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希腊人的故事(全三册)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盐野七生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尼基阿斯落单
为修建包围叙拉古的由北向南5公里长的壁垒,雅典人将军队一分为三。最南端也就是距离“大港”最近一侧的工事,交由将军拉马库斯负责。这一带靠近叙拉古城,叙拉古军的破坏活动尤为激烈。相较于修建壁垒,这里的雅典军更多时候在与敌人作战。


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雅典军在激战中付出很大的代价,司令官拉马库斯也战死了。

当初率领西西里远征军从比雷埃夫斯港出发的三位将军,先是阿基比亚德因为接到本国的召回令而脱离战线。一年后,拉马库斯战死。

如今,只剩下尼基阿斯一个人。

在遇到这种情况时,人的反应大抵分为两类。

第一类人认为虽然此时需要独自担起全部责任,但所有的事情可以由自己决定,这也不失为一个良好的转机。

希腊人的故事(全三册)第二类人因为少了共同承担责任的伙伴而忐忑不安,担心自己一个人难以应付现状。

56岁的尼基阿斯属于后者。

更何况他本来就反对远征西西里。叙拉古攻防战打响后,他仍常常考虑如何在保全颜面的情况下撤军回国。

现在将军只有他一位,雅典军总算能实现指挥系统的一体化了。可惜这是尼基阿斯掌控下的一体化。

成为叙拉古防卫军主帅的吉利普斯,没用多少时间便了解了叙拉古军队的实际状态。

叙拉古陆上的主要战斗力是骑兵。希腊本土城邦当作军队主力使用的重装步兵,在叙拉古形同全无。尽管叙拉古是西西里岛第一强国,但它的步兵至多是起辅助作用的轻装步兵。

此外,他们没有能称为海军的船队。不过作为海港城市,叙拉古倒是不缺船只,它们可用来撞击或阻挡敌方的战船。在吉利普斯来到之前,叙拉古人从来没想到利用船只作战。

吉利普斯向叙拉古军的船队——应该说是商船队下令,要求他们对船首进行加固改造。

他将船队留在“小港”内进行改造,自己率领叙拉古的骑兵和他带来的3000名士兵,集中打陆地干扰战。

吉利普斯没有全线破坏包围壁垒,而是对它进行分段破坏。

壁垒全线相连才有效果,一旦被切断就失去了意义。

壁垒中间大约1公里的墙体遭到叙拉古军的破坏,雅典军迄今为止的心血付之东流。更严重的是,这个时期雅典军死伤者的人数持续攀升。

这段时间,尼基阿斯不在前线,他卧病在床,想来是长期精神压力所致。在病床上,他又改变战略

他决定重新启用前一年秋天尝试过的战略,全军坐船南下,攻入“大港”,将那里作为雅典军的前线基地。

雅典军基地的位置由此从前一年的达斯孔改到普利姆米利昂的山崖上。

对这个改变,我完全不能理解。

达斯孔是连接海湾的低洼地带,虽然雅典战船数量众多,但大部分的船还是可以上岸的。普利姆米利昂是高地,对于防守敌人骑兵来袭也许有利,但附近连一个可以容纳船只上岸的沙滩都没有。基地处于悬崖之上,遇到敌人船队来犯时,士兵们必须走下悬崖跑到海边上船,反击速度会受影响。

更何况木制船长期漂浮于海中,会受到海水的侵蚀。叙拉古夏天受到来自北非的热风直击,比雅典炎热,更加快了船底的腐朽速度。

把基地设在普利姆米利昂的唯一好处是可以相隔一公里眺望拥有天然屏障的叙拉古城中的情况。这一公里内侧是“大港”,外侧是外海。

因此只要封锁住这一公里,雅典军就可以从容不迫地从海上向叙拉古城发起攻击。

不过,叙拉古人的“大港”是个面积为4公里乘3公里的大海湾。雅典军想要从容不迫地进攻,首先得保证叙拉古的船队不会进入湾内,其次是普利姆米利昂的基地不遭受敌人陆军的袭击。只有满足这两个条件,这一公里的距离才真正具有战略价值。

话说回来。相较于雅典的将军,斯巴达草根军官的本事明显更大。

吉利普斯命令在“小港”内完成改造的叙拉古船队,迅速转移至“大港”,并且停靠在城墙附近的沙滩上。

此外,他利用雅典军刚在普利姆米利昂建立基地、尚未稳定的机会,亲自率领叙拉古的骑兵团绕着“大港”海滩不断发起攻击。

结果,雅典军变成海陆两面受敌。湾内有叙拉古的船队,陆上有叙拉古的骑兵。原本计划打包围战的雅典军,反倒被对手包围。

 

尼基阿斯的家书

尼基阿斯不得不承认形势严峻。

这个时候,他第一次给祖国雅典写了一封反映真实战况的信。这封信被某位学者以英国人特有的讥讽口吻称为“Nikias writes home”,是写给雅典全体公民的。

对尼基阿斯而言,雅典的确是“home”。

不过“home”在这里译成“家书”可能比较合适。

接下来,我将介绍与尼基阿斯一直保持良好私人关系的历史学家修昔底德记录的这封家书。由于内容较长,我做了部分删减。

雅典公民们,以前写给你们的那些信只是报告当时发生的事情。这一次不同。我会将迄今为止的真实状况告诉你们,请你们做出决断。

在之前的战斗中,我们的战斗力一直是优于叙拉古军的。但是自从斯巴达人吉利普斯来到叙拉古,战况发生了逆转。叙拉古方面的破坏行动变得激烈,我们不得不中断包围壁垒的工事。那以后敌人的攻势越来越猛,根据最新的消息,叙拉古组织了船队,准备从海陆两个方向对我们发起攻击。

他们的海军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攻击我们的战船,我们的海军做出反击,不断地消耗精力。敌人的船队停泊在靠近岸边的海滩上,这使他们的船可以很快下水,缩短了出动的时间,同时又便于将船拖到岸上晒干。

我们的海军为尽快登船做出反击,不得不一直将船停泊在海中。船底被海水侵蚀,行船的速度受到影响。

另外,我们的水和粮食的补给也出现了问题。派出去寻找粮食的士兵被埋伏的叙拉古骑兵杀害,牺牲人数不断上升。我们的奴隶纷纷逃离,现在只能派桨手们离开营地去找补给。相比海战,我们在陆地上损失了更多的桨手。

其实,逃亡的不只奴隶,还有同盟国士兵。这意味着雅典海军的桨手们不得不承担起原本奴隶做的事情,在作战时他们还必须奋力划桨。

我希望你们理解,我们无法从西西里获得桨手的补充。我们在西西里的两个盟邦卡塔尼亚和纳克索斯已经没有这个能力。

尼基阿斯强调战船桨手的损失,此外无须做出更多的解释。因为雅典人非常清楚本国海军强大的根源在哪里。

战船的桨手通常由梭伦制定的等级制中的第四等、罗马人叫“普罗列塔利”的民众担任。

他们不是单纯跟随船长的号令划船的水手,而是熟练的技工。常年的实战培养出他们随机应变的能力,他们具备高超的掌船技术,能根据战况适时做出判断,从而最大限度地发挥战船的作用。

伯里克利常常说:“经验丰富的桨手代表了技能之极致。”

这些雅典的桨手面对吸满海水变得沉重不堪的船只,相信也是有心无力。

所以尼基阿斯强调不断损失划桨手是雅典军最大的痛处,完全没有言过其实。

除此之外,尼基阿斯还提及了陆地战中重装、轻装步兵折损愈加严重的现状。

总而言之,修建包围壁垒时,雅典陆上战斗力损失较大,营地设在普利姆米利昂之后,海上战力遭受更多的打击。

在信尾,尼基阿斯希望民众根据他的陈述,了解雅典军在叙拉古的苦境,然后做出决定。

因此你们要决定,是让雅典军全体从叙拉古撤退回国,还是再派遣一支战斗力同样强大的军队。

在古代希腊,即便是司令官也不能凭个人意志决定撤军回国。

决定是由公民们做出的。雅典自不用说,就是在寡头制的斯巴达,没有监察官们的同意,贵为国王同样不能擅自决定。

没有得到城邦国家的公民批准就擅自撤军,会被视为临阵脱逃或脱离战线,回国后下令者将作为逃兵被处以死刑。

在罗马法出现之前,古代希腊的前线司令官权力仅限于制定狭义上的战略、战术。

我身体状况不佳,希望你们解除我的职务,选出能代替我承担当下职责的人选,尽早派往这里。

尼基阿斯在信中要求雅典人赶快做出决定,因为下一年的春天敌军的实力会进一步增强。字字句句宛如悲鸣。

雅典人总算感觉到事情不妙,紧急召开公民大会。可是,以多数票通过的决议与尼基阿斯的期待完全背道而驰。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xilarendegushiquansanc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