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我辈孤雏(中英双语)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石黑一雄 (Kazuo Ishiguro)、 林为正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关于作者石黑一雄的基本情况,我们之前在解读《被掩埋的巨人》和《长日将尽》时都有过非常具体的介绍。本期我们讨论的这部《我辈孤雏》是石黑一雄创作生涯中的第五部长篇,入围了2000年布克奖短名单。我们之所以认为,这部作品在石黑作品系列中同样值得重点解读,有两个原因:首先,题材特殊。《我辈孤雏》是石黑一雄唯一一部侦探小说题材的作品,小说套用了探案故事的外壳,却又是一部非典型侦探小说。表面上,我们读到的是一个福尔摩斯式的破案推理故事,可实际上小说主人公在叙述上穿梭于现实与幻想之间,虚虚实实、真假难辨。石黑本人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辈孤雏》给我带来的麻烦超过其他任何一本书”,而对读者来说,这也同样是一部具有极高阅读挑战的小说。


小编建议: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那天早晨的情况,如今只剩朦胧的印象。我现在所能记得的是,我忽然有个念头,觉得自己应该以仅剩的时间,把原本计划在往后几天达成的任务,尽量加以完成;若不如此便没有职业道德了。这种态度显然有些荒谬,然而我并不觉得不妥。早餐过后,我急切地展开工作,在楼梯里匆匆忙忙地登上爬下,催促司机穿越城里拥挤的马路。到了下午刚过两点我坐下来吃午餐时,我已大略完成了自己原先预定要做的事情,尽管这一点今日对我而言已无甚意义,但我必须承认当时对此可是相当自豪。

然而与此同时,当我回顾那天发生的事时,我有个极其强烈的印象:我跟我做的事情之间有某种奇特的疏离感。当我在公共租界里穿梭,跟许多城里最有名望的人谈话时,我的一部分内心却几乎是在嘲笑这些人回答我问题时的殷殷切切,嘲笑他们一副想要帮忙的可悲模样。老实说,我在上海待得愈久,就愈鄙视这些所谓租界的领导人物。几乎我每进行一天的调查,就会多揭露一些他们这些年来的疏漏、腐败,或者更等而下之的事。打从到了上海的那天起,我从来不曾遇见过谁真诚地为自己感到羞耻,也没人承认若非那些掌权的人优柔寡断、短视近利,甚至别有居心,这里的情况根本不会走到这般风雨飘摇的地步。那天早上我去了上海俱乐部,会见三位非常杰出的“精英”。再次面对这些人的浮夸狂妄,面对他们一再拒绝承认这整件悲剧全是他们的无能所造成的,一想到自己就要把这些人从人生里甩掉,我就觉得十分愉快。确实,在这样的情况下,我非常确信自己做了正确的决定;确定这群人几乎共有的想法不仅毫无道理可言,而且根本就应该彻底唾弃—他们竟然认为,化解危机是我一人该独扛的责任。我可以想见,不久之后,这些人听到我离去的消息会有多么震惊—接下来是接踵而至的震怒与惊慌—我承认,想到这些真让我胸中的闷气一扫而空。

我辈孤雏(中英双语)吃着午餐,我发现自己回想起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跟詹妮弗在学校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想到我们两人在那间小会客室里,各自尴尬地坐在扶手椅上,阳光在橡木墙板上舞动,从她身后的窗子还可以看见延伸到湖边的草地。她静静听我解释,我费尽唇舌告诉她为什么我非去不可,告诉她在上海等着我完成的任务有多么重大。有好几处我停了下来,期望她问我一些问题,或至少说说她的看法。不过每次她都只是认真地点点头,等我继续说下去。最后,我发现自己开始重复了,于是我把话打住,对她说:

“那么,詹妮弗。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我不知道我想听到什么。不过她又凝视了我一会儿,脸上并无愤怒之情。她回答:

克里斯托弗叔叔,我明白我自己什么事都做不好。不过那是因为我还年轻。等我年纪再大一点,或许不用太久,我就会有办法帮你。我就可以帮你,我保证我会帮你。所以,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好吗?记得我在这里,在英国,你回来以后我会帮你。”

这实在很出乎我的预料,尽管人到了上海,我还是常常回想她说的这些话,我还是不太确定,她当日想传达给我的是什么讯息。她的意思是,尽管听我说了半天,她还是认为我不太可能达成我在上海的使命吗?我还是得回到英国,再耗很多年继续从事我的工作吗?同样地,这也可能只是个不知所措的孩子说的话,她在话里尽力掩藏心中的不满,我实在没有必要如此反复推敲。尽管如此,那天下午我坐在旅馆的花房里吃午餐时,我发现自己又再次陷入沉思,想着我们最后一次的会面。

咖啡快喝完的时候,旅馆服务台的职员过来告诉我,有通电话急着找我。他带我到外头楼梯平台上的电话亭,接线生忙乱了一会儿之后,我听到一个不知在哪儿听过的声音。

“班克斯先生吗?班克斯先生吗?班克斯先生,我终于想起来了。”

我没说话,生怕只要我一出声音,就会危及我们的计划。不过,那个人又说了:

“班克斯先生?您听得见吗?我想起了重要的事情。有关我们无法搜查的那栋房子。”

我才知道那原来是孔探长;他的声音虽然粗而沉,听来却是精神饱满。

“探长,对不起。没想到是您。请说您想起了什么。”

“班克斯先生。有时候,您知道的,我专心抽烟斗的时候比较想得起事情。许多遗忘多年的事都会浮现在眼前。所以我就想,再试一次,我该去抽个烟斗看看。于是我想起那个嫌犯跟我们说了什么。我们无法搜查的那栋房子。就在一户房主叫叶辰的人家的正对面。”

“叶辰?那是谁?”

“我不认识。许多比较穷的人说地址都不用街名。他们用显著的地标。那栋我们不能搜查的房子,就在叶辰他家对面。”

“叶辰。您确定就是这个名字?”

“我确定。现在我记得很清楚。”

“这是不是个常见的名字?上海有多少人会叫这个名字?”

“幸好那个嫌犯还给了我们另一条线索。这个叶辰是个瞎子。您要找的房子,就在一个名叫叶辰的瞎子家对面。当然,他可能搬家了,也可能过世了。不过,只要能查出我们当年办案的时候,这个人住在哪里……”

“那当然,探长。您真是帮了大忙。”

“那我就开心了。我也猜您会这么觉得。”

“探长,真是感激不尽。”

我发现时间不早了,挂上电话之后,我没回去把午餐吃完,而是直接上楼回房间打包。

我正想着该带走什么,却有某种诡异的不真实感袭上心头。有一度我在床上坐下,望着窗外的天空。我蓦然感到不可思议:刚才得到的这条线索,若是早一天出现,就会成为我人生最重要的东西。不过此时此刻,我在脑子里随意想想,却觉得这东西已经像是湮没在逝去的岁月里,如果我不愿想起就可以将它忘记。

20世纪初的上海是当之无愧的远东第一城,透过石黑一雄的描述,我们可以看到军政、党派、商会、帮派,还有数不清的地下势力,在这里盘根错节,掌握着上海的政治与经济命脉。如果你熟悉英文词源的话,可能会知道,shanghai作动词使用时,有“欺诈、诱拐”的意思。1915年之前,大量劳工被以欺骗、胁迫和暴力的方式送到船上做工,而当时运送被拐骗船员的主要地点就是上海。因此,shanghai这个名词在西方人心中,天然带着“邪恶、混乱”的意味,也是适合上演各种谍战罪案故事的舞台。各方势力的夹缝之中,危险、动荡、暴力的法外之地,纸醉金迷、夜夜笙歌的不夜城,这一切都为石黑一雄这个关于记忆黑洞和童年噩梦的故事提供了合适的支撑,编织出小说
《我辈孤雏》的令人晕眩的底纹。

最后,我们来谈谈书名问题。《我辈孤雏》的书名原文为When We Were Orphans,从英文直译过来意思是:当年我们都是孤儿。小说描绘了各式各样的孤儿,不管是主人公班克斯,还是莎拉、詹妮弗、秋良。每个人都是孤儿,每个人都在寻找一个目标。只有通过寻找某一个目标,这些“孤儿”才能在这个过程中看清世界的真实面貌,完成自我身份的构建。在石黑一雄笔下,这些人物不仅是实际意义上的孤儿,更是社会和文化意义上的“孤儿”。他们缺乏关爱,与周围的人群格格不入,处于自我孤立的状态。同时,在异国他乡的漂泊,内心异常孤独,找不到文化的归属感。

· · · · · ·正版书购买 · · · · · ·

书籍购买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wobeiguchuzhongyingshuangy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