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星河战队熊猫君2019新版

下载方式

星河战队读客熊猫君出品。61年来,半个科幻圈都在模仿《星河战队》!只有熬过你熬不过去的坎,才能成为你想成为的人!)

本书作者:罗伯特·海因莱因 (作者), 吴鸿 (译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

——《圣经·箴言》第二十二章第六节

点赞、分享、投币 – 素质三连哦

还有其别人挨鞭子,但少之又少。亨德里克是我们团上独一被军事法庭判鞭刑的人,另外几个属于行政惩罚,例如我,而且,鞭刑需求一路向上呈报到团长——隐讳点说,这是下级指挥官觉得很不乐意的事。即便到团长那里,马洛伊少校也更有可能把那人踢进来,勒令退伍,而不是下令竖起鞭刑柱。从某方面来看,行政惩罚鞭打可说是一种最细微的赞誉,意味着你的上级以为还有些微可能,你或许有最终能成为军人、成为公民的那种性格,固然目前看来不太可能。

遭到最大限度行政惩罚的只要我一个,其别人都没挨超越三鞭。没有人像我这么惊险,差点儿回去当平民,但依然勉强过关。这算是某种社会“殊荣”,只是我可不引荐。

但我们有另一件案子,比起我或亨德里克的状况严重多了——十分令人作呕的案件。这一次,他们竖起了绞刑架。

等一等,先讲分明,这件案子其实不关陆军的事。立功地点并不在柯里营,而承受这小子进入机动步兵的分派官应该缴回军服。

星河战队熊猫君2019新版 小说电子书 第1张我们抵达柯里营的两天后,他就逃窜了。当然很荒唐,但这件案子一点道理都没有——他为什么不放弃退役就好呢?逃兵当然属于“坠机三十一条”其中一条,但陆军不会为了这种事动用死刑,除非有特殊状况,例如“敌前”或其他严重的事,使得本来很不正轨的退训方式演化成某种不能视而不见的事。

陆军并不想花力气寻觅逃兵,把他们抓回来。这么做丝毫没有意义。我们都是意愿者;我们成为机动步兵是由于我们想要,我们以身为机动步兵为荣,机动步兵也以我们为荣。假使一个人不是从头到脚都有那样的觉得,那么费事开端的时分,我可不想要他在我旁边。假如我受了伤,我希望身边的人会救我,由于他们是机动步兵,而我也是机动步兵,对他们来说,我的命就像他们本人的命一样重要。我不想要任何虚有其表的军人,拖拖拉拉,遇到状况不妙就开溜。与其有个正在调治“征兵症候群”的半吊子军人在我的侧翼,缺员反而平安得多。所以假如他们要跑,就让他们跑;抓他们回来基本是糜费时间与金钱。

当然,大多数的人的确会回来,固然可能经过了好几年——在这种状况下,陆军并不会判他们绞刑,只会不耐烦地让他们挨五十鞭,就放他们走了。其别人不是公民就是合法居民,我想,流亡者的肉体肯定遭到很大的折磨——即便警察并没有想要追捕他们。“恶人虽无人追逐也逃窜”,他们肯定越来越抵挡不住自首、受罚、再次轻松呼吸的诱惑。

但这小子没有自首。他消逝了四个月,我疑心他本人的连是不是还记得他,由于他在连上的时间只要两天;他大约只是一个没有面孔的姓名,日复一日,早点名汇合的时分,都必需报告“迪林杰,无故不到”。

然后,他杀了一个小女孩。

他遭到当地法庭的审讯并定罪,但身份查核显现他是未除役的军人,必需通知相关部门。我们的指挥官立即介入,他们把他还给我们,由于军法管辖权优先于民法。

将军何必这么省事呢?为什么不让当地的司法官去做呢?

为了“给我们一个经验”吗?

完整不是。我相当肯定,将军不会以为他的小伙子们有谁需求这么令人作呕的经验,才会懂得不杀害小女孩。如今回想起来,我置信他愿意饶过我们的眼睛——假使可能的话。

我们的确学到了经验。固然当时没有人提起,而这需求很长时间才会牢记,直到这成为第二天性:

机动步兵本人照料本人——无论好事坏事。

迪林杰属于我们,他依然在我们的名册上。即便我们不想要他,即便我们历来不该收他,即便我们乐意承认他,他依然是本团的一员。我们不能置之不理,听凭千里外的治安官处置。假如不得已,一个男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会亲身射杀他养的狗,但不会雇用可能误事的代理人。

团部的记载说迪林杰是我们的人,所以我们有义务照料他。

星河战队熊猫君2019新版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那天晚上,乐队演奏着《给无人哀悼者的挽歌》,我们慢行军走到阅兵场,一分钟六十拍(习气了一分钟一百四十拍之后,真实很难坚持步伐)。然后,迪林杰被押着出来,衣着跟我们一样的机动步兵军礼服,乐队开端演奏《丹尼·迪弗》,他们拔掉代表部队的每一件衣饰,以至纽扣、帽子,只剩下栗色与淡蓝色衣裤,这不能算制服了。细碎的鼓声持续敲着,直到一切完毕。

我们经过阅兵台,小跑回到连上。我想,当时没有任何人昏倒,我也以为没有谁身体不适,固然那天晚餐,大多数人都没吃几东西,而且我历来没听过食堂帐篷那么安静。可是,固然令人毛骨悚然(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死亡,我们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却不像亨德里克的鞭打那么令人震惊——我的意义是,你不可能想象本人处于迪林杰的立场,你不会有任何“这种事可能发作在我身上”的觉得。权且不管逃兵这项法律问题,迪林杰至少犯下四条死罪;即便他的受害者活着,也还有另外三条——绑架、讹诈、刑事差错,任何一条都足以让他上绞刑架。

我对他没有任何同情,至今依然没有。“了解一切就是饶恕一切”,这句老话基本是胡说八道。有些事情,你了解得越多,你就会越憎恨。我的同情要留给我历来没见过的芭芭拉·安妮·恩瑟韦特,以及再也见不到小女儿的父母。

那天晚上,军乐队收好各人的乐器,我们开端用三十天时间哀悼芭芭拉,也哀悼我们的羞耻。我们的军旗披上黑布,阅兵没有军乐,锻炼行军途中也不唱军歌。我前后只听过一次埋怨,另一名新兵立即问他,是不是想要全套的痛揍?当然,这不是我们的错——但我们的任务是维护小女孩,不是杀害她们。我们的团蒙羞了,我们必需洗清污名。我们遭受羞耻,我们觉得羞耻。

那天夜里,我试着想明白,怎样才可能避免这种事。当然,这种事往常简直不会发作——但即便一次也嫌太多。我不断没有想到称心的答案。这个迪林杰——他看起来和其别人一样,他的行为与记载也不可能太怪异,否则当初基本不会来到柯里营。我想,他是书上说的那种有病态性格的人,但没有方法看出来。

嗯,假如无法阻止悲剧,只要一个的确的办法能防止它再次发作。我们用了这种办法。

假如迪林杰当时明白本人在做什么(这似乎不可思议),那么如今他面对了应有的结局……只不过似乎很遗憾,他遭到的苦比不上小芭芭拉·安妮受的那么多——他简直没遭到什么苦。

但是假定,由于这似乎更有可能,他是那么猖獗,致使基本没有发觉本人做错了什么,那又怎样样呢?

嗯,我们会射杀疯狗,不是吗?

是的,但那样的猖獗是一种病……

我只看得出两种可能。一种是不可能让他改善——假若是那样,他不如死掉算了,对他本人还比拟好,对其别人的平安也比拟好;另一种可能是治疗他,使他心智正常。在这种状况下(在我看来),假如有一天他能有正常的心智,足以进入文化社会……想到他以前“有病”的时分做了什么事——除了自杀,他还能有什么选择?他怎样能活着面对本人呢?

再假定他还没治愈就逃脱,又犯了同样的事,然后可能一犯再犯呢?你要怎样对痛失爱女的父母解释?更何况他还有前科呢。

我只能想到一个答案。我忽然回想起我们在历史与道德哲学课堂上的一次讨论。杜波依斯先生正在谈北美共和国崩溃之前的紊乱,那是20世纪的事。据他说,有一段时间,像迪林杰案那样的立功,就像斗殴一样常见,后来才大幅减少。“恐惧时期”不只在北美洲——俄罗斯、不列颠群岛等地也有。但最严重的状况是在北美洲,共和国崩溃之前不久的那段时间。

“违法的人,”杜波依斯通知我们,“夜间简直不敢走进公园。这等于是冒着遭到攻击的风险,狼群似的少年手持铁链、刀、土制枪、棍棒……碰上了至少会受伤,肯定会遭抢劫,有可能终身伤残——或者以至被杀害。这种情形持续多年,直到俄英美同盟与大秦霸权之间的战争。谋杀、毒瘾、窃盗、殴打、毁坏财物,都是习以为常的事。风险的中央不是只要公园——这些事也发作在光天化日下的大街上、校园内,以至在教室里。但公园很不平安的恶名已是人尽皆知,耿直的人在天亮之后不会靠近。”

我曾经试着想象这种事发作在我们学校——基本想象不出来。也无法想象会发作在我们的公园。公园是欢乐的中央,不是受伤的中央。至于被杀害……“杜波依斯先生,难道他们没有警察吗?或是法庭呢?”

“他们有很多警察,比我们多太多了,也有更多的法庭,全都工作过劳。”

“我想不明白。”假如我们的城市有个少年做了坏事,哪怕只要一半坏……那么,他和他的父亲会站在一同挨鞭子。可是,这种事基本不会发作。

然后,杜波依斯先生请求我“定义‘少年犯’”。

“呃,那样的……那些打人的孩子。”

“错!”

“嗯?可是,书上说……”

“我抱歉。你们的教科书的确是这么说。但是,把尾巴叫作腿,也不会把尾巴变成腿。‘少年犯’是一个矛盾的名词,一方面暗示他们的问题,另一方面又苦无处理之道。你养过小狗吗?”

“养过。”

“你有没有教它学习家里的规矩?”

“呃……有,后来教了。”就是由于我做得太慢,才会招致我母亲定下规矩:狗绝对不能进屋。

“啊,对,你的小狗犯错的时分,你生气吗?”

“什么?哎呀,它又不懂事。它只是一只小狗。”

“你怎样做的呢?”

“哎呀,我会责骂它,揪着它指出错误,还会打它屁股。”

“它肯定听不懂你说的话吧?”

“不懂,但它能晓得我对它很生气!”

“可是,你方才说,你并不生气。”

杜波依斯先生有一种做法很令人恼怒,就是喜欢把人搞懵懂。“对,但我必需让它以为我生气。它必需学习,不是吗?”我回复道。

“的确。可是,既然曾经分明地让它晓得你不喜欢它犯错,你又怎样狠得下心打它屁股呢?你说这只不幸的小兽不晓得本人做错了。但是,你形成了痛苦。请证明你有合理的理由!难道你是优待狂吗?”

我当时还不知道“优待狂”是什么——但我理解幼犬:“杜波依斯先生,你非得这么做不可!你责骂它,这样它才会晓得本人惹了费事;你揪着它认清错误,它才会晓得你指的是什么费事;你打它屁股,这样它才不会再犯——而且你必需马上做!假如事后再惩罚它,一点用途都没有,只会使它更懵懂。即使如此,它也不会一次就能学到经验,所以你要留意,抓到它再犯,就要更严厉地惩罚。不久,它就会学到了。但假如只是骂它,就是糜费口舌而已。”然后我又说:“我猜你历来没养过小狗。”

“多了!我如今就在养一只腊肠狗——用你的办法。我们再回来谈那些少年犯。最狠毒的那些,均匀年龄比你们这班的同窗还要小一点……而且他们常常从更小的时分就开端了无法无天的生活。千万别遗忘那只小狗的例子。这些孩子常常被抓,警察每天都是一批一批拘捕。有指摘他们吗?有,常常相当严厉。有没有揪着他们指出错误?很少。新闻机构与官员通常会将他们的姓名失密——很多中央的法律对十八岁以下的立功者有这样的规则。他们有被打屁股吗?的确没有!许多立功者从小就没被打屁股;当时的人普遍置信,打屁股,或是任何触及疼痛的惩罚,对儿童会形成永世的心理伤害。”

(回想起来,我父亲肯定历来没听过那个理论。)

“校内体罚是法律制止的行为。”他继续说,“只要德拉瓦这个小省份,立法将鞭打归入法庭判决的合法课刑,但也只要少数几项立功适用,而且很少行使。这被视为‘残忍且不寻常的刑罚’。”杜波依斯仿佛把内心的沉思讲了出来:“我不能了解何以要反对‘残忍且不寻常’的刑罚。固然法官的立意应该是仁慈的,但他的判决应该招致罪犯受苦,否则等于没有惩罚——而疼痛是由几百万年的演化树立在我们身上的根本机制,当我们的生存遭到要挟时就发出正告,意图是维护我们。为什么社会不肯运用这么高度完善的生存机制呢?但是,那个时期充溢了科学时期之前的伪心理学胡扯。

“至于‘不寻常’,惩罚当然要不寻常,否则基本没用。”然后,他又用残肢指着另一个男生:“假如有一只幼犬,每小时就挨一次打,那会怎样样呢?”

“呃……可能会把它逼疯!”

“很有可能。这样当然教不会它任何事。自从本校的校长上次不得不体罚学生,到如今过了多久?”

“呃,我不肯定,两年左右吧。那个孩子偷了……”

“无所谓,够久了。意义就是那样的惩罚很不寻常,因而显得重要,能够阻拦,能够导正。再回到这些少年立功者……他们可能年幼时期没有被打过屁股,也的确不曾由于犯的罪而挨鞭子。普通的程序是,关于初犯,就是一个正告——指摘一顿,常常不会送上法庭。几次再犯之后,就会判监禁,但通常是缓刑,将未成年人托付维护管束。一个少年可能被拘捕很屡次,判决议罪好几次之后,才会遭到惩罚——也就只是监禁,跟像他那样的人关在一同,从他们身上,他会学到更多立功习气。即便是那种温和的惩罚,假如他在监禁期间没惹上大费事,他还能逃过一大半的刑期——当时的行话叫作‘假释’。

“这种不可思议的循环可能持续好几年,他犯案的频率增加,也越来越恶性、严重,除了偶有单调沉闷但还算温馨的监禁之外,没有任何惩罚。然后,忽然间,依据法律,通常是年满十八岁的时分,这个所谓的‘少年犯’变成了成年犯——有时分结局就是只剩几星期或几个月,在死囚室等候处决,由于他犯了谋杀罪。你……”

他又挑了我出来。“假定你只是责骂你的幼犬,却历来不曾惩罚它,听任它继续在屋里制造脏乱,偶然把它关在屋外的棚舍,但很快又让它回到屋里,只是正告它不能再做坏事。然后,有一天,你留意到它曾经是成年犬,却依然没有学到家里的规矩——于是你掏出枪来,把它打死。请说,你有什么见地?”他问道。

“哎呀……我历来没听过谁用这么猖獗的方式养狗!”

“我同意。或是养小孩。那会是谁的错呢?”

“呃……哎呀,我猜是我的错。”

“我再次同意,但我可不是猜的。”

“杜波依斯先生,”有个女生忍不住问,“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在必要的时分就打小孩屁股,而对年岁稍长、该受惩罚的人,施以恰当剂量的鞭打呢——他们不会遗忘那种经验!我的意义是,对付那些做了真正严重坏事的人,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我不分明,”他严肃地答复,“只晓得那是个经过时间考验的办法——将社会美德与违法重纪灌输到少年人心里,但是某个伪专业阶级并不买账。他们自称‘社会工作者’,或是有时自称‘儿童心理学家’,其实他们还没树立科学办法。那个办法对他们而言显然是太简单了,由于任何人都能做到,只需有锻炼幼犬所需的耐烦与坚决。我有时分也在疑惑,他们是不是对紊乱有某种既得利益——但这不太可能;成年人无论行为如何,简直总是依据有认识的‘最高动机’采取行动。”

“可是……老天爷!”那个女生答复,“但凡小孩都不喜欢挨打,我也一样,可是我需求遭到经验的时分,我妈妈就会入手。我只要一次在学校遭到惩罚,回家之后,我又挨了一顿——那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我想我以后应该不会被押到法官前面,被判鞭刑;你只需行为检点,就不会发作那样的事。我觉得我们的体制没有什么不对;比起不能走到户外,惧怕本人没命,这样好太多了——哎呀,那真实很可怕!”

“我同意。小姐,那些立意良善的人所做的事形成十分凄惨的错误,固然他们自以为在做好事。关于道德,他们没有任何科学理论。他们的确有道德的理论,而且试图靠此生活(我不应该讪笑他们的动机),但他们的理论错了——半是头脑不清的一厢甘愿,半是强行合理化的不懂装懂。他们越认真,就会偏离得越远。你晓得的,他们以为‘人’具有道德本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xinghezhanduixiongmaojun2019xinban/
返回顶部