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小孩(现象级畅销书作家大冰2019年全新作品。于无常处知有情, 于有情处知众生。 )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小孩(现象级畅销书作家大冰2019年全新作品。于无常处知有情, 于有情处知众生。 )
本书作者:大冰 (作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虽然网上有很多对大冰质疑,诋毁的声音,但我真的很喜欢他的书。既然是文学作品,我觉得就不要过多追求真实性,那么较真干嘛。还有很多人说他的书是心灵鸡汤,呵呵,我想说,我读到的是大冰的朋友一个个丰富精彩与众不同的人生。我们每个人都只有一次生命,经历一次人生,能看到别人不同的活法已实属不易,这些人的活法让我敬佩!虽然不能复制他们的人生,但是有向往的部分也会激励自己去努力实现。

我的学习笔记

有些茶树被压死了,有些茶树几乎匐地而生,有些虬结扭曲变形,有些含屈抱辱钻出石缝。 P5

那个民族的男人悍,善狩猎,普遍个子不高,适宜自由穿行在亚热带雨林,迅猛而灵敏。 P6

小孩(现象级畅销书作家大冰2019年全新作品。于无常处知有情, 于有情处知众生。 ) 小说电子书 第1张再开口时,已改了汉话,问瓶罐饭吃饱了没,肚子饥不饥。 P7

母亲每次都很委屈,瓶罐和姐姐疯狂地逃走,都不愿意再坐进筐里。 P8

村子里有许多失学的同龄人,皆因贫困,另有一些同学一放学就要干活,走去十几里外的深山把自家的牛羊赶回。 P9

玩具应该来自不远处的那个城市,他见到过的,逢年过节时母亲会带他去玩,只逛街看热闹,什么也不买。 P10

新的磁带让母亲皱起了眉,说:这些人挨打了吗,歌不好好地唱,总是这么吼这么叫,可真让人心烦。 P11

小铁锤震手大铁锤震胳膊,一天的机械运动下来,吃晚饭时他抬不起手腕捏不住筷子,好不容易夹起一块洋芋,半边身子都在哆嗦,豆大的汗珠子往碗里落。 P16

说话的人是笑着的,他只好也笑,假装无所谓那些鞋里碎石子儿般的幸灾乐祸。 P17

卖衣服的地方只招女工,饭店服务员也只招女工,卖手机的店铺要求能说会道有工作经验,小区的保安要求一米七以上……看来没办法再帮姐姐攒钱,只能回家种地了。 P18

小孩(现象级畅销书作家大冰2019年全新作品。于无常处知有情, 于有情处知众生。 )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没卖掉的盒饭家里人自己解决,没来得及吃完,终有好多份发霉变坏,母亲为此偷偷哭过,整宿难眠,心疼了很长一段时间。 P19

瓶罐双手捧过那把电吉他,磕磕绊绊弹了一首《花房姑娘》,那男孩蹦起来大喊大叫:我的天,你弹得可真烂!他用膀子撞瓶罐,冲着瓶罐的耳朵喊:可是太好了,你也喜欢摇滚乐!还来不及和他细聊,学校放学了,学生潮水般涌出来,瓶罐跑回去帮母亲卖快餐,屁股后面跟着那个男孩。 P20

有一次他留宿,睡前吃糖豆一样往嘴里塞白色小药片,药瓶子他不让瓶罐看,只说不吃睡不着觉,好多年了……过了一会儿他高高兴兴地用肩膀撞瓶罐,像分享一个了不起的秘密:我有神经病呀!他说:所以我吃药片。 P22

可算熬到18岁有了身份证,他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家书店当了小店员。 P23

瓶罐!他头也不回地喊:……可我只有你这一个朋友啊瓶罐!难道我的朋友就很多吗?!火气一下子压不住了,瓶罐冲着他的背影喊:你到底懂不懂啊!我也要吃饭!(五)建敏不再出现,瓶罐保住了工作,一年后因表现突出,被调往昆明总公司。 P24

正月初三,建敏倚在门框上问瓶罐:怎么样兄弟,你吃上饭了吗?过得好不好?鼻尖上全是虚汗,他的气色十分不好,说是刚从医院里出来。 P26

书店生意不好,几乎无人光顾,起初无聊得发疯,后来被逼无奈开始看书度日,一天一本书地看下来,他看上了瘾,很快近视了,厚厚的眼镜卡在了脸上,像个真正刻苦的大学生一样。 P27

人长大了一点,很多话说出口也就没那么难。 P28

瓶罐和母亲摆摊卖快餐时,阿江在旁边那所学校当保安,几乎每天早上他都会喊瓶罐一起去跑步,说这样说不定瓶罐就能长高一点,就可以推荐瓶罐和他一样去当保安。 P36

医生说:这孩子也太能作了,新伤加旧伤,双腿双脚没有一个是好的。 P37

他一边穿长裤一边说:一定不要和别人说……穿好裤子,阿江拿出练功的小沙袋绑在小腿上。 P38

半年后阿江的服装店倒闭,本钱赔得一干二净。 P39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瓶罐终于问他,为什么会和那么好的女朋友分手。 P40

瓶罐没什么钱,只买得起一只烤鸡、两瓶冰可乐,他拎着东西去看阿江。 P41

有个病人痴笑着,三番五次地过来要可乐喝,瓶罐刚把手放到瓶子上,阿江一把夺过来:不要给他!他吼:这是我的!本来还想和他说说话,告诉他建敏死了,最好的朋友死了。 P42

那时鼓店没什么客人,包括大松在内的所有人都度假去放了羊,店里只剩他自己,他没有玩心,也无处可去,人多人少无所谓,一如既往地自修自习。 P50

老者点点头,起身,离去前淡淡地致歉,说自己问的那句话,有些失礼。 P51

什么?说要送我去上大学?还是南京艺术学院?帮我搞定入学?他心说这别是个骗子吧!老骗子说:半个月后你就可以入学,但你要考虑清楚,没有学籍,没有学位证也没有毕业证——你只是去上学。 P52

好,可以上大学,但四年的大学学费,去哪里借?那个数字一定比家里欠的债还要多,因为那笔债,他辍了学去抡大锤十五六岁满世界找工作;因为那笔债,母亲累出了一身的病父亲至今还在当民工……为了自己的出路,把家里人逼死吗?一家人苦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快还清,怎么?再欠一次吗?比上次还多?可老者说:孩子,全部学费杂费我会帮你支付。 P53

不敢扰了侠者清净,本文隐去老者之名讳,能说的只有,那是个真正的大家,真正的师者。 P55

出乎意料,他还在敲鼓还在唱歌,却并未以音乐为业。 P56

大松去过那里,说坐车坐得屁股疼,累惨了。 P57

我说行了,知道你借物喻人,别喻得那么生硬行不行?大松笑,说:瓶罐一直等你去呢,念着你对他好过,也想送你一棵茶树。 P58

我吼他:可咱们这辆小破吉普没绞盘啊!他嘎地一脚刹车,我差点被安全带勒死,他说对啊咱们没绞盘怎么拖车……自己也会陷进去!又说:相信我,绝对……大约好像没问题。 P71

在他鼻孔放大的同时,我和他同时说出了那句话:相信我,绝对没问题。 P72

大松扭头插话道:大冰,听到你这么懂我,我很感动。 P73

他依旧是拒绝,道:你可千万别瞎打广告,读者会看低你的,你能有今天不容易……合着我袖手旁观什么都不用做是吧?那你要我这个兄弟还有什么用?他比我还要奇怪:当兄弟就必须要互相做点什么吗?他问:当兄弟就当兄弟,干吗非要有什么用?又鼻孔放大,义正词严地说:我冻不着饿不着过得挺好的啊,你干吗老瞎操心?他的连环三问搅乱了我的逻辑,貌似他说得好像也有那么一点道理……算了不管了,随他去,他高兴就好,他乐意。 P81

我问:累不累啊我的松?他说不累不累,他玩儿得很高兴,又说不用谢,大家是兄弟,这都是他应该做的,他很高兴能起到一点作用……我告诉他我并没有谢他的意思。 P82

我说:接下来我带你去玩儿个医院半日游,可好玩儿了呢,具体项目是扎针打吊瓶。 P83

没等我翻壳,他又在我手上也套上了袜子,说是大码的,可以当御寒手套用……没和他翻脸,知道是一片真心。 P87

和很多合伙做生意的朋友一样,店铺转让金拿到后我们大打出手,为了一个钱字,从街头干到街尾。 P88

一同去罗马时他一路把手塞进我衣兜里面,说是这样小偷就会知难而退,我的钱包比较安全。 P89

急眼了他也不怵,一而再,再而三地搞偷袭,和我换帽子戴。 P90

那秋裤是紫红色的,中间开口的那种,复古而实用,尚且带着体温……我勃然大怒,但小明站在他那边,踹了我一脚后就说了一个字:选!……其实长毛土匪帽子真的挺保暖。 P91

他对人不设防,什么都和我说,关于曾经的美术老师生涯,关于离婚后的净身出户,关于乐队和手鼓,关于北漂和袜子……他说我听着,边听边在火里烧洋芋,烤地瓜。 P92

若只是感受感受倒也无妨,偶尔让孩子来玩个新鲜也行,怕就怕那些五六岁的孩子被生逼成了小大人,心智的发育偏离了轨道,因摄像机而畸形,乃至边缘型人格早发雏形。 P113

“您这是干嘛呀……”嘛字是四声,声音是颤的,快要哭出来的那种颤,只比平日里大了一点点。 P114

再后来遇到来自天津的年轻朋友,大都一脸茫然,不知有那么一家店的存在。 P115

她坐在我对面,握筷子的姿势很好玩,像握笔一样,握得很靠前。 P116

可为何她的模样总是记不起来了呢,只记得一只细嫩的小手托着下巴,屏气凝神眼望窗外。 P117

我好像有个什么东西找不到了,丢的是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我好像忘记了某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可怎么用力想也想不起来。 P125

再没有哪座城会富蕴如此的人间烟火气,置身其中时不觉是异乡,亦忘了是过客,言语无法描述的一种熨帖……人慢慢平静下来,又忽然紧绷了起来。 P126

车已走远,早已驶离了那条街,某个红绿灯处的停顿让我摇晃了一下,那难以言说的一点点荡漾、溢出,忽然间爆开裂变!瞬间将整个人都塞满,厚得撕不破的浓得化不开的惦念。 P127

短暂的沉默后,她的声音穿越十几年的光阴,再度响起在耳畔:……你刚才并没有认出我,是吧?她轻轻说:什么都不要说了好不好……她说:没关系的,忘了就忘了吧。 P128

他完全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跑去问管理人员是不是消磁,门禁管理告诉他:哦,你这张学员卡已经作废。 P142

都长着一双太干净太纯粹太好被欺骗的眼睛……他俩人绑在一块儿估计都战胜不了一个阿宏。 P143

一代事一代了,那是我爸,和你没什么关系!他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大吼:至于你爸……你已经没爸了,只有个必须要迁就的弟弟!扯淡的斩钉截铁后,是变态的雷厉风行。 P153

他说他很快就可以死了,让大家都不要瞎忙,也不要着急……母亲用拳头捶阿宏,从背后一下一下的……算我求你行不行,不要折腾了,不要让你爸爸死在你家里。 P154

阿宏把父亲接走时没有任何工作人员敢阻拦,我的天,这个人脸色铁青却面带笑意,正宗黑帮反派大佬才有的那种笑意,一看就知道惹不起。 P155

父亲只知儿子嘻嘻哈哈地给自己洗澡,拿出钢丝球说要给自己搓澡,往水里撒浴盐说是加调料,逗得自己呵呵笑……并不知道儿子在反复确认自己真的熟睡后,独自下楼,发动摩托冲上阳明山,于无人处涕泗横流。 P181

于是他骑着摩托冲进夜未央天未白的漆黑一片中,不停地换挡加速。 P182

从那时起,他开始在父亲熟睡后每晚逃跑,骑着摩托车能逃多远逃多远。 P183

可是如果我现在垮了的话该怎么办?这副担子,还不是需要你来帮我挑……还不是会把你的未来给干扰和影响……那一刻他浑身无力,边哭边转身离开,腿是软的,怎么也迈不上摩托车,他蹲在寂静无人的台北小街,靠在摩托车边,浑身的力气都随着眼泪流走了。 P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