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句子迷

未来世界是什么样子?人类灭绝于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扩散

有关未来世界的各种构想

国际政治依然属于自助的领域,国家面临着安全困境,武力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世界上存在着一些有助于缓和国际政治局势的制度,比如均势、国际规范、国际法以及国际组织,但是它们不能防止所有战争的爆发。修昔底德所描述的国际冲突”安全困境”逻辑依然适用于当今世界的一些地区。

以下内容引用自《理解全球冲突与合作:理论与历史(第九版)》,仅供学习参考使用。

未来世界是什么样子?人类灭绝于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扩散 句子迷 第1张

随着冷战的结束,出现了很多有关”新的世界秩序”的言论。正如我们将在下面所看到的,新的世界秩序的含义并不十分清楚,它更多地属于一种乐观主义的愿望。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起来的两极体系已经瓦解,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冷战后出现了一个新的世界秩序。然而,它仍然属于无政府国家体系内的秩序,而且不一定公正。也有人认为,新的世界秩序意味着我们已经摆脱了无政府国家体系的难题。问题是,真有可能出现这么一个世界吗?英国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Arnold Toynbee)在冷战刚开始的时候就写道,民族国家和原子弹不可能在同一个星球上共处。他认为,在主权国家组成的世界中,战争是防卫的终极形式,核弹头是终极武器,其中的某个东西必然消失,最好是国家消失。正如我们在前面两章中所看到的,全球化和信息革命对国家主权构成了新的挑战,不管这样的挑战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历史的终结或者文明的冲突?

1989年,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发表了一篇题为《历史的终结》的文章。他并不是论述历史真的终结了,而是声称随着共产主义的解体,我们已经看到了意识形态演变(ideological evolution)的终点,以及”西方自由民主成为人类政体(human government)的终极形式”。在整个20世纪,意识形态上的重大分歧导致了国际冲突,大规模的意识形态运动,比如法西斯主义是对现代化破坏传统生活方式这一现象的反应。工业化迫使人们走出了自己的村落或小社区,并为大规模的意识形态运动所动员起来。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由资本主义在提高人们生活水平和公民参与意识方面,被证明是比较成功的。冷战的结束表明,自由资本主义占了上风。从某种意义上说,福山是对的。自由资本主义作为一种占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已经没有竞争对手了。不仅如此,富裕民主国家之间的关系也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法国和德国或者美国和日本,不再认为今后相互之间会发生战争,也不去准备这样的战争。它们之间的复合式相互依存关系,在当今世界构建起了一个大的民主和平群岛,这同康德的自由主义预言是相吻合的。

技术和权力分散

还有第三种有关未来世界的构想,它不像福山和亨廷顿的观点那样武断,但更接近现实。这一观点的基本内容是,技术,特别是信息技术,正在导致一种中央政府的权威相对弱化的权力分散(diffusion of power)现象。20世纪是权力集中在首都的时代,这种权力集中化的过程,在苏联和纳粹德国专制统治时期发展到了顶峰。但是,经济和信息网络正在促使政府的某些治理功能,转移到比国家的层次更高或者更低的行为体手中,其中一些治理功能从政府转移到私营和非营利部门

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扩散

有关技术导致权力分散的坏前景,强调了技术跨国传播的一个特殊方面。正如我们在石油的例子中所看到的,公司传播了技术和技能。技术也可以通过贸易、移民、教育和思想交流进行传播。这会对安全产生什么影响呢?目前世界上已经有40个国家拥有制造核武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能力。化学武器技术已经有一个世纪的历史,核武器和弹道导弹技术也已有半个世纪的历史。从某种程度上说,不扩散政策延缓了核武器的传播。但在苏联解体之后,核武器的扩散问题开始变得严重起来,因为苏联的继承国已经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控制核技术外流了。

在苏联解体之前,世界上有8个核国家。其中5个是1968年《核不扩散条约》(NPT)所正式确认的核国家,它们是:美国、苏联、英国、法国和中国。3个迄今没有加入该条约的国家被普遍认为已经秘密地研制了核武器,它们是:以色列、印度和巴基斯坦。印度和巴基斯坦在1998年公开试验了核武器。另外3个国家,即伊拉克、伊朗和朝鲜,曾经签署了《核不扩散条约》,但是它们被很多人认为在试图发展核武器。朝鲜最终退出该条约并爆炸了2个小型核装置。还有5个国家,即南非、韩国、阿根廷、巴西和利比亚,也曾经走上这条路,但后来改变主意了。很有意思的是,有30多个国家具备研制核武器的能力,但是它们并没有这么做,也就是说,有能力获得核武器的国家的数量是现有核国家数量的3到4倍。肯尼迪总统在1963年签署《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的时候担心,到20世纪70年代的时候,可能会出现25个核国家,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安全所面临的跨国挑战

未来有一点似乎是确切无疑的:国家所面对的许多安全挑战将带有跨国性质。在威斯特伐利亚时代的大部分时间里,主权国家只需要担心来自其他国家的安全挑战。今天,有一系列的行为体和问题对国家构成安全挑战。全球化和信息革命可能会带来很多新机会,但同时也可能会导致很多新问题,这些新问题不仅对国家,而且对其他安全客体(包括个人,属于”人的安全”范畴)构成威胁。

跨国恐怖主义  我们在本书第八章中,讨论了信息革命背景下的恐怖主义问题并得出结论,虽然今天恐怖主义作为安全威胁的严重性被夸大了,但是我们的确有必要严肃对待它,这是因为存在着恐怖主义者获得和使用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危险,尽管这种危险性看上去可能很小。我们有必要在这里进行详尽的论述。

何谓恐怖主义?根据美国法律,恐怖主义指非国家团体发动的、针对非战斗人员的、有预谋和有政治动机的暴力行为。联合国通过了打击恐怖爆炸、暗杀、劫持人质以及资助恐怖主义行为的决议。联合国安理会2001年9月通过的一项决议要求所有成员国不给恐怖主义者提供庇护所,这给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行为提供了合法依据。然而,联合国大会难以就恐怖主义定义通过一项决议。以埃及和叙利亚为首的阿拉伯国家政府反对任何一个不把巴勒斯坦人排除在恐怖主义者范畴之外的文本,它们支持巴勒斯坦人追求自己的政治目标,反对把他们定义为恐怖主义者。正如怀疑主义者所指出的:”一个人眼中的恐怖主义者正是另外一个人眼中的自由战士。”

请支持正版电子书! 如侵犯到版权方,请联系 yigefanyi.com,站长核实后会第一时间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