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传记电子书

天路归程惊喜之旅C.S.路易斯自传系列

下载方式

本系列包含 《惊喜之旅我的早年生活》 和 《天路归程》 两册


本书作者:C.S.路易斯

C.S.路易斯自传系列(认识一个更真实的路易斯,全2卷)

这书,要是现在来写,我就能将自己跟这些思想家之间的争端,弄得更为尖锐。他们中间有个人,将浪漫主义形容为“溅溢出来的宗教”(spilled religion)。我接受这一形容。我也同意,有宗教信仰的人,不应该将它溅溢出来。可是,难道由此可以推出,要是有人发现它溅溢出来了,就应扭头不顾?要是这里有个人,对他而言,地板上这些亮晶晶的水珠,就是一条路径的踪迹,老老实实顺着这条道路,终将引领他尝到杯中佳酿——这又当何论?从人的角度看(humanly speaking),要是并无其他可能路径,又当何论?这样去看,这十余年我一面跟反浪漫派争战,一面又跟亚浪漫派(本能的门徒,甚至是胡扯的门徒)争战,我相信,这些争战还是有着永久的兴味。我的寓言中的主导意象,就出自此两面争战——“北部”贫瘠冷峻的石原,“南部”发出浊臭的沼泽,两者中间的那条大路,才是人类唯一可以安全行走的。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剧中人物拉山德说:“一个人吃饱了太多的甜食,能使胸胃中发生强烈的厌恶,改信正教的人,最是痛心疾首于以往欺骗他的异端邪说。 P31

我倒要说,”安立甘评点说,“恨一切折衷与妥协——恨一切托词,说在大峡谷此岸,还有着良善或美好,哪怕只是说有着尚可忍受的临时栖身之所。 P128

因而在我的梦里,我看见苦力和美德向北进发,约翰则留下来跟这三位苍白人在一起。 P129

更长一点的引文是:“我决不赞美一种德行过度,例如勇敢过度,除非我同时也能看到相反的德行过度,就像在伊巴米农达斯的身上那样既有极端的勇敢又有极端的仁慈。 P138

在神的劫难(Ragnorok)中它们曾代表巨人出战,后来逐渐演变为类似矮人(dwarf)的怪物,依旧住在地下,但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高大强壮,也不像以前那样残暴,不过仍然喜欢偷窃儿童或女人,而且在智力方面比它们的先辈略高一筹。 P139

天路归程惊喜之旅C.S.路易斯自传系列 传记电子书 第1张

从今天起直到世界末日,克里斯品节这个日子永远不会轻易过去,而在这个日子作战的我们也一定永远受到人们的纪念。 P140

难道特洛亚城这个名称永远消失了吗?难道我就永远看不到使我怀念赫克托尔的赞土斯河和西摩伊斯河了吗?起来和我一起去把那些倒霉的船烧掉吧。 P141

如果我们和他都同意这些规矩,他和我们都加以复制(copy)的共同基源,又在哪里?使得他的说法和我们的说法都对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关于规矩,虽然就跟道路的情形一样,我们必须说,的确我们只是发现它们,而不是造了它们。 P156

天路归程惊喜之旅C.S.路易斯自传系列 传记电子书 第2张他们没有意识到,更换伴侣之后,新的爱情就像往日的爱情一样会立刻失去魅力。 P196

你或许以为自己死了,但那只是一个梦;你可以认为自己已经醒来,那也只是一个梦。 P197

就他们之间,站着个女人,有点像理性,又有点像柯克妈妈,光彩照人。 P198

……假设有位善者来帮他,让他明白周围一切东西的本质和用法,给他制定正确使用这些东西的规矩,那么,如果他遵守这些规矩,他显然会得到幸福,不会再饥寒交迫。 P209

他们从峡谷里上来,正好就在大路跟峡谷的交汇处,柯克妈妈的座椅就在那儿。 P210

因为他眼睁睁看见,有人手臂上好像长出一个东西,慢慢剥离自身,成了一个又红又圆的造物,都可以脱离母体了,尽管它并不急着脱离。 P228

他们确实不知道,在玛门乡和他们自己的高原之外,还有别的什么地方——他们倒听过关于南方沼泽的谣传,就以为在他们南面几里地,到处都是沼泽。 P264

我的困局,其最好的意象就是,《齐格弗里德》第一幕里米梅与沃坦的会面场景:“我不需要明智之士,想一个人待在这里……”(拙译《惊喜之旅》第14章倒数第3段)有哪只老鼠,愿意去找猫呢?又有哪个人,愿意被神逮个正着,愿意听神喝令“放下武器,我们谈谈”呢?就此而言,路易斯之“困而知之”或“勉强而行之”,恰好会触及你我灵魂之深处。 P273

面对此馈赠,谁配?(拙译路易斯《四种爱》第4章第30段)假如没有最后这句“面对此馈赠,谁配”的追问,我们似乎很难想象,这就是护教大师路易斯所向往的生活——这分明是人文主义者所向往的诗意人生啊!这种“人间胜境”,就是路易斯小说《裸颜》里主人公奥璐儿一直追忆的那段“好日子”。 P274

套用静安先生《人间词话》里的“三境界说”,二书讲的都是一个人的属灵之旅:起先因“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而心生“悦慕”,从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最终“众里寻他千百度,回首蓦见,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P276

据译者浅见,在现代汉语思想界,这些流行思潮之流行(流行歌曲意义上的流行),比起路易斯身处的英语世界,大概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P287

时不时会有小友问,我们是无神论者,又不是基督徒——言下之意就是,路易斯之亲历跟我又有何干?对此习见疑惑,我冒昧发明了两个词,“方便的无神论”和“方便的有神论”。 P288

《彼得兔》取悦的是无功利的想象(disinterested imagination),因为孩子并不想变成一只兔,尽管他或许喜欢假扮一只兔,恰如他后来会喜欢去演哈姆莱特;可是,没出息的孩子成为球队长的故事,其存在刚好满足的是他的真正野心。 P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