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哲学与宗教电子书

玩的就是规则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伊恩·博格斯特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玩是事物的特性,而不是它们带来的体验,这种想法与我们一直以来所知道的“玩”的概念截然不同。玩被认为是孩子成长的核心,甚至在现代文化中,人们一直对玩的衰落感到恐惧。心理学家彼得·格雷在《万古杂志》上发表文章哀叹,20世纪50年代他所体验过的“打猎采集”教育已经不复存在。在户外活动中自由探索,寻找各种新方法,充分利用时间赶走无聊,坚持追求自己选择的兴趣和方法.对于格雷来讲,所有这些活动变得越来越少,或者已经消失了,这是现代学校强化管理和监督的结果。现代孩子参与的活动多是组织性强、以成人为导向的活动,他们参加体育组织、童子军、芭蕾舞蹈团和音乐团体等,慢慢地,孩子们在自然环境中的自由活动一点点地减少。

随着考试竞争日益激烈,以及读大学的需求日益增长,父母、教育者以及政府机构增加了孩子们的日常课程,因此普通中产家庭孩子的日程从早上到晚上都被安排得满满的:学校的课程、家庭作业、课外辅导以及各种课外活动。全球经济不景气使得可以让人们跻身中产阶级的行业正在萎缩,上大学成了阶层跃迁的唯一途径(甚至是唯一保有现在地位的方法)。同时,由于对公共基金的投入日益减少(如英国、欧洲其他国家和美国),大学费用对普通人来说变得越来越难以承受,这进一步加剧了人们的恐慌:如果不在高级课程,课业考试、有组织的正式课外活动上投入更多的时间,孩子们将来的机会就会更少。


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直接购买

即使孩子们在完成了所有这些常规内容之外还有空余时间,他们也越来越难以进入学校和家以外的世界了。格雷关于20世纪50年代儿童时期采集狩猎的记忆,一方面体现了他对梭罗精神的缅怀。另一方面也是对如今多数孩子都被禁止自己单独或者和朋友出去的慨叹。在为《每日邮报》撰写的稿件中,戴维.达比希尔把当代一个8岁的男孩(爱德华)和他的曾祖父(乔治)8岁时的生活进行了对比.1926年,乔治可以漫步去离家大约6英里(约合9600米)的池塘捕鱼。80年后,爱德华去任何地方都是车接车送,甚至去安全的、预定好的场馆骑自行车也会车接车送。

这种改变不是一瞬间发生的。在20世纪50年代,爱德华的祖父杰克在8岁时可以自由离家近2000米远,在20世纪70年代时,爱德华的妈妈维姬被允许走到离家不到1000米的游泳池。到了2007年,小爱德华就只能在离家不足300米的地方闲逛,最远只能到街道的尽头。

玩的就是规则 哲学与宗教电子书 第1张

并不是每个人都认为把孩子当作犯人是对他们好,即使尝试让孩子享受到爱德华妈妈那个年代的孩子能够享受到的自由都困难重重。近年来,反抗对孩子强行实施高压限制的尝试遭遇了来自社会和法律双方面的惩罚。丹尼尔梅笛福和亚历山大梅笛福是一对来自马里兰州的父母,他们是“散养孩子”观点的支持者,这是一种童年独立的观点,这种观点在曾祖父乔治的年代几乎不会存在,因为所有的孩子都是散养的。这对夫妇采取了很多激进的行为,例如2015年4月,他们让自己分别为6岁和10岁的两个孩子独自回家。事情发生后,警察对孩子进行了看管,当地的儿童保护服务机构对他们进行了调查,怀疑他们没有尽到做父母的责任。这是这个家庭6个月内收到的第二次来自官方的指控。第一次是因为他们允许孩子独自从公园走回家,被指控为“疑似对儿童照顾不良”。

梅笛福夫妇成了鼓励给予孩子适度自由的典范。但是他们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随着电话的普及,很多人对此表示了“关心”。在我们和周围邻居变得越来越陌生的今天,人们的担心不难理解。现在反讽已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即使是住在乡下的奶奶也逃不过。除了这种焦虑,数十年来老师和电视也不停地告诉孩子们“陌生人危险”(尽管被绑架的可能性已经大幅下降)。鉴于现在对孩子的管控愈加严格,格雷采集狩猎式的童年已经消失。这种严格管控不是没有后果的。格雷认为,过去半个世纪孩子玩乐机会的减少导致孩子精神紊乱逐年增加,包括抑郁、焦虑和自杀。从20世纪50年代起,孩子们患精神紊乱疾病的概率上升了4-8倍。

大量研究表明,孩子的成长离不开玩和对外界的探索,与此同时,还有一些研究指出身心健康的成年人同样需要玩。一般情况下,我们反对把玩和工作放在一起,为此,美国国家玩耍研究所所长斯图亚特·布朗指出了一个将工作与玩区别对待的错误,他将其称为“工作-玩耍异化”。我们把玩看作休闲、转移注意力和虚度光阴的代名词。考虑到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停追求效率和生产力的社会,这就难怪人们对玩、游戏、乐趣等事物感到恐慌,认为它们会危害我们的文化基础。玩耍学理论家布菜恩·萨顿-史密斯提出了与仙女撒糖不同的看法,他希望我们相信:玩的对立面不是工作,而是抑郁。这个很少有人知道的说法值得我们深思,成年人每当想方设法摆脱办公室电脑前的繁重工作时,都希望他们的老板相信这一说法。

斯图亚特·布朗是一名医学研究者,曾对杀人犯做过研究。他认为,剥夺玩的权利会导致精神创伤,而精神创伤往往容易引起杀人的念头和行为。布朗通过认知解释证明了“玩保健学”的合理性,并以此来解决我们”玩匮乏”的生活问题,他的理论最近非常流行。从动物进化过程中的玩的体验到生物通过玩检验社会行为的方法,布朗认为,玩能够从动物本能和人类智慧两个方面开发人类大脑。在布朗看来,我们剥夺孩子玩的权利就是在犯错。不管是萨顿-史密斯的劝告,还是布朗认知科学的研究结果,都说明了玩的匮乏不仅令人恼怒和失望,也容易引发悲剧,甚至带来危险。

以上内容来自得到app试读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wandejiushiguiz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