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我们一无所有

下载方式

我们一无所有(2018豆瓣年度十大好书第五名,豆瓣评分8.8!) (豆瓣年度十大好书第五名!2016纽约时报年度好书!一部堪比米兰·昆德拉《笑忘书》的伟大作品!)

本书作者: [美] 安东尼·马拉

本书读后感· · · · · ·

近期读到的最好长篇小说。一、核心梗极富想象力和隐喻,把被清除掉的面孔都画上弟弟的脸,各种职业、无数人,隐喻了大清洗,也纪念了大清洗。二、书中到处都对苏联以及苏联治下的人民进行了批判和讽刺,特别是家庭成员的隔阂甚至举报,揭示着巨变后的俄国人民并没有摆脱这种内部倾轧,算是给车臣战争一个情感或曰文化上的解释;三、有些段落颇为超现实,恰当的提升了作品的格调,如第一节最后的上帝显灵以及结尾的太空歌剧;四、我个人还是喜欢小说里多一些沉思的抒情的段落,写得又美又惆怅,这本小说就是如此,大概是俄国传统了;五、书名“我们一无所有”,过于直白了,从书的最后两节看,有和解、有想象力,还有希望。六、译者是台湾人,翻的总体很好,把市委书记翻译成主委,我看时还愣了一下。七、据此,我相信有朝一日,我国也会有更好的此类小说

我的学习笔记

我只想夺门而出,再也不必见到他们母子。 P31

不管我多早来到办公室,工人们始终已经开始铺设铁轨,强化隧道的水泥墙,而且从来不曾抬起戒慎的双眼,迎上我的目光。 P32

小混蛋麦克辛点头表示同意。 P33

你不妨想想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 P34

我还注意到其他错误,比方说一株稍微歪斜、技法不佳的白杨树,或是单调呆板、空空荡荡的夜空,虽未接获指示,我依然自行动手修正。 P35

我们一无所有 小说电子书 第1张我知道我应该为我的喷笔上色,凑近她圆润的脸颊,但她看起来好像我的弟媳——荒谬至极。 P36

再过不久,暗夜将会包覆大地,整个圣彼得堡将变成一个我走过的隧道。 P37

如果天堂只可能存在于世间,那么天主也只可能是个凡人。 P38

但是这会儿,他们要么一命呜呼,要么锒铛入狱,他们的作品甚至比我的画作更不可能装点皇殿的高墙。 P39

因此,以墨汁涂去成为解决之道。 P40

“今天就得修正芭蕾舞伶。 P41

他帮喷笔上底色,我注满一个灰阶色系的颜料搅拌罐。 P42

他挂在法庭、部会、学校、监狱、甚至警察总部的墙上,你若仔细凝视,你会看到沃斯卡怒视叶夫盖尼·塔科夫,也就是那个害他失踪的警察头目。 P43

“人们很容易忽略我们这一行的美感,对不对?”我们花了整个下午逐一修正最近收到的这箱图片。 P44

麦克辛打量我。 P45

只有他的指关节没被打得瘀青。 P46

那年十月,沃斯卡被捕、受审、执刑之后,一批人带着一个褐色的信封再度找上我。 P47

那是我妈妈的点子——大部分的好点子都是她想出来的,这个点子也不例外。 P48

沃斯卡和我根本无法想象世间居然会有这种野兽,我们先是连连惊叹,然后对着它丢面包屑。 P49

我从他的黑皮鞋着手,慢慢将皮鞋褪入他站立的地板之中。 P50

我数次试图修正她的手,或是悄悄把照片塞回档案夹,但是麦克辛始终注视着我,警惕的双眼片刻不离,我无法从我们的办公室里拿取喷笔,更糟糕的是,档案已经送回秘密警察的总部。 P51

工人们十二小时轮班,日夜不休地挖掘岩床、推运碎石、架高隧道石墙、铺设瓷砖和轨道梁柱。 P53

可怜的麦克辛。 P54

一道白色的石墙斜斜地越过田野。 P55

在公共场所,我走过一幅幅经过修正的风景画,一颗心怦怦跳,确信人人看得出沃斯克脸孔有如针点般插入背景之中。 P56

我还没坐起,有人已经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推到地上,我摔了个狗吃屎。 P57

他翻开我的眼睑,搜查我的嘴巴,看看有没有中空的牙齿,他用他的笔戳戳我的鼻孔,一举一动都像是一个受尽虐待的人般粗鲁大意。 P59

两个人的脚步声踏入房里,一双强壮的手抓住我的腋下,拉着我坐到凳子上。 P60

在一闪一闪的灯光中,他们有如一幅幅原始、粗拙的史前石洞壁画。 P83

如果我弟媳看得到我现在的模样,她会怎么想?我的波兰文老师呢?她们会不会带着忧虑、惊惶、讶异的神情看着我?她们的神情之中,会不会带着有朝一日可能转变为骄傲的称许?检察官的声音颤抖;没错,肯定出于震怒,但也可能是恐惧,因为我若拒绝招供,他也会受到牵连。 P84

我没有盲目到认为我今天的作为会留下任何纪录。 P85

我唯唯诺诺,全力配合,我只能借此表示抗争,他看了却更生气。 P86

营长一星期数度邀请她到他的办公室茶叙,他们隔着堆满登记表、配给表、函件通知、上级指令的桌子坐下,讨论瓦加诺娃教学法、首席芭蕾舞伶的大腿骨应该多长、柴可夫斯基指挥之时是否真的害怕自己会摇断了头、致使伸出左手撑住脑袋瓜。 P97

我们的外婆们坐在充当观众席的福利社板凳上,可想而知地,整个演出荒腔走板。 P98

观众席的座位——连同加给的配粮——保留给那些超越生产绩效的人们,而绩效的标准却是逐年升高。 P99

随着运动的结束,监狱纷纷拆撤。 P100

她爸爸是个矿工,她妈妈是一家纺织厂的女裁缝,没错,葛莉娜小时候,我们的妈妈们确实赞许她的父母。 P101

葛莉娜被一条松开的鞋带绊了一跤,忽然往旁边倾斜,手里的书本飞到空中,跌跌撞撞,整个人摔到书堆里。 P102

我们一无所有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断裂的肋骨,脱臼的肩膀,恶性肿瘤,挤压的脊椎骨,一张又一张X光片被裁剪成粗略的圆形,歌曲被蚀刻在片子上,中间被香烟的微火烧出一个小洞,这些X光片象征人类的种种病痛,隐匿在一道道凹沟之间的却是布莱恩·威尔森纯净、喜悦的歌声,想来真是心旷神怡。 P104

但是到了我们拖着脚步、走过树下之时,森林和夫人已遭岁月摧残,我们头顶上的塑胶叶片松弛无力,布满黑斑,就像夫人的脸孔。 P105

就连那些从来没有点过一支香烟的人,也咳得像个老烟枪。 P106

男孩们目不转睛地瞪视,人人张口结舌,暗自感谢老天爷,然后把头转开,好像光是注意到葛莉娜的存在就是不法的淫秽之举。 P107

我们可不是开玩笑。 P108

对了,葛莉娜怀孕了。 P109

海报吁请年轻貌美、才艺双全的女孩,参加这个全国电视转播的活动。 P110

时值九月中旬,外缘的窗格已经覆满一层薄霜。 P112

主持人介绍她,然后低头参阅手中一组绿色的资料卡,一瞪瞪了好久,此举引发悬疑气氛,却也让他看起来像个不识字的文盲。 P113

这些博学的金发尤物是何方神圣?评审们跟我们一样惊讶。 P114

我们只能将之归咎于一连串令人生畏的凌空越步、滑溜的舞台地板、过度雄心勃勃,或是天赋不足。 P115

我们重重踩踏地板,我们在走廊上手舞足蹈。 P116

当我们意识到她们说的果真没错,心中不禁一阵刺痛,感觉糟透了。 P117

她妈妈是薇拉·安卓亚弗娜,你当然记得薇拉,对不对?那个当年跟苏联秘密警察告发她自己母亲的女孩?苏联时代,她衣食无虞,但是她的好运随着苏联的解体陨落。 P119

他们读到过去的领导人,我们跟着阅读,新版教科书对他的评价与我们那个时代不大相同,令我们大为讶异。 P120

等到他被送抵医院,他的脚已经生了坏疽,必须截肢,而这正是驻院外科医生们的专长。 P122

他们的死令我们苍老,好像他们无福消受的年岁加进我们自己年岁之中,好像我们背负着自己生命中的失望之余,还得承担他们始终不曾面对的挫折,因此,即使当我们独自一人、在我们安静的浴室里刷牙、眼睁睁地躺在我们空荡的床上,即使当我们哄了小孩们上床睡觉,即使当我们的朋友们独自一人、在她们安静的浴室里刷牙、眼睁睁地躺在她们空荡的床上,即使当房门紧闭、没有人听得见我们、没有人看得见我们,我们依然不是独自一人,我们依然从“我们”的角度思考发声。 P123

其后五十余年,这人占据了油画的左下角,好像一尊摆错了位置的写实主义雕像。 P145

我在学校里结识丽安娜,我们结了婚,直到二十多岁还跟我爸妈一起住在狭小的屋子里,只有在荒凉的公共场所才享有畅所欲言的隐私,比方说学校校舍的屋顶、诊所的候诊室、札哈洛夫的牧野。 P146

我不知道事情究竟怎么发生,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走进牧野。 P147

我当然关心她。 P148

我感觉他抬头盯着我,愈逼愈近,张力无穷,一时之间,我无法动弹:他的凝视刺穿了我,将我固着在此刻我俩共享的空间。 P149

我花了好几个钟头调制深浅不同的青绿,一笔一笔仔细为补好的破洞上色。 P150

我拿起离我最近的一幅画,一位贵族委托画家绘制了这幅全家福,送给儿子当作结婚礼物。 P155

他停止扭动,说不定惊吓过度,那张百元大钞躺在他的掌心,我合起他的手掌,他的指甲状似生锈,他的衬衫跟七拼八凑的煤灰一样单薄。 P156

我还穿着睡衣,即使只是讲电话,我依然感觉衣衫不整,不太得体。 P157

别为了我的前途操心。 P159

我们走上楼梯时,沃洛诺夫看看手表,那支手表是塑胶制品,不值一文,在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不会把他看成一个值得憎恶的坏人。 P160

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的总监也不会因为您买得起,所以就把挂在他墙上的艺术品卖给您。 P162

不管多么棘手,金·凯瑞终究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P163

即使现在油画已经不属于我,我看着它能够吸引如此强烈的注意力,依然感到骄傲。 P164

请注意白色石墙勾画出特别的视觉效果,不但赋予深度,同时衬托出远方的地平线。 P165

路面在五十千米之前就已不再平整,他们颠簸而行,通往山顶的小径忽高忽低,动荡的程度不下于一场暴风雨。 P168

他躺在地上,达尼罗躺在他旁边,年纪较轻的叛军们在后面详查他们的私人物品。 P176

但他没有直直坠下,反而被抬了起来。 P177

若有必要,她依然愿意吹奏伸缩喇叭,但她比较喜欢爵士大乐团。 P178

有人用力一举,科里亚被抬着走了三十步。 P179

两星期之后,科里亚和达尼罗几乎跟把他们丢入水井的叛军们一样满脸胡须。 P180

当他再也想不起其他往事,他就回想家乡。 P181

一个留了八字胡的男人首度下水,试探性地划了几下,冰凉的湖水涌过他的身子,这个大家称为“海象”、八字胡跟腰围一样宽的男人大感震慑,不禁当场低声啜泣,他想到自己多次放弃希望,屡屡祈求老天爷让他死在矿坑和劳改营中,这会儿他满怀感恩,敞开心门,含着泪水谢谢老天爷忽视他的祈求,让他活得够久,有机会学会游泳。 P248

我们星期天到湖里游个泳,以示公然抗命。 P249

那年八月,我们全家去了水银湖,我妈妈穿上她的豹纹比基尼泳装,我哥哥和我穿上我们的豹纹比基尼泳裤,我们在湖里打水,吞下一口口带着铜臭味的湖水,我看着泳客们埋首水中用力划水,微睁的双眼不禁感到灼热。 P250

我从没看过比泽尼特E系列更先进的相机,更别提拍立得。 P251

医生证实我们已经知道的事实:“在基洛夫格勒,每两人就会有一人死于肺癌。 P252

空心砖砌成的垛口环绕屋顶。 P253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womenyiwusuoyo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