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电子书推荐分享

我就是风口 维珍品牌创始人自述50年商业冒险

下载方式

维珍品牌创始人自述50年商业冒险

本书作者: [英] 理查德·布兰森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看到书名够屌,然后一看作者,了然。既然所有传记都带有自我宣传的性质。既然如此,那不如从成功的人里找个更有趣的人来读一读。维珍的经历是典型的不设限思维的成功典范。纵然不能成为或实现,也可以通过阅读这种经历放飞一下理想。当成小说读,降低对于经验或者成功学的要求,会更好。


· · · · · ·↑点击获取书籍完整版下载↑· · · · · ·

带上全家去冒险

“天气很冷,而且会愈来愈冷。现在还能忍受。霍莉和山姆与其他船员合作得不错。”

这是2008年10月22日18:23:03,我第一次发推特。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吗,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那时,相比社交媒体的林林总总,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操心。我们身处海洋中央的一艘小船上,正在试图打破驾驶帆船横跨大西洋的最快世界纪录,我需要集中精神。

我就是风口 维珍品牌创始人自述50年商业冒险这次跨洋活动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提升维珍金融在英美两国的知名度,同时希望这次伟大的冒险能再次创造一个吉尼斯世界纪录。这次和我一起冒险出行的人很特别——他们是之前在出发前和我吻别、祝我平安的孩子们。我一直想和家人一起完成一次冒险挑战,现在终于做到了。

虽然我欢欣雀跃,但这对琼来说却是最难的一次,因为拿生命冒险的不仅仅是她的丈夫,还有她的孩子们。就像以往我进行环球热气球飞行前她对我说:“如果你死了,是你自找的,我不会去参加你的葬礼。”在孩子们还小的时候,每当我去参加热气球飞行,琼还得在孩子们面前装得很坚强。对于这次我们一起出发,她的态度和以前一样——谨慎地支持。

“我不可能阻止任何人去做他想做的事情,”她对一个船员谈起她的感受,“我必须相信这次活动背后的支持工作,而且相信他们能平安归来。同时要保持乐观,每当你有了一个悲观的想法,你一定得找到一个乐观的想法来替代它。”直到我们回家后才知道,琼有次惊恐发作,因为担心我们三个人同时丧生大海。

其实我们都没有预料到这次行程的风险。因为我们有非常值得信赖的队友,英国美洲杯起源队的队员们。他们中有三名在那年的北京奥运会获得了金牌,而且其中的本·安斯利(Ben Ainslie)之后还成为第一个连续在五届奥运会帆船项目获得奖牌的运动员。有这样的队友,我们不仅觉得安全,而且很有信心打破之前6天17小时52分钟39秒的横渡纪录,成为横跨大西洋最快的单体帆船队。当年前他们找到我的时候,我马上就答应了。虽然我之前已经打破了不限船只横跨大西洋的最快纪录,但还从来没想过驾驶帆船来挑战,更何况是和我的孩子们一起参加,这对我来说太有吸引力了。

当我们在纽约等候适宜的天气时,我还没怎么考虑过风险的问题。最后我们终于等到了适合航行的天气,但这后面有一个隐患——一场巨大的飓风紧跟其后。我们分析认为,如果有台风在后,其风力能加快我们的航行速度,但前提是我们没被台风摧毁。帆船在最初的24小时航行时发出很大的声响,就像随时要倾覆一般。船的龙骨受到了极大的压力,时不时就要侧翻。虽然我们都被拴上了安全绳,但我担心一个大浪就会把我们打下海里。

虽然行程艰难,但是我们的士气高涨。特别是山姆,他好像一上船就掌握了航行技巧,自始至终都很享受。我们剩下的人就没那么顺利了,因为组织者低估了淡水的消耗量,所以船上的淡水不足,我们只能喝甜甜的罐装汽水,这导致所有人的胃里都不大舒服。霍莉和我尤其难受。我从没感觉病得这么难受过,而且非常虚弱。在很多极端艰难的条件下,我都在船上待过且毫无问题,但这次我的身体没能撑住。而这时,山姆还能愉快地把尝起来像狗粮的干粮狼吞虎咽下去,而霍莉就在他旁边的水槽呕吐。我们都坚持下来的绝招就是——要在精神上准备好,每次多坚持一分钟。

在海洋上,情况经常瞬息万变。当我们感觉已经无法坚持时,不得不放弃挑战。我们本来已经比预计超前,但一个大浪冲上来,带走了我们的一艘救生艇。奥运英雄本·安斯利大声朝我们发出指令,看着暴风雨撕扯着我们的主帆,大家的肾上腺素急剧飙升。很快我就意识到,我们处于极度危险中,当我看到山姆和霍莉担忧的表情,心里害怕极了。

还好,经验丰富的船员们迅速采取行动,我们改变了航线,完好无损地驶出了风暴圈。与其和风暴搏斗穿越大西洋,我们决定改变航向朝百慕大前进。之后的12个小时,我们顺风而行,非常惬意。绝佳的航海天气继续着,我们的病痛都消失了。我和孩子们坐在船顶,享受着人生中美好的时光,这让整个旅程物有所值。

两周之后,我得知维珍金融的船因遭遇恶劣的天气而倾覆的消息——船的龙骨折断了。回想起我们在大西洋中央的遭遇,我不寒而栗。也许就差那么一点点,我们将无法再参与任何挑战、维珍金融将不复存在、我也不能享受天伦之乐,当然你们也没机会读到这本书了。

当我问霍莉和山姆是否享受这次航行时,我看到了他们脸上浮现出那种熟悉的、渴望挑战的表情。面对挑战就是这样,你一旦尝到个中滋味就欲罢不能。不难想象我的两个孩子都渴望冒险,而且我最珍贵的回忆正是和他们一起冒险时留下的。

2014年,我加入了山姆组织的从伦敦到马特洪峰的1 000英里挑战。维珍奋斗挑战是山姆和我的侄子诺亚(Noah)在2012年我们攀登上勃朗峰后产生的一个想法:仅使用跑步、划船、骑自行车、步行以及攀登这几种手段,完成从伦敦到世界上尤为险峻的山峰之一——马特洪峰的挑战。诺亚和山姆召集了一个10人的核心队伍,以及沿途参与的350名选手(包括我)。这次挑战活动将筹集到75万英镑的慈善基金以帮助英国的年轻人在考试之外有更多绽放青春的机会。

2014年4月20日,挑战者们出发时,我母亲担任了起点的发令官。我在瑞士加入他们之前,队伍已经完成了三个连续的马拉松,在横渡英吉利海峡时遭遇了飓风贝莎的余威,还从法国开始骑了100多公里[1]自行车进入瑞士。我的全副骑行装扮给了他们一个惊喜。在骑往韦比耶的路上,小山丘渐渐变成了大山,这是一段特别艰苦的爬升路段,想起上次横渡大西洋的尝试时,山姆提出要助我一臂之力。

“我今天会压着速度陪你,爸爸。我们互相帮助骑上山顶。”

他不知道我可是有备而来的。“我没事,山姆。”我告诉他,“我最近有特别的训练。你到前面带队吧,不用担心你老爸。我们山顶见。”

山姆可能是担心我那过时的自行车——或者更直白点儿——担心我的老胳膊老腿。我不知道到底他是怎么想的。本地人告诉我们骑上山顶的最快纪录是25分钟,我们预计花费1.5小时。最初10分钟我在队伍最后面挣扎,不过我突然爆发神力。当我飞速超过温布尔登网球冠军玛丽昂·巴托丽(Marion Bartoli)时,她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韦比耶当地最著名的健身教练竭尽全力也无法保持我的速度,他也万分疑惑。最后我一言不发地超过了队伍最前列的山姆,只用了24分钟就到达了山顶。当山姆一个小时后抵达山顶时,我全身唯一酸痛的部位就是我的脸,是因为笑得酸了。山姆已经精疲力竭,而且对被老爸赶超这件事情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他答应给我一件波点针织衫,承认我是大山之王后,我才告诉他我的小秘密:我骑的是一辆特制的电瓶车。我像兰斯·阿姆斯特朗(Lance Armstrong)一样偷偷摸摸地把电瓶藏在了坐垫下的奋斗挑战标志下面。

“你这个浑蛋!”山姆笑着说。

那天晚上我们在韦比耶组织了一场相当特别的仪式:我将向玛丽昂·巴托丽求婚。2013年的11月,玛丽昂来参加内科岛杯网球赛期间,我们交往得很顺利。但是在玩沙滩网球时,玛丽昂不小心把温布尔登公开赛的冠军戒指弄丢了。我拿出了可靠的金属探测器(岛上可是有很多正牌加勒比海盗当年埋藏的宝藏)开始寻找她的戒指。我们掘地三尺却一无所获。6个月后我们终于找到了它,所以今天我决定将它戴在玛丽昂美丽的手指上。我把所有人都召集到一起后,我朝她单膝跪下。我不知道琼会怎么想,但玛丽昂的未婚夫看上去一头雾水。

我们第二天早上继续上路,开始为期7天的徒步前往采尔马特的行程。第一天我们攀登到蒙特堡度假小屋,神清气爽地遥望大孔班山。到了第三天,路途更艰难,狂风迎面吹来,大雨瓢泼而下。随着能见度越来越低,周围不断有石头从山上滚落到路上。暴雨和不断升高的地势让每个人都越来越紧张,担心我们在小心翼翼地绕过岩石时引发雪崩。但所有的辛劳都是值得的,当我们登上顶峰那一刻,太阳神奇地露脸了。这一刻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大家都一言不发,沉浸在大自然的奇迹中。太阳出来后,行程变得容易多了,所有人都毫发无伤地到达了采尔马特。这时,宏伟的马特洪峰耸立在远处,那是我们最后的挑战。

马特洪峰的大本营旁有一座美丽的教堂,后面的墓地埋葬的都是登山者的遗骨。“奋斗者”们凌晨3点就从拥挤的小木屋出发,开始了危险的攀登。天上的星星照耀着山姆、诺亚和其他队员前行的道路。天气越来越差,山姆本来是队伍里身体最壮的,但是他却产生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只能躺在雪地里呕吐。但是,已经行进到这一步,他决心竭尽全力和他的表兄一起到达终点。他的向导——曾经11次登顶珠峰的登山运动员肯顿·库尔(Kenton Cool),在离山顶还有200米的时候建议山姆撤回大本营。但终点已经近在咫尺了,山姆决定继续前行。

我乘着直升机心急如焚地在上空盘旋,把舱门打开随时准备下去救助山姆。我很难接受在经历了那么多次冒险后,亲眼看着我的儿子跟随我的脚步开始冒险却没成功。我们在上空几乎什么也看不见,到了9点钟,诺亚、核心队员之一的斯蒂芬·尚利(Stephen Shanly)和山姆最终登上了马特洪峰顶。我在直升机里激动得泪流满面。这是个伟大的时刻,我真希望自己能和他们并肩站在雪峰上。

但是我最担心的还是山姆不断恶化的状况。诺亚和其他人不得不扶着他才能完成展旗动作。我的直升机快没油了所以只能返航,同时一架救援直升机飞上山来。眼睁睁地看着山姆却不能帮上忙,这让我很难受,而且我也担心他能否安全地回到山下。经过焦急的等待,队友们将他绑到绞车上,他抱着一名救援人员被运到山下。山姆睁开眼睛,很迷惑自己到底在哪里。谢天谢地直升机上的救援人员及时将他运了回来。

那时我已经回到大本营,正和山姆的妻子贝丽以及霍莉焦急地等消息。当山姆抵达大本营,蹒跚着走下直升机时,我们紧紧地拥抱了他,给他裹上毯子带到屋里。山姆和我都笑中带泪,他是因为身体难受,而我则是喜极而泣。他能回到我们身边简直太好了。

能活着回来并没让山姆心情轻松,他担忧的是自己没能完成下山的全程。他姐姐安抚他说:“这个挑战的设置是从伦敦到马特洪峰顶峰——从来没有提到过下山也包含在内。”我为山姆、诺亚以及整个团队感到自豪,他们克服了这么多困难最后达成目标。在过去的一个月,他们行进了1 000英里,突破了身体极限,一心为了达成帮助出身困难的年轻人这一目标。他们已亲如家人,这是整个挑战中最重要的事。我决心下次一定挤出时间来参加他们的全部行程。

2008年,本·安斯利(现在是本爵士了)的智慧和经验在大西洋上救了我们的命。我在2015年终于有机会报答他了。

那年1月,本和他的新婚妻子乔吉·汤普森(Georgie Thompson)在英属维京群岛附近航行。我们送他们出海时,从未曾想过他们会需要我们的帮助。但不管怎样,本是奥林匹克运动史上最成功的帆船运动员,他带领着甲骨文美国队奇迹般地在美洲杯获得冠军,这可能算得上是历史上最精彩的一次反败为胜。他开船可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本的船出现了严重的机械故障,这导致他的帆船直冲向一堆危险的珊瑚礁,说不定会翻船并终结他浪漫的蜜月。他不得不电话求助,我们的水上运动团队迅速出动救援。本的船上的主帆收帆系统坏了,帆被扭转得太厉害,根本无法控制。我们的队伍赶到后,爬上桅杆剪断主帆,从而避免了大祸。

当他们返程时,我到沙滩迎接他们。

“我还以为你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水手呢。”我开玩笑说。

本接受了我的邀请,同意在岛上住几日,我们好好聊聊天。

第二年,本邀请我到纽约作为他带领的陆虎BAR青年帆船队的第6人,参加美洲杯世界锦标赛。我知道这个邀请背后是有风险的,但是我感觉自己应该能在双体船尾相应的位置上完成任务。很快我们就进入了非常危险的水域。

“你在后面怎么样了?”本朝我大喊。

“感觉像坐在洗衣机里!”我回答。

20分钟后,天气情况更糟了。本转过头对我说:“理查德,我很抱歉,但必须让你离开这艘船,因为这里太危险了。”

我不大情愿地上了后面的救援船。远观比赛。这天的风向千变万化,这导致任何一个队伍都有可能赢,而且最后也确实如此。英国队非常出色,但运气不好,本来处于领先地位,但是风向的突变导致他们偏航。接着出乎意料的大风把阿联酋队和新西兰队从最末的位置带到了领先的地位,赢得了比赛冠军。陆虎BAR青年帆船队在这场比赛中得了第5名,整个赛事排名第5——虽然起步领先,但我们不得不接受这个结局。

事后我告诉本:“如果你把我留在船上的话,我们肯定会赢。我可是个运气超好的人。”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wojiushifengkou-weizhenpinpaichuangshirenzishu50nianshangyemaoxia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