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心理学电子书

性格的陷阱:如何修补童年形成的性格缺陷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美]杰弗里·E. 杨(Jeffrey E. Young) / 珍妮特·S. 克罗斯科(Janet S. Klosko)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在7个基本假设下,改变包括允许自己在不随意伤害他人的前提下满足自己的基本需求和天性,可以从人际关系、自主性、自尊感、坚持主见和自我表达、关心他人五个方面给自己设定一个愿景。用同情的方式正视自我,包容体谅自己的缺点和局限性,循序渐进的改变。争取他人的帮助,必要情况下,寻求治疗师的专业治疗。


点赞、分享、投币 – 素质三连哦

过度保护通常包含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是干涉。父母会替孩子做事,导致孩子没有机会先去独自尝试。家长的出发点可能是好的,为了让孩子活得更轻松,避免承受犯错的痛苦。但是,如果父母把所有的事都做了,孩子就没有机会学习独立了。如果孩子可以去尝试、失败、再尝试,就可以掌握自己生活中所需要的能力。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若没有亲身体验,就学不到什么东西。否则,我们所能学到的就只有一条:我们一定不能离开父母。

威廉的童年经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父亲就过度干涉了他。

威廉:对我的父亲而言,学习成绩好非常重要。每当我遇到什么问题,或在做作业时遇到困难,他就替我做。他替我写文章,替我做科学课的项目。你知道吗,没有任何一个作业是完全由我独立完成的。一次又一次,我的大多数作业都是他替我完成的。

性格的陷阱:如何修补童年形成的性格缺陷尽管父亲花费了大量精力,升入初中后,威廉仍然只是个中等生。论文、项目等在家完成的功课,他都做得很好,但是他的考试成绩不佳,有很严重的考试焦虑症。考试是唯一一项他必须要独自面对的事。尽管在考试前的晚上,父亲会花上几个小时的时间教他,尽管他很聪明,但是他的考试成绩仍然很差。考试能力差很可能是由于他太焦虑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成绩越来越差。威廉开始认为自己是个差生,只是因为有了父亲的帮助,才能做到当时的程度。

威廉:我偷偷地认为自己非常懒惰。否则,还有什么理由要让爸爸替我做那么多作业呢?

父亲对威廉的干涉很多,远远不止家庭作业。他干涉威廉的社交、运动、休闲娱乐和日常活动。他的干预渗透到了威廉生活的方方面面。他替威廉做决定,给威廉提供引导和指示。几乎在生活的每个方面,威廉的独立能力都遭到了破坏。

过度保护的第二个方面,表现为父母对孩子的独立性的破坏。父母挑剔批评孩子自己的判断,蔑视孩子的决定。

玛格丽特:我妈妈最常说的话就是,“让你不听我的”。她真的很喜欢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了吧”。直到今天,我仍然觉得,如果我不听从她的建议,就一定会失败。

威廉记得,有一次,他跟父亲说想自己写历史作业。父亲突然把他的椅子从桌边推开,说:“好啊,想不出来写什么的时候,别来找我哭”。

威廉的父亲非常明显地破坏了他独立的尝试。这让威廉很痛苦,甚至直到现在,他对批评都表现得很敏感,尤其是来自权威人士的批评。但是,大多数过度保护的家长都会采取更隐秘的破坏方式。玛格丽特的妈妈极少批评她,反而很爱她,很支持她。但是她妈妈自己经常很害怕,每次玛格丽特离开她的身边,她都很焦虑。玛格丽特感觉到妈妈的焦虑后,自己也开始焦虑。和妈妈一样,她也开始变得害怕这个世界。

我们的很多依赖型的患者,都会因为父亲或母亲过度担心危险而觉得世界并不安全。在导致依赖的同时,妈妈也把自己的脆弱陷阱传递给了玛格丽特。她会说,“不要去”“不要出去,太冷了,你会生病的”“不要出去,太危险了”“不要出去,太黑了”。

就像玛格丽特的妈妈一样,导致孩子依赖的父母,通常不是情感剥夺型的。他们的问题不是付出的爱和感情太少。恰恰相反,过度保护的家长通常非常有爱,温柔亲切。但是,他们往往也是恐惧的、紧张的、焦虑的,或有公共场所恐惧症。他们可能出于自己对遗弃的恐惧而让孩子一直待在他们身边,但是这样做会破坏孩子的独立性。通常,他们自己太缺乏安全感了,所以也不能给孩子安全感。他们很爱孩子,但是无法给孩子提供独立所必需的支持和自由。

我们发现,与其他性格陷阱相比,源自过度保护的依赖陷阱,有着十分有趣的不同之处。一般来说,被过度保护的患者没有痛苦的回忆。通常,他们的回忆里都是非常安全的家庭环境。许多依赖的人在童年时都过得很好,直到要离开安全的家庭环境,面对真实世界的苦难、拒绝和孤单时,才会出现问题。

有时,这些患者的早期记忆是关于被限制的,尤其是当依赖和脆弱陷阱同时存在时。

玛格丽特:我记得有一次去大洋城的沙滩上玩,我想待在外面游泳。我正在海里游泳,水没过了我的头顶,我妈妈突然出现了,她看起来真的好害怕,她说,“回来,水太深了”。我记得我跟她说,“不要,我很开心,就让我游吧”,但是她坚持说,“你会溺水的,太深了”,直到最后我也开始害怕了,就游回来了。之后,我记得我很难过。

这段记忆传达了玛格丽特童年时的感受。她觉得自己被限制了,妈妈总是要保护她:“有好多次,我想自己做,但妈妈不让,所以我就放弃了,但之后觉得很郁闷。”

童年时被过度保护的患者,在治疗中回忆起的童年影像,经常是类似于自己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满是成年人的世界里。玛格丽特看到的影像是“我很小,被许多高大的人包围着,许多成年人”。威廉回忆起童年时自己的影像是“坐在一个很小的椅子上,爸爸正在踱步,步子巨大”。

这些影像经常传递出一种被动的感受。在自己坐在椅子上的影像中,威廉记录着父亲正在说的话。这些影像的另外一个重要主题是:尝试新事物的焦虑。这样的影像会传递出更多的痛苦,因为,每次尝试新事物,他(她)都会觉得自己依赖、无能。

依赖和屈从陷阱经常一起出现。屈从是保持依赖的有效方式。威廉的爸爸让他屈从于自己。过度保护的父母通常也是过度控制的。

威廉:有时,我觉得自己不该成为一名会计师,那是我爸很想要的,而不是我想要的。我爸想让我和他一样。

威廉的父亲把自己的愿望强加给了威廉,强迫威廉去实现它,而不管威廉自己的偏好是什么。威廉想要什么并不重要,他逐步失去了自我意识。他曾经自述说心里有一个空洞。如果你没有自我意识,就会完全依赖别人。心里有一种空虚感,唯一的填补方式就是依赖别人,依赖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人。

过度保护通常伴随着卷入(enmeshment)。“卷入”和“融合”是指你和另外一个人融为一体,你们彼此的自我边界很难区分开来。在原生家庭中,威廉和玛格丽特都过分卷入了。威廉的情况更严重,因为他相信自己无法独自生存,他无法离开家,哪怕是很短的时间。他不能长大离家,他的自我是处于融合状态的。

有很多依赖的人,大多数都是二十几岁,处于应该要离开原生家庭的人生阶段,但是仍然过分依赖父母、过分卷入,以至于无法离家独立。他们的朋友们都已经离开家,开始独立生活,但他们仍然住在家里。他们的情况通常更难处理,因为父母会继续鼓励他们依赖,仍然对每件事提出建议,修正他们的决定,破坏他们的判断。有人也许会认为,有依赖问题的女性多于男性。因为我们的文化里,女孩小时候被保护得更多。但是,根据我们的治疗经验,并非如此。我们见到的依赖的男性与女性一样多。

 

依赖陷阱的起源之二:保护不足

保护不足是依赖陷阱的另一个起源,这也是反向依赖的起源。因为这些家长太软弱而没有能力,被自身的问题困扰,或者在孩子的成长中缺席、忽略孩子,所以他们没能给孩子提供足够的指导或者保护,导致孩子既有依赖陷阱,也有情感剥夺陷阱。从很小开始,孩子就觉得不安全、缺乏保护,他们从未停止过对依赖的渴望。

依赖陷阱的保护不足起源

1.你没能从父母那里得到充足的、具有实际价值的指引或方向。

2.你不得不独自做超出你年龄范围的决定。

3.虽然在心里,你仍然觉得自己是个孩子,但是在家里,你必须表现得像大人一样。

4.你被要求去理解和承担超出你能力范围的事。

这是克莉丝汀依赖陷阱的起源。

克莉丝汀:我母亲对酒精和处方镇静剂成瘾。她都无法照顾自己,更别提照顾我了。我父亲总是不在家,他总是和哥们儿在一起,在酒吧里。

没有人给过克莉丝汀她所需要的指导和保护。母亲不够强大,不能照顾她,父亲又不够在乎。

克莉丝汀的母亲焦虑、缺乏自信,她自己就是个依赖性强的人。她让孩子反过来扮演她的父母。克莉丝汀是“被父母化了的孩子”。她必须自力更生,照顾自己,也照顾妈母亲,所以她变得有能力、独立。但是,在内心深处,她并不觉得安全,仍然希望自己可以孩子一样去正常地依赖父母。

在成长的过程中,克莉丝汀一直要做许多超越自己能力范围的决定,她并不具有必要的判断力和经验来支持她做这些决定。

克莉丝汀:我觉得自己一直在做我能力所不能及的事,我总觉得自己做的决定不好,希望有个人可以让我问问意见。

像这样的孩子,渴望有一个人可以让他们依赖,让他们放下身上的重担。他们怀疑自己的决定,对自己的能力感到焦虑,但又别无选择,只有继续。

通常,他们完全意识不到这种渴望,只知道自己长期焦虑、压力大、疲惫——这通常发生在责任过多,或在面对困难的新任务而觉得心虚的时候。

 

依赖和亲密关系

你依赖的人可能包括父母、兄弟姐妹、朋友、恋人、配偶、导师、老板、治疗师等。你依赖的人甚至可能是一个儿童。你自己可能是个依赖性强的家长,以至于你让自己的孩子扮演你的父母的角色。玛格丽特就是如此。她的女儿吉尔今年五岁。

玛格丽特: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诡异,但是女儿是让我觉得有安全感的人之一。很多我没办法自己一个人去做的事,有吉尔陪着的时候就能做了,比如去超市买东西。如果真发生什么事,我不觉得吉尔能做什么,但是有她在的时候我还是会觉得更安全些。

玛格丽特开始治疗的原因之一是,吉尔开始上幼儿园了,留她一个人在家,无依无靠。

 

约会早期的危险信号

你的依赖陷阱在恋爱关系中必然会出现。你被能够容忍你的依赖性的恋人所吸引。这确保你可以继续重现童年时的情景。以下是一些危险信号,标志着你的恋人正在触发你的依赖陷阱。

潜在恋人的危险信号

1.你的恋人像父亲(母亲)一样,看起来很强大、有保护欲。

2.他(她)似乎喜欢照顾你,把你当小孩看待。

3.你更相信他(她)的判断,而不是你自己的判断。大多数决定都由他(她)来做出。

4.在他(她)身边时,你会失去自我,他(她)不在的时候,你的生活会暂时停摆。

5.几乎一切花销都由他(她)来支付,多数财务事务都由他(她)来处理。

6.他(她)苛责、挑剔你在日常事务上的意见、品位和能力。

7.当你接手新任务时,几乎总是要问他(她)的建议,即使那并不是他(她)擅长的领域。

8.他(她)替你做几乎所有的事——你几乎没有任何责任要承担。

9.他(她)似乎从来不因为自己而害怕、不安或脆弱。

如果以上内容完全符合你的恋爱情况,那么,你仍和童年时一样,处在依赖的生活状态中。你可能已经发现,恋人的这些上述特征,也是你父母的特征。对你来说,什么也没变。你已经设法将依赖延续到了成年生活中。你几乎没有什么责任、担忧、挑战。这看起来似乎是令人满意的安排,但是,是时候考虑一下,为了维持依赖,你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你付出的代价是你的意愿、自由和骄傲,还有自我。

 

屈从于依赖陷阱

即使你找到了愿意支持你独立的恋人,也有一些潜在的危险要避免。你可能会把一个健康的伴侣扭转成能够适应你的依赖陷阱的人。

事实上,你常常会扭转自己的所有人际关系,让其适应你的性格陷阱。在较小程度上,你不是也在依赖朋友吗?当身边只有陌生人时,你是不是也会让自己依赖陌生人?

治疗师:跟我说说,你到超市以后发生了些什么。

玛格丽特:嗯,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一个在我需要时可以帮助我的人。有一个女人,在我前头一点买东西,我觉得她看起来挺好的,如果情况变得很糟时,她也许会照顾我。

治疗师:找人来照顾你,是你通常会做的第一件事儿吗?

玛格丽特:是的,我得确保有人会帮助我。

治疗师:你用到过这样的人的帮助吗?

玛格丽特:没有,从没有,我暂时还没有用到过。但是未来谁知道呢。

依赖陷阱也会影响你对工作问题的处理方式。它会导致你避免承担责任,避免积极主动,而这些正是你获得成功所必需的。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xinggedexianjingruhexiubutongnianxingchengdexinggequexia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