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天上再见Au revoir là-haut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 [法]皮耶尔·勒迈特

扎实的历史背景,娓娓道来,战争拷问出的,残酷人性。善于恶,交织着,斗争着。绝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简单。父子、夫妇、官兵,有亲情,有等级,更有温情。官员与商人勾结的虚伪,暴露无遗。钱—权—利益,才是罪恶的强大武器,当然,它也可以创造出天堂,善良。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天上再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天上再见(读客熊猫君出品,同名电影热映中!2013龚古尔奖作品!一部值得全人类阅读的残酷史诗!)

普拉代勒沮丧了很久,停战的传闻让他的心情跌到了谷底,爱国精神也荡然无存,可以说战争结束这件事本身杀死了普拉代勒中尉。 P16

天上再见Au revoir là-haut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近日以来,即便被发现,德国佬也不会理他们,最后只会让他们回去。 P17

在亡灵节这一天发起进攻,是对死去的人极度不尊重……阿尔伯特思考着。 P18

阿尔伯特·马亚尔,一个瘦瘦的小伙子,性格软弱,不引人注意。 P19

之后他就可以毫无阻碍地冲向敌军,大步超过所有人,跑到前线去杀掉德国佬,尽可能多地献上他们的生命去取悦上帝。 P41

但想要从里面爬出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得用尽全力。 P42

因为不断重复挖土,爱德华肩膀一阵酸痛,这样的姿势让他疲惫不堪,他无法坚持很长时间。 P50

士兵旁边还有一匹死了的马,脑袋正对着士兵的脸。 P51

尽管两人隔得很近,但想要弄明白这件事也不是那么容易。 P52

最后,猛地一下倒下去,用全身的力量压在了阿尔伯特的胸部上。 P53

看到外面的世界仍然战火纷飞,他慢慢恢复了意识,确定自己活了过来。 P55

好几个月来,从最开始在索姆河战役中留下那个伤疤时开始,在担心子弹乱飞的每个深夜里,在抬着担架找寻战场上受伤的士兵的时候,到最后徘徊在死亡边缘,他都能触碰到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而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萦绕在心头,怎么也摆脱不了。 P66

现在,每隔五六个小时,就可以注射一安瓿的吗啡,这时,如刀割般的疼痛消失不见,房间里再也没有挥散不去的呻吟,再也听不到那可以让人血液凝固的嘶吼。 P67

炮弹爆炸让他失去了整个下颚,鼻子下面除了能看到喉咙和上硬腭外,什么都没有了,牙齿也只剩下上半部分,嘴里面流出黏黏的液体,更深处,好像能看到喉咙,舌头的一部分也不见了,食道四周都是黏液,再看进去,就像一个红色的窟窿。 P84

他靠着强大的意志、顽强的精神重新站了起来,然后,一瘸一拐地竭尽全力走到窗边,眼睛瞪得特别大,伸出手去摸窗玻璃,脸上写满悲伤,痛苦地嘶吼着。 P85

他能感觉倒在自己肩膀上的爱德华正摇着头,不,不想回去,他不断重复,不,不,他不想回去。 P99

眼前的这张脸不太完整,鼻子、嘴巴、脸颊都很模糊,只有那激动的眼神,似乎要把你看穿。 P100

阿尔伯特的眼睛慢慢滑向平放在床单上的小本子。 P101

普通士兵就地而睡,只盖一件大衣,在战壕里,位置可能要更大一些。 P130

更不用说他常常能在大厅最里面碰到已经是上尉的普拉代勒,他双脚分开站在那儿,双手背在身后,这是他最喜欢的姿势。 P131

他想着这个年轻女人,想着爱德华和这个不知名的士兵,想着冒险用他的尸体来代替爱德华,现在,永远也不会有人发现,一个没有身份的士兵就这样彻彻底底消失了。 P159

有军衔的下级军官们看上去对此有些烦躁不安,心想着:“要是本来应该到的火车没有来,这些人会怎么闹;或者要是本来该来的三辆火车只来了一辆,那又该怎么办呢?”阿尔伯特走出临时营房,跨过门槛时抬头看天,夜晚还能更黑一些吗?普拉代勒上尉人很潇洒,就像一只高卢雄鸡,身上总是穿一件熨得整整齐齐的军衣,脚下的皮鞋总是打了蜡,衣服上别着的勋章也闪闪发亮。 P160

 

他是一个冷酷的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他说1916年在战壕里一共做过一百一十三次截肢手术。 P202

阿尔伯特把能拿去当铺当的东西都翻了出来,甚至还把身体献给了一家机械钟表行的女老板——莫内斯捷太太,有时候还会去那里帮忙做一下包装的活儿,作为交换,莫内斯捷太太会多给一些钱。 P203

药剂师逮住了巴西勒并和他搏斗,整个上臂都是血,最终搜出了满满一口袋的药品。 P204

有了这间小房间,医生就有了看病治疗的权利。 P205

这是事实,像塞西尔这样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孩,阿尔伯特能给她什么样的未来,同样,马亚尔夫人也不奢望自己能有多么好的晚年。 P206

官方倒是寄来过一份文件,通知亲属他们的儿子为国牺牲,但是,连名字都没有的坟墓又算什么呢?他转过身看向周围,试图说服自己这不重要,但是,这一切带来的痛苦却是如此难以想象。 P224

他的眼睛一直停留在爱德华的战友讲述儿子死亡的那部分内容上:……为了取得最终的胜利,我们的部队突袭了德国佬的阵地。 P225

天上再见Au revoir là-haut 小说电子书 第2张他知道自己无法每一页都翻阅,无法面对这个事实和巨大的罪恶感,他需要时间慢慢消化这一切。 P226

阿尔伯特看过一眼那本存放着各种剪报的文件夹,里面记载了战争死亡和纪念的报道以及失踪记录,看了让人十分难过。 P254

接着,他听到左边传来了一声很低沉的声音,转过头的那一瞬间,便看见路易丝嗖的一下跑向了楼梯,还没听到笑声,人就不见了。 P255

阿尔伯特晚上回到家,还没走上楼梯就已经9点了,胳膊下夹着一个盒子。 P256

如果他有一双巨大的翅膀,落地时翅膀会拂过地面,他细长的脖子会显得极其优雅,嘴看上去十分明显。 P258

希斯巴诺-苏莎H-6-B型轿车(六缸发动机,135马力,每小时137公里)选择了鹳作为立在车引擎盖上的标志,“鹳”形的标志和乔治·吉内梅带领的空军中队一样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P259

路易丝也不甘落后,捂着嘴笑说:“阿尔伯特,你这样看上去还真不错啊……”这话就像那些成年女人说的,但她才多大?过多的赞美反倒让他有些不舒服,就像一个没有恶意的玩笑也会让人无法接受,特别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 P296

稍远处人行道上,有两位优雅的、身材修长得跟火柴棍一样的女士,正互相挽着手臂,一边笑一边向前走。 P297

他不知道事情会变成什么样,于是跨上六步台阶,按了门铃,还悄悄地往后抬起脚,在小腿肚上来回擦了擦鞋,接着,门开了。 P298

他为自己笑,笑的也是自己,双手放在嘴前这种本能的反应如此真实,就连美丽的女佣人也笑了起来,那排牙齿,天哪,那个笑容,甚至是她尖尖的粉红色舌头,真是奇观美景。 P299

阿尔伯特不太理解人们想修建纪念碑这件事,相反,三亿法郎这个数字在他大脑里逐渐清晰起来,这么多钱可以买一栋“别墅”,比如佩里顾先生的府邸,或者一部“小轿车”,甚至一栋“宅院”等等。 P327

他现在明白为什么那些画让自己如此失落了,因为它们不是用来表达独特的感受,而是为了表达一种共同的情感,为了满足公众情感需要和迫切希望的英雄主义。 P328

最后警察来了,这两个警探询问路人到底怎么回事,这个问题实在是太愚蠢,因为这太明显了,很容易就可以知道这里有个人,大家想要制止他杀死另外一个躺在四米开外的、不省人事的人。 P389

为了看清楚,阿尔伯特用袖子擦了擦脸,他跑的样子就像是命悬一线的感觉,极其快,希腊人太胖没有赶上他,不一会儿,他就被甩开了两条街,然后三条、四条,阿尔伯特向右跑,接着往左转,只要不是转个圈回来又撞到安东纳普洛斯就好,他已经不再担心了,如果不考虑被打碎的牙齿、开裂的眉骨、血肿、恐怖的情绪和肋骨的疼痛等等的话。 P390

爱德华喜欢揭露这个矫揉造作的时刻,在那一瞬间,他将所有的滑稽可笑的人物都放了进去,那些画面都可以在只满足于美术作品的刻板的老师身上看到。 P473

考虑到这是一个特殊的价格(我恳求您不要公开这个价格!),请您一开始就支付所有的预付款。 P474

阿尔伯特有一些被震惊到了:把他们说成英雄,这不是在开玩笑吗,他们不过只是凑钱修了一座建筑物……爱德华猛地脱下面罩,露出脸来,那里有个大开的、可怕的洞,上面还有一双唯一有生命力的、人类特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你。 P475

他再也想不起来那个时候自己的精神状态,是如此焦虑,一下就淹没了他整个人,但是到五月末的时候,第一笔到账却带来了某一种快乐。 P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