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午夜北平(一)民国奇案1937 / (二)“恶土”,北平的堕落乐园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午夜北平英国外交官女儿喋血北平的梦魇;历史非虚构纪实小说,还原北平社会生活史,堪称中国的“福尔摩斯探案集”!(一)民国奇案1937 / (二)“恶土”,北平的堕落乐园Midnight in Peking:How the Murder of a Young Englishwoman Haunted the Last Days of Old China / The Badlands:The Decadent Playground of Old Peking
本书作者: [英] 保罗·法兰奇

本书读后感· · · · · ·

全书以民国时代英国驻中国领事倭讷义女白俄姑娘帕米拉在哈德门附近的“恶土”地带被杀案,为切入口,探讨了七七事变前后,在北平的英国人、白俄的生活轨迹,以及他们作为旁观者和经历者的身份是如何渡过这段非凡岁月的。侦探小说部分偏向社会派角度,同时作者用纪实文学的笔法书写,并拜访了大量与案件相关的白俄人和英国人,再现了那个时代的黑暗与迷茫。传言网飞邀请姜文出演本书改编美剧,估计可能出演书中立场矛盾的中方探长韩世清。韩的角色也代表了那个时代浪潮中一个普通北平人的历史认识。全书共分为两册,上册讲案件,下册是对书中重要的白俄人物的历史境遇的补充说明,也是一本完善的民国社会史著作。期待美剧的上映!

我的学习笔记

然而当日本人逐步扼住食物供应的渠道和商贸活动的命脉后,这些狗同许多贫苦的北平人一样无家可归、饥肠辘辘、不顾一切。 P62

北方军阀们想体验大都会的繁华时,偶尔也会驾临夜总会捧场。 P72

午夜北平(一)民国奇案1937 / (二)“恶土”,北平的堕落乐园 文学电子书 第1张帕梅拉和她的同学要为折磨人的剑桥入学考试做准备,课本上有很多拉丁文。 P73

在他们眼中,她是一位朴素安静的女孩,热衷于体育运动。 P74

这套系统仿照的是日本模式,而日本人又照搬了普鲁士人的方法。 P75

在那里,他让第三个警员——一位年轻的巡警去找张竹席以保护犯罪现场,不让泥泞的地面模糊任何证据。 P76

度过这个艰难的夜晚后,韩署长品着茶,一边抽着他的哈德门牌香烟,一边把行政手续补全。 P77

作为距使馆区最近的警署中的资深警探,韩世清之前处理过外国侨民的命案:要么是守卫公使馆的海军陆战队好斗士兵因肚子上被插了一刀而死,要么是身无分文、无家可归的白俄冻死在某条胡同里。 P78

韩署长把烟碾灭,穿上厚大衣,戴上帽子和手套,动身走向不远处的狐狸塔。 P79

但现在,他们面面相觑,被眼前的可怕景象吓得哑口无言:帕梅拉的心脏不见了;它从破碎的胸腔中被生生扯掉了。 P81

她会在晚上七点半回家,如常与父亲共进晚餐。 P82

午夜北平(一)民国奇案1937 / (二)“恶土”,北平的堕落乐园 文学电子书 第2张

只有最能吃苦耐劳或是最贪图金钱的车夫才愿意送那些从“恶土”里的酒吧、夜总会和鸦片窟里出来的夜猫子回家。 P83

于寂静的黑夜中,他听到在位于紫禁城附近的午门城楼上,铜鼓在报时,就像它在过去几百年中一直做的那样。 P84

路透社的记者带来了一架相机;上海《字林西报》(North-China Daily News)驻北平的特约通讯员和上海以北发行最广的报纸《京津泰晤士报》的记者也来了;当然也少不了它的对手《华北明星报》。 P86

这位老人在到达现场后报告说帕梅拉还没回家。 P87

她的腰部以下盖着一条床单。 P88

几年后他因健康问题辞职,但仍然待在中国,在管理使馆界事务公署找了份工作,并逐渐以高效、熟练和寸步不让的谈判者身份闻名。 P89

而且,此案并非隐蔽小巷里临时起意的持刀杀人,也不是搞错了对象的拦路抢劫,更不是酒吧里的心脏病发作。 P90

为掌握有利可图的毒品交易和卖淫业,黑帮正在上海滩上龙争虎斗,以芝加哥街头枪战的方式大打出手。 P91

这所医学院于1906年在传教士的帮助下建立,是北平最先进的医学中心,现由美国石油大王约翰·D.洛克菲勒和他的基金会赞助。 P92

韩世清前往病理科,在那里见到了王院长 [21] 。 P93

然而,在切开腹腔之前,里面的血就流干了,这就是医生在腹腔里没有发现淤血的原因。 P100

她父亲的职业生涯被一再提及,在报道里占据了不少篇幅;她的尸体在狐狸塔下被发现的事实也被大肆渲染,因为那里离她家的直线距离只有二百五十码,紧挨着被视为外侨世外桃源的使馆区。 P101

这不是刺杀事件,也无关政治争端,而是对一个无辜女孩的虐杀。 P102

博瑟姆为谭礼士在六国饭店订了房间,把自己和比涅茨基警长安排在略便宜的顺利饭店。 P103

他并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不过他认为这个俄国佬虽说是个混蛋,但不应受到谋杀指控。 P105

检票口并没有记者聚集,这说明媒体还不知道一位英国警界人士将要从天津前来插手此案。 P106

谭礼士乘坐的列车停靠在水关门 [27] 月台,张口吐出肚子里的乘客。 P107

他身上的一切都表明此人是位权威人士。 P108

线索会中断,证人会消失,罪犯会逃脱法网。 P109

他通常叫她薇奥莱特,而小理查德认为她是自己的生身母亲。 P110

拜中国沿海航行的不定期货船和京汉铁路的一条支线所赐,这座城市与外界的联系较之从前更加紧密。 P111

总督察谭礼士和韩署长回溯她生命中最后的日子,发现其追求者一般会来家里接她。 P113

外侨中的政治活跃分子,如倭讷在盔甲厂胡同的邻居斯诺夫妇,密切关注这场大戏的每一处起伏转折,巨细无遗地记录下所有细节,以便之后写入文章。 P114

帕梅拉走出四合院的月亮门,骑车沿盔甲厂胡同离开,她要去和一位朋友喝茶。 P115

使馆区傲慢的官员们对眼皮底下的罪恶视而不见,而北平的巡警只在向形形色色的犯罪分子收取“礼金”时才会出现。 P118

船板胡同是“恶土”的中心,其蜿蜒的街道两侧布满了偷工减料的建筑物、腐臭潮湿的短租公寓和通宵营业的餐厅(鸡头们在这里与他们手下的姑娘见面)。 P119

一个逐渐陷入绝望,直到不顾一切地去偷盗一个外国醉鬼的钱包的人力车夫形象是很容易想象的,但他还不至于精神错乱到杀人并把白人少女的尸体切割得七零八落。 P123

韩世清在星期天早上去了倭讷家,从厨子何英开始讯问。 P124

自从她在那天下午三点刚过时离开后,他就再也没见过她。 P125

谭礼士则回了六国饭店,在那里的酒吧中消磨了几小时,想听听老中国通们在传播些怎样的流言,以及北平外侨中的那批快活的年轻人在互相交换哪些八卦和小窍门。 P129

若有一位英国国民去世,且死因存疑,那么按标准程序,一次审理就会举行。 P130

筋疲力尽的韩世清作为调查官出席;谭礼士作为英方和北平警方间的正式联络员也出席了审理;还有常任秘书多默思,他是使馆区巡捕房的代表。 P131

目前把细节公之于众只会招致越来越多的骚扰电话,对调查全无帮助。 P132

菲茨莫里斯问韩世清:何时才能将帕梅拉的尸体发还给其家人下葬?韩世清从长椅上站起来,手里拿着帽子。 P133

她的父亲查尔斯·威瑟斯·雷文肖(Charles Withers Ravenshaw)中校系出名门,是一位老派的大英帝国英雄,曾供职于著名的东印度公司印度政治部 [40] 和大英帝国的驻印军队,经历过第二次阿富汗战争。 P138

雷文肖家的姑娘们当然知道老中校对此感到很恼火。 P139

三条胡同是前门附近的一条古老街道,充斥着兜售玉器和古董的商贩,倭讷在那里租下一处宽敞的四层小楼。 P140

帕梅拉逐渐长大,从不讳言自己是养女。 P141

于是他再次出门寻找,这次的路线是:至哈德门沿着鞑靼城墙往回走穿过德国公墓然后到狐狸塔……找到帕梅拉 [48] 说到这里,倭讷情绪崩溃了。 P151

谭礼士尽可能措辞温和地向他形容了帕梅拉的遭遇,但又不可能向这位老人隐瞒某些事实,如丢失的内脏器官和尸身上的伤口。 P152

棕榈叶间,女士和佳公子在啜饮六国饭店的招牌香槟鸡尾酒、杜松子利克酒或雪利酒。 P158

日记无法帮他锁定任何嫌犯。 P159

从根本上说,这座城市里的谣言就滋生于人们的过去:他们为什么在北平?他们从哪里来?他们在躲避什么?所有人的衣橱里都藏着一具骷髅 [50] ,而北平外侨圈子的主要社交活动就是把这些骷髅挖出来,使其大白于天下。 P160

倭讷被迫道歉,然而据说当时他很没风度。 P161

接下来是北海——除了少量糖外,八角和鱼干也从这里由水路运往澳门。 P162

1910年,他写信给他的编辑:很不幸,我们驻九江的领事真是差劲。 P163

紫禁城大门洞开,皇室被剥夺了地位,服侍他们的太监也被遣散。 P164

在加拿大方面为他保存的档案里有一张便条,说他经常去天桥观看公开行刑。 P189

他们需要重新仔细考虑这种可能性:假设平福尔德当时在船板胡同,而帕梅拉正好经过,这两人的路线是否会交会?他们是否会狭路相逢,导致案件发生,从而在平福尔德的鞋子、手帕和刀上留下血迹?如果谭礼士能找到动机,他所谓的“案子”就构件齐全了。 P190

小饭馆满足了站街女郎的需要。 P191

屋里烟雾缭绕;酒水度数很高,但品质并非顶级,而是廉价的克里米亚葡萄酒和格鲁吉亚白兰地。 P192

没人见过帕梅拉,但许多常客认识平福尔德。 P193

主啊,您最了解我们心中的隐秘;慈悲如您,请倾听我们的祈祷;请宽恕我们……倭讷如果抬头向西看,就能隐约望见狐狸塔,它在不到四分之一英里外。 P216

韩署长到场了,但他避开了围在墓穴旁边的人。 P217

有的坟墓自从1861年英国公墓建成后就已修好,但拳民们挖开坟墓,于众目睽睽之下抛尸撒骨,这种渎神的做法使被围困者更加害怕。 P218

匕首本身是干净的,而且平福尔德的房间里也没找到更多关于血迹的线索。 P219

他们随后逼她们保持沉默;如果她们不听,就会受到威胁,她们的名声就将岌岌可危,她们将孤身对抗其他所有人,而且其中还有备受赞誉的专业人士。 P275

现在城里挤满了突然拥入的日本军人,这些士兵曾在中国北方苦捱数月,“恶土”的特色服务因其到来顿时变得紧俏起来。 P276

他们报道说他曾被逮捕,但这是没影的事,他只是接受了讯问。 P277

那天晚上,“恶土”的各项生意都很繁忙,因为当天是个外国节日。 P278

一位俄罗斯女人(他知道那是妓院的老鸨)和一个中国男人出现在门口,向他招手示意。 P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