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推理竞技场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日]深水黎一郎 (作者), 警部殿 (译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这本推理小说的写作形式是前所未见的(至少我没见过),题材新颖,每翻十几页就会有新的“真理”出现。就如书中引用⟪竹林中⟫的话“有多少个人就会有多少个真理”。让读者与书中的推理爱好者在探寻倒新的真相前不忍驻足。


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我是三郎(Saburo),我要进去了哦。”

因为没有回应而心生怀疑的我,说着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

推理竞技场也许有人对我仅仅敲了两次门就要开门进去的行为感到惊讶,但我和鞠子的关系摆在那儿,因此也不足为过。对于连鞠子穿内衣的样子都看腻了的我来说,可以确信,就算此时鞠子刚好在换衣服,也不会因为这种事而跟我发脾气。

房子里只有鞠子一个人的时候什么样我尚且不知道,但此时大家都聚在这里,如果鞠子绝对不想让别人看见房间内的情况的话,应该会把门锁好的。当然,这个房间也和客房一样,内侧安装了插销锁——

但是门把手很顺利地转开,门向内侧打开了。

不好的预感成了现实。

我看见了房间内的景象——

身穿蓝色绸缎连衣裙的鞠子,面朝下趴在木地板上。

一动也不动……

一把小刀深深地刺入其后背。由于刀刃部分几乎完全刺入了身体,暴露于身体外的刀柄就像是人偶背部的发条,鞠子则像是装有发条的人偶。

——如果真是人偶的话该多好。但遗憾的是,这毫无疑问正是鞠子本人。仿佛被钉在木地板上的鞠子,蓝色连衣裙的背部已经被流出的血染成了黑色——说成被鲜红色的血液染红可能更容易理解,但是我想将真实的感受表达出来。此时我眼中所看到的,就是绸缎连衣裙的背部一片漆黑,一定是蓝色被血浸染后形成的吧。

我茫然地伫立在原地。就算我是推理研究会的,也是平生第一次见到真正被刺杀的尸体。由于小刀刺入了身体,刀刃的长度自然无法确定;也由于刀刃部分全部刺入了身体,可见伤口相当深。虽然死亡原因是流血过多还是休克引起的多器官功能衰竭尚且不明,但此处伤口为致命伤,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小刀的刀柄部分镶嵌有几何图形的花纹,样式好像最近在哪里看到过,但是又回忆不起来具体是在哪里看到过的了。

各种各样的想法在脑海中更替,使得我一直处于失神的状态。而这种状态究竟持续了多久,我也不清楚。

虽然这么说有一些为自己辩解的成分在里面,但是无论是谁,看到这个场景,都无法立刻想到接下来该做什么吧。

我渐渐地冷静下来,便立刻行动起来,然后大声地呼唤楼下的众人。我也考虑过还有女性在场,也许不该直接把他们叫上来。但细想不这样可能会被怀疑,我认为这是最好的做法。

“刚才是怎么了?”

“谁在大声叫?”

“好像是平(Taira)君的声音。”

“是从楼上传来的吧?”

“过去看看吧。”

伴随着说话声,螺旋楼梯上传来数人一起上楼的脚步声。根据脚步声的大小,能够判断出众人是先从二楼到三楼,接着渐渐靠近四楼的。

“发生什么事了?”

最先出现在房间门口的,是带着些许不安又害怕的神情的文太。我轻抚胸口,把手放下。

“看吧。”

我站在房间中央,手指向木地板。

“鞠子?为什么睡在这里?”

文太带着一丝怀疑的神情,一只脚踏入房内,看到鞠子背上刺入的东西便立刻明白了过来,脸色也变得不好看了。

“这、这是……”

“出什么事了?”

紧跟着文太,恭子和沙耶加仿佛双胞胎姐妹似的一左一右同时出现在房间里。

“鞠子被……”

尖锐的叫喊声响彻屋内。刚才一直不见踪迹的小珠不知何时出现在沙耶加的身后,一动不动地站着。再狭窄的地方也能钻得进去的小珠,如今像是凭借敏锐的直觉感受到气氛的不寻常一般,保持着不自然的姿势,一动也不动。

之后的阿英也铁青着脸伫立在原地。

最后出现的是丸茂。丸茂用手推开仿佛凝固在门口的人群,一脸倨傲地走了进来。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自己看吧……”我嗓音嘶哑地回答道,同时指向地上的鞠子。

仅凭这些,丸茂便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

“什么东西都别碰!”丸茂说着,毫不客气地走入房间,表情严肃地在我旁边蹲下,想要探鞠子的脉搏。

“很遗憾,已经没有脉搏了。我确认过了。”

听到我的话后,丸茂抬起了头,生气地瞥向我。

“已经确认过了?你吗?”

“嗯。”

我点点头。

但是丸茂未作回应,依旧默不作声地抓起了鞠子的左手腕,稍稍抬起,探了探脉搏。趴在木地板上的鞠子像是蝶泳运动员一样,只有被抓住的左手部分浮出水面,当然,鞠子身体的其他部位一动也不动。

“确实如此啊。已经死透了。”

“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我有些恼火地说道——这家伙什么意思啊,就是说不相信我的话喽。

“这点很重要,所以要确认一下。”

丸茂看着手表,咕哝道:“下午五点五十五分,确认死亡。”

丸茂将鞠子的手腕放下,轻巧地站起来。鞠子的左手再次毫无生机地瘫在木地板上,那个样子对我来说,仿佛是在逼迫我接受曾经爱过的鞠子已经不容怀疑地成了一堆“物体”一般,折磨着我的心。

“房门上的锁是怎么回事?”丸茂望着门内侧的插销锁,问道。

“没锁啊!”我回答道。

从刚才开始,丸茂的双重标准就让我有些不爽。我站起身,想要指责丸茂。

“话说回来,你对别人说‘不要碰’,自己倒在这里来来回回地摸了很久啊!”

然而,丸茂丝毫没觉得尴尬,反倒是一副找我兴师问罪的样子。

“要这么说,你刚刚不也碰了鞠子吗?”

这家伙,怎么回事!连对死者最基本的敬畏之心都没有吗!想到丸茂之前种种的傲慢态度,我也不由得发起火,喊了起来。

“发现一位朋友这样子躺在地上,谁都会探一探脉搏的吧!就像你刚才做的那样!”

“如果是通常情况下,这当然是应有的行动啦。但是考虑到现在的状况,你就该什么东西都别碰,把一切都交给我来做。你好歹也是推理研究会的,这点常识该明白吧!”

“你说什么?”

我彻底被激怒了。把自己当什么了?早知道这样的话,当时就该把车停在大门前,挡住这家伙车子的路。这种家伙,在白须桥上跟引以为傲的沃尔沃一起卷入泥石流该多好——

然而,丸茂却一脸理所应当的表情,继续说道:“在这种状况下,按流程说,扮演侦探角色的怎么想都该是本大爷才对吧?”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tuilijingjicha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