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文学履途:漫游在伟大故事诞生之地

copyright

本书作者: [美]《纽约时报》主编

有幸提前就看了,很好的文学旅行书。光是这些作家的名字就让人感动啊。这不是一本走马观花的旅行笔记,也不是一本作家八卦合集,事实上这两者都有,但之所以好看,在于,它将这些和作家严肃的写作能够有机的串联起来,因此,好读、有趣、有料。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文学履途漫游在伟大故事诞生之地》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文学履途:漫游在伟大故事诞生之地(《纽约时报》20年经典专栏集粹!遍访海明威、博尔赫斯、菲茨杰拉德等38位伟大作家缪斯之地) (未读·文艺家)

The New York Times: Footsteps

文学履途:漫游在伟大故事诞生之地 文学电子书 第1张

去那儿以前,我所知的是马蒂斯和尼斯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在那个时刻,我忽然明白了,这座城市曾如何地激发他,令他创造出了和这里一样值得崇敬的作品。 P7

如果不论出处的话,这些篇章中的巧妙构思几乎和《纽约时报》一样古老。 P8

但也有时,像达希尔·哈米特与旧金山那样,这座城市在转型之前一直和这名小说家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P9

而一旦作者如此,即使读者不亲身旅行,也能有所感知。 P10

戴维·洛奇(David Lodge)曾在他的讽刺小说《天堂消息》(Paradise News)中描写过这样的窘境,想象一队挂着腰包的游客在威基基海滩的步道上来回走着,好像到天堂朝圣的人一般,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P12

这也是将夏威夷与其他地方——比如劳德代尔堡(Fort Lauderdale)或坎昆(Cancún)那样的沙滩啤酒度假胜地——区别开来的东西:它拥有一个复杂的灵魂。 P13

法国、英国和美国在这座群岛上相互角力,干着一般殖民地上都会进行的勾当。 P14

他还试图和原住民妇女一起裸泳,但是他一下水,她们就跑了。 P15

“每天通宵达旦,持续一个多月之久,”他写道,“众多默哀者来到皇宫周围,点燃桐木火炬,唱起葬礼挽歌,跳着草裙舞,为死者恸哭哀号。 P16

拜访过他们的陵墓之后,我更想要深入了解夏威夷王室的过去,我跟随马克·吐温的脚步前往大岛,卡米哈米哈国王在那里出生,1983年喷发的基拉韦厄火山至今仍有岩浆顺着缓坡流进翻腾的大海。 P17

马克·吐温曾在这里住过,当时它还只是一家简陋的小旅社,不像现在这样气势恢宏,大堂内拥有一个巨大的壁炉,上面挂着夏威夷历代国王和王后的画像。 P18

这是令人震撼的场面,可惜的是,我们看不到马克·吐温曾经见过的冒着泡沸腾的熔岩湖:我们脚下的巨大地层像墨一样黑,貌似表面光滑平整,但就在其2.5平方公里之内,它被撕裂成上千条燃烧的火的河流!这看上去就像午夜的天空中,无数条闪电组成了一张马萨诸塞州的铁路网图。 P19

我穿过街,来到皇宫酒店和它里面的那间豪华的花园餐厅,萨姆·斯佩德曾在这里吃过午饭(“他狼吞虎咽地吃完了”),然后在傍晚的光线中,来到北滩,这里是旧金山的意大利裔美国人的社区,也是20世纪50年代“垮掉的一代”的核心区域。 P48

在这里可以好好欣赏这座城市,同时,身处其中也会有不知道角落里会突然跳出人来的紧张感。 P49

恐怕再找不出一个比隐藏在地下酒吧里的地下酒吧更适合旧金山黑色电影协会的地方了,而且还是在田德隆区。 P50

我们沿着纳博科夫的路线走,从东边出发,走俄亥俄州,再穿过美国中西部——用书中亨伯特的原话说,“我们穿过俄亥俄州,三个以字母‘I’开头的州[3],还有内布拉斯加州——啊, 第一阵西部的气息!”我们也住过汽车旅店,只不过那儿并没有亨伯特说的那种下流的诱惑力:“无数的汽车旅店(直截了当地)用霓虹灯标识出空房的状态,准备接待推销员、逃犯、穷困潦倒的人、拖家带口的人,还有最精力旺盛的情侣。 P58

亨伯特和洛丽塔的疯狂旅程穿越了“像用碎布块拼成的被子似的48个州”——经过了波旁街、卡尔斯巴德洞窟、黄石公园、火山口湖、鱼苗厂、悬崖居所,以及“上千条熊溪、苏打泉,还有五颜六色的峡谷”。 P59

纳博科夫应该也见过这个标识:“如果今晚就会死,你会去天堂还是地狱?”紧随其后的答案是:“盖瑞枪铺”。 P60

最终他们来到了怀俄明州的里弗赛德(Riverside),这是一个尘土飞扬的小村庄,“有一个汽车修理厂、两个酒吧、三个汽车旅馆和几个农场,离已经废弃的小镇恩坎普门特只有1.6公里(那儿的街道没有铺设路面,人行道都是木板的)”。 P61

他孜孜不倦地工作,夜以继日地创作满是多重复句的小说,同时也帮其他作者润色文稿以赚取微薄的薪水。 P103

“普罗维登斯是个独特的小镇,”霍布斯说,他是“死灵之书”活动的主办者,“这里真的在发生各种古怪的事。 P104

洛夫克拉夫特曾在书里描写过这个地方:“他最喜欢在傍晚时分来到这里,斜斜的阳光照在市场大楼、古老的屋顶和钟楼上,将它们染上一层金色,令如梦似幻的码头充满魔力,过去普罗维登斯的印第安人曾在这里抛锚停泊。 P105

有时候,他还会在作品里提到这所大学的名字,尽管大多时候是叫它“米思塔尼克大学”,这是洛夫克拉夫特以布朗大学为原型衍生出来的。 P106

再往前走,普洛斯派特和安吉尔路的交叉路口有一块牌子,写着“H. P. 洛夫克拉夫特纪念广场”。 P107

但是他依然在书中提到了它,朱里尔指出,它后来变成了《克鲁苏的呼唤》中的角色亨利·安东尼·威尔科克斯的家。 P108

“在那里,洛夫克拉夫特早熟的天性得以施展,”霍布斯说,“也是在那里,他开始思考宇宙。 P109

我们去的那天,墓碑旁摆着硬币(一位造访者解释说,这和洛夫克拉夫特去世时身无分文有关)、一株植物,还有一堆纸条,其中一张上还印有口红印。 P110

※ 原刊于 2012年8月 1953年,当蕾切尔·卡森在缅因州海边建起那座避暑小木屋时,她还没有开始写《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那本启迪了现代环保运动且富有争议的书。 P111

爱丽丝的全名叫爱丽丝·利德尔,当年的她只有十岁,父亲是牛津大学最大的学院——基督教堂学院的院长亨利·乔治·利德尔。 P142

文学履途:漫游在伟大故事诞生之地 文学电子书 第2张现在的牛津充满了游客与车流,橱窗里不乏爱丽丝主题的商品。 P143

左边的墙上,有一个描绘了道奇森和爱丽丝·利德尔形象的彩色玻璃窗。 P144

他此后又有了许多其他小孩朋友,很多小孩在成年以后都和他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P145

南廊的东端有一处详细的注释:1878年,受前拉斐尔派影响风格的彩窗,由爱德华·伯恩—琼斯设计,画中人物是圣凯瑟琳。 P146

展品中就包括利德尔家庭的照片,以及一台架好的湿版相机,镜头朝向窗外。 P147

新哥特风格的牛津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建于1855年至1860年,这几年里,这所博物馆把整个大学的藏品都汇集在了一起。 P148

在找到了赋予道奇森灵感的遗迹和建筑之后,我决定将注意力转向那次创造出“爱丽丝”故事的旅行。 P149

在我的左手边,汽车、摩托车、出租车还有自行车在宽阔的圣日耳曼大街林荫下川流不息,而在我的右手边,那一排排经典的石砌立面建筑下,却掩藏着时髦的古董书店、商店、咖啡馆,还有通向塞纳河的蜿蜒小街。 P174

菲茨杰拉德一家于1927年搬离这里,又过了几年,这座位于瑞莱昂潘海塘上的房子被扩建成为一家拥有40间客房的五星级酒店,并更名为“美丽海岸”(Belle-Rives)。 P201

我点了一杯“绿色疗法”鸡尾酒,用金酒、黄瓜汁和蛋清调和,然后找地方坐了下来,透过大堂欣赏着海浪起伏。 P202

2014年,作家兼电影人惠特·斯蒂尔曼以自己1998年创作的电影和2000年的同名小说《最后的迪斯科》(The Last Days of Disco)拿下大奖,该作品讲述的是一批上流纽约人在20世纪80年代的成长经历。 P210

谈起瑞士,我们中很多人都会想起奥森·威尔斯在电影《第三人》中扮演的角色哈里·利姆得出的粗糙结论:瑞士人最有创造力的成就就是布谷鸟钟。 P212

他们中最臭名昭著的那群人来自英国,于1816年5月抵达,由28岁的著名诗人乔治·戈登·拜伦爵士带队。 P213

历史学家埃尔玛·丹杰菲尔德在《拜伦和浪漫主义者在瑞士,1816》(Byron and the Romantics in Switzerland, 1816)一书中提到,这个小圈子里拥有“整个瑞士甚至欧洲最杰出、最浪漫的一群诗人、作家和名流”。 P214

他们喜欢童话故事,四处收集民间故事并将它们结集成书,出版以后受到全世界读者的喜爱,无论老少,直到永远。 P231

这条线路全长560多公里,从法兰克福到不来梅,中间蜿蜒经过格林兄弟的故居,故事里小红帽的家、睡美人的家、韩塞尔与葛雷特的家,以及大片幽魅的森林、高耸的塔楼,甚至真正的城堡。 P232

有些房间尚在施工中,准备扩建,将来会做互动展览以及各种国际版《格林童话》的展示,包括图书、游戏、插画和电影。 P233

我把车停在森林边缘的一个停车区域,没有理会那个看上去很不吉利的警告牌,上面的字我看不懂。 P234

来到那不勒斯的我,没带旅游指南,甚至没带地图,只为了寻找一个拥有“剥落的墙”和“划损的大门”的凌乱街区,在那里,建筑“肮脏的灰”反衬着埃莱娜·费兰特笔下角色的激情与压抑。 P254

埃莱娜·费兰特是一个笔名,在这个名字之下一共出版了七本书,最出名的就是那不勒斯四部曲——这套书塑造了一段从20世纪50年代至今,在意大利政治和社会动荡的背景下持续了半个世纪的女性友谊。 P255

我在这座历史老城中的一条狭窄巷子里散步,面朝西边,午后的阳光照得我睁不开眼,视线所及的天空里都是拥挤的建筑,鼻子里都是饭菜的味道,海确实感觉很遥远。 P256

故事中的无名叙述者(在另一个角色口中,叙述者叫作“小新娘”)为了找工作在城市里茫然地转了一天,在傍晚时分回到了基斯兰奴的海边,“云层在西边的海面上破开,显露出太阳的红色光束。 P264

1953年,这对夫妇搬去了狮门大桥另一头的北岸郊区——先是住在多雨的北温,一处单调的成批建造的房子里,后来搬去了一个条件稍好些、有着大庭前花园的房子,坐落在西温丹大拉夫的山坡上。 P265

海滩就在两个街区之外的丹大拉夫码头,或往东走,去安布赛德海滨公园。 P266

[14]这描写的简直是门罗本人:社交焦虑,混合着不安全感和轻蔑,寻常生活的沉重拖曳,恐惧不断上升、扩散,直到将所有美好的事物抹去。 P267

文学履途:漫游在伟大故事诞生之地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wenxuelvtumanyouzaiweidagushidanshengzhid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