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天命A Special Providence【“作家中的作家”理查德•耶茨作品走出城郊区中产阶级日常生活的突破之作】 (理查德·耶茨文集)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天命【“作家中的作家”理查德•耶茨作品走出城郊区中产阶级日常生活的突破之作】 (理查德·耶茨文集)A Special Providence
本书作者:[美]理查德·耶茨

本书读后感· · · · · ·

母子俩放到哪里都可以成立,放到哪个时代也都仍然成立,只要他们在群体中,都会这样表现:因过于害怕平庸和浅薄,而无法自控地玩笑般地平庸下去,因太害怕掉队而紧张兮兮如履薄冰地一路赶不上,但又偷懒着心怀侥幸地等待上天垂怜。 整个故事像一个看客心态的恶作剧,一度读得我有些不耐烦,人物并不发展,一次次事件不过一次次证明母子俩是如何重蹈覆辙,如何如出一辙地别扭、虚荣、夸张、脆弱,此外他们对一切又毫无反抗或攻击,被逼到绝境时装腔作势一番,心里害怕得要命,最后还要将受辱美化成“荣誉”。有一些些阿Q的悲哀在里面,但又比阿Q多了自厌和自怜,因而更悲哀。 读到最后不设防地被耶茨提醒,普伦蒂斯到战争结束时也不过19岁,而爱丽丝的一生不仅是做梦的一生,也是真切地被虚情假意伤害的一生。结尾的设定很难讲是希望还是绝望。

我的学习笔记

一九四四年秋天一个多风的下午,二等兵罗伯特·J. 普伦蒂斯独自踏上了这段漫长的旅途。 P4

但他只是被地铁吞没,潜入这座他从未参透的城市那肮脏而错综复杂的深处。 P5

天命A Special Providence【“作家中的作家”理查德•耶茨作品走出城郊区中产阶级日常生活的突破之作】 (理查德·耶茨文集) 小说电子书 第1张自那之后,在大萧条的背景下,她的艺术生涯成了一次绝望而受挫的尝试,一场令人崩溃的苦行,她常说,自己是凭借她的小儿子那“美好的陪伴”才熬过来的。 P11

要是房东、杂货商、煤炭商和乔治·普伦蒂斯全都为难她,那么他们也是他的敌人:他会作为她的盟友和守护者对抗这个粗鄙而蛮横的功利世界。 P12

他既想念母亲,又为此羞愧,而且与周遭格格不入,因为他不擅运动,衣着寒酸、搭配不当,还没有一分零花钱,他感觉只有把自己打扮成学校里一个不起眼的小丑才能熬过这一年。 P14

等他终于离开遗体、搀起她的胳膊时,他低头瞥见她泪流满面的脸,心中充满厌恶。 P15

有一次,他一回家,她就穿了一件时髦的新裙子给他看,为此她花掉了大半个月的食杂费,而在他表现得缺乏热情之后,她又用一种对待智障儿童的语调解释说,谁要是还穿去年的衣服,就别指望自己能走在时尚前沿。 P17

你怎么交得起房租呢?你到底要怎么填饱肚子啊?”“噢,我总会有办法的;这不要紧。 P18

不久她就翻过身来,没精打采地坐到旁边一把椅子上,把脸埋进掌心。 P19

那时,他妈妈已经被人模工厂辞退,改去一家不受工会保护的小型精密透镜制造厂上班。 P20

于是他们就把我请进去喝咖啡——噢,我们度过了一段最最美好的时光。 P21

那么斯图尔特夫妇可能也是那些人的朋友啰,就是买雕塑的人。 P22

你不是雕塑家爱丽丝·普伦蒂斯,从来都不是,就像我也不是预科学校毕业生罗伯特·普伦蒂斯。 P23

目标灰色的影子在窗户里忽隐忽现,毫无规律地从树丛中的散兵坑里冒出来,普伦蒂斯起初根本无法瞄准:他似乎只是在不停地开枪,尽可能打出跟两旁战友同样多的子弹。 P28

反正我觉得应该打着一两个。 P29

天命A Special Providence【“作家中的作家”理查德•耶茨作品走出城郊区中产阶级日常生活的突破之作】 (理查德·耶茨文集)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他此前只作为空军新兵接受过为期六周的低强度松散训练,随后又在一个名为“临时连队”的地方断断续续地干了一个月的活儿;而其他人都是老兵了。 P30

在密集队形操练中,他笨拙得无可救药;掀开步枪的枪膛时,他必须难看地点一下头才能操作武器;在野外,他瘦高而不协调的身体不得不面临灵活性和耐力上的考验,而他似乎全都难以胜任,不停地磕绊、失误。 P31

乐队停止了演奏,四周骤然安静,只听小个子少校仰天大喊:“全营——注意!”随后,他高声号令,迫使所有人欣赏了一整套大型的兵器教范,他喊得如此卖力,通红的脖子似乎随时可能在任何一个音节上崩裂。 P43

武器操练之后,是一段漫长、死寂的等待,过了许久,他们才接到立正的命令,听见远处传来归营的军号,归营号复杂的第一部分结束后,四周只剩一片寂静。 P44

在热火朝天的军营里,士兵们有时会为全面野战勤务检查做好几个小时的准备,结果检查却被临时取消,有时又提前十分钟才得到消息,只得手忙脚乱地准备应付检查;队伍不断被打散重编,人人都说,要是你在米德堡这些天结束后还有朋友,那就非常幸运了。 P46

她们是妓女吗?会不会那两个水手已经享用了她们,然后没付钱就跑了?不会的,不会的;那样的话,这两个女孩是不会放他们走的。 P57

他试着表现得老练些,告诉她自己和奎因特在米德堡服役,眼下随时可能被派往海外,但她似乎不为所动:她显然早已见过许多来自米德堡的小伙子。 P58

后来他们终于下了车,沿着路旁建筑影影绰绰、密密匝匝、阴森可怖的黑色轮廓走过一个阒寂的街区,这时,他的勇气消失了。 P59

中午之前,他们的队伍已经走入冰天雪地——人数成百上千,而且远不止一千——随后悉数登上一列北上的火车。 P62

最初的症状大概多久会显现呢?尚克斯营坐落在纽约西北部的密林深处,是一座由狭长低矮的柏油棚屋组成的迷宫,空气中弥漫着大肚炉排出的煤烟,还能闻到一股甜味,来自新出厂步枪上涂抹的凡士林。 P63

你把腿架在树桩上试试,雷诺兹!真想看看你是不是有种把腿架在树桩上,让我用步枪抽。 P64

他们费力地爬上码头,登上船,在操英国口音的疲惫声音指引下穿过曲折、倾斜的走廊和楼梯,直到找到那些小得难以置信的帆布床铺,它们纵向排成四列,上面的数字与他们头盔上的编号相对应。 P65

置身英格兰,让他想起了一个久已忘却的人——尼尔森先生,斯特林·尼尔森先生;他曾说:“我走之后,希望你照顾好你妈妈。 P66

等到他们拖着灌了铅的腿走在南安普敦的大街上时,流言还没完全破除——他们的营地按说就在南安普敦附近,不是吗?——但那里却没有军用卡车在等待他们,也没有越野车来传递命令,要他们中途折返,不再前往海滨。 P67

他们全都面色灰黄,嘴唇发黑,嘴巴偶尔会微微翕张,露出意想不到的肉粉色口腔,除了炯炯却空洞的双眼之外,嘴唇内侧是他们脸上唯一干净的地方。 P87

今天早上我们本来是要回去休息的,结果现在他们又突然把这个该死的新任务加在我们头上。 P88

车厢另一头有个国字脸的人,看上去似乎只求小睡片刻,却遭到了身边每个人无情的蔑视:“希尔顿,挪开你那个没用的屁股。 P89

在这片差不多方圆几百码的区域内,地面上布满了参差不齐的黑色坑洞和挖剩的土堆。 P96

一开始,普伦蒂斯困惑地发现他们似乎在说德语,而路旁溅满污泥的路标也都是德语的,后来,他才模模糊糊记起过去曾在学校里学过,阿尔萨斯只是理论上属于法国[24]。 P97

他希望那些无意中听见他说话的人不要误以为这种吱吱喳喳的尖声就是他原本的音色。 P98

眼下,霍尔博尔格最大的问题就是它远在三英里之外:他感觉再走三英里会要了他的命。 P99

战斗机在空中展开了战斗,它们飞得太高,难以辨认,只能看见航迹一端有个黑点,就像夏日午后在纽约上空写下“百事可乐”的那些飞机。 P100

这一刻有种奇异的戏剧性——俨然是电影中那种音乐戛然而止、主人公下定决心的时刻——普伦蒂斯很快就想好了自己的回答。 P101

在去往霍尔博尔格的路上,这支队伍大多数时候都鸦雀无声,两列纵队各占据道路一侧,中间相距五步,每个人都紧紧盯着前面那个人的脊背。 P102

可这时,欧文斯的背影近了,他正以持枪姿势行进;于是普伦蒂斯又把步枪放了下来。 P103

欧文斯正低声对他说着什么,他起初还以为是什么跟那个死人有关的话。 P104

阿加特和指挥部其他成员开始撤退并进入了另一个街区,显然是去查看另一个排的推进情况;普伦蒂斯摇摇晃晃地跟在他们后面,不住地停下来咳嗽,渐渐感觉周遭的声音和景象变得越来越难以理解。 P119

普伦蒂斯过去跟他们站在一起,只见救护人员动作轻柔地把担架推上救护车。 P120

阿加特最后赶到,他似乎是唯一一个摸清了情况的人——在他们上方某处有狙击手——也是唯一一个反应迅速、开枪还击的人。 P121

伊娃是位老姑娘,大爱丽丝六岁,永远颐指气使、多管闲事、趾高气昂,永远好心好意,她也是全家除爱丽丝以外唯一走出中西部的人:她在纽约一家医院当护士,业余时间似乎无事可做,只会用善意的反对来惹爱丽丝烦心。 P138

几天后,她才给他的办公室去了个电话,竭力以一种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语调请他推荐一位贝塞尔地区的全科医生。 P139

他的头发倒是梳过,但衬衫却不再挺括,胡子也没刮;他看上去虚弱不堪,宿醉未消,而且十分困惑。 P140

她唯一能想到的,是威拉德·斯莱德钟爱的另一首诗:或许这同样的歌也曾激荡露丝忧郁的心,使她不禁落泪站在异邦的谷田里想著家……[6]哦,没错,她是想家了;她想念的不是新罗谢尔,或纽约,或克利夫兰,或辛辛那提,当然更不是巴黎。 P159

即使在她最不着边际的渴望中,她也从不敢奢望像斯特林·尼尔森这样的男人会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P160

而他却身材高大,举止优雅,颇有贵族风范,蓄着银灰色的鬓角和一撮银灰色的小胡子;他跟几位一表人才的宾客站在一起低声交谈,那些人她过去从未见过,对派对的主要参与者都显得不屑一顾,自打看见他的那一刻起,她就迫不及待想穿越一切声音和烟雾的屏障来到他身边,想伸手抚摸他笔挺西装的衣袖(因为他那身帅气的花呢西装只可能来自英国),还想让他知道,自己也同样与众不同。 P161

知道这一切对你来说是种折磨,但你却——真的,你却是这么地好。 P169

他熟知斯卡尔斯代尔,因为铝制平开窗是他们公司进口的货品之一,大萧条前,这种窗户曾在那座小镇上那些相对奢华的都铎风格住宅中风靡一时。 P170

任何别的男人都会把那件衣服穿成一件浴袍,但斯特林却把它穿得像一件地地道道的晨衣。 P171

哦,反正他就这么一说,不过她觉得怎么样呢?“斯特林,”她说,“噢,你以为我会怎么想?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我听过的最棒、最妙的主意吗?你怎么会以为——你怎么可能认为我会拒绝呢?”他看上去十分开心,同时也十分严肃。 P172

在搬运那台崇高牌收音机时,工人倒是扭扭捏捏地做出小心翼翼的样子,但面对她的雕塑,他们却显得不知所措,她让他们把那些作品都摆进车库,那里将是她的工作室。 P173

他们从附近的街道上来围观卸货,也围观鲍比,鲍比被看得不好意思,这才跑进屋里。 P174

斯特林乘坐的那班通勤列车会在黄昏之前抵达,她想为他营造一种回家的感觉。 P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