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我们的普世文明The Writer and the World:Essays

下载方式

V.S.奈保尔我们的普世文明(1960年至1990年间,V.S.奈保尔对世界的全部印象。)

The Writer and the World:Essays
本书作者:V.S.奈保尔 (作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8月2日在老家整理书架时碰巧看到了奈保尔的这本书就顺势拿来作为当月的大部头打卡书,刚读了二三篇就得知作者在11日的离世,我想这在冥冥之中也是一种被安排好的际会。奈保尔的这本杂文集以游记的骨架支撑起了一具由历史、政治、轶事、文学为骨肉的躯体。从印度闹剧般的选举到非洲黑白两界的分裂再到美洲动荡的革命传统,二十篇短则几页,长达百页的文章充满了作者对历史和民族刻薄无情的批判,其中又不乏犀利独到的观点。”夸大不属于悲剧,它破坏悲剧感”,”…更为普遍的感知力的退化,是一个民族正在越来越野蛮、冷漠和自我伤害,这个民族因为对世界的肤浅感知,丧失了悲剧感”,”这是一个落入了陷阱的国家,始终停滞不前…这是跌落的开始,以他们自己的方式跌回关于过去的迷梦”。以后得重读。奈保尔是真不待见socialism

我的学习笔记

在那些日子里,我常常接受委托,踏上旅途去写作,我必须记述形形色色的地方,这对于我的能力而言,也许既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扩展。 P10

我详尽地阅读当地的各家报纸,连分类广告也不忽略。 P11

但此刻,在印度待了六个月之后,我的迷醉染上了不安的色彩。 P12

我们的普世文明The Writer and the World:Essays 小说电子书 第1张在那样的时刻,我希望忘记印度,我逃到一等候车室或卧铺车厢里,与其说是为了私密或舒适,不如说是为了寻求保护,是为了把卧倒在月台上的羸弱身躯以及舔食残羹冷炙的饿狗关在外面,把被戏弄的狗的哀号关在外面。 P13

孟加拉人的傲慢让人无法忍受(如果你不说孟加拉语,卖锅的人就不会正眼看你);孟加拉人很懒;人行道被槟榔汁染红了,中央公园散落着用过的卫生巾(“很不讲卫生的人”,这是南印度小说家的评语);即使在孟买,这个流行肠胃炎的地方,人们也会带着惊恐的神情谈到,加尔各答的自来水既不干净、又很匮乏(百分之五十九的公共自来水供应处的管井是坏的)。 P23

在这里,我第一次意外地发现,我正置身于印度的大城市之中,一个一眼就能认出的大都市,有着与熙攘的人群似乎并不相称的街道名——埃尔金、艾伦比、帕克、林赛——雾气渐浓,在去往郊区的途中,我看到工厂的烟囱在棕榈树间喷吐烟雾,心里的不协调感愈加深重。 P24

马德拉斯的圣乔治堡是不列颠之外最精美的十八世纪英式建筑群,除此而外,却只是一个懒散的殖民地。 P25

穆里克宫这些积满灰尘的宝藏,也许除了收藏者的一幅肖像,没有一件属于印度风格:最早的孟加拉巴布[4]急于向目空一切的欧洲人证明,他也有能力欣赏欧洲文化。 P26

就连胡格利河也在淤塞,而所有人都认为,无论加尔各答的面积如何扩大,其经济已经停止增长。 P27

商业被英国人控制,独立以后又日益被马尔瓦尔人控制——孟加拉人几乎会用骄傲的口吻告诉你,没有哪个孟加拉商人是名副其实的。 P28

一旦进入公司,他就会改掉自己的名字。 P29

每周五,他要在位于乔林基大街的菲尔波餐厅吃午餐,整个下午的欢宴标志着一周工作的结束。 P30

但邦迪的情绪正在平复,他很快就要外出,和安迪一起去上高尔夫课。 P31

[7]苏巴斯·钱德拉·鲍斯(Subhas Chandra Bose,1897-1945),印度激进独立运动家。 P32

大公的扶手椅是一套长长的“组合沙发”的一部分,是一九三〇年英国郊区的风格,沿屋子较长的一侧放置着,品红色的饰面上布满了灰尘。 P33

我们的普世文明The Writer and the World:Essays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他是一位迷人的羽毛球运动员。 P34

农夫一度变成了奢华的人,现在重又变回农夫,第三座庭院里的厨房就是证明。 P35

这是我在德里遇到的年轻诗人在一首耗时数月写成的英文长诗里说的。 P36

讲台上那些重要人物一个接一个透过麦克风重复玛哈士的指责,他们此刻站了起来,见证印度式静心的力量——静心是通往无限的钥匙。 P37

印度教野蛮的宗教仪式就是野蛮的,他们属于古代世界。 P38

两者当然有区别。 P39

在二十英里之外,冰雹打坏了一个村庄的庄稼。 P40

第三个房间晒不到太阳,还上了锁,里面存放着教师的自行车,像它们的主人一样上了油,备受呵护。 P41

贫穷不能解释新德里五星级的阿育王酒店里破损的地毯,无人服务的大堂里肮脏的扶手椅,身着土黄色衣服的杂役打扫完通风设备的栅格、就把长扫帚随意弃置。 P48

票价并不便宜,是国内最高的价格之一。 P49

但我们本来就已经脱离了现实:这个学生在邀请当选部长用他“如蜜的演讲”淹没听众。 P50

下面是另外一家报纸在重要新闻版刊出的头条新闻:民主要想取得成功,必须启蒙大众。 P51

他也为印度教的种姓制度而感到痛苦,这种制度是高等种姓对低下种姓——雅利安人所蔑称的“行尸走肉”——的神圣藐视。 P52

印度的民族主义文献虽然少人问津,却一直在重印,《现代印度》就是其中一篇。 P53

这个说法对他而言是一件新鲜事。 P54

在这样一种处境之中,长篇小说几乎变成了自传文学的组成部分,而印度曾经出现过许多自传。 P55

你可以说,那是一种能动性。 P56

这也是今天的印度必须面对的主题。 P57

“克利须那神放牛,挤奶,清洁牛棚,劈柴……后来,他不仅作为阿朱那的战车御者驾驭他的马群,还负责照顾它们。 P58

这一次的改革将更加粗暴。 P59

无论大公还是农夫,每一个印度人都是村民。 P60

不断有人创办刊物进行反抗,它们由私人投资,几乎不需要读者,也不对任何人负责。 P61

独立运动在甘地的领导下,发展成为富有变革性的宗教运动,它所从属的印度传统可以一直回溯到佛陀时代。 P62

后来我才第一次发现,印度的革命并没有证明麦考利是错的,他只是被忽略了。 P63

巴韦在十五年前说过,他的目标或多或少就是让政府消亡。 P64

这是一种新的模式,属于一个新的世界。 P65

[4]维诺巴·巴韦(Vinoba Bhave,1895-1982),印度的苦行者,甘地继承者,20世纪50年代倡导捐地运动。 P66

国大党为印度赢得了自由,二十多年来,国大党在四次选举中连连获胜,一直是执政党。 P67

候选人共有五位,其中三位是独立候选人,不会引起太大反响。 P68

但现在国大党分裂了,穆库特先生想要回他的席位,为了夺回它,他跟自己所有的政治宿敌结成了同盟。 P69

他的目光穿过镜片,茫然地盯着外面,仿佛时刻都在警惕着,生怕自己说了什么给别人落下口实。 P70

她将银行国有化,不再承认大公们的身份;为了切断他们的私人财源,她还打算修改宪法。 P71

他们也可以把这件事情提交给人民审议,举行一次听证会,因为他们是大公。 P72

这是一座破旧不堪的印度乡镇,新盖的混凝土楼房上面都有阳台和栏杆,但一楼都是肮脏破烂的房子,每家每户都紧贴着房子外墙搭出了一个简陋的棚屋,屋顶盖着帆布或茅草。 P80

围观的人群已经散去,远处,两三个农民坐在一棵荆棘树的阴凉里。 P81

她说她讲不好英语;但后来她对我网开一面,结果她能讲一口无可挑剔的英语。 P82

我们在两个茶棚旁边停了下来,黑暗的棚屋里闪着火光。 P83

开车回阿杰梅尔的路上,我突然意识到,作为参选国会议员的政客,毕希西瓦先生这身裤子加运动衫的装扮并不合乎常规。 P84

但那一年,毕希西瓦先生还有穆库特先生和乌代浦大公的支持。 P85

但组织派国大党在阿杰梅尔根本没有组织。 P86

你会把选票投给一个把你的女儿或姐妹的尊严当成儿戏的政党吗?面对这些大公王侯的死,我们应该额手相庆,而不是潸然泪下,这些大公们唯一的王者做派就是深谙如何占贫苦姑娘的便宜。 P97

校长在演讲的讣告部分追思了吉申格尔,回忆起当年那个杰出的、受人欢迎的大男孩,就像死去的斋浦尔大公,“他去英国玩马球——他最喜欢的运动——的时候,客死在英国。 P98

他一直在奋力抵制甘地夫人和她的党派,他以君主的风范、自由职业者的风格忙碌着,哪里需要他,他就出现在哪里。 P99

穆库特先生,这位卫士和老一辈国大党员,如今却郑重其事地穿起了白色紧腿裤和奶油色长外套,他坐在一辆灰色的大轿车里。 P100

乌代浦和穆库特先生敏捷地爬下讲坛,无比迅速地上了车,结果我很快又把他们跟丢了,直到三十英里之外的比瓦尔才赶上他们。 P101

所以公布结果的时候,你就会知道,选举结果完全是这次……”他挥手指着公路和无垠的沙漠,“这次行动的成果,这次冲锋的成果。 P115

我从穆库特先生的儿子(也是他的竞选执行官)那里听说,穆库特先生和毕希西瓦先生当天晚上要在比瓦尔的扶轮社门前辩论。 P116

有人说,毕希西瓦先生怯场了,但我们总归是被戏弄了,只好在当地宾馆的前厅坐下,喝起了咖啡。 P117

他有一种置身事外的气质,像一位见多识广、工作过度的医生。 P118

在通往纳西拉巴德的路上,沿途的每个投票间外面都有一个装饰得漂漂亮亮的英迪拉派国大党的帐篷,年轻人拿着选民花名册坐在那里,等着接待选民。 P119

根据乐观的民意测验,人民同盟在城市占有明显优势,穆库特先生也许仍然有望一搏。 P120

我朝钉子伸出手,想拿过来看一下。 P121

第二天就是春天节[4],八号公路上,来来往往的手推车上堆着一卷一卷的绿粉和红粉,那是为节日的欢乐准备的。 P122

如果W.G.格雷斯[5]因为这条评论而在坟墓里辗转难安,他一定是要转过身来点头称是。 P134

这座小岛上到处都是昔日的踪迹,就像那些甘蔗一样。 P135

枪击频频,但无人被杀;袭击者销声匿迹。 P136

我第一次看见圣基茨岛是八年前,那是在夜晚的巴斯特尔港口,我坐在一艘破旧的移民船上。 P137

后来是一位年轻的浸洗派传教士把我从险境中救了出来。 P138

布拉德肖先生不愿接受我的访问,但有一天早晨,他去酒店对我表示了欢迎。 P139

他说这是他的竞选方法,把注意力集中在女人和小孩身上,他们会让男人也加入进来。 P140

我们走下酒店的台阶,走向他的路虎,车身印有他们党派的口号:“工人引领我们”。 P141

他讲话比布拉德肖更加口语化,本地口音更重。 P142

据说两个人当时在伦敦出差,正在吃晚饭。 P143

处在危险之中的是王权,这个问题最近已经得到了简化。 P144

总督是来自另一座岛的黑人骑士,也是深受尊敬的律师和学者。 P145

有一天,快傍晚时,我和他一起去观光。 P146

一九六九年(马维达 译)[1]位于中美洲加勒比海北部背风群岛。 P147

岛上岩石众多,干旱少水。 P149

但安圭拉人(在赶走了一个美国人以及他的DC-3客机之后)自行成立了三个小型航空公司——安圭拉航空、安圭拉航线和山谷航空服务,相互之间竞争激烈。 P150

他五十五岁,尖鼻子,留着胡子,头发灰白稀少,就像是从三十年前的《洗冤记》和《草原上的哈莱姆》走出来的西部黑人。 P159

你告诉他们这群叛乱的野蛮人的故事。 P160

他们不想接待“观光客”。 P161

独立之后,安圭拉领导人迅即向周边诸岛寻求支持。 P162

有一些人尽管也不想和圣基茨重新统一,对于未来却不如韦伯斯特先生或科尔教授那么乐观。 P163

责任、被激起的欲望与恐惧现在抵销着旧日的信念,带来了种种纷争,瓦解了自成一体的意识,而这种意识本是独立的意义所在。 P164

他对安圭拉人的态度只要一顿饭的工夫就会改变。 P165

他平静地用他的大手拍打着,杀死它们,然后又拍一拍手。 P166

我知道贫穷的滋味,我知道干旱的滋味。 P167

安圭拉的问题仍在延续:一个迷失方向的小殖民地;一个帝国丢弃在海上的货物的一部分;一个近乎原始的民族突然间重返自由国度;他们还要遭受花样翻新的或是由来已久的剥削。 P168

安圭拉政府不得没收外国或本地企业的财产;外国政府不得提起针对安圭拉企业的税务诉讼。 P169

[3]希腊船王。 P170

问题在于由谁来继承。 P171

总督并不是一份真正的全职工作,这个职位有点与世隔绝,置身事外。 P172

大英帝国在这里从来没有宏大的气象。 P173

一九六一年飓风来袭时,一座美国“独占”的小岛连同岛上的三个农舍一起沉没了,这座小岛曾在当地惹起过怨恨。 P174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womendepushiwenmingthe-writer-and-the-worldessay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