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哲学与宗教电子书

幸福哲学书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格雷琴·鲁宾 (Gretchen Rubin) (作者), 师瑞阳 (译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进行时间管理
虽然阅读是我最优先的事情之一,也是我最大的乐趣之一,但是我从来没有认真地规划过这件事。我想要抽出更多的时间阅读更多的书,以此获得更多的乐趣。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允许自己进行心血来潮的阅读。塞缪尔•约翰逊曾说过,“如果我们不是出于感兴趣才去阅读的,我们就不得不用一半的大脑来集中注意力,这样,我们就只剩一半的大脑可以用来理解我们读到的东西了。”相关研究确实支持他的这一论断。研究者们试图找出是什么帮助小学三年级和四年级的学生记住他们阅读的文章的,他们发现,学生对于文章的兴趣比文章的“可读性”要重要30倍左右。


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在阅读乔纳森·海特的《象与骑象人》(The Happiness Hypothesis)、安·拉莫特的《B计划》(Plan B)这些关于幸福研究的书和一些托尔斯泰的传记的间隙里,我阅读了莱斯莉·刘易斯的《一个乡间住宅里的个人生活1912―1939》(The Private Life of a Country House 1912–1939)。我还重读了威廉·梅克比斯·萨克雷的《名利场》(Vanity Fair)、夏洛特·杨格的《瑞里夫的继承人》(The Heir of Redclyffe)和劳拉·英格斯·怀德的书。我没有试图说服自己必须去阅读新的东西。我一向认为最好的阅读就是重读。我促使自己按照做好的阅读清单读书。我还会让别人给我推荐书目,这样做的一个很好的连带效应就是增进与他人的关系。当我用笔写下别人的建议时,他们总是会回应得更加热情。根据儿童文学阅读小组的一个朋友的建议,我订阅了Slightly Foxed,这是一本很有吸引力的英国季刊,里面刊登了一些散文,讲述散文作者自己最喜欢的书。同样我还在这个朋友的提议下关注了来自《本周》(The Week)杂志“书单”栏目的推荐书目。

但是,阻碍我阅读的并不是决定不好读什么,而是如何抽出更多的时间阅读。我想要更多的阅读时间。当然,每当有人抱怨没有足够的时间做什么时,他人的建议大多是“少看点儿电视”。这是有道理的,毕竟一个美国人平均每天要花4~5个小时在看电视上。

“我们是不是电视看得太多了?”我问杰米。

“咱们几乎不怎么看电视。”他说。

“嗯,但是每周也有大概五六个小时吧?”

“我不觉得我们应该完全戒掉电视,”他说,“有些电视节目很好,你只是不能没有选择地看。”

他是对的。在女儿们上床睡觉以后看电视是一件惬意的事。和杰米一起看电视比坐在一个房间里各自看书更有益于增加亲密感,一起经历同一件事让人感觉很好。

此外,我发誓要停止阅读我不喜欢的书。我原先很自豪每一本书我都会有始有终地读完,但我现在不再这么做了。同样,我原先会保留我买过的每一本书,这让我们家里的每个桌面上都杂七杂八地堆满了东西。现在,我毫不留情地开始挑拣,最终把重重的几大袋子书丢到了二手店。同时我接纳了自己怪异的癖好,不去阅读任何以社会不公为主题的书,或者看任何此类的戏剧或电影。如果可以的话,我永远也不会强迫自己读《雾都孤儿》、《奥赛罗》、《杀死一只知更鸟》、《赎罪》、《印度之旅》、《缅甸日》、《罪与罚》或者《亚瑟与乔治》。我告诉自己,我可以这么做。

掌握一个新技能

对于我来说,写书听起来很有趣。小的时候我会花费数不清的时间来写空白书。在成为职业作家之前,我已经写过两本糟糕的小说。我会把自制的小书作为礼物送给家人和朋友。我和伊丽莎一起做的事情大多和书有关。

幸福哲学书比如,伊丽莎和我就曾用她画的一些简明易懂的图画做了一本书。她给每张画起了一个标题,然后我把它们打印出来。我们把标题剪下来贴在图片上再复印,再把这些彩色的复印图装订成一本书。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作品,也非常有收藏价值,而且可以当作给祖父母的圣诞节或者光明节礼物。它记录了伊丽莎成长的瞬间,也让我能够毫无愧疚地扔掉我女儿画的成堆的画。不过我必须承认,在我把这件事写进我的博客之后,一个读者很震惊:“我不敢相信你居然扔掉了你女儿的图画原稿。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和你一样制作副本,但是我会把原稿收集起来做成一个剪贴簿。原稿是独一无二的。看到你竟然把它们扔了的时候,我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最近,我对一个提供自主出版服务的网站(Lulu.com)产生了兴趣。根据该网站的介绍,我可以用30美元以内的价格,打印一本带书皮的精装书。当我跟杰米提到这件事的时候,他不屑一顾地说,“没有人会要这种东西的,这有什么用?”

“你是说,没人会拿一沓厚厚的纸等着装订成书?”我问。

“是的。”

“你在开玩笑吧?我就是啊!”我说,“如果这个办法可行的话,我要去打印一打书。”我终于找到办法来处理这些多年以来毫无目的积累起来的笔记了。作为试验,我把自己在伊丽莎出生后18个月里写的日记做成了一本书。(这是另外一本我写了但是从来没有再次关注过的书。)我坐在电脑前,用“把自己关进监狱”的方法来应对紧张和焦虑的情绪。事实上,整个制作过程只花了20分钟左右。

几周以后,我的自印书到了,它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得多。现在我的日志成了一本真正的书!下一本是什么呢?我做了一本关于“自传的本质是什么”的摘抄集,又做了一本自己最喜欢的名人名言集锦。我还想做好多书。当我完成关于幸福的研究以后,我要做一本我自己最喜欢的关于幸福的摘抄集,甚至加入我喜欢的图片。我要做一本关于我的博客的书,我要打印出小说《幸福》,我要印出我的一句话日记,甚至在其中加上女儿们的照片!我还有很多关于幸福主题的书的主意。如果我不能真正出版这些书,那么我一定要自己把它们印出来。

我还在一个叫作Shutterfly的在线图片服务网站上学到了类似的技能。我可以利用这个网站提供的服务来打印一本自己的精装照片集。搞清楚怎么做这件事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的过程,但是最终我掌握了这个技术。一学会,我就为我们自己和孩子的祖父母们分别制作了一本照片集,每个人都收到了一本制作精美的书,内容则是家庭照片。照片集制作服务虽然很贵,但是我提醒自己,这不但是在执行我的“掌握一个新技能”的行动计划,而且是在执行“适度挥霍”等其他行动计划。

一旦我完成了痛苦的学习过程,整件事就变得有趣起来。虽然有时我会因为挫败而恼怒,但掌握一个新技能所带来的新鲜感和挑战性给予了我无尽的满足感,新技能也给了我新的途径来追求我对于书的激情。

迄今为止,9月的行动计划是最让我快乐也最容易坚持的。我明白,当我接受自己真正的好恶而不是试图决定我应该喜欢什么之后,我就会更快乐。当我不再压抑自己从小以来的做笔记书摘的热情而是拥抱这个爱好之后,我变得更快乐了。就像是蒙田观察到的,“灵魂以最没有被玷污的、最自然的方式流露出的东西是最美丽的。最好的职业是不需要外在驱使的职业。”

我需要接受自己的本性,但我偶尔也需要逼迫自己。这看起来有点儿自相矛盾。我了解缺乏兴趣和害怕失败之间的区别。我从开博客这件事上看到了这一点,虽然我因为开博客而紧张,但我确实意识到写博客是我喜欢做的事。事实上,在空白书上拼接有趣的信息,抄写名人名言,把文字和引人瞩目的图片配对,我在童年时期做的这些工作和写博客很相似。

  •  · ·

9月的最后一天,我有一个重要的发现——我的第四条普适真理。有一次,杰米和我跟一个我们不是很熟的人一起吃晚饭。他问我最近在做什么。在我描述了我的幸福计划以后,他以一种有礼貌的方式反驳说,他同意约翰·斯图尔特·密尔的看法。让我很惊讶的是,他居然一字不差地引用了密尔的原话:“如果你问自己是不是快乐,你就已经变得不快乐了。”

一刻不停地想着幸福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我已经对思考幸福的重要性形成了明确的观点。我想要敲着桌子喊:“不是,不是,不是的!”但是我控制住了自己,我试着点了点头,用温和的口吻说:“是的,一些人的确持有这种观点,但是我并不同意!”

我可以从那个人的脸上看出来:约翰·斯图尔特·密尔和格雷琴·鲁宾的对决。嗯……哪一个人的观点更像是对的呢?至少在我的经历里,思考幸福确实让我更加快乐。按照幸福专家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的观点,密尔的话相当于在描述一种“心流”状态。的确,在心流状态下,人们完全沉浸在他们所做的事情中,忘我于挑战和能力的最佳平衡。思考你的幸福会让你自我投入。在这个过程中,你不会去思考其他人、工作或任何你的满足感以外的事物。

当然,只是坐在那想着快乐幸福是远远不够的,你必须一步一步地朝着幸福的方向前进,表现出更多的爱,找到你喜欢的工作以及做所有与之相关的事。对我来说,问自己是不是开心是朝着幸福前进的关键一步,在这之后,我才能更加明智地往下走。同样,只有认识到了自己的幸福,我才能更加享受其中。幸福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外部环境,以及你怎么看待外部环境。

我在这一年中多次思考这个问题,最终我意识到这是我的第四条普适真理:

你觉得自己很开心的时候才是真的开心。

但是我发现第四条普适真理还有一个推论:

如果你觉得自己很开心,那么你就会真的很开心。

这意味着我们需要思考幸福,不管约翰·斯图尔特·密尔是怎么说的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xingfuzhexuesh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