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为什么骂埃里克 斯普拉格是蜥蜴人的都是傻X

埃里克 斯普拉格 – 著名的“蜥蜴人”。

他与 “朱莉亚 吉娜斯纹身遍布全身 肛门也不放过”中提到的 朱莉亚 吉娜斯  一样是个纹身达人。

朱莉亚 吉娜斯纹身遍布全身 肛门也不放过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第1张

可是为什么很多人都骂他是蜥蜴人呢?

因为他全身上下布满了绿色的纹身,舌头也和蜥蜴一样分叉,眉毛上还有突出的角。

为什么骂埃里克 斯普拉格是蜥蜴人的都是傻X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第2张

埃里克 斯普拉格花700个小时纹身,然后还把舌头整得像蜥蜴一样可以分叉。

也因为他,导致这种手术居然曾一度成为流行趋势。只能说是世界太疯狂了。而且对于埃里克·斯普拉格的这些疯狂举动,他自己却很坦然的承认自己是一个“怪人”。

尽管看上去有些另类,但是我们不应该去无理谩骂 。那些网络喷子怎么就知道自己不是傻X呢?

关于个人品位,有人有话要说。

以下内容引用自《逻辑的力量》,仅供学习参考使用。

为什么骂埃里克 斯普拉格是蜥蜴人的都是傻X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第3张

一个人在表达个人品位时,有时会冒犯其他人。可能我在说出“我讨厌吐司”(我确实讨厌吐司)时,其他人就会感受到冒犯,因为他们真的很喜欢吐司。

拿吐司来举例可能听起来有点儿愚蠢,但也许下面这些情况更可信。当我说“我觉得莫扎特的作品很无聊”时,喜欢莫扎特的人会认为这是一种侮辱;或者,如果我说“我不喜欢爵士乐”,那么喜欢爵士乐的人会认为我在批评他们;再或者,如果我说“我不想成为胖子”,那么人们会认为我以肥胖为耻。

我认为这是虚假等价在起作用。某些人听到

“我不喜欢吐司。”

就会认为这等同于

“我不喜欢钟爱吐司的人。”

这是一个虚假等价:这两个陈述在逻辑上并不是相等的。我很高兴你喜欢吐司,只是我自己不喜欢吐司而已。这与

“我不喜欢偷盗。”

不同,因为事实上我也不喜欢那些喜欢偷东西的人。还有一个虚假等价出现在

“我不想要成为胖子。”

“我认为胖子是糟糕的。”

之间。这并不是逻辑上的等价。我们可以写出如下抽象版本:

我不想要成为X。

我认为成为X的人是糟糕的。

如果X是“一名医生”,那么这显然是一个虚假等价:我不想成为一名医生,但我并不认为医生是糟糕的,我只是不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另一方面,如果X是“一个可怕的人”,那么第二个陈述实际上解释了第一个陈述:我认为可怕的人是糟糕的,所以我不想成为其中的一员。这说明这里的错误是逆转错误的一种形式。假设我们有如下陈述:

A:我不想要成为X。

B:我认为成为X的人是糟糕的。

下述蕴涵并不是非常有争议的:

B A

但是,那些对我感到不满的人错误地认为如下逆转陈述是正确的:

A B

如果逆转陈述是正确的,那么A和B在逻辑上就是等价的,但是错误的逆转导致了虚假等价。

还有一种类似的虚假等价类型:当我说“我喜欢每天称体重”时,有些人认为这相当于“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每天称体重”。因此,如果没有这样做,他们就会感觉被冒犯。我们再来看看

我喜欢每天都做X。

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每天做X。

如果X指的是“弹钢琴”呢?我当然喜欢每天都弹钢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认为每个人每天都应该这么做。另一方面,如果X指的是“刷牙”,那么我喜欢每天都这么做,而且我认为如果可以,每个人确实都应该每天这么做。

有关情境的逻辑到此为止。这就是一个例子,说明我是如何通过我的个人品位或者愿望来限制自己的陈述,从而总是成为正确的一方的。

然而,当我说我不想成为胖子的时候,人们确实经常会感到不满,而且他们很少能被我对逻辑的解释安抚。在下一章中,我们将更多地讨论有关克服情感反应的尝试,但我认为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揭露虚假等价关系为我们提供了人们感受到冒犯背后的逻辑性:他们把我不想成为胖子和我批评肥胖的人等同起来了。对于这种逻辑,我们可以做的更富同情心的事情就是承认人类语言和逻辑是不同的,因为语言可以以一种逻辑所不具备的方式承载内涵。如果我真的没有批评胖子,那么我或许应该找一种不同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或者,我应该仔细审视自己,看看自己是否有一小部分是在批评他们,但是又声称只针对自己,这样就可以隐藏在逻辑安全的背后。就像人们在表达一种煽动性的观点时,声称自己正在吹毛求疵一样。

请支持正版电子书! 如侵犯到版权方,请联系 yigefanyi.com,站长核实后会第一时间移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weishenmemaailike-sipulageshixiyirendedoushish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