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电子书推荐分享

谢谢你迟到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 (作者), 何帆 (译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人工智能(AI)成为智能助手(IA)
实话实说吧!机器人不会抢走我们所有的工作。但如果我们没有在就业、教育和创业方面加速创新,如果我们没有重塑从教育到工作到终生学习的整个流程,那我们就只能把工作拱手让给机器人了。


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我们首先要认真地谈谈工作这件事情。在美国,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认真地谈论这个话题了。从20世纪90年代初到现在,克林顿总统和他的继任者们一直在对美国人民说着同样的老话:只要你“努力工作,按规则行事”,美国的体制将给你一个体面的中产阶级生活,而未来你的孩子将有机会获得更好的生活。这些话曾经是正确的:只要来上班,达到平均水平,做好你的工作,按照规则办事,一切都会好的……

好吧,现在要对这一切说再见了。

谢谢你迟到正如我们似乎正慢慢远离气候上的全新世时代——那个自然中的一切都能维持平衡、堪称完美伊甸园的时代——我们同时也正在远离工作上的全新世时代。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几十年的“光荣岁月”里,在市场、大自然和摩尔定律进入棋盘下半场之前,你可以当一个普通工人,接受普通高中或四年制大学教育,加入普通的工会或根本不加入,并过上体面的生活。只要每周平均工作5天,每天平均工作8小时,你就能买个房子,有个普通的院子,抚养2个左右的孩子,偶尔去迪士尼世界游玩,靠储蓄过着普通的退休和晚年生活。

在当时,许多因素都有利于普通工人。最初,美国主宰了被第二次世界大战摧毁的世界经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许多年里,有大量的制造业工作岗位需要有人填补。外包活动非常有限,中国尚未加入世界贸易组织(2001年12月才加入),中国的大量劳动力对多数优质蓝领工人构不成太大威胁。当时,全球化进程相对缓和,创新步伐更加缓慢,不同行业的准入壁垒相对更高,工会的势力相对更强,能够与雇主谈判,争取到稳定的工资及福利待遇。公司还能够负担起为工人提供更多的内部培训,当时工人流动性也更小,因此也不太有主动学习和离职的欲望。因为改变的速度更慢,在高中、大学所学的技能能够在更久的时间内适用。机器、机器人以及更重要的软件还没有先进到可以简单、低成本的方式完成大量复杂的工作。

正是因为有以上所有这些因素,劳动力全新世时代的许多工人才得以享有人们通常所说的“高薪资、中等技能的工作”,大学董事会负责全球政策与宣传事务的主任斯蒂芬妮·桑福德解释道。

好吧,对这一切也说再见吧!

高薪资、中等技能的工作已经走上了像柯达胶卷那样消亡的道路。在加速变革的时代,动物园里这样的动物越来越少了。当然还会有高工资、高技能的工作,也还会有中等工资、中等技能的工作,但再也不会有高工资、中等技能的工作了。

普普通通就好的时代已然结束。我在大学毕业时,必须找一份工作,现如今我的女儿必须创造工作。我上大学学习可以令我受用终生的技能,终生学习对我而言只是一个爱好。现如今,我的女儿在大学学习的技能只够应付第一份工作,对她们而言,为了以后的每份工作必须保持终生学习。今天的美国梦不再是一个目的地,而是一段终生旅程,并且越来越有在下行扶梯往上走的感觉。你可以做做看。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都这么干过。你必须走得比自动扶梯更快,意味着你需要更加努力工作,定期重塑自己,获得至少某种形式的高等教育,确保终生学习,在按照新规则行事的同时也重新发明一些规则,这样你才能够加入中产阶级之列。

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可以贴在汽车保险杠上的激动人心的口号。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也并不感到喜悦。我也喜欢以前的世界。但是如果不这么说,我们就严重误导了人们。用领英的联合创始人雷德·霍夫曼的话说,要在今天的职场胜出,关键就是要“像自己创业一样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并不断发展和创新自己”。在美国,没有哪个政治家会和你说这些,但每个老板都会在你第一天开始工作时对你这样说。

在加速变革的时代里,什么事情都需要维持动态稳定——你需要一刻不停地蹬踏(或划桨),要想牢牢保住一份工作也是如此。“编程学院”(Code-cademy)的创始人扎克·西姆斯认为:“你必须知道更多,你必须更加频繁地更新知识,你必须运用知识做更多创造性的事情”,而不仅仅是完成常规工作。“这个递归循环定义了今天的工作和学习。这就是为什么自我激励变得更加重要”,因为大量的学习要在你高中、大学毕业之后或离开父母家以后进行,并且不是在课堂中完成。“一个按需运行的世界要求每个人按需学习,要求世界各地的任何人都能通过手机或平板电脑获得学习的机会,这在真正意义上改变了学习的定义。”西姆斯继续说道。他的平台可以帮助人们更方便地学习如何编程。“当我走进地铁,看到有人在手机上玩糖果粉碎传奇的游戏时,我想他们浪费了本可让自己变得更好的5分钟。”

20世纪90年代中期互联网出现,过了十多年后,人们才意识到不同地域间的“数字鸿沟”是那么令人痛惜:纽约市有互联网,而纽约上州没有;美国有,而墨西哥没有;南非有,而尼日尔没有。数字鸿沟很严重,因为它限制了一个人可以学习到的东西,限制了如何去做生意、在何地做生意以及可以与谁合作。过了十年,地域间的数字鸿沟基本消失。当数字鸿沟消失后,那么只有一个鸿沟才是至关重要的,未来研究院的执行主任玛瑞纳·戈比斯说道,那就是“激励鸿沟”。未来将属于那些能自我激励的人,他们能利用所有免费和低成本的工具和超新星大爆炸所产生的流量。

如果世界装了一个指针,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50年,这个指针总体指向左方,你越接近苏联,指针指向就越是向左。指针所指的方向传达出一种信号:“你生活在一个‘固定福利’的世界:只要每天做好你的工作,按时出勤,达到平均水平,你就能在这里得到固定的福利待遇。”自从超新星出现,指针向右急转,现今它传达的信号是:“你生活在一个‘由贡献确定福利’的世界——你的工资和福利现在越来越直接地与你的贡献挂钩。随着大数据技术的发展,我们能越来越精准地衡量你的贡献有多少。”现如今是一个401(k)的世界了[5]。用海报上的话来说,山姆大叔想要你承担更多的责任。

通用电气的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在2016年5月20日向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毕业生发表毕业典礼演说时说:“技术提高了对公司、个人竞争力的要求。”德勤商业战略专家约翰·黑格尔更是直截了当地说道:“我们所有人,不管是个人还是组织,都面临着日益渐增的绩效压力。无处不在的互联网连接意味着进入、迁移的门槛显著降低,加快了改变的速度,提高了极端、破坏性事件发生的频率,所有这些都给企业组织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在个人层面上,容我拿一个广告牌作例子。在通向硅谷的高速公路上曾经有过一个广告牌,上面写着:‘如果世界上至少有100万人能够做你的工作,你会怎么想?’要是搁在20年前,这是个很荒谬的问题。我在美国,别的国家的工人跟我有什么关系。现在它已经成了一个核心问题。兴许人们还会追问,‘如果世界上至少有100万个机器人能够做你的工作,你会有什么感受?’在极为个人的层面,我们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绩效上的压力。”

新的社会契约

但每个人都能跟得上吗?

这个问题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社会经济问题之一,而且很可能是最重要的社会经济问题。麦肯锡前高级合伙人、奥巴马总统的经济顾问拜伦·奥古斯特说,在每一个重大的经济转型期,“总有某种新的资产成为生产力增长、财富创造和机遇的主要来源”。他创立了一个叫“工作机会”(Opportunity@Work)的公益性企业,力图让至少100万美国人在未来10年内能够“工作、学习,并挣到一份能够充分实现他们潜力的工资”。“农耕经济的资产是土地。”奥古斯特补充道,“工业经济的资产是有形资本,而服务型经济的资产是方法、设计、软件和专利等无形资产。”

“在今天以人为本的知识型经济中,资产是人力资本,诸如才能、技能、诀窍、同理心和创造力等。如果我们的教育体系和劳动力市场能够适应这种变化,那将释放出大量的、被低估的人力资本。”我们应该努力避免那种只有少数幸运儿才能获得资产或机会的增长模式。要维持那样的社会,需要进行大规模财富再分配,而这在政治上是不可持续的。

奥古斯特说:“我们需要聚焦以投资人力资本为基础的增长模式。那可以使我们的经济更具活力,使我们的社会更具包容性,因为才能和人力资本要比机会或者金融资本分配得更加均匀。”

那么我们该从哪里着手呢?奥古斯特认为,简短来说,在这个加速变革的时代,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员工和雇主、学生和教育机构、政府和公民之间的契约。这是创造一个人尽其才、才尽其用、人力资本得以成为全社会普遍而不可分割的资产的唯一途径。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xiexienichidao/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