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社会科学电子书

消费社会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 [法] 让·鲍德里亚

本书读后感· · · · · ·

看完之后,只想跪下给作者唱《征服》!特别是一度作为市场营销的学生,回想曾经学过的种种,不禁后背发冷。资本最神奇的力量就在于,即使是如同此书一般从资本社会内部生长出来的反抗力量,也能够轻易将其异化或同质化,作为自身力量。美中不足的是,批判完毕之后,作者似乎并未给出一个解决方案,勿论针对个体还是社会,若不想陷入消费的怪圈中,该如何行动呢?不给出实际建议的话,阅读完毕之后不还是只能归顺于消费逻辑?

我的学习笔记

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法国现代社会思想大师,知识的“恐怖主义者”,是后现代主义理论思潮中占有重要地位且有世界影响的思想家。他在“消费社会理论”和“后现代性的命运”方面卓有建树。他的理论目前正深刻影响着当代的文化理论以及有关传媒、艺术和社会的话语(电影《骇客帝国》主题和基本背景就来自鲍德里亚的哲学思想)。《消费社会》是鲍德里亚早期的代表性著作,对国际哲学、社会学以及新兴的文化研究领域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被公认为该主题的最重要经典之一,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社会学、政治学、文艺学以及相关领域,该书亦是最流行的教学参考书。在这本书中,鲍德里亚将政治经济学批判理论、符号学理论、精神分析理论等整合在一起,形成了消费社会批判理论。鲍德里亚指出:与过去将消费看作经济活动中的一环不同,在消费社会中,消费是一种主动的结构,商品的符号价值推动着人们在消费中对自身、对社会的想象性认同,确证了现代社会的合法性。要透视这一社会,就需要从政治经济学批判走向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鲍德里亚关于消费社会的分析,不仅构成了他思想发展中的重要环节,对于我们理解当代西方以及我国现阶段的社会、文化,也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我可能永远不会读完这一本让人毛骨悚然的书。

让我们先看看不那么恐怖的一段。关于女人的身体。

消费社会 社会科学电子书 第1张

“女人之所以进行自我消费是因为她与自己的关系是由符号和表达维持的……女人对自己的眼光,对自己的皮肤都没有自信,属于她自己的东西丝毫不能给她带来自信……”

他的意思是,女人看似有很多选择,长裙或短裤,单肩包或手提包,晒伤妆或甜美妆,长发或短发……但这一切与“自由”无关,因为你的物品以及你自身都已异化为这个消费社会的产品。你可以挑选各种手袋,但你没有权利选择你奶奶年轻时提的碎花包袱,因为有人告诉你这是“过时”的,你失去了在上班时不化妆的权利,失去了不使用洗发水和沐浴露的权利,你每天在超市里的“自由选择”都是被某种社会符号控制的虚假自由。

这就够让人沮丧了。想想看,当你醉心于让人头晕目眩的化妆品和衣服鞋子专柜时,有一个声音幽幽提醒你:你只是一个现代社会的扯线木偶,一个失去了自我的洋娃娃。你在追求的“个性”其实根本不具有你以为的性质——所谓个性,只是一套强加于你的社会编码。

话说到这个份上,你还能在购物时保持良好状态吗?

但坏消息不止于此。波德里亚揭穿了购物的西洋景以后,有迫不及待地告诉我们“休闲”的本质所在:

“没有人需要休闲,但是大家都被要求证明他们不受生产性劳动的约束……普通个体向假期和自由时间要求的……是标榜自己时间的无用性,作为奢侈资本,作为财富和时间的富余。”

于是在下一个假期,当你被行行色色的旅行广告包围时不仅不会兴奋,还会会慨叹不已:这群白痴都在干什么呀!

唯一的好消息也许是他告诉我们“疲劳”是消费社会里唯一积极的东西:

“疲劳是一种潜在的不满,它转而指向自己并‘嵌入’自己的身体中,因为这是被剥夺了一切的个体所能支配的唯一的东西……”

如此,你在昏昏欲睡,厌学罢工的时候就能自诩为一个正在觉醒的知识分子。

作为一本恐怖书籍,《消费社会》的结论也让人倒吸一口冷气:

“被异化了的个体……是一个颠倒的人,变成了恶,变成了自己的敌人,反对自己的人。在异化中,存在之客观化活力不断地消耗他变成他并这样将他一直领向死亡……他沉浸于其中并在其中被取消……”

以上种种告诉我们一个深刻的道理:和学者做朋友是煞风景的,是不利于我等市井小民身心健康发展的,因为他会让你无时无刻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大傻瓜,让你即使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也无法产生任何优越感。

而且,学者是不负责任的。他揭示了生活得本来面目,告诉你“是什么”和“为什么”,却没告诉你“怎么办”,这实在太让人徘徊不已起坐不定食不下咽了。于是虽然你觉得生活整个都不对劲了,也只能继续像个白痴一样生活下去。

 

p.s.为了假装自己是个知道分子以及防止自己春风过驴耳的毛病复发,我决定把一些小结列举如下:

1、丰盛不是消除而是掩盖了不平等。增长绝不会消除不公,因为贫困存在于对比之中,“公平”在社会学意义上从不存在。

2、人们追求“个性”,其实只是消极接受一种符号,一是自己进入或脱离某个集团。“物品”不再具有本来的意义,而只是一种可供消费的社会符号。

3、广告、消费“温和”地压制了“自我”,人们看似在寻找自己,事实上他们无权这样做,他追求的只能是被现代“公共道德”所规定的生活模式。人无可避免被异化。(关于这一点,我认为可以参照美国学者考利的文学理论著作《流放者归来》,如果考利更严肃和冷酷一点,他也可以成为波德里亚)

4、一切具有深刻意义的事物在消费社会中都被符号化,被“消费”,看似“积极”的社会其实只是在消极地运作。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xiaofeishehu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