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往事与随想2018新版БЫЛОЕ И ДУМЫ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往事与随想(与《战争与和平》齐名的经典之作,俄国文学的伟大纪念碑,讲述自王公贵族至走卒游夫在大革命中的命运起伏。
本书作者: [俄] 赫尔岑

本书读后感· · · · · ·

首先是关于“一个人”。一颗灵魂,坦率真诚,有力跳跃。情节散而不乱,三个部分最吸引我:1.赫尔岑与表妹的罗曼史,私奔并缔结秘密婚姻。2.黑尔韦格掺入赫尔岑家庭造成的风波,爱恨交缠,灾难接踵,死亡连至,刻骨铭心。3.赫尔岑流亡伦敦期间,遇各方人士的求赞助,简直绝佳讽刺小品。必须说,赫尔岑的人物特写非常生动,对他熟悉的人们,家人、仆佣、爱人、仇敌、导师、文友、同志,都倾注了强烈的情感。其次,这部作品才是“历史在一个人身上的反映”,因为他的品性、学问、出身背景、政治态度等,赫尔岑成为19世纪中期俄国知识分子的一个代表,他对局势的评论富有洞察力,在他周围集结了一批欧洲当时激进的自由派思想家,借助赫尔岑的主观描写,与某种不可言喻的戏剧性,他们共同构成了那个时代广阔、真实、入木三分的图像。

我的学习笔记

德国人和法国人——派别——雨果——费利克斯·皮亚——路易·勃朗和阿尔芒·巴尔贝斯——《论自由》 增补 约翰·斯图亚特·穆勒和他的《论自由》 第四章 两件案子 1.决斗 2.巴泰勒米 第五章 “无罪” 第六章 波兰的流亡者。 P13

往事与随想2018新版БЫЛОЕ И ДУМЫ 小说电子书 第1张因此可以说,他在襁褓中便经历了战争的烽火,他的童年是在关于这次战争的传说中度过的。 P17

1838年他在那里与伯父的私生女纳塔利娅·亚历山德罗夫娜结婚。 P18

为了向西欧介绍俄国,他还在这时期写了《论俄国革命思想的发展》一书,在1854年首先用德文本发表。 P19

60年代末,赫尔岑又移居日内瓦和巴黎,他意识到了新的革命高潮的到来,但是在1870年1月由于偶然感冒引起的肺炎而病逝于巴黎,他的遗体后来运到尼斯,葬在他妻子的墓旁。 P20

早在40年代别林斯基即已指出,赫尔岑的艺术作品的最大特点在于“思想的威力”。 P21

赫尔岑从不掩饰自己的感情,从不讲违心之言,在本书中他对自己进行了严格的解剖,也对别人的缺点和错误作了毫不留情的批判,他对伦敦的一些流亡者的描写便是这样。 P22

往事与随想2018新版БЫЛОЕ И ДУМЫ 小说电子书 第2张今年夏天,我终于给我青年时期的一位朋友7 念了最后的稿本;通过我的朗读,我看到了我所熟悉的事物,这才罢手……我的工作总算完成了!很可能,我对它的评价远远超过了实际,在这些隐约刻画出事物面貌的笔记中,不少地方仅对我个人 具有意义;也可能我从我写下的一切中,看到了多得多的东西,它们在我心头唤起梦境,成为唯有我才能解答的象形文字。 P28

事实证明,卫兵是大有用处的:十来伙士兵曾先后来到特维尔广场拐角上,跟这些露宿街头的不幸的妇人孩子找麻烦,但当场都在卫兵的命令下离开了。 P37

一般说来,在三十五岁的妇人和十七岁的姑娘之间,只有当前者决心自我牺牲,放弃婚姻生活的时候,她们之间才可能有真挚的友谊。 P109

但是我明白,一个不习惯受人管束的年轻姑娘,多么想冲出家庭的樊笼,奔向自由,不管去哪里都成。 P110

她爱上了亚历山大骠骑兵团一个穿黑披肩和黑上装的军官,这个秘密她只向我一人透露过。 P111

他为此烦恼,曾带着冷笑提到这事,但没有作任何让步,仍以最大的坚韧我行我素。 P149

他手下豢养了一批享受特权的窃贼;有一个农民,他提拔当了莫斯科的收租人,每年夏季给派去监督村长,检查菜圃、森林和各种农活,过了十来年,这个农民便在莫斯科购置了房产。 P150

尼基塔·安德烈耶维奇15 显然变瘦了,老了,脸也黑了些。 P151

父亲又给了他,他又如期归还了;父亲便拿他作榜样,教训别人。 P152

早上九点多钟,坐在卧室隔壁屋中的听差,通知当过我的保姆的薇拉·阿尔达莫诺夫娜:老爷起身了。 P153

多亏我父亲对他有些好感,他便投奔了他;现在让我们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P154

我与马尔法在侧幕后面等待开场,她那么可怜我,或者那么担心我把戏搞糟,因此给了我一大杯香槟酒,但喝了酒我还是毫无起色。 P203

他瘦了,像生了一场大病,眼窝塌陷,脸变了形;他旁边躺着夜间得病的门房。 P204

惊慌不安的居民汇集街头,在神父们经过时赶紧匍匐在地,含着眼泪祈求赦罪。 P205

在麻雀山流放罪犯的临时羁押站上,他对囚犯们说:“世俗的法律审问你们,放逐你们,可是教会赶来找你们,希望再对你们讲一句话,再为你们祈祷,祝福你们路上平安。 P206

六月的炎热更助长了它的气焰,穷人像苍蝇一样死去,市民们纷纷逃离巴黎,其余的人闭门坐在家中。 P207

就在这时,学生们分头向各医院出发;这个小俄罗斯人把准假单揣进口袋,随大伙儿一起走了。 P208

浅薄的和并不浅薄的人们已对昂方坦33 神父和他的使徒们揶揄够了;现在到了改变态度,承认这些社会主义先驱者的时候了。 P262

人达到了和谐的统一,终于明白,他是一个整体,不是由两种互相制约的不同金属构成的钟摆,于是与他结合在一起的敌人消失了。 P263

一群群游水者被历史的激流或思想的浪潮冲到了这些岩壁上,随即分散,形成了两个永恒的派别,它们尽管改换衣衫,却贯穿着全部历史,经历了一切变革,深入到人数众多的党派和十来个青年的小组中。 P264

不论我怎样呼号,阐说,证实,波列沃伊还是充耳不闻,极为不满。 P265

我被捕后大约过了一个半星期,夜间九点多钟,来了一个身材瘦小、皮肤黝黑、脸上有些麻斑的警官,他命令我穿好衣服,随他前往审讯委员会。 P302

过了半小时,从里屋走出一个胖子,神色懒洋洋的,相貌忠厚,他把公文包丢在椅上,把站在门口的宪兵支使走了。 P303

但他的忠告出自真心这一点,我是体会得到的。 P304

然后转过身子把神父的话译成普通语言。 P305

我在那里总感到不自在,仿佛看到一朵盛开的鲜花长在看守所阴暗的砖墙上,有些惋惜。 P306

我很抱歉,您在这里白等了这么久,但这不是我的过错。 P307

警察总监的命令没有说明委员会已经改组,因此非常自然,里斯本的警官仍把我带到了齐恩斯基的官邸……警察所里也是惶惶不安:一夜发生了三次火警,后来委员会又两次派人查问,我出了什么事——有没有逃走?齐恩斯基没有对里斯本的警官骂完的话,便由所长完成了;这是可以料到的,因为所长也不是毫无责任,至少他没有问清楚,该把我送往哪里。 P308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负过两次伤,还能这么喝酒,这要有多么强壮的体格啊!这种兵营的情景有些像沃弗尔曼和卡洛4 的佛兰德斯派风俗画,这些狱中闲话也是一切丧失自由的囚徒都能回想得起的,但是在我搁笔之前,我还得就这儿的军官们谈几句话。 P322

门是从里面倒锁的,他一脚踢开门,一眼就看见里边站着一个颀长的女人,生得相当漂亮;她没有作声,向他指指身旁的男人,男人双手抱着一个几乎已失去知觉的十一二岁的小姑娘。 P323

让·保尔·里希特尔7 说得很对:孩子撒了谎,应该警告他这是做坏事,告诉他,他骗了人,可不要说他是骗子 。 P324

市长向他宣称,他因我的请求宽恕了他,然后又转身向我道:“为了证明您不再生我的气,请您务必接受我的邀请,到我家中吃顿便饭;寒舍便在附近,离这儿只有两幢房子。 P354

果然,后来他就变得乖乖的,跟谁都客客气气……”……我们到达喀山时正当春水泛滥,伏尔加河一望无际,亮闪闪的;从乌斯隆到喀山整整一站路只能坐平底船,河水溢出岸边十五俄里以上。 P355

鞑靼人确实吓得心慌意乱。 P356

可是我走进黑洞洞的、不通风的农舍一问,才知道这儿什么也弄不到,甚至五俄里内没有一家饭铺;我有些惘然,打算立刻动身。 P368

我负责押送一百来俄里,转交他们的军官对我说:‘这真是造孽,三分之一留在路上了。 P369

他滥用职权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例如,他派一个官员去审查案情,如果他关心这事,当然会对那个官员说,案子大概如此这般,但万一结果不是这样,那个官员就该倒霉了。 P377

好吧,我要叫你们知道,侮辱我局长行不行;我是枪骑兵军官,我绝不让你们破坏我的名誉!’“他用鞭子抽了他们一顿:‘快招认,招认就好,把钱藏在哪里了?’那两个家伙起先还顶得住,但听见他命令打两袋烟 ,为首那个土匪就吓坏了,大嚷道:“‘我们该死,钱都花光啦。 P405

有一次,我不记得是什么原因,是御前侍从武官来了,还是大臣驾到,警察局长想露露脸,表示他没有白穿枪骑兵军装,骑马的本领也不比别人差,因此特地找当地一位富商马什科夫采夫,要向他借一匹宝贵的灰色马。 P406

也许,他对这个发现本可处之泰然,但是他的身边站着妻子儿女,而前途只是遥遥无期的流放,贫困和饥馑,于是维特贝格的头发一天天迅速变白了,人也一天天迅速衰老了。 P437

工作几个月之后,他到了莫斯科,专门考察这个城市和周围的地形,然后又继续工作,几个月中没人看到他,他也没向人透露自己的图样。 P438

房屋或庙宇与塑像或绘画,诗或交响乐不同,它们本身并不构成目的;建筑物需要有居住者,它是规划、清理出来的场所,一个环境,像乌龟的背甲,软体动物的贝壳,它的任务正是在于为精神、目的、居住者服务,正如甲壳之于乌龟相同。 P439

就是这个民间节日,老百姓世世代代习惯了的风俗,现在省长却想改变它,供皇太子游乐;皇太子预定5月19日到达,然而尼古拉“客人”早三天去拜会“主人”,又有何不可呢?这必须得到主教的同意,幸而主教为人随和,他找不出任何理由反对省长把5月23日的节日改在19日举行。 P461

父亲每年都带我去参加这种富有异教色彩的仪式;它年年一样,只是有些老头儿和老太婆不见了,大家故意不提他们的名字,只有公爵小姐说道:“我们的伊利亚·瓦西里耶维奇不在了,愿他超升天国……明年不知上帝要召唤谁呢?”于是疑虑地摇摇头。 P491

俄语的情况也差不多;一个神父的遗孀,通过公爵夫人向总主教说情,使两个儿子在大教堂当上了教士,现在公爵夫人就把这两个教士的哥哥请来教俄语和其他一切 课程,这当然不用花多少钱。 P501

可是他并不计较他们和她们的态度,仍热心教课,女学生的聪明伶俐感动了他,他也感动了女学生,使她伤心落泪。 P502

母亲哭啊哭啊,也开始喝起酒来——一切便这么结束了。 P503

这种神秘主义适合少年的特点,适合那种年龄,在这种年龄,一切都还是秘密,一切都还是宗教奇迹剧,逐渐苏醒的思想还没有透过清晨的迷雾,射出明朗的光芒,而雾也还没有被经验和欲望所驱散。 P504

一个年轻使女,我记得名叫叶连娜,突然感到胸口刺痛,后来发现是严重的肋膜炎,已无法治愈,于是去请神父。 P505

这些书大部分是1830年后出版的,它们尽管有各种缺点,对思想却是强大的冲击,足以使年轻的心灵领受火与勇气的洗礼。 P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