在历史和现实的思想海洋里自由游弋。卡夫卡和托马斯.曼都曾是她的男神。但是她却在17岁和老师里夫结婚,19岁生下儿子,然后迅速从婚姻的束缚中出逃。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在文学界闯荡。在思想价值观的确立上经历了诸多曲折,进行了几种跨界工作的尝试,她是文学评论家(偶像级的)、小说家(窃以为算二流吧)、电影制片人和导演、演员、平面模特、戏剧家,多重社会角色。她也是经过异性恋的隐匿化同性恋者,也是独立、执著的普通人。温和的女权主义,擅长将文学与时尚结合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记忆的碎片将她带回到早期的这个阶段:走过皇后大道用木板隔开的房子;1939年春天去世博会,(明显是第一次)看到了侏儒;上床睡觉前伏在妈妈“瘦骨嶙峋的胸口”啜泣;想“表现好些”,记得她妈妈曾如何掴她耳光。 P15

对于喜欢东奔西跑的米尔德丽德来讲,可能非常不容易适应做母亲带来的巨变。 P16

她希望给人以印象,她与遥远的地方有联系,而中国,她后来说,似乎是“人能去的最远的地方了”。 P17

1949年春的一天,哈丽雅特·索姆斯,当时是伯克利分校低年级学生,在一家书店打工,她看到绝色美女苏珊·桑塔格走进书店。 P34

与苏珊一样的是,她知道自己长得具有戏剧性,引人注目;与苏珊不一样的是,她身上没有任何怯生生的成分。 P35

苏珊·桑塔格全传Susan Sontag:The Making of an Icon 传记电子书 第1张

然而,女同性恋的生活似乎是无所寄托的、狂乱的,即使苏珊努力引用济慈的话来安慰自己,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什么都不确定,除了内心情感的神圣和想象的真实。 P36

他轻视部门特权,维护推崇经典的莫蒂默·阿德勒,老师们对此一直持反对意见。 P37

这个身材高大威严的人对她那可怕的中学教育能够知道些什么呢?他知道驾驶员学习班吗?他知道老师布置学生阅读《读者文摘》吗?知道乱扔在学校草坪上的安全套吗?他知道躲在隐秘处卖大麻香烟的奇卡诺(4)男孩吗?他知道她的一个同学持枪抢劫加油站吗?桑塔格1949年12月29日的日记讲述了一个不同的故事。 P41

她师从像神学家保罗·蒂利希这样的名家,1956年(在她参加预考时),她所在的系把她排在“哈佛和拉德克利夫19名博士候选人第一名”。 P46

作为一部心理学上性格与命运的小说,它比霍桑的任何小说都明显深刻很多。 P47

见人家第一面,才说了句你好,他就会以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对她动手动脚,令旁人惊讶得目瞪口呆。 P48

与他们一样,弗洛伊德将感性与知性割裂开来,致使人们长期以来坚持认为,女知识分子不那么有女人味,而有着男性的头脑,因此,将人类一半的成员置于一种被动的角色。 P49

苏珊·桑塔格全传Susan Sontag:The Making of an Icon 传记电子书 第2张苏珊的胡搅蛮缠促使哈丽雅特自己找台阶下:即使苏珊床笫功夫很差劲,但她还是令人愉快的,不过,哈丽雅特不喜欢她的味道——而且,根据桑塔格自己的日记来判断,她是个邋遢人。 P55

确实,希波赖特尽管是一名隐士,却也迷上了演电影,因为它提供了一种经历,就是成为自己的梦的旁观者。 P74

她引用了阿伦特的评价,并补充说:“我们发现了一位大作家……我们认为,苏珊·桑塔格很快就会与玛丽·麦卡锡和伊丽莎白·哈德威克这样的作家-评论家齐名的。 P75

桑塔格也能从《女士家庭》《麦考尔》《时尚》这些杂志的改版中获益——所有这些杂志恰如贝蒂·弗里丹的传记作者朱迪丝·亨尼西所说的那样,“正在重塑自我形象”。 P76

阿尔弗雷德·切斯特深爱的艾琳在受罪,在快乐与恼人的平静之间摇摆,这一切,他惊恐地看在眼里。 P79

她脱颖而出的标志之一就是1963年2月,她出现在后来被称为“全美最成功的知识分子杂志”《纽约书评》的创刊号里。 P80

正是这种小集团性质使得切斯特于1963年逃离曼哈顿,去了摩洛哥。 P81

与此相仿的是,苏珊·桑塔格能够在世界上几个国家的首都过着她喜欢的女同性恋生活,她一方面与先锋人物玩在一起,另一方面却又精心扮演一种能让《小姐》杂志和罗杰·斯特劳斯接受的角色。 P82

桑塔格希望旁人别来烦她:“只要不受打扰,有个干活的地方……只要能出版著作,有足够的钱去买书、看电影、听歌剧,那我就心满意足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想成名。 P89

苏珊·桑塔格还会待在别的什么地方呢”?面对桑塔格这位成功人士,切斯特做好了心理准备,生怕她会诱惑他的摩洛哥男朋友德里斯——他是双性恋,尽管没有证据表明她真这么干了。 P100

他们描述他可爱、讨喜和乐于助人的一面,这在他的通信中极少表现出来。 P101

桑塔格加在“完整的”和“分裂的”这两个词上的引号标示出其观点的弱处,好像在某种层面上,她怀疑已经无法运用自己的智力了。 P116

与美国这个“癌症社会”相比,古巴产生了一种令人感到信服的爱国话语。 P117

据《纽约时报》1998年9月14日的一篇文章说,“成堆的尸体用卡车拖走,灭火水龙带用来将鹅卵石上的血冲洗干净”。 P118

西格丽德·努涅斯是戴维·里夫的前女友,曾经一段时间和里夫及桑塔格住在一起;后来遇到卡洛塔——一个有抑郁症和紧张症倾向的异常兴奋的人。 P127

当然,寻找彻底的沉默便意味着过一种活死人的生活,或者就意味着栖居于死亡本身之中,即迪迪、苏珊·陶布斯和朱莉娅所选择的结果。 P128

桑塔格声称,哈德威克的作品被认为是过于精英、过于炫耀才能和天赋了,而且对女权主义运动所倡导的平等伦理不够尊重。 P146

对桑塔格的观点更具打击力的是索尔克尔德的报道:“其他艺术家之前和后来也都拍过努巴人类似的照片。 P147

失去家园的强烈感受迫使乔伊斯、布罗茨基和桑塔格这些作家向文学要生活,同时找到至少接近于他们所理解的文学王国的真实之所。 P163

这顿饭似乎是对她指责他反犹太的回应;对她的指责,他回应说他是“反一切的”,还补充道:“难道你不是吗?”他们之间的通信会继续保持十年。 P164

欧茨在短篇小说《我的华沙:1980》里写到了桑塔格:“魅力四射的朱迪丝·霍恩,令人妒忌,记者的相机对着她直拍……吸引人的眼球,随意中包含了主动出击”,她的脸长得“有点像斯拉夫人”,“黄褐色的皮肤……未施粉黛”,以“银铃般清脆而无畏的”声音对波兰听众发表讲话。 P179

正如她对采访者查尔斯·鲁阿斯所说的那样:“我当时的感觉就像我想象一个画家有的感觉一样。 P188

”里夫接着给纳瓦斯基和波利特两个人都回了信,重申他怀疑《国家》杂志是在报复,并称肯德里克是个人恶意在作祟。 P189

《艾滋病及其隐喻》在一个政治化了的氛围中面世,这一氛围几乎把桑塔格要说的一切都归入一个个急切的呼吁之中,呼吁政府必须重拳出击,采取行动,治愈艾滋病。 P215

好像她对同性恋美学有免疫力似的——她确实不承认同性恋美学的存在,而是退回到关于同性恋的含含糊糊的陈词滥调之中。 P216

桑塔格生活其中的背景在其写作中均未有所反映,仿佛她生活在一个与“同性恋”相隔离的异性恋世界中一样,这自然让某些男女同性恋作家感到郁闷。 P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