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外出偷马2019新版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外出偷马【国际IMPAC都柏林文学奖获奖作品!苏童、庆山、陶立夏都爱它!挪威就狂销30万本!被译作50多种语言!痛不痛的事,我们可以自己决定。】
本书作者: [挪]佩尔·帕特森

本书读后感· · · · · ·

独居的老年传德,通过声音颜色气味,不断记忆回返到自己十五岁那个夏天发生的事件,它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轨迹。如同由悬停在意识深处里的坐标,由回忆轨交输送,不断趋近那个重要的坐标原点。作者写颜色气味湿度湖水唯感的部分,是浸润扩散蔓延情绪建设着回忆轨道。 传德第一次伐木,“我抡起斧头,以一种催眠的节拍左一下右一下地砍着。感觉好像每样东西都反击上来,没有一样肯自动退让。”譬如你在命运里的左冲右突,搞得浮扬尘囂碎屑飞起,却怎么也不可能避开~你如此用力才激起的反作用力。 传德在自己的不知所措里,借着不断用力和不断痛感失衡再重新协调,羽翼渐丰的成长了起来。虽然那些貌似远逝总在借所有可能再次趋近吧,但他还是想起父亲徒手去撕荨麻~没法反驳命运的部分,但“痛不痛的事,我们可以自己决定”

我的学习笔记

他有多年的经验,而我唯一拿手的是跨骑在圆木头上顺水流,我的平衡感浑然天成,是个天才。 P21

或者走另一个方向去约恩家。 P22

坦白说,我始终摸不清楚我父亲到底靠什么谋生,尤其是,靠什么在养活他自己、养活我们,因为他的工作常常一个接一个地换,总是牵扯许多工具和小机器。 P23

外出偷马2019新版 文学电子书 第1张巴卡的屋子灰暗阴沉,坐落在森林边缘,显露出从未有过的压迫感。 P24

你很可能在这个森林里迷路,一百个人搜上好几周也绝不可能找到你。 P25

忽然,似乎有根呼呼作响的回力棒啪地敲在我的额头上—全部又都找上来了,我想,要命,我瘫痪啦。 P28

现在我才看见他手里握着我的鞋子。 P29

他歪着头搓着下巴,我直起身子等着听他的高见。 P30

那里的每户人家我都认识,我也知道每间房子里住了多少人。 P31

他把鸟蛋平衡在指尖上,递到我面前,好让我看得更清楚。 P32

我闭起眼睛,紧紧闭着,等我再睁开的时候,约恩已经爬下去了。 P33

天空,刚才还蓝得那么透明,现在却成了铁灰色,在山谷另一边的山脊上,闪过一道昏暗的黄光。 P34

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都是水,我几乎看不见走在我前面一百米左右的约恩。 P35

这个旅程或多或少总要耗上一整天,怪的是我不会觉得无聊。 P37

父亲说:“等着瞧吧,雅各布!”雅各布是他对所有鱼群的称呼。 P38

父亲在小屋里点起了煤油灯,窗户上映出温暖的黄光,烟囱里的灰烟一升起来,立刻被风吹向屋顶,屋瓦上水和烟混在一起,看起来像灰色的麦糊。 P39

他添了两块新的圆木头进去,关上炉子的小门。 P40

这事如果发生在西部小说里,书里一定会把奥得的名字写在那颗子弹上,或是写在星星里,或是在命运这本大书里写上一笔。 P45

在拉尔斯射杀他的双胞胎兄弟奥得的前一天,大清早,他们的母亲搭便车到印百答,那是来店里送货的一辆小货车。 P46

他挥鞭抽了一下马,马车起动了,穿过大门上了大路,经过小店,缓慢地驶向前往印百答的长路。 P47

近晌午时,我们的小屋已被南边稠密的森林遮蔽了好几个小时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父亲才决定把那一整片的树全砍了当木材卖的。 P50

我很怀疑,因为巴卡只在下游一公里的地方有一把锯子,那只是一把农用锯,太小了些,没办法对付我们这么大的出货量。 P51

不过他当然也没说错,我们确实很卖力。 P52

然而,一种不服输的心理忽然出现,我很生气,我不想让这里的任何人看出我是这样一个没用的城市男孩,尤其是约恩母亲用她那双勾人的蓝眼睛看着我的时候。 P57

时间不断向前推进,我们感到衬衫背部都被汗水浸透了,每次只要用力撑起一大捆草就满头大汗。 P58

也许我父亲会邀他们三个人过来帮忙伐木头。 P59

到目前为止,我觉得什么都没出错。 P60

我们两个一般高,头发经过几个星期的烈日曝晒都成了浅金色,可是她那张脸,前一刻还是开放的,几乎赤裸得一无遮掩,现在却封闭了,只有那眼睛有着一种梦幻的神采,仿佛她根本不在当下,跟我看着同样的东西,而是看着我所无法了解的、更深远更广大的什么。 P78

然而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不想做别人的儿子,不想做我那远在奥斯陆老家的母亲的儿子,不想做在木材堆上那个男人的儿子,他现在如此错愕,尽管正忙于推推举举,还是呼地直起身子,任由那根木杆从他手里滑脱,分心失神到了极点。 P79

一个大男人凄惨地哀号,因为他的伤,也许也因为他的一个儿子死了,另一个离家出走,很可能一去不回,他也不知道,总之,在这一刻一切似乎都没有指望了。 P80

我打亮手电筒,风真是大得厉害,我拿手电筒四处探扫了一圈,所见之处都是一片混乱:芦苇平摆在湖上,水面泛起白白的泡沫,光秃秃的树梢弯下了腰,一律向着南边倒去,发出呼啸的声音。 P95

然而,我在这方面的自信,就在七月的那一天整个被吹散了。 P96

是河水给了我这样的感觉,我可以让水浸到我的下巴,坐在那里不动,任由水流来回撞击我的身体。 P97

走在路上还听得见模糊的牛铃声,我不知道时间到底有多晚,是不是就快要到早晨了,我能不能一路下坡,爬进牛棚里坐一会儿,取个暖再走。 P98

那天我和父亲起得很早,几乎没有交谈地吃完早餐,然后就从小屋里出来走上碎石路,来到桥头,经过弗朗兹的家—太阳光一路照进了他敞开的门里,明亮地刷过碎布毯,斜斜地打在一面墙上,但是不见他的人影,我觉得很难过,我好想念他。 P110

那些盯着银幕、整个融入缤纷色彩里的人,有的用两手捂住嘴,有的坐在位子上咬着手帕任泪水决堤,有的拼命想把卡在喉咙里的硬块吞下去,而另外一部分人却气到几乎要跳起来离开现场,因为他们在生活中曾经亲身经历过类似的情境,让他们永生难忘,而就有一位真的在黑暗中从座位上跳起来大吼:“你这个烂人!”他用手指着橡树底下只能看见后脑勺的那个身影。 P112

我强迫自己乖乖坐回原来的座位上,直到最后我终于睡着了,车窗砰砰地碰着我的头,柴油引擎嗡嗡地在我耳边唱歌。 P113

弗朗兹亲自带我父亲去看这间避暑的小木屋,它在战前被取消了回赎权,那时候已经空了四年。 P120

他们看到他肩上搭着空袋子穿过巴卡的牧草地,一路往小店走,大约都在印百答和艾佛伦开过来的巴士到达的时候,或者看见他背着一堆补给品和另外一些日常用品往回家的路上走。 P121

弗朗兹说的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新闻,我毫无理由怀疑他说的话。 P122

当父亲决定走那条路线,经过小桥,走过弗朗兹的屋子,再向下走河东边那条碎石路时,会先停下来跟德国警卫闲聊一会儿,他的德国话说得相当好。 P123

他在路上遇到人都会挥手,不管是德国人还是挪威人,没有谁会制止他。 P124

他们的脚印在雪地上极明显,先是陌生人在巷道里的足迹,再来是她从屋子里走出来的痕迹,最后是两人从谷仓到他们现在站的地方的足迹。 P128

时间近正午,雪地的反光十分刺眼,他朝院子瞥了最后一眼,做出了一个令他后悔不已的抉择—他关起门走进客厅坐下来。 P129

一九四四年深秋的那一天,就在她全心全意地把小船划向上游之际,拉尔斯在厨房地板上开心地跟双胞胎弟弟奥得嬉闹,完全不知道周围出了什么事,会导致什么样的情况,更不知道三年后他会把双胞胎弟弟奥得一枪打死,用大哥约恩的枪把他的身体打得开花。 P132

在这一刻,他只想找一个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一起抽一支再单纯不过的香烟,远离战争的丑恶。 P133

离木屋还有一大段距离,我父亲这时正趴在工作坊的桌上做木工,根本不知道她正在来的路上。 P134

一束耀眼的光刺进了弗朗兹的眼睛,把他从婚姻以及一长排金发和黑发候选人的白日梦里惊醒,他突然知道自己盯着的路上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了。 P135

我等了几分钟,走过去把咖啡倒进保温瓶里,然后握着瓶子站在那里待了一会儿,想起每天早晨跟我一起喝咖啡喝了很多很多年的那个人,只是她躲着我,而我也看不见她的脸。 P143

同样地,我也希望享受自己的辛苦,迎接每天的挑战,也许很难对付,却都在清晰的限度内,无论是开始还是结束,我都能预见。 P148

扑克站在那里,困惑地伸着舌头,抬眼看我,我靠着大门不动,也不出声叫它走,然后它突然垂下头,非常不甘愿地,几乎拖着脚步跟在拉尔斯后面走了。 P149

我父亲关上柴门,把门闩上好,我们三人排成一条直线,将工具夹在手臂底下或挂在肩膀上,沿着小径走向河流和那两个大原木堆。 P159

这么巨大的重量,除了需要木桩和极强的支架,也需要大量的运气,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冒很大的险。 P160

弗朗兹又在那里“混账东西”地嚷嚷着,骂完了之后,他说:“抓紧时间砍吧。 P161

不过,还是有很多原木留在原地,非得全部送走才行。 P162

那一秒钟的时间里,我就是那个穿着单薄西装裤的男人,他没死,他苏醒了,注视着仍站在他身旁的她,但下一秒他就溜走了,消失无踪。 P163

那看起来就像是真实场景的迷你版,就像一堆真正的木头。 P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