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电子书推荐分享

小逻辑:让选择变简单的方法(奥巴马保持专注与高效的行为法则!秋叶、成甲、雷文涛推荐!)

下载方式

小逻辑让选择变简单的方法(奥巴马保持专注与高效的行为法则!秋叶、成甲、雷文涛推荐!)

本书作者:【英】 欧文•瑟维斯 / 【英】 罗里•加拉维尔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小逻辑》告诉我们,选择的过程就是发现与解决问题的过程,不仅要树立目标,无论是挣钱还是去远方看看,这些目标的共同点就是与现状有一定的差距,在现状与目标之间或许有很长的路需要行走,但是我们可以找到目标背后的逻辑,把一个表面上宏伟的目标化成实质上可行的计划,打个比方,我们阅读《小逻辑》时,发现这本书很厚,但是我们每天读20页,连续读半个月完全可以读完,而且对于书中的意思表达也有了清晰的认知。如果我们以为这只是作者的个人习惯,这就大错特错了,其实作者提供的方法是经过无数次实验验证的,通过对人的行为深入研究,发现行为背后的心理逻辑


点赞、分享、投币 – 素质三连哦

想象以下情景。第一个,你在纽约,需要打个电话,但是你的手机没电了。事情很紧急,所以你只好问问大街上的陌生人,谁愿意把手机借你用一下。你认为会有多少人同意?在考虑第二个情形之前,请你先想一想。第二个,你是一名学生,需要去健身房,你碰巧知道所有的学生也都要去那儿上体育必修课,所以你在路上拦住了一个学生,问他去健身房怎么走。他给你指了路,但你还是不确定,这时你问:“能不能陪我一起走?”你认为有多少人会同意这个要求?再说一次,停下来,想一想,你认为可能的答案会是什么。

小逻辑:让选择变简单的方法(奥巴马保持专注与高效的行为法则!秋叶、成甲、雷文涛推荐!)上述两种情形是两名研究人员设计的实验场景,他们想知道,对于完全陌生的人,人们是否善于预估有多少人愿提供帮助。在第一个借手机场景的研究中,参与者预测有30%的人会愿意借出手机;在第二个健身房场景的研究中,参与者预测只有14%的人会同意陪他一道去健身房。然而,实际情况是,有接近一半的人同意提供帮助(分别是48%和43%)。

借出手机、给陌生人带路,这些行为本身不会为他们带来利益,当人们听到有如此多的人愿意提供帮助时,大多数人对这样的结果都会很惊讶。然而,这些研究发现确实并非个案。温妮莎·博斯是康奈尔大学的一名心理学家,她和同事们已经多次重复类似的实验,有超过1.4万名陌生人在实验中请求别人帮忙。

而且每次实验都发现有一个相似的情形,那就是,我们对于人类同胞乐于为他人提供帮助的估计,常常过于悲观。在现实生活当中,人们愿意提供帮助的程度常常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大约有50%的人愿意为别人提供帮助。这样的结果表明,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错过了一个巨大的可能受益的机会,即支持我们实现既定目标的最佳资源之一,那就是:别人的帮助。一旦我们意识到,原来有近50%的纽约人愿意帮助手机电量耗尽的人,那么,想象一下,我们身边又会有多少人愿意帮忙?

因此,第一个经验总结非常简单,请求别人帮助你实现目标。这就是为什么在行为观察小组中,我们经常思考要用不同的方式,鼓励人们从一开始就提出问题。把这一点运用到极致的一个领域与教育有关。与哈佛大学的学者托德·罗杰斯和布里斯托尔大学教授西蒙·伯吉斯合作,行为观察小组的拉吉·昌德设计了一套看似简单的干预措施,以鼓励父母能更直接地帮助他们的孩子学习。大多数父母都想帮忙,但他们往往不知道从哪里着手。他们有时甚至会感到有点紧张不安,因为无法提供帮助——现在孩子们的学习内容,有很多都是他们没有接触过的。在这种情况下,拉吉经常请人们想象一下,父母与刚从学校回来的孩子的典型对话。“这个周末有什么家庭作业?”家长一边问,一边等待着大家都很熟悉的回答:“不多,没啥,老样子。”因此,行为观察小组想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给家长们多提供点信息,让他们有能力更多地参与到孩子的学习中去。以下就是改进后的情形。每周大约一次,家长们会收到学校发来的短信,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提示,包括提前通知即将到来的考试,另一些则是孩子们在课堂上学习过的教学内容的更新——几乎没有直接提示家长要就这些话题和孩子们进行具有针对性的交流。下面是其中的一条短信,看一看,想象一下这条短信会如何改变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对话。

通过这样一条内容具体、时间点明确、并且以家长切实要做的事情为重点(“请提醒他学习”)的信息,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这将完全改变家长和孩子之间的对话。例如,在这种情况下,父母可能会说“瞧,周五你有数学测试,打算什么时候复习?要我帮忙吗?”虽然最终会发生什么样的对话我们无法确切知道,但我们所知道的是这些干预措施对学生的考试成绩确有影响。实验表明,这些简单的短信提升了孩子们的成绩,相当于一个月所能得到的学习效果——很了不起的结果,实践起来所花费的成本几乎为零。除了令人惊讶的效果,发短信这种方式也很受欢迎。当被问及是否愿意继续参与这个研究项目时,答案不是一成不变的“愿意”,而是变成“你们还能更多地这样做吗?”甚至连学生们都想要更多地给他们的父母发短信了!这一点,在后续的继续教育学院项目的研究中也得到了证实,在继续教育学院,短信按周发送,以提醒学生不要逃课,鼓励他们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在这样的背景下,甚至有更好的结果开始显现。每周给那些被学生指定为“学习支持者”的人发短信,甚至有助于确保学生按时上课——这些学生的上课出勤率比那些没有收到短信的学生要高出11%。

这些研究发现确实让教育捐赠基金会(EEF, Education Endowment Foundation)非常激动和兴奋,该组织成立于2011年,由教育部提供了1.25亿美元的拨款。这是一个令人称奇的组织,它一直致力于要找出在课堂上“富有成效”的教育方法。许多这类的研究项目,比如短信干预,已经显示出了鼓励人们互相帮助所带来的成效。再举个例子,最有效的提高学习成绩的方法之一,就是让学生们互相辅导。“同伴辅导”通常是指将学生配对,然后互为老师,这样的措施,为学生们带来了相当于增加五个月的学习时间所能得到的进步。更好的是,它对老师和学生都有好处,而且似乎对那些成绩最差的学生有着最大的影响。过去很少有类似的干预措施——既不需要花很多钱,又可以显著提高学习成绩,而且似乎能让那些最需要得到帮助的人受益最大。所以,当我们发现、找到了这些方法,就应该非常认真地对待,好好运用它们。上述案例,基于一个非常简单的前提:人们互相帮助,共同实现目标。

我们在各种不同的领域都发现了相似的结果。戒烟、戒酒和减肥计划,有同伴支持的项目总是要比那些没有同伴支持的项目更有效果。如果你喜欢运动,你可能会注意到,如果有了同伴,你就会更快或更加努力地锻炼。这些都是同一种现象所带来的结果。我们发现,与别人在一起,会更容易地激发出我们的行为动机,他人会激发出我们远比自己独处时要大得多的努力与热情。研究表明,这样的行为实践是多么有效。一组研究人员试图测试人们与同伴一道从事某项行为时的效果,他们让一群健身爱好者在六天里进行自行车锻炼,心率要达到65%。这些女性参与者被分成不同的小组,她们中的有些人被要求单独进行锻炼,另一些人则被安排与同伴一起锻炼。有点恶作剧的是,所谓的同伴甚至都不是真实存在的人,事实上,“同伴”是一个虚拟的健身伙伴,要通过聊天软件进行对话。就像你在电影《生死时速》里看到的那样,那个健身伙伴实际上是一段电影短片,所以“他们”总是要比现实中的健身伙伴跑得更好。结果,那些与“同伴”一起锻炼的人,要比那些单独锻炼的人的锻炼时间长得多,增加了一倍。因此,这样看来,如果让别人帮你,你会更有效率,尤其是当和帮你的人之间有了一种友好竞争的时候,情形更是如此。

好了,第一个经验总结,就是分享你的目标是最简单也是最容易付诸实践的:找一个能帮你实现目标的人。当你找到了那个人(或一群人)时,想一想,如何提出你的请求。就像家长从学校收到短信才能明了如何帮助孩子一样,那个或是那些愿意帮你的人也需要知道如何才能帮到你。因此,把你的请求集中在你想要别人帮助的那些具体行动上,连同你什么时候想要得到支持和帮助。

规则2:发掘你的社交

对我们许多人来说,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亲手尝试盖房子、建城堡始于一组彩色积木。乐高是一家积木玩具制造公司,有着悠久的传统。公司在1932年由奥勒·基奥克·克里斯第森创立,他是个木匠,设计出了一套木制积木玩具,在他的家乡丹麦销售得相当成功。20世纪40年代,克里斯第森花了两年的时间,弄出来一个其他玩具制造商所没有的东西:一台塑料注射成型机。在接下来的50年里,乐高玩具取得了非凡的成功,公司开始赚大钱。从1978年开始的15年里,公司的营销规模每5年就翻一番,到1993年,公司的营业收入达到了12亿美元。但在十多年以后,公司走到了破产边缘。2004年,乐高公司披露了其在5年之内出现的第3次年度亏损,依赖其控股家族成员的贷款度日。这样一个成功的企业,拥有如此清晰而受欢迎的产品线,是如何“失去天恩堕入魔道”的呢?许多商学院的公司案例研究表明,那些曾经举世无双的公司之所以落到今日苟延残喘的局面,关键在于,在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他们无法创新。乐高就是这样。人们普遍认为,乐高不仅在创新方面远远不够,而且在其他方向上还走得太远:它已经“失去了对创新努力的控制”。它的多元化程度太大了——在加州收购了一家“智能玩具”制造商,在纽约开设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在米兰开设了一家设计工作室。在这些项目中设计的一些游戏,根本就没有搭建积木的元素。

乐高的不寻常之处并不在于它的业绩突然下滑。在接下来的10年里,它成功地扭转了局势。到2013年,它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玩具制造商,比其主要竞争对手美泰(生产芭比娃娃的制造商——译者注)和孩之宝公司规模更大,总市值接近150亿美元。一套新的商学院案例研究正在撰写,以解释乐高公司在新任首席执行官约恩·维格·克努斯道普挂帅后的10年时间里的回归。这套案例研究会关注各种因素,比如当时就有很多财务方面的问题需要处置——让债务和现金流得到控制,出售乐高帝国的部分资产,因为这些资产对公司的核心业务并不重要。但是,这一戏剧性转变的主要原因之一,被认为是乐高已经具有能够驾驭其众多粉丝的力量。乐高公司成功地利用了围绕乐高品牌建立起来的社交网络,而此前,公司一直没有认为社交网络会是其巨大的潜在资产。关于这一点,没有比“乐高创意”更好的例子了,该创意从2008年开始在日本推出,然后在2011年打入全球市场。这样的创意,既简单又具有独创性、开拓性。与其让乐高的员工不断设计出新的产品线,为什么不让那些最终想要购买产品的客户来给出设计创意和建议?更好的是,为什么不让那些能给出设计创意和建议的人,自我选择成为热心的“乐高迷”,在乐高的新产品开始销售之前就帮他们推销产品呢?这正是乐高实际上所做的。

任何人都可以提交关于乐高新产品的想法。需要做的就是创建一个模型,拍一些照片,拟定一份项目计划建议书,然后把它上传到乐高网站。麻烦在于,如此一来,你就需要在两年的时间里收集上万名参与者的支持,这是这个天才创意的核心。乐高公司已经成功地创建了相应的设施,来帮助确定一个产品创意在未来能否“火”起来。过去,他们不得不做大量的产品开发,然后在不知道这些产品项目可能有多流行的情况下,选一种,押上注。但现在,他们掌握了社交网络途径,通过这一机制,在产品开始投产之前就能知道,该产品是否能成功。有时,市场瞬息万变,乐高公司能够通过这一机制发现即时畅销品。当一名《我的世界》(一款创造生存类游戏,玩家可以在一个三维世界里用各种方块构造建筑物——译者注)粉丝玩家根据他们最喜爱的这款在线游戏发布了一套玩具产品创意,他们在两天之内就设法获得了一万张选票。六个月后,乐高“我的世界迷你版”玩具就摆到了货架上,成为一款国际热销产品。其他的例子还包括鸟类(蓝鸟、知更鸟和蜂鸟),《神秘博士》玩具系列和一个完全由乐高积木做成的迷宫。但是,让乐高创意能吸引如此众多粉丝的“他山之石”是,该公司似乎能直觉地理解并运用人际关系的互惠性。他们不只是接受这些创意然后将其商业化,他们还允许提出这个创意的人与专业设计师一起进入最终的产品设计,最终产品中也会包含有一些创意者的个人特色,甚至在销售上创意者可以获得提成。

小逻辑:让选择变简单的方法(奥巴马保持专注与高效的行为法则!秋叶、成甲、雷文涛推荐!)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xiaoluojirangxuanzebianjiandandefangfaaobamabaochizhuanzhuyugaoxiaodexingweifazeqiuyea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